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6章:退婚来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6章:退婚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翌日清晨,天边微亮。

    “妾身名唤连翘,乃是红袖招的花魁,幸得文公子赏识,我们二人情投意合,郎情妾意,如今妾身已怀孕三月有余。

    听闻楚相之女楚大姑娘乃是临安城的大善人,还希望姑娘看在我身怀六甲的份上给我一个名分。”

    跪在相府门口的连翘一直不停重复说着这句话,一开始也无人围观,可她跪得时间长了,难免引发其他人的好奇心,因而渐渐也有许多人围了过来。

    他们都好奇这个连翘和相府之间有何恩怨,竟然能够让她顶着这样的勇气出现在相府门口闹事。

    “楚大姑娘你人美心善,希望你看在我和文郎两情相悦的份上给我一个名分,哪怕是通房都可以,只要能够陪在文郎身边,远远看着他就行。”

    连翘说着就对着相府大门重重地磕头,“还希望楚大姑娘成全连翘的一片心意。”

    “楚大姑娘出身相府,从未见过文郎,你还能有更好的选择,可我自小沦落风尘,幸得文郎赏识才能有今日,求楚大姑娘成全我的这份心意。”连翘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一双杏眼中氤氲着水雾,看上去楚楚可怜,甚至又看不过去的小姑娘还上前给连翘送上一块手帕。

    “如果楚大姑娘不同意我陪在文郎身边,我也能够理解,可我肚子里孩子是无辜的,希望楚大姑娘看在孩子的份上让文郎纳我为妾,我以后定然只守着这个孩子好好过日子,绝对不给楚大姑娘添堵。”连翘说着再次对相府磕头,“楚大姑娘求求你了。”她说着就不停地对着相府磕头,纵然是额头磕破也浑然不觉。

    楚航下朝回府就见到这样一幕,他看着身边的小厮眉头紧蹙,声音中透着几分不耐,“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小厮上前很快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弄清楚,原来是文冠宇的老相好,不仅如此,该女子还身怀六甲,只听说文冠宇要娶楚嫣为妻,故来求取楚嫣给她一个名分。

    “胡闹!”楚航气得不打一处来,“文冠宇真是给我相府丢脸!”楚航说着就重重的锤了一下身边的柱子,楚航深吸一口气,正欲离开时,却听见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

    “你们看,是相爷回来了,相爷定然会给这位姑娘做主的!”

    楚航心中不虞,面上情绪不显,只能从容不迫的走下轿子直接从相府的正门进入府邸。

    他走到连翘身边,尚未开口,就听见连翘的声音已经响起,“相爷,求求你看在我身怀六甲的份上让我见一面楚大姑娘,我保证不给楚大姑娘添堵,我只想要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他怎么说都是文家的孩子,都是我和文郎的孩子啊!”

    连翘的一双眸子中氤氲着水雾,看得楚航轻声叹口气,他拍了拍连翘的肩膀,“孩子,我知道你受了委屈,我知道你和文冠宇郎情妾意,可是你在相府门口说出这些话,置我女儿于何地?置我相府的脸面于何地?”

    楚航深吸一口气,将目光落在身边的小厮身上,“去文家把文公子找来,顺便也把文老爷子请来,我们好商量一下退亲的相关事宜。”

    “相爷,妾身不是来破坏这门亲事的,而是来加入他们的,如果楚大姑娘不喜欢妾身,妾身也可以不要名分,只求孩子有个安身之地!”连翘扯着楚航的衣角面露委屈,“还希望相爷不要将这件事归咎到文郎身上。”

    楚航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莫生气,莫生气,他揉了揉太阳穴之后,将目光落在连翘的身上,“你先起来,进府休息一会儿,你如今怀有身孕,不应当跪在这里。”楚航说着就让身边的另外一个小厮扶着连翘起来。

    连翘看了一眼楚航后,虚扶着小厮站了起来,跟着楚航走进了相府。

    楚航带着连翘去了耳房,当即就让人准备些糕点给连翘,也担心连翘因为下跪而影响了肚子里的孩子,那到时候可就是他的罪过了。

    “你与我嫣儿年纪差不多大,你若是愿意就和我说一说和你文公子之间的事。”楚航看着连翘心平气和地开口,“为何如今又到相府门口闹事?”

    连翘听着楚航的话就想要跪下来,只可惜被楚航阻止了,他赶紧上前一步扶起连翘,“你只管说,到时候我会给你做主。”

    连翘将事情一一与楚航说明白,总而言之就是文冠宇先看上人家,最后却又用楚嫣为借口抛弃了她,可谁曾想她竟然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她心中知晓不该肖想文冠宇,可肚子里的孩子总是无辜的。

    “相爷,我可以不要名分,我只想要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家,如果楚大姑娘能够好好抚养这个孩子……”

    “姑娘慎言!”楚航低声打断连翘的话,“我女儿尚未嫁给文公子,姑娘断不该说出这番话来辱没小女清白。”楚航说着就端着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小女与文公子缘分已到尽头,今日请他们父子二人前来就是为了商议退亲一事。”

    这次连翘趁着楚航不注意的时候跪倒在地上,“相爷,我真的不是来破坏这门亲事的,如果因为我破坏这么亲事,我心中自然是要内疚一生,我可以不要名分,只求相爷不要退了这门亲事。”

    “这件事和你无关。”楚航说着就拍了拍连翘的肩膀,“快些起来吧,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考虑。”

