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蛊惑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正文 第十章蛊惑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李平”还没有进入院子就看到沈重甫被他母亲催起了人生大事,本人满脸地尴尬。

    “听着,语琴这孩子虽然出身贫苦,但资质上等自幼便入我们宗门与你一起长大,你们知根知底,娘好放心。”沈母说道。

    “爹~”沈重甫往屋子里面叫,想让父亲帮自己说话。

    “你爹最近为沈家忙上忙下的可累坏了,别打扰他休息。”沈母呵斥道,“他也跟娘一样,希望你快点成家。”

    “娘……”沈重甫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本想今天好好在院子练功娘亲突然催起了婚姻大事,无法继续练功,耳边又一直叨扰着。

    “李平”见状微微一笑,这种急人所需最适合入手了,秀手轻轻敲了敲门板,“沈师弟,沈师弟。”

    沈重甫竖起了耳朵,被催婚的时候有人来找他实在太巧了,边走边喊道:“来了来了。”

    打开门一看,是一个五官精致身着暴露的陌生女子,沈重甫神情有些不自然,问道:“你是?”

    “李平”突然愣住了,他感受到沈重甫身上有着比同龄人还要强烈的元阳,心中猛地一跳。

    随后妩媚地笑起来,媚眼如丝直勾勾看着地沈重甫的眼睛,魅惑地说道:“忘了师姐吗?”

    “好家伙,直接使用了媚术。”沈落一眼便看出“李平”使用了媚术,而且造诣还不低,是专修这方面的修士。

    沈重甫摸了摸头,脸色有些羞红,但表情有些茫然的样子,“你是?”

    “李平”诧异住了,这么年轻的家伙竟然能挡得住她的媚术,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加大了功力“你忘了吗?我是周萍啊。”

    不仅是“李平”,沈落也诧异住了,沈重甫竟然在媚术下无动于衷,忽然心神一震,“难道说他入门了?”

    《九霄神变》这门功法至刚至阳,专克各种媚术以及至阴至柔的功法,传给沈重甫没想到睡一觉后练入门了。

    “好样的,不负我的重望!”沈落满是赞赏。

    沈重甫并没有什么感觉,自顾地细细思索,“不记得了。”

    “李平”心中实在震惊,这么年轻的少年竟然在她媚术面前无动于衷,实在太诡异了。

    不过媚术诱惑不了,美色方面“李平”对自己容貌是很自信的,“不记得没关系,今晚师姐想约你去静心湖,不知师弟可不可以赏个脸?”

    沈重甫摇摇头:“不行,我还在长身体,我爹娘不给我晚上出去,要睡觉的。”

    “李平”道:“在家睡觉有什么意思,不如跟师姐去静心湖睡觉?”

    沈重甫摇摇头,一脸嫌弃:“不行,那里晚上冷,在那里睡觉身体会不舒服的。”

    “李平”愣了一下,他以为睡觉是真的睡觉?“不怕,师姐的身体很暖和。”

    沈重甫道:“可我身体不暖和啊。”

    “李平”:“不怕,和师姐睡觉就暖和了。”

    沈重甫:“不行,娘说没有成亲不能和别的女人睡觉。”

    “李平”一下子被噎住了,愣愣地看着这个少年,这是个木头吗?一点儿情趣也没有。

    沈落在一旁看得差点笑出内伤,还以为他免疫了媚术躲不了美色,没想到继承了四叔钢铁直男的本色,直接把天给聊死了。

    美**惑不了,不过她还有办法,“李平”靠近沈重甫在他耳边轻语了:“不止是你知道沈落老祖的事情,我还知道他是归元宗的创始人。”

    沈重甫顿时睁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她,这些都是沈落告诉他的,归元宗内竟然有第二个知道沈落老祖的事情?

    难道梦到沈落老祖不只是自己一个人?

    “你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

    沈重甫的脸色让“李平”非常满意,看来这一份“野史”的确是有猫腻,笑道:“自然跟你一样从‘野史’那里得知。”

    沈落一阵头疼,沈重甫还是太年轻了,被人套路,又要他忙了。

    在她的对话中也看得出,只是该记住自己的宗门遗忘了,其他地方还是知道自己的名号。

    沈重甫道:“难道,你也是……”

    “李平”眼中闪过精光,这沈重甫果然藏有秘密,顺着他的意思说道:“是的,我们是同一类人,今夜静心湖不见不散。”

    沈重甫:“好。”

    “重甫,谁啊?也不邀请进来坐坐。”沈母见儿子久久站在门口夜不邀请来客进来,疑惑地走过来,看到身着如此暴露的妖艳女子一下子打起来警惕,“重甫,她是谁?”

    沈重甫赶紧说道:“娘,这位是周萍周师姐。”

    “周萍?”沈母警惕看着“李平”,“你找我家重甫有什么事?”

    “李平”道:“许久未见,想找沈师弟聊聊,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在下告退。”

    “沈师弟,我还知道另外的事情,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就来找我吧。”

    “重甫,她找你什么事情?”沈母问道。

    “没,没事。”沈重甫狡辩道。

    沈母一脸狐疑的看着他,“真的?”

    沈重甫点点头,“真的。”

    ……

    午夜,“李平”独自一人来到归元宗静心湖旁边的小亭。

    摇摇酒壶让里面的东西挥发更加均匀,只要男人喝下它,必定承受不住,兽性大发。

    她已经预见到沈重甫败在她石榴裙下,吸取他的元阳,对她言听计从然后还说出沈落尸体的下落。

    “沈落啊沈落,你真是一个可悲的人,生前惊才艳艳,死后该记住你的人都遗忘了,到现在才有人叫出你的名字,结果才知道你一点事。”

    “我一定要找出你的身体,为我所用。”

    “李平”舔了舔嘴唇,潜入黑暗中等待沈重甫的到来。

    两个小时过去,一个人影缓缓地靠近这里,终于露出沈重甫的面容。

    仔细检查沈重甫是否有人跟着,“李平”这才从黑暗中出来。

    “师姐久等了。”

    “李平”可怜兮兮地说道:“沈师弟,你终于来了,你知道师姐等你等得有多辛苦吗?”

    “我娘不知道为何,今夜久久未睡,耽搁了,师姐对不起。”

    “算你还有点良心,过来。”

    “李平”轻咬下唇向他勾手,媚眼如丝,诱惑至极。

    沈重甫边走过去边,问道:“周师姐,你还说沈落老祖的事情。”

    “李平”道:“沈落老祖,生于一千八百年前,沈高赫之子,十八岁才开始修炼,二十岁沈家遭受灭顶之灾,他与其四叔一脉逃过一劫,其后五十年默默无闻,而后一飞冲天,血洗仇家,在后面便是在南地修仙界叱咤风云,建立归元宗,现在记载的创始人沈齐义其实连听都没听说过……”

    “李平”所说大部分正确,其实并非默默无闻只是机缘巧合去了别的地方修炼,还闹出不少事情。

    沈重甫震惊住了,没想到这个周萍真的知道沈落老祖的事情,更没想到沈落老祖这般强大。

    “师姐,还有吗?”

    “李平”道:“还有,你过来师姐和你彻夜长谈。”

    沈重甫点点头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时,声音从沈重甫的身后传来。

    “道友,来我归元宗做客何须偷偷摸摸勾引我儿子。”

    两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是沈重甫的父亲沈绍辉和沈淼。

    “道友,沈落老祖的事情,本宗上下很感兴趣,道友不必弯弯绕绕,直接告诉我们便好。”

    接着,一个个人影从黑暗中出现,将静心湖包围住。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