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8章:天子怒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8章:天子怒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航顺着赵大人的视线望去,每一份资料上都白纸黑字地将这些年赵大人的所作所为调查得清清楚楚。

    原来从赵大人上任至今,至少已经有过不下百人从他手中卖官鬻爵,而这些所谓的钱财全都进了赵大人的兜里。

    楚航还来不及细看,地上的东西就已经被宣公公一一捡起来,他将归纳整理好的东西放到案桌上,还顺便给元帝倒了一杯热茶,似乎想要他平息凝神。

    “赵卿,白纸黑字想来你也看清楚了。”元帝放下手中的杯盏抬头看向赵大人,“赵卿还有何话要交代?”

    “陛下,微臣只是被猪油蒙了心,还希望陛下网开一面啊!”赵大人说着就对元帝重重地磕头,“陛下,微臣这些年里尽心尽力地辅佐陛下,担任少府监以来,一直都在为陛下分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希望陛下给微臣一个机会!”

    元帝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在楚航的身上,他的眸子微微一转,开口道,“楚卿以为赵卿一事该如何解决?”

    楚航好似没有看见赵大人目光似的,从容不迫地开口,“还希望陛下秉公办理!微臣自当协助陛下完成此事。”

    元帝不知想到何事,一脸的兴致盎然,“楚卿素来深明大义,总是喜欢大义灭亲,当年静候被贬,楚卿也是这般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静候甩开关系,听说当时还把先夫人贬为下堂妇。”可是元帝的语气中却透着几分隐隐的讽刺。

    “陛下说的哪里话?”楚航面上从容不迫,“陛下有所不知,微臣嫡长女楚嫣被许给文家的文公子,只可惜昨夜被微臣撕开了虚伪的嘴脸。”

    在元帝饶有兴趣的目光中,楚航只能将昨夜发生所发生之事一一说给元帝听,最后楚航跪下来看着元帝面色恭敬道,“陛下,试问微臣此刻还如何能够帮助他们开口辩解?”

    元帝听着楚航的话,手指敲击着桌面,似乎在思考如何处理赵大人和文老爷子以及相关的一干人等。

    “高宣,你说这件事该如何处置?”元帝说着将目光落在身边的宣公公身上。

    “陛下,文家以及赵大人一事牵扯甚广,赵大人卖官鬻爵一事都可以容后再议,可如今百姓敲响登闻鼓乃是为了文家一事,当务之急应该是解决文家一事。”宣公公话里话外都好像在宣泄着对文家的不满。

    “你说得不错,文家一事的确是骇人听闻,身为当地富绅,不思相助百姓竟然还官商勾结鱼肉百姓,实在令人不齿,看来先帝重农抑商的政策果然是对的,若非如此,到时候还指不定在天子脚下也能够做出此等不堪之事!”元帝语气中透着浓浓的不满,“既如此,那就文家流放,至于家中其他人等,男为奴,女为娼,家中一切财产尽数充公,且文家一脉永不入仕。”

    元帝说完就面露疲倦之色地揉了揉太阳穴,他看了一眼跪在下面的赵大人,脑海中又想起之前看见的那些事,看着赵大人直接开口道,“赵大人一脉贬为庶人,家中一切财产充公,永不入仕。”

    元帝想了想之后又将目光放在卫殊身上,“卫卿,到时候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末将遵旨。”卫殊说着就领命而去。

    赵大人、文老爷子以及文冠宇被禁卫军押走时才回过神来,禁卫军深怕惊扰圣听,在离开御书房之后就直接给他们的口中都塞了一块抹布。

    元帝的旨意传达得非常快,更不要说卫殊执行力非常高,基本上就是大队人马进入文府和赵府清点所有的东西,而从赵大人府中清理出来的财产更是令禁卫军咋舌,那白花花的银两,以及金灿灿的黄金看得他们眼睛都直了,但只要一想到这些事鱼肉百姓所得,他们就恨不得能够重处赵大人一家。

    不仅如此,他们还在赵大人的府上发现了先帝在位时发给百姓用来赈灾的二十万白银,据说这二十万两白银被当地劫匪所劫,没有想到赵大人竟然和劫匪还有勾结!

    “大人,这该怎么办?”一个禁卫军看着卫殊询问道,“这赵大人真是胆大妄为,竟然还和匪徒有所勾结!”他的语气中透着愤怒,“这当真是不把百姓当人看!指不定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多次发生这样的事。”

    “这件事一定要告诉陛下!”卫殊捏着手中的银子面上露出愤怒的神色,“看来把赵大人贬为庶人真的是很轻的处罚了!”

    站在卫殊身边的几个禁卫军同时点点头,“没错!一定要狠狠地惩罚赵添,在其位不谋其政,这种人就算是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

    卫殊看着他们点点头,“没错!这种人就应该要好好的惩罚他!”

    等到卫殊将这件事告诉给元帝时,元帝震怒,当时就让身边宣公公拟旨说不仅要让赵大人游街示众,还要在秋后问斩。

    当赵氏被楚航告知这个消息时,整个人有些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这怎么可能?这些年她父亲所谋之事一直非常隐秘,怎可能在如今被揭发?

    “老爷,我爹是冤枉的,你一定要救救我爹!一定还有办法的是不是?”赵氏看着楚航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开口,“老爷,看在这些年我辛苦操持家中事务的份上,你出面救救我爹!”

    “你最好离赵添一家远一点,毕竟你相府女主人的位置那么多人看着。”楚航居高临下地看着赵氏,语气中透着几分冷意,“纵然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楚婵姐妹二人考虑。”

    “老爷,我爹是冤枉的,他真的从未做过这些事!”赵氏小声辩解道,语气中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心虚,“至少我爹还帮助过老爷不是吗?这些年来……”

    “够了!”楚航冷声打断赵氏的话,“如果不是看在赵添相助过的情分上,你以为你还能坐稳如今相府女主人的位置!”

