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0章:连环计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0章:连环计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等楚嫣将楚娴和楚航所谈之事彻底知晓后已过了一炷香,楚嫣面上情绪晦暗不明,一颗又一颗地玩着手链上的珠子。

    “姑娘,这楚娴姑娘可是好心计!”青雀看着楚嫣面色恭敬道,“竟然以这样的方法来打动楚航,姑娘虽也有嫁给墨锦城的打算,可若是就这样被算计,岂不是不好?”

    “她倒是变聪明不少。”楚嫣摸着下巴意有所指。

    前世楚婵和楚娴的性格正好相反,楚婵处处都是大家闺秀的模样,而楚娴倒是因为赵氏的溺爱而变得嚣张跋扈,也不知为何如今她们的性格会相反。

    还是说因为她的重生,导致很多事情都变得和前世不一样?

    “纵然五姑娘聪明,那定然也不是姑娘的对手。”麝月站在一边笑嘻嘻地开口,“只是她为何要设计让你嫁给墨锦城呢?”麝月抿着唇一脸深思的模样,“难道就因为他是个短命鬼?”

    楚嫣将目光扫过三个人,她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你们觉得呢?你们觉得楚航会用何样的方法来说服我嫁给墨锦城?”说完就停下手中的动作。

    楚嫣听着三个人的叽叽喳喳,只可惜没有一个人说到关键的地方,青雀、青栀出自暗影阁,武功这一块自然无话可说,可是计谋到了其他人的面前也着实相差太远。

    “姑娘,我听说过一段时间便是皇宫一年一度的‘荷花节’据说城中达官显贵的子女都会在这一天争奇斗艳,就是想要博得一个好彩头,虽说是皇后所举办的宴会,可说到底就是为了给几位皇子相看未来的妻子。”青栀上前一步看着楚嫣面上带着些许笑意,“跟着姑娘回临安之前,我特地找人调查过这‘荷花节’,楚航一事暂且不提,但我想着赵氏恐要在这个宴会上对付姑娘。”

    青栀上前给楚嫣沏茶,“姑娘,楚娴之所以在楚航面前说起这件事,一来是为了让楚航心中有个准备,二来我估计楚娴也有想要对付姑娘的打算,至于如何对付,还需要容后商议。”

    青栀想到回临安之前,主子交给她的那封东西,她素来性子比青雀沉稳干练,在看过那封东西后,她按照主子的意思将其销毁。

    “临安城亦有主子所设的岳麓书院,书院中一派以楚娴为首,一派以墨锦芸为首,至于那些不起眼的小家子女以及庶女,倒是自成一派。”青栀说着就将一封东西递到楚嫣的手中。

    “岳麓书院开设多年以来也为元国输出过不少人才,里面也有不少人都为我们所用,其中也不乏一些达官显贵。”青栀说着就指向一个姓氏,“他在我朝担任宗正,乃是目前已知掌权最高的人,其子女皆出自岳麓书院,长子、长女如今都在外游学,只有三女与幺女在岳麓书院读书。”

    “我觉得姑娘如今在临安不如先形成自己的小圈子,闺阁之中传递消息最快,听说不少愿意巴结楚航的官员,都让其子女结识楚娴这种才情品行皆为上乘的子女。”

    青栀想到主子最后说的话,继续开口道,“主子还说,如果有必要时,可以请出令牌,让暗影阁的人帮你肃清其他相关敌人。”

    楚嫣将目光落在青栀的身上,青栀的身上好似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冷静与沉着,和凤姐姐身边四个大丫鬟有些相似,凤姐姐素来是个懒散性子,她的一切基本上就被身边所有的丫鬟包办了。

    “哪有凤姐姐说得那么严重?”楚嫣轻笑着开口,“我倒是觉得这‘荷花节’不错,既然赵氏她们想要设计我,不如我们将计就计如何?”楚嫣抬眸看向她们面上带着几分笑意,“如今赵添落得如此下场,按照赵氏的性格定然会想办法见上一面赵添,我怀疑赵添手中说不定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呢。”

