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9章:楚娴计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9章:楚娴计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在锦绣坊待了片刻后才起身离开,离开之前还特地去看了一眼早就已经半死不活的文冠宇。

    文冠宇最后被明州的那些百姓合起伙来虐待一番,那个场景相当惨不忍睹,更有甚者有粗暴的百姓直接拿着手中的东西去戳文冠宇的眼睛,一场盛宴下来,他双目失明,身上布满可怖的伤痕,基本上算是半个残废。

    锦绣坊本来就立志想要折磨文冠宇,自然不会让他死得那么轻松,以至于他如今的状态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站在关押文冠宇的房门前,青年还小声询问几次楚嫣是否真的想要见他,在确定楚嫣的心意后,青年才让楚嫣进入小房间。

    楚嫣走进房间后就看见文冠宇如同死尸一般地瘫软在地上,她知道凤姐姐有各种各样神奇的药丸,以至于如今见到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了。

    “你是谁?你来作甚?”文冠宇躺在地上声音沙哑着,语气中带着几分不甘心,“都是楚嫣那个贱人害我至此,若是有机会,我定要杀了她!”言语间皆是对楚嫣的憎恨。

    “你应该恨的人是赵氏,而不是我!”楚嫣双手抱臂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文冠宇嗤笑着开口,“是你爹卖官鬻爵,找的又是赵添那种人,你如今落到这种地步也算是可喜可贺了!”

    文冠宇听见楚嫣的声音,想要站起来给她一个教训,只可惜还没有等到他站起来,他早就已经被突然出现的人死死地按在地上。

    他的脸贴着地面,如同一只丧家之犬。

    “楚嫣,你不得好死!”文冠宇心有不甘地辱骂道,“你这种恶毒心肠的女人就要一辈子做姑子,你就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不得好死?”楚嫣尾音微微上扬,“你可曾听过恶鬼索命?”她想到前世种种,本想要去掐住文冠宇的喉咙,可最后还是没有动手,“我见过地狱黄泉花开的模样,见过三途川的模样,我相信你也一定会非常喜欢那个地方!”

    “楚嫣,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文冠宇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摆脱桎梏,只可惜他没有得到任何一个机会。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做鬼的机会!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楚嫣的话如同索命的死神一样萦绕在文冠宇的耳边。

    “死那么简单的事情,我岂能轻易成全你?”楚嫣说着就捂嘴轻笑,“文冠宇,我要你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到了那个时候,我会准备另外一份大礼送给你!”

    楚嫣转身离开得干净利落,就好像她从未出现过在那个房间。

    楚嫣离开后,在青年的吩咐下,他们又开始加重对文冠宇的实验,根据主子所提供的资料显示,这一次的实验体对他们来说都将会成为一个突破。

    楚嫣在锦绣坊的房间中陪着青年坐了一回,一直到午夜楚嫣才被青年身边的侍卫送回相府,和楚嫣离开时一模一样,回来的也悄无声息。

    而赵氏这是一直都在思考让楚嫣替代楚婵嫁给墨锦城的事,她知道断然不能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件事,可也必须要有完全的准备。

    “娘,我不想嫁给墨锦城。”楚婵扯着赵氏的衣角面上带着委屈,“这几天我回去想了一下,我还是决定不能嫁给墨锦城,纵然他是宁王又如何,还不是一个短命鬼?”

    赵氏伸手拭去楚婵面上的泪痕,柔声安慰,“你放心,这件事我自有计较。”她说着还拿起旁边楚婵素日里最爱吃的糕点递到她的手中,“如今你外祖遭遇此等事情,我身为一个女人也不便过问,可我明白,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给你爹添乱。”

    赵氏拍了拍楚婵的手,“婵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娘,我明白!”楚婵盯着赵氏看了一会后面露无奈之色,“可是我真的不想要嫁给那个短命鬼!”她说着还吸了一下鼻子,“我怎么可能给那样的男人守活寡呢?”

    “娘,姐姐说得有道理。”楚娴在一边神色淡然地开口,“我也觉得姐姐不适合嫁给宁王殿下。”楚娴挽住赵氏的另外一只手臂,“如今大姐姐和文家退亲,那这门亲事应该由大姐姐出面才是。”

    楚娴仰起头对着赵氏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她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娘亲,你莫要忘记,如今族谱上可是先夫人的名字呢!先夫人才是相府正经的女主人,而她所出的一双子女,自然优先这桩亲事。”

    楚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娘,我们都不喜欢楚嫣,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把楚嫣嫁出去,等到宁王殿下死了后,再对楚嫣下手,这样一来岂不是两全其美?”楚嫣端着杯子啜一口,“父亲不是想要给楚嫣物色更好的人家吗?既如此,那宁王殿下便是最好的选择。”

    楚娴眉眼间带着温婉的笑容,“娘亲,你说还有谁会比宁王殿下更有资格娶楚嫣为妻呢?”

    赵氏仔细一想觉得楚娴说得有道理,她细细一想后抬头看向楚娴又忍不住眉头轻蹙,“纵是如此,可你爹那边又怎能答应呢?”

    赵氏说到此处就疲倦地揉揉眉心,“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件事,要如何才能够让你爹同意让楚嫣替嫁,只可惜到现在都没有头绪。”

    楚娴听着赵氏的话,将目光落在楚婵的身上,停顿半晌后,又将目光落在赵氏的身上,她给赵氏沏茶,言语间带着几分笃定,“娘,这件事交给我,我保证爹爹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在赵氏的疑惑的目光中,楚娴继续开口,“就是让楚嫣替代姐姐嫁给宁王殿下一事!”

