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我要打十个!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我要打十个!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邓家的飞行船落到地上,沈重甫站在甲板上,看到一大群正在等着他。

    飞舞的旗帜上写着,邓,陈,唐,季,沈重甫要面对这四家的同阶高手,密密麻麻全是人头,有杀气腾腾的,有充满无奈的,也有非常冷漠的。

    没想到公孙寒这么强势,汇集了那么多人,不过经过多次生死战场的沈重甫对这个场面丝毫不慌。

    眼神在他们身上扫过,没有发现希望看到的面孔不禁有些失望,却看到另一个人人,对着这些人抱拳道:“诸位道友,在下归元宗沈重甫,初来宝地请多多关照。”

    “客气。”

    “少说废话!赶紧下来!”

    “站在那里磨磨唧唧干嘛,赶紧下来!”

    “等你老半天了,赶紧来切磋切磋。”

    “臭小子,来跟本大爷打,打得你爹娘都认不出来。”

    一说话下面就乱嚷嚷起来,有友好回应的,但更多的是挑衅。

    十七祖递给他一枚玉简道:“上面四家所有的四阶高手名单的画像,你想要挑战哪一位就挑战哪一位,生死各凭本事,还有这艘船以后就是你休息的地方。”

    “多谢。”沈重甫接过来,输入灵力,字和画像如同投影一般浮现出来,粗略地看一下,问道:“公孙寒呢?”

    十七祖道:“那罗殿与这里相距甚远,来往需要时间,在他回来之前,你必须修炼到九霄神变第五层。”

    沈重甫道:“明白了。”

    十七祖闭上眼睛,似乎不想再说话了,沈重甫也识趣的闭上嘴巴,默默地往下走去。

    脚步刚刚落到地面上,杀气直接扑面而来,两个身影二话不说跃到沈重甫的上空气势汹汹发出致命一击。

    沈重甫经历过多次生死的较量,反应也十分迅速,九霄神变迅速运转起来,浑身爆发出一股强劲的能量,双手往前狠狠一拍。

    双方灵力碰撞到一起,轰的一声,沈重甫雄厚的灵力击退两人,直接打得他们脸色通红。

    在观望的人都震惊住了,都是一样的境界,练了一个功法就能以一敌二这么变态?

    就在这时,两边出现了异动,各自出现三个人,同时对沈重甫发起袭击。

    这些人配合的非常好,他双掌刚刚拍出还没有收劲就跳出来袭击,根本来不及回访。

    沈重甫冷冷一笑,身上早就穿上了沈落给的上品贴身护甲,为了就是应对这种突然袭击的情况。

    忽然,两边的人停滞不前,但脸上斗充满了狰狞的表情。

    沈重甫疑惑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十七祖睁开眼睛,目光看向季字旗帜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看起来充满病态,皱着眉头道:“季正青你这是何意?尊者规定他们同阶相斗,你的修为是不是不匹配?”

    季正青?沈重甫眼神往季家那边看去,沈落曾跟他说过,季家也曾经都是归元宗的附属家族。

    邓,陈,唐,季四个家族三个都想打归元宗的主意,只有季家至始至终都没有动静。

    现在是季家的人在帮他?

    唐,陈两家的代表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似乎打起来更合他们意。

    季正青道:“公孙寒定下的规则的确如此,可参与者还未完全知情。”

    十七祖阴郁的眼神看着他,道:“老夫只是缓一缓,等一会儿在完全告诉他,他年轻冲动,心急了提前走下船只老夫也没办法。”

    沈重甫很快听懂他们的意思,邓家十七祖没有完全把公孙寒定的规则完全告诉他,闭上眼睛做不想交谈的样子让他走下船,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规则击杀他!

    心中忍不住骂道:“老祖说得对,邓家的老不死都是老狐狸,想要安稳等到公孙寒,必须先把这三个老不死的端了!”

    季正青直接骂道道:“哼!一千多年,你们脑子想得都是一些龌蹉的玩意。”

    十七祖道:“总比你好,甘愿为一人奴,这么多年还是那么冥顽不灵!”

    季正青道:“哼!老夫一生追随主公,忠心耿耿,对得起天地良心,哪像你们一群吃里扒外,勾三搭四,背叛主人的狗东西!”

    “你!”十七祖被骂的哑口无言,只能用愤怒的眼神盯去。

    他们停下了争吵,沈重甫对着季正青抱拳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你是主公的传人,助你本应是份内之事不必如此。”季正青看着沈重甫的眼神充满了沧桑还有激动,道:

    “昔日主公陨落,老夫本应要守护好他建立的宗门,但后来你们家族内乱老夫不方便插手,等到平息时你们逐渐忘记主公让老夫十分心凉从此不再过问归元宗之事,没想到今日的归元宗还有人获得主公的认可,逐渐回忆起主公,老天有眼啊。”

    季正青一阵感慨,让沈重甫感受到季正青对沈落的忠心,哪怕千年过去也一般无二。

    如果他知道沈落还活着的话估计会带领季家重新回到归元宗。

    片刻后,季正青接着道:“你是主公的传人,注定要经历磨难,这一次你还未清楚规则老夫出手想帮,下一次同阶相斗老夫不会帮你。”

    “且听好了,你从这艘船上下来便是开启挑战,没有明确的挑战目标,所有的四阶高手都可以对你出手。”

    片刻后,季正青接着道:“你是主公的传人,注定要经历磨难,这一次你还未清楚规则老夫出手想帮,下一次同阶相斗老夫不会帮你。”

    “且听好了,你从这艘船上下来便是开启挑战,没有明确的挑战目标,所有的四阶高手都可以对你出手。”

    片刻后,季正青接着道:“你是主公的传人,注定要经历磨难,这一次你还未清楚规则老夫出手想帮,下一次同阶相斗老夫不会帮你。”

    “且听好了,你从这艘船上下来便是开启挑战,没有明确的挑战目标,所有的四阶高手都可以对你出手。”

    片刻后,季正青接着道:“你是主公的传人,注定要经历磨难,这一次你还未清楚规则老夫出手想帮,下一次同阶相斗老夫不会帮你。”

    “且听好了,你从这艘船上下来便是开启挑战,没有明确的挑战目标,所有的四阶高手都可以对你出手。”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