    “姑娘放心,剩下的事情奴婢都会安排好。”青栀看着楚嫣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楚嫣接下来的两三天里,基本上就待在院子里那里都没有去,饶是如此不代表没有其他人上她的院子里来找麻烦,这不楚婵如今就押着麝月站在她的面前,面上情绪不善。

    “楚嫣,这就是你调教的好丫鬟,竟然偷东西!”楚婵看着楚嫣趾高气昂的样子,恨不得将楚嫣踩在脚下狠狠的碾压。

    在楚嫣看来,楚婵这种行为着实有些不经过大脑,这也正说明,楚婵所做之事,赵氏和楚娴大概不知道,就是纯粹地看她不顺眼。

    “不知三妹妹有何指教?为何无缘无故说出这番话?”楚嫣看着楚婵一派心平气和的模样,“我相信我的丫鬟断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楚婵让丫鬟拿出麝月藏在身上的东西,是一个翡翠玉镯,翡翠晶莹剔透,看上去质地极好,“楚嫣,这翡翠玉镯可是母亲送给我的东西,怎好端端的就落到了麝月身上,你说是不是她偷得!”

    楚婵也不给楚嫣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嗤笑着开口,“还是说这是你楚嫣干的?你身为相府大姑娘岂能做出这种事情,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娘亲!让她给我做主!”

    楚嫣自知麝月手中的翡翠玉镯断然不可能是楚婵的,因为那玉镯是离开老宅之前凤姐姐亲自找人给她们定制的玉镯,乃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玉镯,怎地到了楚婵面前就成了赵氏送给她的东西?

    “既如此,那不如就让嫡母做个证明。”楚嫣顺着楚婵的话说了下去,“我相信嫡母定然也会秉公处理,你说对吗?”楚嫣抬眸看向楚婵面上露出盈盈笑意,“如果到时真是麝月拿了三妹妹的镯子,那我就给三妹妹赔个不是,若三妹妹冤枉了麝月,还希望三妹妹给麝月赔个不是,也算是两清来。”

    楚婵睁着眼睛看着楚嫣,一双眸子中透着几分震惊,好似没有想到楚嫣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亦或者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要她和一个丫鬟道歉。

    “楚嫣,你说这句话是何意?难不成我堂堂相府嫡女竟然还会看上一个丫头的手镯不成。”楚婵急得有些跳脚,可前世处处表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前世在此时寻找她麻烦的人可是楚娴,怎如今却又变成了楚婵?

    “三妹妹,我并无此意。”楚嫣面上带着盈盈笑意,“既然你我二人都不知该如何处理,不如按照你说的方法,前去寻找嫡母,让她秉公处理。”

    一直到楚嫣带着青栀、青雀二人消失在她的面前,楚婵才反应过来,她瞪了一眼身边的丫鬟,毫不犹豫地就给了她一个耳光,“贱婢,你这是在看我笑话?她们走了你为何不通知我一声?”

    丫鬟看着楚婵的神色赶紧跪下头低头道,“姑娘,我不曾看见她们离开。”

    楚婵盯着麝月看了半晌,心情极度不愉悦地给了麝月几个耳光,一直见到麝月唇边流出血迹,她才收回手,“麝月,我告诉你!今天楚嫣保不住你,我今天一定要你死!”她的面上带着几分狰狞,一点都不像是相府的姑娘。

    等楚婵带着麝月刚刚落座时,楚航也正好赶到,在众人对着楚航行礼后,楚航就在首位坐下来,而赵氏则是赶紧给他沏茶。

    “发生何事?”楚航扫了一眼楚嫣,又将目光落在楚婵身上,“你怎地就不能消停一会?”

    “爹爹,你有所不知,是这个贱婢偷拿我的翡翠玉镯。”楚婵指着麝月毫不犹豫地开口,“肯定是楚嫣看在女儿手中的翡翠玉镯,所以才让麝月前去偷窃,索性被女儿抓个正着,才没有让她得逞!”楚婵看着楚航面上带着几分委屈的诉说着,“爹爹,你有所不知,那可是娘亲送给我的礼物。”

    赵氏听着楚婵的话,只能看着楚航陪着笑脸,“老爷,不过就是一个丫鬟,怎么说都是相府的人,婵儿身为相府嫡出姑娘想要处置一个丫鬟的权利都没有嘛?”

