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宋 第六十章:众募诚成问豪杰手段何在?小试身手看贫道本事如何!(上)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从水浒到洪荒道宋 第六十章:众募诚成问豪杰手段何在?小试身手看贫道本事如何!(上)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在送了聂倩儿回家之后,陈福生没有在衡州停留。直接就从衡州驾云离去。

    因为,陈福生也是有事要做的。

    他需要找到一些,立马就能用上的道术人才。

    可供他选择的,并不多了。

    还有一个,如果这个也不行的话,那么,陈福生也只好先回阳谷,然后去见自己的父亲。先在东平府,看一看走一走。

    如果,他答应的话,陈福生就可以把东平府的摊子交代出去。

    而他,则是去接触一个,他一直想要接触的人。

    宋江!

    而这一次,陈福生的目的地,是安定州。

    安定州,有一个他需要的人,乔冽。

    他原是陕西泾源人。其母梦豺入怀,后化为鹿,后生乔冽。

    乔冽八岁开始,就喜欢舞枪弄棒。有一次,他和家人一起去崆峒山进香。偶然遇见了一个道士!

    那道士,见他是一个有根骨,有品性的。

    就传了他道术!

    所以,这乔冽有一手好道术。可以腾云驾雾,呼风唤雨。

    学道有成之后,他也曾去往九宫镇二仙山,去见罗真人。

    只是罗真人不肯见他!

    一直到现在,他也不知,原因为何!

    只是,他不知,陈福生却隐隐有了猜测。只是,不好述之于口罢了。

    云路到底是比陆路好行。

    还没多久,陈福生就见了安定州。

    不过,一路之上,陈福生也是颇多的感慨!

    越是往北,沿途,越是荒凉。

    按理来说,黄河流域应该是中华文化最繁盛,也应该是最发达的地方。但是,在陈福生一路走过之后,却没有见到这种情况的应该有的体现。

    反而,看见了贫穷,干旱,还有绝望!

    因为,这里是边州。

    一边是西夏,一边是吐蕃。

    虽然,这里是秦凤路。但是先天限制,这里再也出不了如同始皇帝一样的祖龙了。

    就连凤凰的名字,都有些勉强!

    边州,哪里有不打仗的啊?

    而秦凤路,就是大宋流血流的最多的地方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

    因为水土流失,因为连年征战!但是,秦凤路也不应该是陈福生看见的样子。

    但是,当他在空中见了渭水之后,陈福生便明白了。

    秦凤路,应该是遭了旱灾!

    不过,令陈福生疑惑的是,既然遭了旱灾,就应该,向朝廷报告,申请赈灾!

    可是,他缺一点都不知道。

    他也算走了许多地方,可是,不管什么阶层,都好似不知道一样。

    这种情况并不正常!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种大灾大难,因为同理心,因为灾民,是传播最快的消息之一了。

    可是,陈福生哪里知道。

    中华的子民,是世界上最好的子民。

    但凡可以过下去,没有人会背井离乡。

    也没有人会想着给别人添麻烦。

    除非,他活不下去。

    不过,如今眼看着就要到七月了。

    老天已经六个月没有下雨了。

    若是,在不下雨的话,那么,今年的粮食肯定会绝收。

    到时候,糜烂的,可就不是一地了。

    朝中的衮衮诸公,难道,都是饭桶吗?

    在和一个老丈简短的聊了几句,陈福生不由得在心里默默的骂了几句。

    不过,这个时候,他其实也只是能够骂几句罢了。

    因为,朝中力量比他的要大的多。

    就算是,加上赵佶也是一样。

    伸手,捻起了一块土。

    陈福生的手指尖缝隙之中,土簌簌的落下,如同流水一样。

    这就是六个月没下雨的土地么?

    虽然,靠着河水,可是,这哪里是长久之计?

    更何况,还有更多的,没有河水的地方!

    “对了,道长!前些时日,我们乡里的大户,据说集了一次赏金,现在全在官府。说是,四外延请高人求雨。”

    “若是道长有心的话可以去官府看上一看。”

    老丈看了看陈福生脸上的表情。想了想,想起了前些时日他听到的一个消息。

    不过,他也只是当闲话听了。

    他了没本事求雨。

    若是,他有这本事,可早就不种地了。

    早就上一个名山,上一个仙地求道去了。何苦在人世间饥一顿,饱一顿的挣扎?

    他自己都为自己感觉累的慌。

    只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罢了。

    陈福生看着老丈。

    老丈的脸上,有些三分的绝望,三分的麻木,还有三分的淡然。

    绝望,是对生活的绝望。

    就算是求来雨,又能如何呢?

    该交的赋税,一点都不能少交。

    该打的仗,也是一点都不能少打。

    他活了五十多岁,见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麻木久了,一切也就看的通透了。

    陈福生谢过了老丈儿,给他留下了一颗银裸子。

    这个时候,留多了,对老丈儿,是祸非福。

    一个裸子刚刚好。

    不过,虽然别离了老丈!但是陈福生内心中,心情却更加沉重了。

    他没想过,原来,老百姓的生活,是这么的苦。

    在阿拉德大陆的时候,那时候,虽然也有人饥寒交迫。

    但是,毕竟,哪里有着中世纪的生产力。

    哪里的矛盾,不是食物和肚子的矛盾。

    而是,使徒和他的小题那俺们,想要毁灭世界,而他和他的小伙伴想要救世。

    也就是,灭世和救世之间的矛盾。

    就算是来到了大宋。

    陈福生刚来时,也是落在了山东境内。

    有一说一这时候经济中心虽然南移。

    但是南北之间也不过是六四开的样子。

    北方是六!

    所以,他所见,百姓虽然清苦,但是,大抵还能够勉强活下去。

    更兼,他打交道的,其实,家境,身份地位都相对可以。

    所以,这北宋也给了他一点盛世的景象!

    可是,这大宋真的是煌煌盛世吗?

    老百姓,用他们的生活状态告诉你。

    不,不是的!

    而且,这一次,秦凤路之所以如此之惨!

    一大半原因,是天时起了引子。然后,人祸跟进,进而形成大乱。

    荒年,缺粮,杀人,造反,受招安,种地。

    一个又一个轮回。百姓,越来越穷。

    一时间,陈福生也不知道,这种情况的出现,到底应该怪谁。

    不过,不管怎样,蔡京这个奸相,肯定是跑不了得。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从水浒到洪荒》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从水浒到洪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从水浒到洪荒》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