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43章 对峙诸葛无为,冲突爆发[三合一章节]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正文卷 第043章 对峙诸葛无为,冲突爆发[三合一章节]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眼见云青萱还在犹豫,苏离知道,他必须果断了!

    且不论诸葛无为还是华云霄到底是什么想法,一旦真的去见诸葛春秋,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而,一旦真的见了华凌殇,那,他绝对是必死无疑!

    他没有任何底牌和一个至少活了五千年以上的老怪抗衡,他也没有他自己先前想象的那么重要!

    苏离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甚至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失望之意。

    云青萱,目前还依然处于犹豫的状态,还勉强算是队友,如果他此时就表现出失望、仇恨的眼神,结果只会更加凄惨。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种连自己的亲弟弟都可以随时屠杀的疯女人,没有任何底线可言!

    苏离感受了一下身上的沉重压力,还是强行用力,挪动了一下身体。

    他不受法则道痕之类的能力影响,但是一般这些手段之中,同样蕴含着物理能力,物理能力,是能对他生效的。

    “慢着!”

    苏离说话不受影响,他声音有些不悦,冷冰冰的叱道。

    “嗯?苏大师,这是有什么意见?还是,你慈悲之心大发,在乎一些蝼蚁的生死?你可知,若真是魔魂复苏,整个巫月城,甚至,整个冥山府,都将生灵涂炭?”

    诸葛无为皱眉,同样颇为不愉。

    若是真出现这般情况,如此拖延,那便是天大的事情!

    苏离心道:“整个冥山府死光,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这么伟大,你自己去死啊?而且,你这种扯大义为自己谋私利的人也配说这种话?”

    苏离轻哼一声,嗤笑道:“现在离开,是往西方离开吧?以华云霄的命格、眉心横骨气数的蔓延征兆来看,我们很快都会殒落。

    你们想死,随时可以离开,至于我,暂时我是不会离开的,最早,也得等到午夜时分,抑或者明日午时三刻。

    当然,你们也可以将我镇压,然后强行带过去。

    不过,你们确定要这么做?

    且不说我师尊会不会管我,便是我的本命魂器‘五帝乾坤宝钱’,恐怕,也不愿意见到那一幕发生。”

    既然对方已经动手了,苏离考虑了一下,直接强势了起来。

    反正也是死路一条,真要闹翻了,那就只能赌系统能不能有什么特殊功能、以及五帝古钱能不能有保命的功能了!

    另外,他体内的灵气还没有完全消散,能激活祭炼好的‘风灵避尘甲’和那些守护符印,应该能多扛几秒。

    而在这几秒里,也要看云青萱的表现——

    云青萱这般状态下,是能调动殒魂茶罐的,这殒魂茶罐有多强,苏离是亲身体验过一次的。

    还有她手中的锁魂塔,也是一等一的强大!

    她若是这般状态下出手,用殒魂茶罐、或者是锁魂塔将他收走,虽然凶险,却也不是太难。

    可,一旦此时他再不发声,那,就彻底没有发声的机会了。

    到了天机阁,面对比诸葛无为还逆天的诸葛春秋,他身上的所有秘密将会彻底曝光!

    然后,当对方得知他是胡说八道之后,他被华凌殇炼死的概率,是百分之一百!

    苏离很是不悦的话说出,反而让诸葛无为脸色猛的一沉。

    便在那一瞬间,苏离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冲击碾压而来,那种感觉,像是一道惊雷炸开了高压电线、产生了剧烈的爆炸一般,强大的冲击力,让苏离只觉得浑身被电击,同时耳膜瞬间炸裂,五脏六腑更是如同被大鼓重锤了一下一般,以至于,如同五脏六腑被撕裂、发生移位了!

    那种感觉,很痛苦。

    但更甚于痛苦的,是一种源自于血脉、甚至灵魂深处的疯狂怒意!

    就彷佛,身心与灵魂深处的怒火,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

    “我要弄死你!弄死你!弄死你全族!”

    匹夫一怒,尚且血溅五步!

    但,在这个世界,蝼蚁的悲哀在于,连匹夫,都是远远不如的,因为,蝼蚁连血溅五步的资格,都没有!

    苏离气血上涌,根本控制不住,口中已经有血水淌出。

    眼角、鼻子,耳朵,也都流出了炙热的血流。

    他伸手一抹,一手鲜红。

    虽然他早已经知道,他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直在被人看笑话,但,却从来没有哪一次这么的直接的,被人如此当面欺辱。

    苏离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几欲喷薄而出的狂怒,身体都在发抖!

