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 第八十五章 炮!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三国之谋伐乘风破浪 第八十五章 炮!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整个大汉章武三年,陈暮都是在河南淮北以及江东渡过。

    上半年在这些地方打仗,下半年就在这些地方治理民生,研究农业,考察地形,钻研运河的事情。

    河南的形势还算好,因为曹操的治理不算差劲,但江东和淮北就比较乱,各地世家豪强林立,匪寇溃兵横行,百姓的生活相当糟糕。

    因此剿匪、安民、打击豪强、恢复农业、清除那些扰民的乱兵,就是各地被派往地方担任州郡官员必须要做的事情。

    陈暮只是去一个地方就顺手这么做,并不是全职,同时又命令黄忠和太史慈在扬州建立东南军区,大军镇压地方一切不服的同时,积极准备北上进攻江夏。

    结果到了十二月,听到去海外的船队已经回来,刘备还派人送给了他一大袋“玛雅神药”烟草以及一根烟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江东无锡县,县衙府邸当中,陈暮的双手笼在袖子里,盯着桌案上摆着的一根烟杆略微出神,表情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目光当中的情绪十分复杂。

    旁边过来送东西的军情司节从还在那说着:“司命,裴使君说这是美洲百姓用于治病的神药,陛下用过之后也觉得好,因此派我来给司命也送一支。”

    陈暮默然不语,还在看着那烟杆发呆。

    节从等了片刻见他没回应,奇怪问道:“司命?司命?”

    “嗯。”

    陈暮应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

    节从诧异道:“司命,我还未告知司命这个东西怎么用呢。”

    陈暮笑道:“我说我知道了,你先去吧,代我向陛下回复,是药三分毒,这东西偶尔抽抽就行,平时少抽为妙。”

    “额.......是。”

    节从只好应命,起身拱手缓缓退出去。

    陈暮脸上的表情就更加复杂,缓缓伸出手去,想去摸那个烟杆,但犹豫片刻,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停了下来。

    穿越到汉朝23年,上一世的烟瘾早就没了,现在再染上的话,若是得了肺病,可没有抗生素救。

    说起来,我记得小时候村里都种烟草,六叔家还有一个黄泥堆的烤烟炉,长大后偶尔回一次老家,现在都已经不种了,烤烟炉也拆了,不知道什么情况。

    陈暮思索着。

    他还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当年村里曾经大量用烟草进行焚烧,家家户户用来消毒。

    后来听说是这种玩意儿能有效杀灭瘟疫,什么鼠疫霍乱,灭杀率很高。

    若是这样的话,烟草对于目前的大汉来说,确实是一件利器。

    因为这些年来全国各地打仗,即便陈暮有意识地采取措施,但瘟疫还是大范围存在。

    不止是打仗形成的瘟疫,还有饥饿、天灾、盗匪、迁徙造成的人口死亡,这些人口死亡自然也会造成瘟疫,从而被带着流向各处。

    单靠普通的隔离防疫措施很难彻底消灭病毒,唯有大范围消毒才行。

    但大汉又没有消毒剂。

    所以瘟疫还不能完全得到有效控制。

    而现在有了烟草之后,或许烟草就可以代替消毒。

    陈暮心里这么想着,考虑等淮南淮北江东的考察结束之后,就先不回洛阳了。去一趟青州,前往泰山学宫那边做个实验,看看烟草是否真的可以消毒。

    还有青霉素,不知道现在进度如何。

    他以前记得曾经听化学老师提过一嘴,说有个土法可以提取青霉素,可他根本不知道具体什么土法,老师没有讲过。

    所以即便是知道青霉素是从发霉的食物当中提取出来,可这些年来依旧没有进展。

    分离青霉素的方式复杂而又繁琐,每次分离失败之后,就得重新培养新的青霉,十几年下来,医学院用了上千种分离方式,都一一失败。

    没有办法,随着玻璃工艺的日渐成熟,显微镜的出现会让微生物研究更加容易,但并不代表这会让青霉素的提纯更加方便。

    毕竟青霉素的发现是在一战结束,二战之前。

    当时的化学水平已经非常先进,各种提纯分离的方式也比较普及。

    即便是如此,青霉素的发现者弗莱明从1923发现溶菌酶,到1941年另外两名科学界弗劳雷和钱恩正式提纯出青霉素,开始量产,中间的间隔,也达到了18年的时间。

    虽然中间提纯的过程只用了一两年时间,弗莱明发现青霉素,但找不到提纯方法。弗劳雷和钱恩则是在1938年看到了弗莱明发现青霉素的文章,然后用了2年时间找到了提纯办法。