    “麝月,你有何话要说?”楚航看着麝月蹙着眉头,“你手中的翡翠玉镯当真是婵儿的?”

    “老爷明鉴,我从未拿过三姑娘的玉镯,这玉镯本就是我自己的,也不知怎地就被三姑娘看上,偏要说我偷了她的玉镯。”麝月跟在楚嫣身边这些年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事情,如今面对这种场景也能够独自应付。

    “你说谎,我怎么可能看中你一个丫鬟的玉镯!”楚婵想也不想地开口,“那明明就是娘亲送给我的礼物!何时又变成你的礼物了?”

    “麝月,你有何证据证明这玉镯是你的?”楚航看向麝月,一双眸子中透着几分不悦,好似认定麝月她们这样的人肯定拿不出这样的镯子。

    “那三妹妹又有何证据说这翡翠玉镯是你呢?”楚嫣接过青栀的递过来的水杯笑着反问,“三妹妹口口声声说这玉镯是你所有,那你又如何证明呢?”

    “楚嫣肯定就是你让麝月前来偷拿我的翡翠玉镯,你一个乡下来的野姑娘肯定没有见过这样质地上好的翡翠,除了你们,还有谁能够偷取我的玉镯!”

    只要我说那个玉镯是我的,它就是我的!

    “嫣儿,这件事是否是你授意?”楚航又将目光落在楚嫣身上,目光中透着几分质疑,好似也不相信这种质地上好的翡翠玉镯,楚嫣能够拿出手。

    “原来父亲也认为是我授意让麝月前去偷取这玉镯?”楚嫣面上带着盈盈笑意,“回府这些天,我在父亲的眼中竟是如此不堪?”

    “大姑娘,你若是喜欢这玉镯我就让婵儿送给你,你又何必做出这种事情?”赵氏看着楚嫣语重心长地开口,“若是到时候被人知晓,定然会影响你的清誉。”

    “那是娘亲送给我的礼物,我为何要将她送给楚嫣,她没有资格!”楚婵再次无理取闹地开口,“那是我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

    看着上前想要去拿麝月手中玉镯的楚婵,楚嫣想也不想的上前一步直接拍开楚婵的手。

    “楚嫣!”楚航拍着巴掌站起来,“你这是何意?明明就是你的丫鬟偷取了婵儿的翡翠玉镯,她想要拿回玉镯又有何错?”

    “在父亲眼中,我这些年生活在老宅,不就是一个不懂规矩、不知礼数的人吗?还是说有人刻意在你的面前树立这样的形象?”楚嫣面上轻笑着开口,“毕竟你到现在还不曾好好了解过我这个女儿不是吗?”

    “楚嫣!”楚航心中原本楚嫣的那些愧疚消失得一干二净,如今他只想给楚嫣一个耳光,好让她学学规矩!

    “父亲,麝月并未偷取三妹妹的翡翠玉镯,那翡翠玉镯本就是麝月所有。”楚嫣迎着楚航的目光掷地有声地开口,“想来三妹妹看中那翡翠玉镯,所以才想要据为己有。”

    “我没有!明明就是麝月偷了我的玉镯!”楚婵再次开口辩解,她将目光落在楚航身上,“爹,你看楚嫣,到现在都还包庇这个窃贼!”她说着眼眶就红了,看上去又多了几分楚楚可怜。

    “既然你说这玉镯乃是麝月所持有,你又有何证明?”楚航看着楚嫣眉头紧蹙,一双凌厉的眼睛看向楚嫣。

    楚嫣一步一步的走到麝月的面前,小心翼翼地褪下她手中的玉镯,将它递到楚航的面前,“详细缘由,我不便明说,但是父亲一看便知。”

    楚航心有疑惑的接过楚嫣递过来的玉镯,迎着微弱的烛光,小心翼翼地看着玉镯,他的动作很轻,深怕摔碎了手中的玉镯,却在看见一个名字时瞬间就睁大了眼睛。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