    “苏大师。”

    “苏大师。”

    华紫嫣和沐雨兮均惊呼一声,立刻冲了过来。

    而诸葛青尘更是表情凝固,直接一掌劈开了那一股禁制区域,并十分愤怒的朝着诸葛无为怒喝道:“师尊,你在做什么?!欺负苏大师手无缚鸡之力么?师尊你什么实力,苏大师什么实力?!”

    “青尘,你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怎么和师尊说话的?苏小友只是受到天机反噬,为师帮他震住了气血而已!现在,他已经没事了。”

    诸葛无为神色温和,面带几分责怪之意的呵斥了一声,然后看起来很大度的样子。

    诸葛无为一愣,随即看向苏离。

    这时候,苏离已经被华紫嫣和沐雨兮挽住了。

    他看了诸葛无为一眼,一口血直接喷吐向了诸葛无为的脸。

    诸葛无为抬手一挥,一道透明光影显化,挡住了那一口血水。

    “苏小友,推衍一途,反噬极大,年轻人,要戒骄戒躁,踏实筑基。不然,以苏小友的底蕴,再推衍几次,怕是天机反噬,性命堪忧。”

    诸葛无为不以为意,笑了笑,语气很温和,像是个慈祥的长辈一样。

    苏离刚想说话,沐雨兮忽然抬手,拿出了一颗玄级1星的气血丹,轻轻喂给苏离,并柔声道:“苏大师别说话,先平复气血,恢复伤势。”

    她声音很柔和,同时在背对诸葛无为的时候,朝着苏离示意了一眼,让他冷静。

    苏离刚想回答,沐雨兮却已经将丹药按进了他的口中,并轻轻的拥抱了一下他。

    那一个拥抱,带给苏离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不是血脉喷张,而是,沐雨兮是玄阴圣体,这种体质,极其阴寒。

    而这种极致阴寒的气息,仿佛一道冰水,将苏离狂躁如要爆炸的热血,瞬间冷却。

    下一刻,丹药带着一股温润芬芳的气息,清冽如甘露,从他的喉咙淌入胃里,让他的四肢百骸忽然之间,如万物回春,重新生出了难以形容的舒适感。

    苏离的心,终于彻底冷静下来了。

    同时,沐雨兮已经伸出粉色的纱裙袖巾,将他脸上的血,擦拭得干干净净。

    “苏大师,诸葛前辈在天机一途,造诣非凡,雨兮知道苏大师心系大家的安全,但,也不能因此,而不顾及自身的安危啊。”

    沐雨兮再次轻声规劝。

    苏离调出人生档案系统看了看,诸葛无为和华云霄的信息,依然一片问号。

    诸葛青尘的心中,则充满了怒意,对于师尊的卑鄙、无耻行径,感觉十分愤怒和丢人、颜面无光,也有些愧疚,觉得愧对他苏离。

    华紫嫣则信以为真,以为他真的是推衍过度,然后有些走火入魔,以至于冲突了诸葛无为,被诸葛无为小小惩罚了一番。

    方岳恒,则觉得他苏离有些急于求成,有些过于浮躁了。

    云万初,则是心中狐疑,甚至隐约猜测,诸葛无为绝对是动了夺取苏大师的‘天机传承’的心思了,但他可不敢表现出来,因而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心情,却颇为沉重,当然,也有些担心他苏离。

    云青萱的当前信息、心思,则同样一片问号。

    反而是沐雨兮,在心中不断的默默道:“苏大师,千万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啊,那诸葛前辈明显是要故意激怒您……苏大师快冷静,不然你就真的很危险了,雨兮哪怕是全力出手,也根本没法保住您啊……”

    苏离关了系统面板,咳出一大口殷红的淤血血团。

    “苏大师,您现在感觉如何?”

    沐雨兮担心的道。

    “没事了,已经好很多了。雨兮仙子,多谢了。”

    苏离的声音恢复了平静,他瞥了一眼系统面板上,还剩下的‘52361’点天机值,准备加快收割速度。

    他知道,这一次,他很丢脸,很狼狈,完全的颜面无存,高人的形象彻底崩塌。

    但,没有关系了。

    这一次,除非他彻底死透了,死绝了!

    不然,这件事,不会这么完了!

    “苏大师,这是应该的。”

    沐雨兮柔声道。

    她擦拭完苏离脸上的血痕,又默默的回到苏离身边,轻轻挽住他的胳膊,同时暗中运转了一丝灵气,以防止苏离冲动,和诸葛无为爆发什么冲突。

    诸葛无为平静的扫了一眼沐雨兮,眸光深处的冰冷之色,一闪即逝。

    “苏大师,此次,事关紧急,还望苏大师配合一下。”

    华云霄沉默半响,再次开口。

    苏离冷笑道:“华云霄,我对你华氏古族、万漓圣地,你女儿,有恩吧?而且,这份恩情不小吧?”