    连翘这才慢悠悠的扶着旁边的椅子站起来,等到她站起来时,被小厮前去通知前来的楚嫣和赵氏也一并到了,他们刚刚坐下没有多一会,文老爷子父子二人已抵达耳房。

    楚嫣坐在赵氏的下首处,文冠宇一进门她就看见了,只可惜就是这样一副嘴脸,让她前世落得那样一个悲惨下场。

    见此,楚嫣紧紧捏住藏在袖子里的手,面上的情绪不曾显露半分。

    “老爷,这位是?”赵氏看着连翘一脸疑惑地开口,“难不成这位是老爷养在外面的外室?”赵氏将这句话说出来时自己都吓了一跳,可谁知道却得到了楚航的一记眼刀。

    “奴家名唤连翘,乃是文郎的相好。”连翘看着赵氏低声回应道。

    她见到楚嫣,走到楚嫣面前一下跪下来,吓得楚嫣的身体往后一缩,“姑娘,你这是何意?快些起来,我岂能承受姑娘这样的大礼?”

    “你一定就是楚大姑娘吧!我和文郎郎情妾意还希望楚大姑娘成全我们。”连翘说着就想要对着楚嫣磕头,却一下被楚嫣拦住。

    楚嫣一脸惊吓的将目光转向楚航,似乎在征求楚航的意见,从楚航的角度看去,楚嫣此刻显然是受到了惊吓。

    楚航尚未开口,就听见连翘的声音再次响起,“楚大姑娘,我不是来破坏这门亲事的,你若是不喜欢我,不喜欢我肚子里的孩子,我可以离开,我也可以永远不见文郎。”她说着说着眼泪就顺着脸颊落下,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我……”楚嫣看着连翘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她又将目光落在楚航身上,“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楚航叹口气,一脸“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的模样,他将目光落在文老爷子父子二人身上,“文老,这既然是令郎招惹的风流情债,不如让令郎解释一番如何?”

    “文郎,文郎……我如今身怀六甲,我只求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还希望文郎成全我。”连翘说着就把目光落在文冠宇的身上,她走到文冠宇的身边哭得梨花带雨,“文郎,我只想要给孩子一个家。”

    “真没有想到这就是文老的家教。”楚航看着文老爷子唇边泛着冷笑,“看来我朝律法文老并没有记清楚啊!”

    楚航盯着文老爷子面上带着冷意,“还是说文老并没有将我朝的律法时刻铭记于心,以至于养出这样的好儿子?”

    “我爹记不记律法与你何干?纵然你是百官之首,如今已经下朝,此刻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爹!”文冠宇看着楚航大言不惭地开口,“我就是找女人又如何?”

    “楚嫣一介无知村妇,我娶她乃是看得起她,不然我这样的身份她也配得上?她就是……”

    文冠宇的话尚未说完,文老爷子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够了,给我闭嘴!”

    “我和连翘两情相悦,她现在有了我的孩子,我肯定要对她负责!”文冠宇说着就将目光落在连翘身上,一双眸子里透着几分深情,“我才不要娶那个无知村妇!”

    楚航看了一眼文老爷子,“想来文老爷子已经把小女的庚帖带来了,既然文公子如此不愿意娶小女,不如就正好退亲,从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文老爷子早就已经想好对策,至少现在不能将这门亲事退了,不然以后定然要被赵家记恨上,他上前一步陪着笑脸,“相爷,这件事的确是犬子不对,可犬子身为男儿身,身边又岂能没有女人照顾?就算以后楚大姑娘嫁入我们府上,犬子还是会有其他的女人。”文父恬不知耻地开口,好似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是文冠宇的错,反而处处为文冠宇开脱。

    “老爷,文老爷子说得有道理,宇儿他毕竟是年轻人,年轻气盛时身边总要有几个贴心侍候的人,更何况身边有几个莺莺燕燕不是很正常?”赵氏看着楚航笑着开口,虽然还未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可至少现在不能将这门亲事退了。

    “老爷又何必因为这件事闹得两家人不愉快!”

    楚航看了一眼赵氏,面上带着冷笑,“既然夫人觉得不错,不如就把婵儿许给文公子如何?”

    “这怎么行?”赵氏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开口,“婵儿从小在我膝下长大,怎么能够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赵氏一句话说完才意识到楚航是故意这样说着,她暗自捏紧藏在袖子里的手,面上带着几分歉疚,“是妾身思虑不周,既如此,不如就退了吧!”

    纵然是不能嫁给文冠宇,她也有诸多法子能够让楚嫣生不如死!

    “文郎,文郎,你开口说一句话啊!”连翘看着文冠宇面上带着几分委屈,“你快说以后你会好好对待楚大姑娘,能够与文郎相识相知,我已经很满足了……”连翘声音哽咽着剩下的话也无法说出口。

    “是小女高攀不上文公子。”楚航看着文老爷子父子声音中透着几分冷意,“将小女的庚帖拿来。”楚航说着就把手伸向文老爷子,“既然都已经到如此地步,也不介意两相生厌。”

    “楚大姑娘,还希望你莫要因为我的关系而有损你和文郎之间的关系。”连翘说着赶紧走到楚嫣身边开口道,“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破坏这门亲事的,楚大姑娘你开口说句话。”

    楚嫣看着连翘,面露为难之色,“姑娘,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与文公子虽素未谋面,可如今既然父亲说要退亲,那我自然也只能遵从父亲的旨意。”楚嫣咬着唇面上带着几分委屈,“且,若是我不嫁给文公子,你以后的日子也能够好一点。”

    连翘正欲开口就看见一个小厮的身影匆忙跑来,那小厮看了一眼文老爷子父子,赶紧开口道,“老爷,有一群来自明州的百姓敲了登闻鼓,这件事已经惊动了圣上!”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