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7章:登闻鼓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7章:登闻鼓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登闻鼓顾名思义乃是百姓有重大冤屈时才能敲响,素来都是向天家陈诉冤情时才会动用,据说登闻鼓只先帝在位曾有百姓敲响,当时牵连出一桩陈年旧案,先帝大发雷霆,当时被牵连的人约莫有三百人左右。

    元帝继位这些年,自认为天下太平无人会敲响登闻鼓,却没有想到晚年竟然有一群百姓能够来到临安敲响登闻鼓,这件事若是不惊动元帝,那都是不可能的事。

    楚航听着小厮的话,又将目光落在文老爷子父子二人身上,他几乎能想到这些百姓定然就是冲着他们而来。

    正欲开口就看见一群禁卫军直接冲到了相府里,而领军的人物正好就是禁卫军统领——卫殊。

    “见过相爷。”卫殊看着楚航面色恭敬道,“陛下听闻文老爷子在相府,特地让末将请文大人过去。”

    楚航对着卫殊点头示意,“文大人事情已经发生,不如就把小女的庚帖拿来,这门亲事我们不要也罢。”

    文老爷子自然不愿拿出楚嫣庚帖,楚航示意身边的小厮前去文老爷子身边亲自搜身,在卫殊的帮助下,楚航终于拿到楚嫣的庚帖,也直接把文冠宇的庚帖塞进文老爷子的手中,好像那张纸就是一个烫手的火球。

    楚航又吩咐小厮前去把调查到的资料一并拿过来,在确认资料无误后,又将资料递到卫殊的手中,“卫大人,这是文老爷子卖官鬻爵的资料,我之前只担心女儿嫁错人,故而派人调查一些资料,想来陛下用得到。”

    卫殊接过楚航递过来的资料扫了一眼,很快就把文老爷子父子一并带走,至于连翘也在他们离开之后转身离开。

    待一众人离开之后,楚航走到楚嫣身边执起她的手拍了拍,“嫣儿,委屈你了,为父从来都不知道文冠宇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人。”

    楚嫣红了眼睛看着楚航摇摇头,“父亲,女儿不介意的,毕竟我不是嫡母的亲生女儿,想来嫡母之前定然也是没有调查清楚,索性现在被父亲发现了,不然到时候若是女儿真的嫁给文公子,如今百姓敲响登闻鼓,父亲说不定还要被戳脊梁骨呢。”

    楚航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他竟然没有想到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楚嫣竟然还在设身处地地为他考虑。

    “父亲,这登闻鼓一旦被敲响,事情定然是可大可小,好在没有牵连父亲,不然我就算是内疚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了。”楚嫣硬是挤出几滴眼泪,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楚航,“父亲,这件事你也莫要责怪嫡母,想来嫡母定然也不知道文家的为人。”

    楚航深吸一口气,看着楚嫣露出一个笑容,他拍了拍楚嫣的手,“嫣儿,你先回去,既然已经和文家退亲,到时候我会给你物色一家更好的夫婿。”

    楚嫣看着楚航点点头,“既如此,我就不打扰父亲了。”她的双眼通红,“父亲,你可莫要把这件事归咎到嫡母身上,总归我不是嫡母亲生女儿,我……”她哽咽着剩下的话也没有说出口,而是留给楚航一个落寞悲戚的背影。

    “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楚航在确定楚嫣离开之后将目光落在赵氏身上,声音中透着几分冷森寒意,“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副蛇蝎心肠的人!”

    “老爷这是怀疑我?”赵氏委屈地抬头看向楚航,“我在老爷身边尽心侍奉这些年,老爷觉得我是这样一个人?”