    华云霄沉声道:“不错,苏大师对华氏古族、华某,万漓圣地,阿漓,恩情大于天。”

    苏离道:“恩情大于天,所以,先把我干翻?”

    华云霄皱眉,道:“苏大师想多了。”

    苏离道:“那我说了不去吗?我说了,此行必有生死大劫,现在出发,必死无疑!最早,也得等到午夜时分,或者明日午时三刻。

    这么一会儿,你们都等不了?

    怎么?这么急想炼死我,夺我传承?”

    华云霄看了看带着疑惑神色看着他的华紫嫣、诸葛青尘以及方岳恒,不由脸色一沉,道:“苏大师说笑了,魔魂即将复苏,关系天下浩劫,岂容儿戏?此事,自然紧急!”

    华紫嫣忽然道:“父亲,苏大师自推衍以来,从未出错,既然此行有殒落凶险,为何不干脆等一等呢?还是说……”

    华云霄闻言,不由看向了诸葛无为。

    诸葛青尘冷声道:“师尊,我知道你想什么,但,华皇主之前刚利用天降巨碑之事,反算计了云易梵一场!苏大师既然连这种天灾都推衍精准了,没理由此时欺骗于师尊!师尊用不着觉得被人施恩、推衍出危机而面子挂不住。

    另外,我们天机传承,最重因果,师尊切莫糊涂!”

    诸葛青尘的话,很不客气。

    诸葛无为脸上的表情微微凝滞了一下,随即再次变得有些唏嘘和无奈:“罢了,看来你们是真的误会了,既然如此,那便等到午夜时分吧。”

    诸葛青尘绷紧的脸,这才松了几分,同时心中的不满,也消散了大半。

    苏离不想耽搁时间,沉声道:“既然时间紧急,老云,你让昨天那几名真传都过来一下,昨天的推衍,有些没有交代清楚的,我再交代一下就好。

    这,是关于他们今天面对万漓圣地的劫难、面对他们自身的劫难的破劫之法。”

    现在,无论是‘以理服人’,还是天机值收割,他必须加快。

    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云万初闻言,先是躬身行了一礼,然后才看向了华云霄。

    华云霄点了点头,他才恭敬的道:“苏大师,您稍等。”

    很快,昨天来过的那群弟子,也都已经到来——这一次,云青萱没法隐藏着窥视了,被苏离以这种手段‘逼’了过来。

    等众人都再次前来之后,苏离第一个看向了方岳恒。

    他已经不想指点方岳恒了,此人,明显是偏向于诸葛无为的。

    但,他昨天已经和此人建立了因果关联,而且还是直接的。

    如果不‘催化’一下,他太亏了!

    所以,苏离想了想,还是肃然开口道:“因为我推衍天机的原因,未来已经改变。中午,你家中会出些变故,但有惊无险。所以,你无论接收到任何消息,都不要回家,你能做到吗?

    只要你不参与因果,就无法引出因果,结果就一定是有惊无险!一旦参与,便会万劫不复!

    而破劫之法,便是现在,立刻前往烈焰荒域、前往镇魂碑之处苦修,你就可以获得天大的机缘!

    你若信我,必定崛起,你的家族,因你而荣耀!”

    苏离的话刚说完,方岳恒还没回答,诸葛无为忽然开口了。

    “不,方岳恒你的机缘,在西南方。苏小友最近推衍天机太多、以至于太过紧张,推衍出了一些瑕疵,话语多少受到天机干扰,不可尽信!

    你是万漓圣地真传,将来有机会成为圣子的存在,在这片区域,谁会主动与你为难?”

    苏离看了诸葛无为一眼,没有继续说话,该说的,他已经说了。

    而且,前往烈焰荒域绝不是错,因为,那里,是一线生机之死地,也是一线机缘之地。

    若方岳恒死在那片区域的凶险之中,那,也没有魔魂敢前往那里夺取他的亡魂。

    一是地理位置凶险,一方面,则是若方岳恒死在了那里,就是当场魂飞魄散!

    这场杀局,只要方岳恒这个核心因素被摧毁了,大部分的计划,就会直接血崩!

    而若是方岳恒真的成功进入了镇魂碑旁,那,一定可以获得天大的机缘,因为,镇魂碑本身,就是天降异宝!