    楚娴并未将心中所思所想告诉给赵氏,而是让赵氏等着好消息,陪着她们坐了片刻后,楚娴才提着亲手做的东西前去探望楚航。

    楚航此刻正在书房,在让人通知后,楚娴才见到了正在描绘丹青的楚航,她放下手中的食盒走到楚航面前,却发现楚航画上所绘之人正是先夫人——白氏。

    “爹,这就是娘亲口中的先夫人吧!”楚娴看着画上的人轻笑着开口,“先夫人果然是一个美人,也难怪他们都在说姐姐和先夫人十分相似,如今看来的确如此。”楚娴轻声笑着,“父亲今日怎么有如此闲情雅致在这里绘画?”

    “你有何事?”楚航完成最后一笔后将手中的笔放下来,“你应该知道,书房并不是你该来的……”

    “父亲。”楚娴说着就去扯着楚航的衣角,“我可是听说你这段时间夜里一直咳嗽,就特地找人熬了冰糖雪梨来给你喝,可谁知你竟然这样误会女儿。”楚娴没有去看楚航的衣角,可她的语气中却带着委屈。

    楚航看了一眼楚娴,就让侍卫把楚娴放在桌子上的食盒打开,里面的确是放置着一份冰糖雪梨,距离近一点甚至都还能够闻到一股香味。

    “你有心了。”楚航看了一眼楚娴心情愉悦地喝了一勺子的汤羹,果然胃口不错,甚是符合他的心意。

    父女二人又坐在书房中谈论一些其他事情,待确定时机成熟后,楚娴才和楚航说起楚婵一事。

    “爹爹,关于姐姐的事,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楚娴试探着开口,在看见楚航的脸上神情时,楚娴就继续开口,“爹爹,想来你应当忘了,在老家的族谱上先夫人仍是你的妻子,纵然你们夫妻已经和离,可老家那边却迟迟没有动静,论亲疏远近,其实大姐姐才是你的嫡长女。”

    楚航乜了一眼的楚娴,似乎在思考楚娴口中所说之话,半晌他抬头看向楚娴,轻笑着开口,“依你之见,又该如何?”

    楚航瞧着面前糕点盘子里已所剩无几,当即又吩咐贴身侍卫前去端上一盘同样的糕点。

    “若是我说出来,爹爹会不开心吗?”楚娴睁着一双杏眼看着楚航询问道,“若是爹爹会生气那我可就不说了。”说着还将脑袋转到一边去,没有再去看楚航的意思。

    “将你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便是。”楚航安抚着开口,“你是我的女儿,我又岂能与你生气,不过就是聊聊家常。”

    “如今大姐姐与文家退亲,加之文家又出现这样的事,大姐姐心中定然很难过,纵然大姐姐和宁王殿下素未谋面,不知怎地就觉得宁王殿下会是大姐姐的良人。”

    楚娴每说一句话时都要去看楚航脸上的神色,在确定楚航的确是不生气后,楚娴才继续开口,“先前爹爹说要给大姐姐物色更好的人家,可哪里还会有比宁王殿下条件更好的呢?”

    楚娴娓娓道来,她的话如同一汪清泉缓缓地流进楚航的心中,楚娴压着唇角,又继续开口,“爹,你试想一下,三姐姐从小养在娘亲身边,又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大家闺秀,虽然才情品行皆不算是上乘,可若是嫁给宁王殿下却会让百姓贻笑大方。”

    在楚航疑惑的目光中,楚娴又继续解释道,“按照我朝律法,女子及笄而嫁,可如今三姐姐不过金钗之年,又岂能嫁给宁王殿下呢?”

    闻此,楚航又抬头看了一眼楚娴,楚娴的面上带着几分笑容,纵然和赵氏的眉眼间有诸多相似之处,他却没有想到楚娴竟然能够想到这一步,就好像她和楚婵并非同母所生。

    “娴儿,你是否考虑过这是圣上的旨意?既如此,纵然坊间会有诸多流言,可于圣上也无甚意义。”

    “爹爹,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楚娴看着楚航露出一个笑容,“纵然是圣上,可却也堵不住天下的悠悠之口呀,你试想一下,如果三姐姐真的嫁给宁王殿下,在背后被人戳脊梁骨的可是你呢?”

    楚娴想了想之后继续开口,“百姓怎么会知晓圣旨一事?若是到时候流言于坊间传开,那对你,对相府,以及对圣上都是不好的!”

    楚航看着楚娴盯着她看了一会,半晌后抬头看向楚娴,面上恢复一贯的神色,“娴儿,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你夫人让你来说的?”

    楚娴闻此,赶紧在楚航的面前屈膝,“爹爹,这都是我自己的想法,娘亲并不知道此事,我不过是与爹爹聊聊家常,断然没有任何意思,还希望爹爹莫要责怪娘亲。”

    楚航伸手将楚娴扶了起来,“你说得不错,不过是父女间的聊聊家常,为父又岂能放在心上呢?”楚航说着就将目光看向窗外,“娴儿,天色已晚,不过娴儿早些回去歇着,这件事容我考虑,考虑如何?”

    “那爹爹也早点休息,我就回去了。”

    楚娴离开房间后,楚航又在房间中坐了一会儿,他思考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事实上元帝之所以把楚婵指婚给墨锦城恐怕是忘记他曾经还有一个嫡女。

    楚婵虽到了楚娴面前差了一点,可至少也不应该嫁给墨锦城这样的短命鬼。

    他不宠爱楚嫣,不如就让楚嫣替代楚婵嫁给墨锦城亦不失为美事一桩,到时候他不仅能够成为宁王殿下的岳丈,说不定到时候他的其他女儿亦是能够嫁给其他皇子。

    这样一来,他手中的权力岂不是越来越多?

    思及此处,楚航唇边的笑意愈发的深刻,可却也正因如此忽略了房间内拐角处的一个身影。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