    “就因为你是我的枕边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才觉得心寒,嫣儿纵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又岂能抱着这样的心思给她许配人家,你可知道她是我相府的嫡女!”楚航的面色有些狰狞,“难道这就是夫人所谓的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

    赵氏想要伸手去拉楚航的衣角,“老爷,我真的不知道文家的事情,文公子乃是我爹的得意门生,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更何况纵然是百姓敲响登闻鼓,也不见得就是为了文家一事而来。”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赵氏只能不承认任何事情,只要这件事揭过不提,到时候她仍是相府夫人。

    “若不是为了文家一事而来,卫大人为何偏偏亲自前来抓走文老爷子,赵氏,你如今不应该是文老爷子的事,而是要担心赵大人的事,赵大人卖官鬻爵一事想来你身为她的女儿定然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楚航面上带着几分冷笑意,“你可知在我朝禁止卖官鬻爵,纵然这件事屡禁不止,但如今被拿到台面上来说却又是另外一回事。”楚航睨眼看着赵氏,“夫人,我怕到时候赵大人都要自身难保了!”

    赵氏咬着唇抬头看向楚航,一双眸子里氤氲着水雾,正欲开口,就听见楚航的声音传入耳畔,“我身为百官之首,是断然不可能出手相救赵大人的。”楚航冷笑一声,“我可到时候不想要被御史大夫参一本,说我也参与了卖官鬻爵一事。”

    楚航也不给赵氏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我劝你这段时间也最好禁足在府中,既然嫣儿不用嫁给文冠宇,剩下的事也不需要再继续操劳了。”楚航说完就转身离开,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赵氏。

    楚航离开之后,赵嬷嬷赶紧将一杯水递到赵氏的手中,“夫人,这件事应当不会牵扯到大人身上,大人这件事做得极为隐秘,更何况那些人也是断然不敢说出赵大人的名字。”

    赵氏接过赵嬷嬷递过来的水杯,她喝了一口水之后抬头看向赵嬷嬷,语气中带着几分咬牙切齿,“楚嫣为何那么好命!偏偏在要成亲的时间里,发生这样的事!”赵氏说着就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夫人,楚嫣不过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姑娘,又岂能是夫人的对手?”赵嬷嬷说着就给赵氏捶了捶肩膀,“纵然这次楚嫣没有嫁给文家,可按照夫人的手段,楚嫣到时候定然也是能够生不如死的。”

    赵嬷嬷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先夫人都不是夫人的对手,更何况是她的女儿呢!夫人如今只要对楚嫣做出关心的模样,我相信楚嫣定然会被你收买。”

    赵氏听着赵嬷嬷的话,笑着点点头,“嬷嬷,你说得不错,说不定到时候能够让楚嫣替代婵儿嫁给宁王殿下呢!”

    赵氏的一双眸子中透着几分算计,“只要楚嫣嫁给宁王殿下,那守活寡的人就是楚嫣,等到宁王殿下死了之后,再拿楚嫣下手也不迟!”赵氏的唇边泛着冷笑,好似已经看见了楚嫣未来的模样。

    楚嫣这厢回到院子后就看见三个丫鬟正在院子里玩耍,青栀出自暗影阁,她从暗影阁学来不少有意思的东西,而这些东西麝月从未见过,用青栀的话来说,暗影阁的人基本上都会这些玩意儿,他们在闲来无聊时,都会做这些运动。

    “青栀,明州百姓敲响登闻鼓的事是凤姐姐做的?”楚嫣坐下来接过青雀递过来的水杯询问道,“不过这些年百姓应该早就被安置在临安了吧。”

    “姑娘猜对了,这些事都是主子吩咐,公子着手安排的。”青栀看着楚嫣眉眼间带着些许笑意,“既然姑娘想要对付文家,那不如一次性做得干净,也好省得以后赵氏再另作他想。”

    青栀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除了文家,还有赵大人卖官鬻爵一事,听说这次牵连人数甚广,但好处都基本上落入了赵大人手中,说得好听一点是卖官鬻爵,说得难听一点可不就是贪污受贿。

    我朝律法明令禁止官员卖官鬻爵,轻则削去官籍,重则抄家流放,按照楚相的性格定然是不会帮助赵大人的。”

    “楚航不是那么大度的人。”楚嫣吃着糕点轻笑着开口,“这个时候他不踩上一脚就已经是万幸了,还想要他救人?”

