正文 第七十九章:欧阳锋上位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悠悠疼心爱正文 第七十九章:欧阳锋上位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谁都不曾想到,高朋礼任命为山城县县委书记的公示第三天,省委组织部又换成了欧阳锋担任山城县委书记的公示,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但内部小道消息说,因为高朋礼一次公务出国,却老婆随行,回国后各项费用都在单位报销了,这个报告去年就压在纪委,这次公示一下子又提了出来,吓得高朋礼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

    但这种曲线救国的办法让秦天河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原以为欧阳锋没有希望了,​没想到却如此高明地转变了方向。而真正这样操作的,恐怕没几个人知道。

    欧阳锋顺利入主县委会,没想到他上任的第一天,丁克成就给自己打来电话,开始是客气地祝贺一番,然后却说:“阳峰老弟,我现在是没用之人,你看什么时候回省城,我们也算在一起搭伙了几年,感情也感是有吧,比如说,上次武冲乡矿难事故死亡两人,结果没有往矿难责任事故上报吧,而是作为洪灾不可避免的自然死亡上报的,让县政/府不担一点责任。我作为当时的县委书记,对你应该是保护的吧,另一个事,你和那个姓徐的女人,这次被组织谈话期间,我也没有出卖你吧。”丁克成说着这些,让欧阳锋全身开始发热,继而是开始冒汗。他真的没想到丁克成这个时候给自己提这些事,特别还提到徐兰茹的事,让他想到,人一但为了自己的利益,你再怎么有恩于他,照样可以出卖你。

    “丁书记,您也别这样说,有什么事直说,不要转弯抹角带有威胁的口气,据我所知,你的事应该感谢姓徐的,如果没有她,恐怕是什么情况你自己还不清楚?做人,过河拆桥的事最好不要做,如果你想把桥拆了,我想她照样可以修复,请您三思而后行。至于矿难事故,政/府是担当的,在全县抗洪关键时候,我们都派出了救援队,**有责任,但你同样逃脱不了干细。不信你试试,自己尿了床,就睡里面点,如果想给我玩这些阴招,我可以奉陪。看来你也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欧阳锋不想再说下去,挂了电话,心里怒火冲天,恨不得把丁克成呑活的呑下肚。

    丁克成听到欧阳锋挂了电话,心里猛然一惊,感觉自己真的愚昧无知,怎么可以给欧阳锋直接摊牌呢?自己不就是要求欧阳锋安排几个人吗?怎么正事不谈,却说到了斜路上去了。那个后悔真的想给自己狠狠地抽二耳光。

    欧阳锋也不给丁克成面子,听了这些话,竟想把他的手机拉黑,没想到丁克成又打了过来,欧阳锋想想,做人还是大度点。

    “阳锋,对不起,刚刚说的那些话当我放屁,你不要记心上,不过看在我们工作多年的份上,我真的有一事相求,别的人我不管,但这个人你一定给我帮帮忙。”丁克成以为欧阳锋没有听,又连连喂了几声。

    欧阳锋应了一声,问:“你说谁?”

    “公路局长陈自立。你肯定会问我为什么吧,这里一时说不清,我只是想,年底了必要时向市委推荐考察县级领导干部的时候,把他推荐上去。另外,还有一个……”丁克成没说完,欧阳锋便说:“你也是领导,对提拔干部的问题是有组织程序的,我刚上任,情况也不熟悉,所以说这些都为时过早,你这样急于求成反而会事得其反。”欧阳锋说完,便想挂电话,丁克成却接着说:“阳锋,你也不要急于挂我的电话,给你说个事,你这次提拔,山城也掀起过风波,一些人也实名举报你的一些问题,你现在太平无事,不等于你以后太平,所以说要想到有我今天这一天才好。”

    欧阳锋听到有人实名举报自己,而且在自己公示期内,这是真的没有想到的事,那丁克成怎么会知道,难道他也参与了其中?还是这些人向他征求过意见?既然实名举报了,为什么对自己不查,反而提拔到书记这个岗位上。一连串的疑问云绕在欧阳锋的心头,整整一个上午,他什么都没做,就坐在办公室里,所有求见的相关人员,都被秘书挡了回去。

    欧阳锋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听到丁克成的话,他甚至怀疑自己在这个岗位上有不有必要呆下去,刚来就想辞了,现在突然对当领导没有一丝激情。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怎么自己有这些想法了,静静地坐下来,想了想,也许是来自对徐兰茹的思念,

    ​79

    谁都不曾想到,高朋礼任命为山城县县委书记的公示第三天,省委组织部又换成了欧阳锋担任山城县委书记的公示,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但内部小道消息说,因为高朋礼一次公务出国,却老婆随行,回国后各项费用都在单位报销了,这个报告去年就压在纪委,这次公示一下子又提了出来,吓得高朋礼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

    但这种曲线救国的办法让秦天河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原以为欧阳锋没有希望了,​没想到却如此高明地转变了方向。而真正这样操作的,恐怕没几个人知道。

    欧阳锋顺利入主县委会,没想到他上任的第一天,丁克成就给自己打来电话,开始是客气地祝贺一番,然后却说:“阳峰老弟,我现在是没用之人,你看什么时候回省城,我们也算在一起搭伙了几年,感情也感是有吧,比如说,上次武冲乡矿难事故死亡两人,结果没有往矿难责任事故上报吧,而是作为洪灾不可避免的自然死亡上报的,让县政/府不担一点责任。我作为当时的县委书记,对你应该是保护的吧,另一个事,你和那个姓徐的女人,这次被组织谈话期间,我也没有出卖你吧。”丁克成说着这些,让欧阳锋全身开始发热,继而是开始冒汗。他真的没想到丁克成这个时候给自己提这些事,特别还提到徐兰茹的事,让他想到,人一但为了自己的利益,你再怎么有恩于他,照样可以出卖你。

    “丁书记,您也别这样说,有什么事直说,不要转弯抹角带有威胁的口气,据我所知,你的事应该感谢姓徐的,如果没有她,恐怕是什么情况你自己还不清楚?做人,过河拆桥的事最好不要做,如果你想把桥拆了,我想她照样可以修复,请您三思而后行。至于矿难事故,政/府是担当的,在全县抗洪关键时候,我们都派出了救援队,**有责任,但你同样逃脱不了干细。不信你试试,自己尿了床,就睡里面点,如果想给我玩这些阴招,我可以奉陪。看来你也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欧阳锋不想再说下去,挂了电话,心里怒火冲天,恨不得把丁克成呑活的呑下肚。

    丁克成听到欧阳锋挂了电话,心里猛然一惊,感觉自己真的愚昧无知,怎么可以给欧阳锋直接摊牌呢?自己不就是要求欧阳锋安排几个人吗?怎么正事不谈,却说到了斜路上去了。那个后悔真的想给自己狠狠地抽二耳光。

    欧阳锋也不给丁克成面子,听了这些话,竟想把他的手机拉黑,没想到丁克成又打了过来,欧阳锋想想,做人还是大度点。

    “阳锋,对不起,刚刚说的那些话当我放屁,你不要记心上,不过看在我们工作多年的份上,我真的有一事相求,别的人我不管,但这个人你一定给我帮帮忙。”丁克成以为欧阳锋没有听,又连连喂了几声。

    欧阳锋应了一声,问:“你说谁?”

    “公路局长陈自立。你肯定会问我为什么吧,这里一时说不清,我只是想,年底了必要时向市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悠悠疼心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悠悠疼心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悠悠疼心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