    面对苏离直视的目光,方岳恒看了看诸葛无为,恭敬的道:“弟子方岳恒,拜谢诸葛灵师前辈提携指点之恩。”

    他躬身行礼完毕之后,才转身站直,看向了苏离:“苏大师,您的好意,岳恒心领了。

    苏大师,请恕岳恒冒昧说一声——修炼一途,还需踏踏实实,切莫操之过急,特别是天机之道这般推衍天地因果之术,更是极其损耗精气神。

    岳恒也知道,苏大师急于想证明自己,以获得漓圣女、沐师姐的青睐,获得他人的尊敬,名传天下。

    但,此番,真的很不可取!

    另外,诸葛灵师如此语重心长指出苏大师您的不足,苏大师却浑不在意,充耳不闻,甚至喷血羞辱……这,是对前辈的最大的不尊敬!

    苏大师,此番话,并不动听,却也是岳恒一番真心,以回报云圣主所提过的、苏大师对岳恒的那份救命之恩。

    苏大师,唯有厚积薄发,方能真正的名动天下,而不是靠投机取巧,刚愎自用!”

    方岳恒说完后,微微抱拳,也不看苏离一眼,便恭敬的走到了诸葛无为的身后。

    随后,他又变得那么的灵性、阳光,可爱,像是个阳光温暖的小正太,小奶狗。

    苏离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他看向了阙辛延。

    “苏大师。”

    阙辛延脸上带着一丝讨好之意,以及习惯性的、丑陋而卑微的笑容。

    他是真的很黑、很胖,也很丑。

    或者说,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世,他是苏离见过的最丑的男人,没有之一。

    这种脸,拿去做表情包,那一定会是一日爆火的那种,都不需要PS。

    可,就是这样一张脸,苏离却从那笑容里,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阙辛延是个孤儿,无父无母,所以从小就混在乞丐堆里。

    因为长得丑,天生肥胖,所以三岁多的时候,就被被打断了胳膊、打折了双腿,在巫月城里乞讨。

    直到六岁那一天,他因为不忍心一个小女孩被欺负,而冲了上去。

    最后,小女孩被路过的一名修行者救走了,而他,则被打得濒死,被丢到了城外的乱葬岗,恰好被路过的云万初察觉到了他血脉之中的阴土灵体灵脉气息,从而救了回来。

    十年后,阙辛延再次遇到了那名小女孩——乔芙蕖。

    当时,乔芙蕖已经成为了云霞洞天的一名真传,而他,当时还只是万漓圣地的外门弟子。

    虽然当时他很自卑,却还是很高兴的和乔芙蕖谈起小时候的事情,乔芙蕖心中厌恶,便直接给了他一块灵石,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当是了断因果。

    阙辛延却如获至宝,到现在还珍藏着。

    之后的日子,因为这乔芙蕖非常喜欢修炼双修采补功法,所以那些男弟子被一次次的吸干之后,乔芙蕖便一次又一次的“失恋”。

    这种功法有很大缺陷,就是每一次“失恋”后,会有一段时间陷入极度空虚寂寞的状态,这时候,内心会无比煎熬。

    所以,每每遭受功法反噬情绪抑郁的时候,她都会以失恋、忧郁等理由,来找阙辛延谈心。

    于是,一个舔狗的悲剧故事就发生了。

    后来,乔芙蕖因为和多名弟子同时双修的事情意外遭到曝光,丢人现眼之极,被云霞洞天废了修为,逐出了宗门。

    结果,她向阙辛延哭诉,说是被人嫉妒陷害,差点儿名节不保……于是,阙辛延耗尽修行资源、耗空万漓圣地的贡献值,买来足足一颗天枢丹,成功的帮乔芙蕖改头换面,恢复修为,并邀请她以‘新身份’加入了万漓圣地。

    以乔芙蕖的能力和实力、天赋,很快,她便已经成为了万漓圣地的精英弟子。

    此人,如今名为‘乔莲儿’,正是苏离之前规劝过的阙辛延狂舔的存在。

    苏离当时扫了一眼此人的过往,发现此人还相当的自傲——取名‘乔莲儿’,意为自喻自己为‘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我之所以双修,是不想被欺负,想要强大!只要我变强了,淬炼肉身,炼魂洗破,我就是出淤泥而不染!

    难道我想变强大,也有错吗?

    那些该死的贱男人,不过是我的工具而已,用来变强的踏脚石而已!哪怕是他们和我阴阳和合了,我也就当是被卑贱的野狗蹭了一下而已!

    等我隐忍归来,那些贱男人,就再也别想得到我的恩宠!

    唯有那世间百万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奇男子、天命之主,才可以成为我心目中的夫君,才可以真正的睡到我……

    说实话,当时,苏离确实是有被震惊了,所以,对于阙辛延,他的记忆,还是相当深刻的。

    此时,阙辛延对着他,就像是对着那乔莲儿一样,摆出的也是一脸的人畜无害的、自认为是最温柔、最谦卑的讨好笑容。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