    “那姑娘的那嫁衣岂不是没用了?”青雀面带疑惑,“那嫁衣基本上都是姑娘亲自绣的,之前在老宅姑娘就一直在绣了,如今没了夫婿,想来那嫁衣……”

    “嫁衣还另有他用。”楚嫣喝了一口手中的奶茶想也不想地开口,“文家事毕,可还有其他的事呢。”

    青栀很快就回想起之前圣旨上的事,难不成楚航会要求楚嫣替代楚婵嫁给墨锦城?

    “姑娘的意思是楚相会要求姑娘嫁给宁王殿下?”青栀的语气中透着几分不满,“楚相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儿?”

    “无妨。”楚嫣看着青栀笑着开口,“纵然他不同意我嫁给墨锦城,我也会另想他法,我这次回临安,就是为了嫁给墨锦城。”

    “姑娘……”三个人的声音异口同声地响起,“姑娘从未见过宁王,如今怎么会喜欢他,难不成……”她们三个人面面相觑,似乎没有想到该如何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

    楚嫣眼珠一转,抬头看向青栀、青雀笑着开口,“姐姐擅长推演一事,想来你们二人也知晓的,姐姐说墨锦城乃是我的真命天子。”

    ???

    “凤姐姐素来不喜欢给人推演,但是只要接受过推演的人,基本上都和凤姐姐说的一般无二,我相信凤姐姐说的话,况且,我虽和墨锦城素未谋面,但我知晓他定然是个良人。”

    不仅如此他以后还会登基称帝,将前世欺负她之人全都肃清得一干二净。

    “主子的推演的确是非常厉害。”青栀看着楚嫣一脸羡慕的开口,“和主子关系极好的几位姑娘也得到了主子的推演,既如此,那宁王应当就是姑娘的真命天子。”

    “姑娘,可那宁王不是一个短命鬼吗?”青雀一脸抱怨着开口,“若是姑娘嫁过去,岂不是要守活寡?”

    “姑娘我妙手回春定然能够医好墨锦城的身体,再不济还有凤姐姐可以帮助我,赵氏想要看我守活寡的希望基本上是没了。”楚嫣看着他们三个人轻笑道,“说不定以后我前途无量也未可知。”

    话说楚航这一边,楚航回到书房板凳都还没有坐热就被元帝身边的小太监请了过去,说是元帝有要事相商。

    原来是除了文家这一件事之外,他的好岳丈竟然还在私底下做出不少卖官鬻爵的事,更重要的是这些银两全都进了他的兜里,如今被元帝知晓正在大发雷霆!

    楚航站在御书房中,看着元帝在上面大发雷霆,甚至还将手中的奏折扔到众人的面前。

    “朕本以为天下太平,却没有想到百姓敲响登闻鼓竟然就牵扯出这样一件事。”元帝的声音带着几分低沉,“甚至比先帝在位时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件事由文家开头,赵卿谋划,想来定然也不是一两天了!”

    元帝说着抄起手边的砚台对着跪在下面的赵大人就砸了过去,“朕想要知道赵卿到底贪污受贿多少银两,竟然安排这些人进入朝堂!”

    “微臣惶恐,微臣从未做过这样的事,定然是其他人来构陷微臣,微臣素来敬重天子,又岂能干出这样的事情!”赵大人跪在下面咬紧牙关不愿意承认,只要他不承认,这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当作从未发生!

    元帝从案桌上不知在找什么东西,半晌后直接把一沓厚厚的东西扔到他的面前,“难不成赵卿以为只要不承认,这件事就和你无关,你看看这些东西!”

    赵大人扫了一眼仍在地上的那些东西,整个人有些狼狈地跌坐在地上。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