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如何证明?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如何证明?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宗主,凤阁现在是走了,但他们去征讨影门完后并没有发现重甫,无功而返后,我们又该如何应对?”许长老问道。

    许长老作为归元宗最年迈的长老,想法最保守,最稳健,沈淼这招借刀杀人固然是好,但这是欺诈行为,反而会引起凤阁的不满,现在的归元宗正在发展不宜树敌,还是有名望的一个势力。

    一语惊醒,一行人的笑声停了下来不自觉的将目光看向沈淼。

    沈淼笑容凝固,后面的事情他确实想不到。

    许长老从沈淼表情看得出他还没有办法,转头问道:“明公,你有什么办法应对吗?”

    明公想了想欲言又止,道:“既然宗主使出这个计策,自然有他的办法,”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看向沈淼。

    沈淼小声的低估,“老祖,这可怎么办?”

    沈落在沈淼借刀杀人后也想过这个问题早就有应对的办法,马上传音给他,“没事,你要这般应对……”

    沈淼听后眼前一亮,但还是心中有很多疑惑,转头对着众人道:“自然想到一些办法,等凤阁无功而返后,自会应对。在那之前我们重新举办祭祖大典,之前那一次太过仓促了,这一次一定要隆重些。”

    明公没有丝毫的意外,作为归元宗少数知道沈落还活着的人,他知道沈落的手段永远比他高明些,有沈落在十有八九就稳了,自己想到的办法没必要讲。

    其他人听了沈淼的话云里雾里。

    举办祭祖大典这明明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就算祭祖了又如何?老祖早就在一千年前陨落,拜来拜去也只是一个雕像而已。

    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听从沈淼的话。

    于是,围绕着祭祖大典的事情又开始了一波的讨论。

    解散之后,归元宗风风火火的进行隆重的祭祖大典。

    祭祖大典延续了三天,沈落看着香火值的飙升心中别提有多乐了。

    但三天之后一个噩耗传了出来。

    明公仙逝了。

    当晚,沈落发现异常后就在旁边一句话没讲,默默地看着他。明公的身体出现一道灵光向着东土的方向飞去时,沈落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明公是自己好友明懿的轮回者,每一世轮回都背负着守护归元宗的使命,这一世更是格外的出彩。

    但是沈落从没有找他谈过话生怕自己会干扰到他的轮回,明公也没有找过他谈话,两者非常的默契。

    这一次的离去又开始新的轮回,再过不久,明家或许再出现一个有勇有谋的人,又或许是故人回归……

    仙逝后第二天,消息传了出来。

    当代归元宗最德高望重的人杰,曾数次帮助归元宗渡过危机,被所有人尊称明公,好端端的突然离去让人觉得不真实。

    没过多久归元宗上下哀嚎一片。

    本着明公是重大人物准备要给他办丧事的时候,一封留言出来了,不需要办丧礼,一切照常。

    正如他出现接手明家大权时,不过一封通知并没有什么大典,离去时也平平淡淡。

    ……

    七天后,凤阁的战船重新出现在尚安城的天空。

    讨伐影门发现没有沈重甫,凤子山才发现自己被人当枪使了,美得跟女人一眼的面孔怒气冲冲地朝归元宗大喊,“沈淼,给我出来!”

    沈淼飞到阵前,客气道:“凤道友,几天不见,这么大的火是发生了什么事?”

    沈落在旁边以防万一,不得不说,沈淼不愧是宗门领导,装糊涂能力一绝。

    “什么事?”凤子山更加气愤,“你居然还问我什么事?把凤某当枪使好玩吗?把人带上来。”

    两个手下押着一个伤痕累累和一个虎背熊腰的人来到跟前,凤子山道:“这是影门的副门主给个解释!”

    影门副门主直接破口大骂,“沈淼,你真是好手段!蛊惑凤阁对付我们影门,卑鄙小人!”

    陶良平的事情在影门掀起了报仇的气氛,忽然一大波人出现将整个影门给掀了,报仇直接歇菜,自己也被人抓住,在他们审问下才知道影门被人设计了,幕后之人正是归元宗。

    “成王败寇,你这么时候跟沈某说这个不过赚个口舌之快而已。”沈淼对他毫不在意,转头道:“凤阁主,你要想好好听解释,就把他嘴给缝上吧。”

    “倒也痛快,带下去。”凤子山道,手下的人很快将两人带走,“沈宗主可以说说了吧,就在这里。”

    沈淼按照沈落的交代的办法开始说道:“那沈某就明说了,九霄神变乃传世功法自然要格外保护,归元宗不能随便将它交给别的门派,万一实力不济呢?沈某要为先祖负责。”

    “哦?”凤子山道:“你这话的意思是给凤阁一个考验咯?哼~我凤阁传承源远流长,零头比你们归元宗存在的还要久,你有什么资格考验凤阁?把人当枪使还说得那么好听!”

    沈淼也不解释,坦然道:“现在看来凤阁确实有这个实力。”

    凤子山马上道:“那赶紧把沈重甫交出来!九霄神变是我们先祖功法,你们没有资格保管!”

    沈淼反问道:“那沈某想问了,阁主有何资格?”

    凤子山怒道:“就凭我身上流着凤修阳的血脉,是他的后裔!”

    “哦?”沈淼道:“既然阁主说自己是凤修阳贤者的后裔,那有何证明?”

    这话是非常无赖,仿佛就是说你如何证明一下你是你自己。

    “这还用证明?”凤修阳更加生气了,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这份血脉,竟然有人质疑他,“天下人谁人不知道凤阁人是凤修阳后裔?”

    沈淼轻笑了一下,回道:“呵呵,阁主所说的天下很明显不包括沈某,在阁主来之前沈某确实不知。再者,一群人突然出现,因为自己的姓氏为凤,就自称凤修阳的后裔,没有实在的证明沈某人如何放心将这部传世功法送出?”

    凤子山听得觉得有些道理,可这种要如何证明他是凤修阳的后裔?总不能拉出先前的一代代人吧。

    族谱?

    谁人远行带族谱啊,带了也可以说伪造,这是一道无解的题。

    就连沈淼不得不佩服老祖的这个计策。

    被人质疑引以为傲的血脉让他最为恼怒,凤子山道:“你在质疑凤某身上的血脉!”

    沈淼道:“沈某可没有说这句话,是阁主自己说的。”

    “你!”凤子山大发雷霆,“你要证明,拳头够吗!”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被徒子徒孙挖出来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