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离婚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悠悠疼心爱正文 第八十章:离婚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80

    对方见欧阳锋不说话,喂了二声,显然有点不耐烦地说:“我不管你是什么党的干部,我给你说,欧阳锋,你尽快回来,同覃慧慧把婚离了,我们还等着十月一日举行婚礼呢。你说,慧慧,是不是?”

    欧阳锋一下子才明白,是自己的妻子伙同他的情人向自己宣战了,​他一句话都没话,直接挂了电话,翻出廖俊涛的电话,打了过去,问他在哪里?有不有空,自己心里有点烦,能不能现在陪他去乡下看看。

    廖俊涛说,自己也正准备给他打电话,他开车过来接他,一起去乡下一个派出所,那里杀了头野猪,问他去不去凑热闹。​

    欧阳锋说,不去了,随便在哪吃点都行。当然,廖俊涛听出了欧阳锋的情绪,便说,你在办公室等,自己就过来接他。

    没十分钟,廖俊涛在停车场等欧阳锋过来,上了廖俊涛的车,欧阳锋说:“俊涛,你有空吗?随便吃点饭,陪我去一趟省城,家里现在是一团糟了,有个男人竟然打电话过来,要我和覃慧慧离婚,说他们准备十·一结婚,你说,我这口气台咽下去吗?”

    廖俊涛看着他,惊疑地问:“真有这样的事?”

    欧阳锋没回答,他对廖俊涛说:“你要是忙就把我送到高铁站,这样子我也不想再过下去了。”

    “你现在是领导,对个人问题也是要向组织说明的,虽然说不要批准,但对个人的影响肯定是有的,这点我建议你考虑清楚。所以,很多领导在婚姻这个层面是十分慎重的。能不离是最好,即使要离,打报告让组织批示一下。”廖俊涛说。

    “你以为还五六十年代?现在很多领导干部是离婚不离家,只是相互之间互不干涉,有些虽然名存实亡,但没办法也得维持下去。”欧阳锋无比感慨,说起来都有点激动了。

    “你怎么办?是离还是不离?”廖俊涛快上高速的时候,见路边有家餐馆,以前在这里吃过几餐,便停下车,对欧阳锋说:“就在这里随便吃点算了,我送你到省城,如果要等你我就和你一起回来,你看如何?”

    “看谈的情况怎么样,如果可以谈妥,你就先回来,我得下周一把手续办了。”

    ​80

    对方见欧阳锋不说话,喂了二声,显然有点不耐烦地说:“我不管你是什么党的干部,我给你说,欧阳锋,你尽快回来,同覃慧慧把婚离了,我们还等着十月一日举行婚礼呢。你说,慧慧,是不是?”

    欧阳锋一下子才明白,是自己的妻子伙同他的情人向自己宣战了,​他一句话都没话,直接挂了电话,翻出廖俊涛的电话,打了过去,问他在哪里?有不有空,自己心里有点烦,能不能现在陪他去乡下看看。

    廖俊涛说,自己也正准备给他打电话,他开车过来接他,一起去乡下一个派出所,那里杀了头野猪,问他去不去凑热闹。​

    欧阳锋说,不去了,随便在哪吃点都行。当然,廖俊涛听出了欧阳锋的情绪,便说,你在办公室等,自己就过来接他。

    没十分钟,廖俊涛在停车场等欧阳锋过来,上了廖俊涛的车,欧阳锋说:“俊涛,你有空吗?随便吃点饭,陪我去一趟省城,家里现在是一团糟了,有个男人竟然打电话过来,要我和覃慧慧离婚,说他们准备十·一结婚,你说,我这口气台咽下去吗?”

    廖俊涛看着他,惊疑地问:“真有这样的事?”

    欧阳锋没回答,他对廖俊涛说:“你要是忙就把我送到高铁站,这样子我也不想再过下去了。”

    “你现在是领导,对个人问题也是要向组织说明的,虽然说不要批准,但对个人的影响肯定是有的,这点我建议你考虑清楚。所以,很多领导在婚姻这个层面是十分慎重的。能不离是最好,即使要离,打报告让组织批示一下。”廖俊涛说。

    “你以为还五六十年代?现在很多领导干部是离婚不离家,只是相互之间互不干涉,有些虽然名存实亡,但没办法也得维持下去。”欧阳锋无比感慨,说起来都有点激动了。

    “你怎么办?是离还是不离?”廖俊涛快上高速的时候,见路边有家餐馆,以前在这里吃过几餐,便停下车,对欧阳锋说:“就在这里随便吃点算了,我送你到省城,如果要等你我就和你一起回来,你看如何?”

    “看谈的情况怎么样,如果可以谈妥,你就先回来,我得下周一把手续办了。”

    80

    对方见欧阳锋不说话,喂了二声,显然有点不耐烦地说:“我不管你是什么党的干部,我给你说,欧阳锋,你尽快回来,同覃慧慧把婚离了,我们还等着十月一日举行婚礼呢。你说,慧慧,是不是?”

    欧阳锋一下子才明白,是自己的妻子伙同他的情人向自己宣战了,​他一句话都没话,直接挂了电话,翻出廖俊涛的电话,打了过去,问他在哪里?有不有空,自己心里有点烦,能不能现在陪他去乡下看看。

    廖俊涛说,自己也正准备给他打电话,他开车过来接他,一起去乡下一个派出所,那里杀了头野猪,问他去不去凑热闹。​

    欧阳锋说,不去了,随便在哪吃点都行。当然,廖俊涛听出了欧阳锋的情绪,便说,你在办公室等,自己就过来接他。

    没十分钟,廖俊涛在停车场等欧阳锋过来,上了廖俊涛的车,欧阳锋说:“俊涛,你有空吗?随便吃点饭,陪我去一趟省城,家里现在是一团糟了,有个男人竟然打电话过来,要我和覃慧慧离婚,说他们准备十·一结婚,你说,我这口气台咽下去吗?”

    廖俊涛看着他,惊疑地问:“真有这样的事?”

    欧阳锋没回答,他对廖俊涛说:“你要是忙就把我送到高铁站,这样子我也不想再过下去了。”

    “你现在是领导,对个人问题也是要向组织说明的,虽然说不要批准,但对个人的影响肯定是有的,这点我建议你考虑清楚。所以,很多领导在婚姻这个层面是十分慎重的。能不离是最好,即使要离,打报告让组织批示一下。”廖俊涛说。

    “你以为还五六十年代?现在很多领导干部是离婚不离家,只是相互之间互不干涉,有些虽然名存实亡,但没办法也得维持下去。”欧阳锋无比感慨,说起来都有点激动了。

    “你怎么办?是离还是不离?”廖俊涛快上高速的时候,见路边有家餐馆,以前在这里吃过几餐,便停下车,对欧阳锋说:“就在这里随便吃点算了,我送你到省城,如果要等你我就和你一起回来,你看如何?”

    “看谈的情况怎么样,如果可以谈妥,你就先回来,我得下周一把手续办了。”

    ​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悠悠疼心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悠悠疼心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悠悠疼心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