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十九章 你这小人,不配拥有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医女福妃荣华路正文卷 第十九章 你这小人,不配拥有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可在她被人救起后,再一看向妇人原来所站着的位置,就没能再见到那位妇人的身影了。

    秦璃双眼里闪着阴鸷的光芒,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那妇人的身份给查清楚!

    那个妇人只见秦璃在看她,蓦地明白了什么似的,不再和那些妇人们争论,转身就离开了。

    在那个妇人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秦璃刻意的留心观察了下付煜,发现他也在看那位妇人的背影,眼神里闪着复杂的光芒。

    一见付煜这般,秦璃更是在心里认为,那个妇人必然是褚心嫣身边的什么人。

    那位妇人匆匆的离开,很快消失在了秦璃的视线之外。

    而就在这时,秦璃耳边传来了郭氏的话语:“璃儿,咱们走。”

    秦璃看着,付煜佩戴在腰间的那块儿玉佩,摇了摇头。她得等付煜把玉佩还给她了,才跟郭氏一起回去。

    郭氏被那么多妇人们看着,瞬间红了脸。只见付煜注视着腰间的玉佩,眼神里流露出难舍的光芒。

    那个混帐东西得了块儿上好的玉佩,要是愿意还回来,那才是出了稀奇。

    郭氏伸手拍了拍秦璃的肩膀,以眼神示意:快跟我回府。

    秦璃仍是不肯。

    偏偏站在秦璃对面的付煜,也看到了,她和她母亲在相互的交换眼色。不由得扬起一双剑眉,颇有点得意。

    秦璃只见付煜这般,心里知道,他多半是不会还给她了。

    光天化日之下,就算是她想要回玉佩,也不能从他那儿抢回来。

    她出生于书香世家,这种事儿,在付煜看来,她是断然做不出的。

    秦璃唇角弯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看着那块儿玉佩,很想拿出她事先就准备好的小剪刀,迅速剪断付煜的腰带,好方便她取下玉佩。

    但在此刻,她分外冷静,也就没那么做。

    一位陌生妇人走上前来,指着付煜的鼻子骂道:

    “你个薄情的混帐东西,从前跟在秦夫子身边,吃他的,喝他的,都还嫌不够。竟然在退亲之后,还不肯归还他的家传宝物给他们。忒不是东西!”

    说罢,狠狠往付煜脸上啐了口唾沫。

    付煜一脸羞愤,气的险些跳将起来。欲拿出丝帕擦脸,却被走上前来的几位妇人,将他给围在了中间。

    他不禁怒道:

    “好人不挡道,都给本公子让开!”

    那几位妇人听了,不仅都不给付煜让道,还把他痛斥了一番。

    “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快还玉佩给秦姑娘。只要你把玉佩还给秦姑娘了,我们就让你走。”

    “就是,你都不再是秦家未来的姑爷了,还留着人家送你的玉佩,像个什么话?”

    “你跟他这畜生不如的东西,说这些做甚?”一位身穿黑衣的妇人,给之前说话的那位妇人递了个眼色,道。

    两个妇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都来看看,都来瞧瞧啊,付知县的儿子,江南第一才子付煜在此……”

    秦璃一听到那些话语,再次抬眼看向那几位妇人,仍是感觉她们都很面生。她与她们素昧平生,她们却都在帮她数落付煜,让他还玉佩给她。

    在她看来,这事儿,绝不是一个巧合。

    付煜气的伸手取下玉佩,鄙夷的眼神刺向秦璃,把玉佩往她脸上砸来:

    “一块儿破玉佩而已,本公子以后想有多少,便有多少,才不稀罕这块儿。”

    秦璃一双美眸瞪的溜圆。不给玉佩他戴了,就想摔坏她的玉佩,还说什么只是一块儿“破玉佩”。

    哼。

    一块儿破玉佩,都还舍不得归还。谁会信他说的谎言?

    秦璃集中心思盯着那块儿玉佩,趁着玉佩在半空出划出一条弧线,还没落地之时,赶紧用双手稳稳的接住。

    愤然拿出一块儿黑布头,轻轻的擦拭玉佩,秦璃当着众人的面儿,把黑布头扔在了付煜的脸上。

    “都道是‘人养玉之身,玉养人之德’。这玉倒是块儿上好的玉,瞧瞧,它一回到我手中,就变得有光泽的多了。”秦璃看向付煜的眼神里,不禁闪过一丝鄙夷,道:

    “只是你这德行有失的小人,不配拥有!”

    付煜伸手揭下脸上的黑布头,毫不客气的怼了秦璃一句:

    “哪儿是我不配拥有?是你得把这块儿玉佩留着,好拿去给你的小白脸佩戴。你着急忙慌的逼我退亲,不就是想在恢复自由之身后,去寻他,好跟他朝夕相处?”

    郭氏恼羞成怒,蓦地抬起右手,一掌狠拍在付煜脸上,道:

    “无耻!”

    付煜挨了打,被打的肿了大半张脸。顿时又羞又气,低着头,伸手捂着脸,也不敢再说什么。

    那些妇人们只见郭氏这样儿,纷纷自觉的让道,好让郭氏和秦璃离开。

    秦璃由郭氏牵着手,在众人的注视下,前往马车边。开了车厢的门,坐进马车,回府。

    回到家了,秦璃仍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之前在衙门外面儿,帮她解围了的那些妇人们,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去帮她的。

    为了弄清楚这事儿,秦璃在服药了歇息之后,再醒来,就跟清荷说起了这事。

    清荷偷笑了下,凑近秦璃耳边,声音极轻的道:

    “小姐,这事儿,你该早些问我的啊,我都知道。”

    秦璃愕然,“那你不早说?”

    “你又没问我。”清荷眯眼笑笑,伸手指向竹林所在的方向,道: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帮了小姐的大忙的人,这会儿应该还和老爷在竹林里说事儿。”

    秦璃佯装生气了,伸手轻轻的掐了掐清荷的手背,嗔怪道:“我让你说一半留一半的,不让人痛快。”

    清荷委屈巴巴的眼神儿看着秦璃,“小姐,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如此聪颖,当然知道他是谁了。”

    说到这里,清荷坏坏的笑了笑,“呵,小姐莫不是等着我说出他是谁,好高兴高兴?那行,我说给小姐听:当时小姐和夫人在走出衙门之后,我由衙门的一柆身穿红衣的姑娘带着,走了出去。”

    “行至半路,我就看到了小姐和夫人,在和那个混帐东西理论。而就在那时,三公子给了一位妇人几片金叶子,给那位妇人递了个眼色。没一会儿,那位妇人就走上前去,对付公子说……”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医女福妃荣华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医女福妃荣华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医女福妃荣华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