    但以目前青州医学院有限的化学水平和提纯能力,实在无法做到那一步。

    毕竟。

    不说正统的青霉素提纯方式。

    单说青霉素土法提纯步骤就有二十多个,其中任何一环出错,就会导致整个实验全盘皆输。

    所以即便陈暮将青霉素的存在告知了医学院,包括华佗、张机等医学家在内,对青霉素也是极感兴趣,纷纷展开研究,为他们节省了10多年的时间,但提纯技术一直上不去,自然也就无法完成提纯。

    现在烟草出现,长期大量抽烟对肺很不好,稍微有些感染风寒加上抽烟的恶习,就有可能导致肺炎的出现。如果没有抗生素的话,对烟民的健康就是一个很大难题。

    因此陈暮得去一趟青州,一是要对新到的美洲作物进行农业观察指导,二是催促一下青霉素的提纯。还有看看学宫最近的科研成果。

    到了章武四年春,也就是公元204年2月份,历时四个多月的考察终于结束,陈暮圈定了双季稻的种植范围以及运河线路规划之后,才离开了江东和淮北,启程去了青州。

    正是二月春,万物复苏,一片勃勃生机。

    陈暮从徐州进入青州境内。

    十多天后抵达临淄。

    钟繇率领政务台的一些高级官员过来迎接。

    在视察了农学院从去年开始试种,到今年收获的成果之后,陈暮做下了重要批示,他表示,农业是一个国家的基石,生产力则是衡量一个国家是否健康的标准,而农作物的产量关乎每一个百姓的民生。

    所以即便是此次试种大获成功,也不能止步于此。而是要继续选优培优,坚持科学发展原则,积极寻找遗传规律,不管是任何作物,都要保持科学发展的态度,钻研苦干,精选优品杂交。

    而农学院在进行杂交试种培育的时候,同时也要做到三个坚持,三个反对。

    既坚持务实主义,反对弄虚作假。坚持真抓实干,反对偷懒耍滑。坚持实验科学,反对因循守旧。要开拓进取,迎难而上。努力培育更加优良的农作物,为大汉生物与大汉农业添砖加瓦。

    这份重要批示很快被送进了印刷厂,印刷成报纸广为流传。

    现在青州有报纸、杂志,都由官方创办,私人广播刊物目前还没有发行许可。

    主要也是现在大汉的识字率还没有提升上去,而且掌控喉舌的重要性陈暮很清楚,因此他亲自把控舆论。

    九年义务教育现在正在如期推广,青州的发展在当今大汉已经是超出了其它州一大截,而青州模式是可以复制的,在未来几十年,要向全国进行推广。

    视察了农学院之后,陈暮就回了自己家中休息几日,看看父母和岳父母,陪老婆孩子几天。

    其实对于家人陈暮是有很大亏欠的,长子陈希瑜都已经十岁了,但陪在他身边的时间屈指可数,也没有好好教育过,就怕他变成纨绔子弟。

    好在罗敷贤惠,再加上书院的夫子们治学严谨,即便是高级官员们的子弟,也是毫不手软,该惩戒就惩戒,镇压一切不服。

    当初陈暮的弟弟陈志就曾经差点成为纨绔,就被学院的夫子严厉教育下改变,现在已经成为一地县令。

    没办法,即便是高级官员们,也都是这些夫子教出来的。

    像已经退休在家养老,今年已经76岁的郑玄老夫子,以从三品泰山学宫祭酒退休,退休前就是副部级干部,退休后被赐予从一品太子太傅的荣衔,享受副国级待遇。

    这种大人物即便是刘备关羽张飞陈暮见到了,也要恭恭敬敬执弟子礼,那些公卿勋贵之类的子弟,别说被他呵斥,打死都没人敢管。

    值得一提的是,在丞相未出来之前,从一品的三公已经是实权官员当中最高的品秩。

    之前最高的官员品秩是太傅、太师、太保,但属于荣衔虚职。

    现在刘备恢复丞相制,正一品就有了唯一的实权官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暮现在已经算是常务副皇帝,权力比之刘备也差不到哪里去。

    只是他深知独揽大权的害处,因此不管是任何命令,他都会走流程,如官员升迁贬谪,并不会按照他的心意去做。

    如果看到某个官员是个人才,或者是个庸才,他只会给内阁上奏折,皇帝看过之后,批示之后,就会通过吏院进行贬谪或升迁,算是走个形式。

    不过那是在洛阳的时候,要是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就很少走这样的形式。见到官员碌碌无为,当场就罢黜了。