    楚航低着头看着赵氏的目光,“当年先夫人亡故时,我愿意扶持你为继室,不过就是因为你是少府监的女儿,不然这个位置岂能落到你的身上?”

    楚航伸手拍了拍赵氏的脸颊,“夫人,荣华富贵还是一贫如洗,孰轻孰重,我相信夫人分得清楚。”

    赵氏抬眸看向楚航,一双眸子中带着几分震惊,纵然早就知道当初楚航让她成为续弦不过是因为她的娘家,可如今从楚航嘴里说出来她还是觉得有些难过。

    这就是睡在她身边数十年的枕边人,他就是这样凉薄的人。

    可她早就不知道楚航是这样一个人吗?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幕竟然会这么快地就落在她的身上。

    赵氏调整好情绪后抬头看向楚航,面上已经恢复了笑脸,“老爷说的是,我既然已经嫁给老爷,那便是楚家人,娘家的一切事情与我无关!”

    楚航看着赵氏满意的点点头,“你知道就好,婵儿下个月就要嫁给宁王殿下,不如好好的帮助婵儿准备一下相关事宜。”

    听着楚航的话,赵氏心中明白楚航是铁了心地想要把楚婵嫁给墨锦城,可她也知道现在不是把替嫁之事提到台面上,只有等之后楚航心情好一点再和楚航说这件事。

    赵氏目送着楚航离开,等到楚航离开之后,赵氏才被赵嬷嬷扶着站起来,“夫人,既然大人已经被判了秋后问斩,当务之急应该还是和他们撇清关系比较好,毕竟相爷说到做到。”

    赵氏听着赵嬷嬷的话,眼睛红了一圈,“话虽如此,可他到底是我的亲生父亲,我又岂能真的不对他们不管不顾?”赵氏立即擦干脸上的泪水,又吩咐身边的丫鬟前去打听赵府的事情,至少她一定要抽个机会去看一看如今被关押在大理寺的父亲。

    另一边,楚嫣知道这个消息时,正趴在案桌上画画,她的身边放置着各种各样的颜料,每一种都是非常艳丽的颜色。

    “姑娘,如今赵添落得这样一个下场,想来赵氏那边应该会出手。”青栀看着楚嫣语气轻松地开口,“这样一来,也算是给姑娘报仇了!”

    “文冠宇的事情处理得如何?”楚嫣头也不抬的询问道,“他们应该会有办法把文冠宇弄出来才是。”

    “这件事公子已经在筹划了。”青雀轻笑着开口,“反正陛下已经下旨让他们男为奴,女为娼,想来城中百姓很快就会知道此事,到时候应该会有不少秦楼楚馆会接收一批人。”

    “这件事若是成了,记得来通知我一声,如今我可要好好的准备嫁衣,这一身嫁衣我定然要穿得惊艳所有人!”楚嫣说着就放下手中的笔,“还有宁王府那边的事情调查得如何?”

    “如今墨锦城在府中不受关注,只有亲生妹妹在身边照顾他,若是姑娘真的嫁到宁王府,估计那些人也不好应付。”

    “你放心,那些人不过是靠着墨锦城宁王的身份才能够混得如鱼得水,他们不至于蠢到对墨锦城下手。”楚嫣抬眸看向她们语气中带着满满的笃定,“陛下之所以愿意封墨锦城为宁王,不过就是因为他身体的缘故。”

    “而对墨家的人来说,墨锦城可是他们锦衣玉食的象征,若是我真的嫁给墨锦城,他们不会想着如何对付我,而是想着如何讨好我,也好争取让墨锦城的活得时间长一点,墨锦城活得越久,他们就能够荣华富贵常加身,若是墨锦城死了,你们真的以为他们还能有这样的待遇?”

    “姑娘深谋远虑。”青栀和青雀同时开口道,“姑娘倒是考虑得长远,说不定到时候姑娘的妙手回春真的能够医治好宁王殿下性命呢。”

    “当然。”楚嫣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开口。

    因为墨锦城他根本就没病,而是一直都在装病!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需要她来拯救。

    楚嫣接到青年传来的消息已是三天之后,她在青年安排的地方见到了已经被调教服服帖帖的文冠宇。

    “文冠宇细皮嫩肉经不起调教,这才三天就已经被整治得服服帖帖。”青年双手抱臂看着楚嫣,“如今可是文冠宇第一天接客。”青年的语气中透着玩世不恭,“我可是让锦绣坊的杨妈妈放声出去,说是让文冠宇接客,结果你知道吗?”

    在楚嫣的注视下,青年一脸兴奋的开口,“竟然有不少人都想要看文冠宇接客的场景,于是我们就按照主子的方法,让他当众行事。”

    “这么羞辱人的法子也只有凤姐姐才能想得出来。”楚嫣面露无奈之色,“不过这样也好,也好让文冠宇尝一尝这种滋味!”语气中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恨意,“对了,文冠宇可不能这么早死了,留着他一命,我还有用呢!”

    “那是自然。死了可就不好玩了,生不如死才有意思呢。”青年一脸恶趣味地开口,“你说是不是,小嫣儿。”

    楚嫣瞥了一眼青年,“那是自然。”说罢又将目光落在看台上。

    锦绣坊分为好几个地方,如今所在的地上正是小倌馆,用凤姐姐的话来说好像是叫什么“牛郎店”,里面都是清一色的各种美男,而最为关键的是,来到这种地方的人基本上都是在家中不受宠爱的人,以及各种来宣泄情绪的人,当然今日还有想要弄死文冠宇的那些明州的百姓们!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