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宋 第六十一:众募诚成问豪杰手段何在?小试身手看贫道本事如何!(中)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从水浒到洪荒道宋 第六十一:众募诚成问豪杰手段何在?小试身手看贫道本事如何!(中)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进了州城,一阵酷热扑面而来。

    人多的地方,相较于没人的地方,气温总是要高上一些。

    或许,这就是生活的气息吧。

    并没有如同之前那样直接去找乔冽。

    因为,他是真的不知道到哪里去找。

    水浒书中的,对于乔冽的笔墨并不是很多。

    所以,如果想要找到他的话,就需要陈福生多一些耐心了。

    一路上,陈福生没少听到城里面不少居民的闲谈。

    卖干果的:“不知道今天到底会不会有人接下悬赏!”

    卖茶水的:“是啊,到现在,悬赏已经挂了一个多月了。可是,还是没人去接。如果,在不下雨的话,今年我感觉我的地,收成就不能保证了。唉,可是就算收成不好,但是,税却一点都不能少交……”

    代写书信的:“民间奇人异事不可枚举。相信三五日之内,就会有好消息传来吧。”

    喝茶水的:“借先生的吉言吧!希望今年的年景可以高上一些。唉!”

    随着长长的叹气声,喝茶水的喝完了最后一口茶水。

    把茶杯放在一边,起身离去。

    一时间空气里面的气氛好像是凝固了。其他的人也没有说话的兴致。

    各自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陈福生不知道是空气的原因,还是气温的原因。他觉得,这座城市,和他之前感觉到的所有城市的气氛都不一样。

    总的来说,就是压抑!

    无比的压抑和凝重。

    这种感觉,是他在其他城市里面,完全没有感受到的。

    来到了公告栏前,陈福生静静的看了几眼。

    大概意思就是,我们安定州,已经几个月没下雨了。如是有能人异士,求下雨来。便以千贯赏金相酬谢。

    也不知道为什么都是千贯赏金。

    可能是好计算吧。

    陈福生并没有揭榜,他来此,也不是为了那千贯赏金的。

    他来此,是为了一个人。

    而鱼饵,就是这个悬赏令。

    若是,因为陈福生揭榜,然后鱼儿不来了。

    那陈福生上哪里去找乔冽?

    梦里吗?

    在公告栏对面,陈福生找了一个茶楼。要了一壶清茶,还有几个下酒小菜。

    静静的看着市井百态。

    茶楼下,有一个摊位,却是城中屠户的摊位。

    因为几个月的大旱,所以,百姓手里面也没什么钱。

    加上天气炎热,肉类不好保存。

    所以,安定城中的肉,反而降价处理。但是,仍然无人问津。

    茶楼的前方,是一条热闹的街道。

    千门中人,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其实,说是千门中人。

    不过就是小偷小摸,不劳而获的小贼罢了。

    也不能说人不劳而获。

    人家偷窃,本身也是一种劳动。不过,这种劳动,不太为人接受罢了。

    陈福生看了一眼,并没有理会。

    因为,这不是他应该理会的。

    他可以做一次,做两次,但是,只有人在的地方,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盗窃的情况发生。

    陈福生只能尽可能的,改变制度,让这样的情况尽可能的减少。这才是功德。

    若是,此时陈福生随意出手的话,或许,会让她的钱财不受损失。但是,陈福生毕竟是要走的。

    他走了之后呢?

    不会真以为,这些人是没有团伙的吧!

    不过,临行前,倒是可以把这群人一网打尽。

    念头一转,陈福生在那名盗贼身上,使了一个千千结的咒法。

    不过这不过是一个小手段罢了。只是能记录到,这个人,和谁有了接触。到时候,一一顺藤摸瓜,不愁打不掉这个团伙。

    不过,目前还是要稳定一些。

    乔冽不出来,陈福生也不好轻举妄动。

    免得惊了他,让他远走。

    罗真人声明在外,所以,乔冽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拜访。

    也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但是,他陈福生可没有什么名声。

    万一,乔冽见了一个道术人士,担心他是个杀人越货,不怀好意的,隐匿在暗处,多多观察。那不是平白给自己增加压力吗?

    孰重孰轻,陈福生分的明……

    “贼子敢尔!”

    陈福生一声大喝,纵身就从茶楼上跳了下去。

    脚尖在瓦上一点,如同燕子一般,划过长空。

    飞身就下!

    茶楼的小二和老板,担心陈福生跑了单,连忙到窗边,呼喊楼下的伙计出门追赶。

    茶楼的客人看见有热闹看,也纷纷起身好看热闹。

    毕竟,天气这么热,如果能有乐子,也是一件美事!

    大街上的人,看着空中飞下来一个人,有些愣了。

    “什么情况?”

    “难道是有强人要劫法场?”

    “可是,此处并不是法场啊!若是要劫法场,可要在往东,走他一里地才是。”

    “不好,若是真劫法场,是不是要有人呼和着杀将出来?”

    “我们的小命要紧,还是避一避吧!不过,虽然他们的脑子做出了7判断。可是,陈福生并没有等到他们做出决断。”

    因为,这个时候陈福生已然来到了他想要到的地方。

    茶楼下的大街!

    刚才的时候,他正在观看市井百态的时候。

    看见了小偷小摸的,陈福生并没有说话。

    因为,不值得是一方面。

    陈福生,也想着顺藤摸瓜,抓一个大的。

    但是,眼前的场景,却是陈福生不能放长线,钓大鱼的。

    换句话说,就是陈福生,他坐不住了。

    为什么呢?

    原来,就有陈福生的眼下,有一名拍花子,他正在趁着,人家母亲买肉的时候,把人家的孩子牵走。

    孩子刚想要挣扎呼喊,可是,那个拍花子他也是个熟手。

    三下五除二,就把布捂在了孩子的嘴上。

    做着擦嘴的动作。

    但是,却是为了堵住孩子的口鼻,把他药倒。

    这样子,孩子就不能呼喊,也就任他们施为了。

    看到这里,陈福生哪里还能忍?

    他这一生,最恨的,就是拍花子了。

    不管是以同类为食,或者是以同类为畜。

    都不是陈福生能够容忍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陈福生才会杀了十字坡并清风山的,五条所谓的好汉。

    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

    因为,他们该死,罪不可赦!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从水浒到洪荒》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从水浒到洪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从水浒到洪荒》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