    倒不是破坏规矩,而是刘备给予了他一项权力,在外行走的时候“如朕亲临,便宜行事”。

    人在外地,走流程的话太麻烦,灵活运用权力才是为官之道。

    陪伴了几日家人之后,陈暮再次进入工作状态。

    在诸多官员的陪同下,进入将作监视察。

    将作监是青州打造武器的地方,相当于兵工厂,陈暮成立大汉兵器制造局,下属有设计院、工厂、专营商业集团等。

    为了规范商贸,陈暮还设立了工商部,凡是经营商业,都要颁发许可,兵器制造公司则属于国企。

    国企其实并不属于现代产物,春秋就有,由中国经济学鼻祖管仲发明,在当时的说法叫做“盐铁专营”“山海之藏皆属少府”。

    也就是把食盐、精铁、森林、矿产都收归国有,由国家掌控经营。

    虽然后世私人有限责任公司众多,但国企乃是一国命脉所在,如食盐、粮米都是国家基石,如果不专营控制价格的话,造成的结果就是盐商和粮商囤积货物,哄抬市价,民不聊生。

    因此为了杜绝明末那种国家的粮食和食盐都被江南的商人掌控,盐商和粮商个个富得流油,国家却一毛钱都没有的现象,陈暮自然要成立国企来规避。

    哪怕国企弊端很多,中饱私囊、假账亏空、贪污腐败、上下其手,都是国企常有的现象,但关乎民生社稷,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只能先就这样运行着,加强监管和督查。在铁腕手段以及高额工资奖励下,尽量减少贪污腐败的事情。

    陈暮来到将作监,现在他们正在研究新式火器。

    火药发明出来都十多年了,火器也早就已经出现,只是一是钢铁产量不行,二是火器工艺很差。明末的火器算是可以的了,但人家是经过从宋朝到明朝几百年沉淀。

    现在起步虽然快,有陈暮教导,但火器的质量却还是不能过关。跟明末一样,存在炸膛、哑弹、射程、威力等等问题,导致火器还不如冷兵器。

    将作监工厂里,高炉内烈焰熊熊燃烧,经过焦煤燃烧之后,炼出铁水,然后引流入模具当中塑性,再由工匠捶打,炼制武器刀兵。

    至于枪械,目前只是在将作监工厂的一个小作坊内,有数十名专业研究枪械的工匠和设计师整日进行钻研探索。

    陈暮视察完了冷兵器制造厂,在去枪械坊的路上,对陪同的钟繇、马钧、魏翱等官员说道:“武器制造是一个国家军事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拥有先进的武器,才能提升一个国家的实力。”

    “手中有剑不用,和手中无剑是两个概念。”

    “所以推动先进武器发展,就是兵器制造的重要一环。”

    “我预料未来火药制造的热武器会是一个趋势,只是目前的工艺还不成熟,钢铁产能不足,技术不能进步,导致火枪研究难以突破。”

    “但难突破,不代表不能突破。有困难,就要克服困难。缺少研究资金,就投入资金。缺少技术,就钻研技术。在这一方面,物理学院和化学院要精诚合作,一方要研制出更好的枪械和枪管,另一方则精研更好的火药配方,力求达到完美的地步。”

    众人得到批示,频频点头表示明白。

    进入枪械坊,这是个小厂房,旁边有两栋院落,住着设计师和工匠。

    虽然枪械制造在整个兵器制造厂都不是很受待见,但上面重视,所以即便是被排挤独立开,拥有的场地还是很大。

    厂房西侧有个靶场,院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枪支,设计风格都各有迥异,基本都是燧发枪。

    而且不止有枪械,还有大炮。

    陈暮看到进入厂房的院落里看到那一尊大炮的时候,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快步走上去观看。

    那大炮由钢铁铸造,两侧各有车轮,体型巨大,与明清红衣大炮极为类似。

    “这是何人所造呀。”

    陈暮问。

    兵器制造厂的厂长之前是一名顶级刀匠,技术型官员,上来答道:“是杜宽所造。”

    “杜宽何在?”

    陈暮又问。

    领导视察,周围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凑在旁边想在丞相面前露脸。

    结果就是普通工匠和设计师就只能远远看着。

    等到陈暮发问,远处设计师们互相大眼瞪小眼,有人“嗖”一下就跑了。

    厂长问道:“谁知道杜宽在哪?”

    有设计师笑道:“杜宽在睡大觉呢。”

    厂长和周围厂里的官员们脸都绿了。

    也有人偷着乐。

    昨天就发了通知说丞相来视察,今天杜宽就睡大觉。

    那小子仗着他爹杜畿外放到了关中做太守,在厂里经常自由散漫,还超额申请钢材做各种试验,早就有人看不惯了。

    现在要倒大霉了。

    过了片刻,二十岁上下的青年打着哈欠出来。

    杜宽是杜畿的次子,今年20岁,才刚从泰山学宫物理学院毕业两年,因为对制造兵器感兴趣,被分配到了兵器制造厂。

    昨天搞研究搞到半夜,今天就睡了个懒觉。反正他喜欢自由散漫,老爹又是中高级官员,很少与人管他。

    陡然听到说丞相要召见他,杜宽虽然惊讶,但也还算镇定,一路小跑过来,进了人群拜见。

    “你就是杜宽?”

    陈暮问。

    杜宽不卑不亢拱手答道:“是卑职。”

    工匠是工匠,设计师是设计师,他属于编制内的公务员,自称卑职。

    陈暮笑着指着大炮道:“这是你做的?”

    “是卑职做的。”

    杜宽忍不住抱怨道:“为了造这东西,卑职找了厂长很多次批要钢铁,他都不批,本来三个月就能做好,拖了快一年。”

    那厂长生气道:“你小子还敢不知道好歹?你知道你要多少钢铁?三千多斤!咱们青州一年才产多少钢铁?三千多斤能造多少刀剑铠甲?你这一张口要那么多,若是造了个无用的东西出来,不知道要浪费多少!”

    一旁的马钧脸色微红。

    他造的那蒸汽车要用的钢材比杜宽造大炮要用的钢材只多不少,结果还是造了个废物出来。

    杜宽不服道:“我怎么可能会造个无用的东西,我这东西厉害着呢,若是上了战场,那城池顷刻间就被我轰破!”

    “还上战场,上次爆炸炸膛了差点把你自己炸死你忘了?”

    有同事在旁边拆台。

    杜宽争辩道:“丞相都说了,科学研究是允许有走错路的时候嘛。枪械既然能射出子弹,那么同理只要把枪管放大,就能发射出更大的子弹。原理大家都懂,怎么能说是个无用的东西呢?”

    “好了好了。”

    陈暮笑着说道:“张厂长没错,杜宽也没错。错的是咱们国家现在贫弱,不能大力发展钢铁。现在好了,橡胶来了,将来用蒸汽机挖矿,冶炼钢铁,产量会提升上来的。这些先不说了,杜宽,你这东西造了有何用啊?”

    杜宽得意道:“丞相,这是我苦心多年设计的大火枪,原理跟枪械一样,而且跟枪管不同,他们搞枪管难点很多,怎么刻螺纹、炸膛、哑弹等等问题,我这个那么大,完全就没有这方面考虑!”

    陈暮去美利坚留给学,还在华尔街上过班。在那边待了有近十年的时间,作为自由美利坚,枪战每一天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不会了解枪支?拥有枪支?

    所以枪械的原理他都懂,包括枪管内刻螺纹,现代枪支的发射奥秘,他都算是比较了解。

    只是受限于工业水平,他做不出现代枪支而已。

    但既然了解现代枪支的构造,再进行推论的话,自然也能清楚明清时期火枪构造。

    因此对于枪械知识他还是非常清楚。

    听到杜宽说的火枪问题,陈暮思索道:“炸膛的问题在于钢铁不合格,魏院长,我记得很久以前,化学院就已经研制了比例非常完美的钢铁了吧。”

    魏翱答道:“丞相,钢其实就是铁去除所有杂质之后,加上合适的炭比例而成。我们经过多次试验,认为比例在0.02%-2%的比例是最适合的,这样的钢铁以我们目前的水准,是可以制造的。”

    以前不行,现在可以了。因为以前的温度不达标,而如今利用高炉、焦炭、蒸汽动力的鼓风机,把温度提高到两千度以上,使得生铁能炼制成铁水,把所有杂质全部烧掉。

    这样再加入合适的炭粉,就能制造出达到现在标准的钢材。

    用这种钢材制造火枪,就很难会炸膛。

    然而杜宽却道:“丞相,我要举报,厂里给我们枪械坊的钢材都是原来的熟铁,根本达不到标准。”

    厂长脸更绿了,说道:“好小子,你知不知道前线多少战士浴血奋战,他们的刀如果用熟铁造,砍不死敌人怎么办?他们的甲如果用熟铁造,被敌人砍死了怎么办?先顾你还是先顾前线战士?”

    “这一点我赞同张厂长。”

    陈暮沉吟道:“不过枪械我以为是未来趋势,老用熟铁做实验也不是办法。还是生产力不足,再耐心等等吧。等将来钢铁管够,随便你们用,杜宽。”

    杜宽浑身一个激灵,答道:“卑职在。”

    “你这大号火枪能不能开啊?”

    “放心,卑职已经实验过,一枪能打塌一座房子。”

    “那就试试。”

    陈暮笑了起来。

    火炮的原理跟火枪其实是一样的,都是利用火药在密闭空间燃烧产生的推力将子弹或者炮弹射出去。

    杜宽以前研究小火枪,后来就觉得把小火枪放大几十倍会是什么样?

    于是就设计了这个大炮。

    他还以为就是个放大版的火枪,却不知道这东西已经不是枪了。

    而是炮!

    7017k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三国之谋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三国之谋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国之谋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