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1章:再一计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1章:再一计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赵氏看着楚航的模样,心中不知怎么咯噔一下,毕竟她知晓那并不是楚婵的玉镯,可她堂堂一个嫡女又岂能看上一个丫鬟的玉镯,无奈之下只能出此下策,说是麝月偷了她的玉镯,这样一来她就能够心安理得地占有这个玉镯,不仅如此甚至还能给楚嫣一个下马威。

    也好让她知道,如今这府中做主的人是她赵氏,而不是先夫人!而她现在也不过是一个没有母族可依的可怜人,母亲身死,外祖一家又惨遭流放,纵然楚嫣是楚航的嫡长女,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到时候,还不是要被她这个继母教做人!

    “这……”楚航抬眸看向楚嫣,“你又何必与你妹妹计较。她不过是喜欢这玉镯罢了。”

    “我并未与三妹妹计较,如今可是三妹妹咄咄逼人啊!”楚嫣看着楚航神色平静地开口,“况且自从来到父亲与嫡母面前,我说的话并不多,都是三妹妹在说是麝月偷了三妹妹的玉镯。”

    “爹,这本来就是我的玉镯,就是楚嫣指使麝月偷了我的玉镯!爹,这是我的东西!”楚婵仍是纠缠着开口,面上的表情也变得跋扈起来,好似一点都不把楚嫣一行人放在心上,就好似她们就活该遭受这样的痛苦。

    “够了!”楚航抬手就给楚婵一个耳光,“明明就是你率先看中人家小丫鬟的玉镯,事到如今你竟然还有脸说这是你的玉镯!”

    楚婵捂着脸,一脸不相信,“爹,你这是不相信我!那明明就是我的玉镯,就是娘亲送给我的玉镯!楚嫣才是那个小偷!”楚婵指着楚嫣面上带着愤恨,“楚嫣才是那个小偷!”

    “三妹妹,你应该还不知道这个玉镯出自何处吧?”楚嫣唇边带着笑意,“它出自玉砌阁,乃是我朝内大名鼎鼎的玉饰店,当今玉砌阁主可是为皇家做事,那你可知它与其他铺子里卖出去的东西有何不一样?”

    “就算是出自玉砌阁又怎样,那明明就是我的东西!你就是偷了我的东西,楚嫣你就是一个小偷!你就应该滚出相府……”

    楚婵的话还未说完,楚航就再次给她一耳光,“够了,给我滚回自己的院子!”阴冷低沉的声音,让楚婵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爹……”

    “明明就是楚嫣……”

    “它与其他铺子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玉砌阁出品的玉饰上除了有玉砌阁的徽记外,还有它主人的名字。”楚嫣把玩着翡翠玉镯抬眸看向楚婵,“三妹妹,你说这玉镯上刻的是你的名字?还是麝月的名字?”

    楚婵心虚的没有再继续开口,而是将目光偷偷地落在赵氏身上。

    “不过就是一个玉镯,何必弄得如此大动干戈,你说是不是老爷?”赵氏看着楚航眉眼含笑,“老爷,婵儿也不知道那是……”

    “夫人,我说过很多人都在等着你这个位置!”楚航看着赵氏面色阴沉,“你若是不想要,想要相爷继室这个位置的人大有人在!”

    楚航也不给赵氏开口说话的机会,“夫人,你是想要现在的荣华富贵,还是想要和赵添一样落入那样悲惨的下场?孰轻孰重夫人不是分得清楚嘛!”

    赵氏有些狼狈地坐在身后的椅子上,一双眸子里透着几分惨然,楚航竟然能够当着孩子的面说出这些话,可见是真的想要把她这个相府的女主人换掉。

    “老爷,我错了!”赵氏低眉顺眼地开口,“都是我没有教育好婵儿。”她又将目光落在楚嫣身上,“大姑娘大人有大量,还希望不要和婵儿计较,她不过就是看中这么一个玩意儿,何必伤了你们姊妹之间的情分?”

    “嫡母说得是。断然不能因为这个玉镯伤了姊妹间的情分。”楚嫣看着赵氏客气地开口,“只是不知三妹妹在欺负麝月时,是否也想过不能伤了姊妹间的情分?”

    “父亲觉得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楚嫣将目光落在楚航身上,她面上带着笑意,好似永远都是不争不抢的那一个,这样一个人嫁到王府的确是比楚婵有用多了!

    “后宅中除了夫人,府上便是嫣儿的身份最尊贵了,自然按照嫣儿的意思办。”楚航加深唇边的笑意,“为父乃是男人,岂能插足后宅之事?”

    “说得也是。”楚嫣抿嘴轻笑,她又转头落在楚婵身上,“麝月,你想要如何处理这件事。”

    “麝月跟在姑娘身边这些年,身家性命早就已经交给姑娘,麝月愿意听从姑娘的安排!”

    楚嫣听着麝月的话点点头,她仔细看了看麝月脸上的伤口,在确定好伤势程度后走到一步一步的走向楚婵,楚婵下意识的躲到赵氏的身后,可谁知道楚嫣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楚婵身边的丫鬟。

    “三妹妹既然你打了我的丫鬟,那不如也让你的丫鬟来感受一下麝月的痛苦如何?”楚嫣挑眉看向楚婵柔声道,“你放心,我保证不会伤害你的丫鬟。”

    楚嫣说着就对着丫鬟的脸打了过去,楚嫣每一掌都没有怎么用力,可不知怎么那丫鬟的脸还是快速地肿了起来,很快一张脸就已经令人不忍直视。

    楚嫣收回手走到楚航身边笑着开口,“父亲,我觉得这是最合理的处置方式,你觉得呢?”

    “做得好!”楚航看着楚嫣皮笑肉不笑的开口,不过如今他更加确定只有楚嫣才能嫁给墨锦城,恐怕只有楚嫣这样的人才能在宁王府活下来。

    楚航盯着楚嫣看了半晌,眸中愈发欣喜,半晌后,他开口道,“嫣儿,等一下你来我的书房,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商量。”

    “女儿省得。”

    在楚航离开后,楚嫣带着麝月三人一起回了嫣然阁,她们甚至都没有去看赵氏以及楚婵面上的表情。

    回到嫣然阁,楚嫣拿出平时备用的东西,小心翼翼地给麝月擦拭着脸上的伤口,“楚婵真是蠢货。”

    “都是我给姑娘添麻烦了。”麝月小声开口,“如果不是我……”

    “与你无关。”楚嫣动作轻柔了一些,“你也是受害者。”楚嫣在确定伤口不会留下伤疤后才停下手中的动作,“左右我们在相府也待不了那么长时间,待我嫁给墨锦城之后,你们都是要跟着我一同进入王府伺候的。”

    “青雀、青栀乃是凤姐姐送给我的丫鬟,麝月你自是不必说,从小就跟在我的身边。”楚嫣说着就抬手揉了揉麝月的脑袋,“今日我不也给你出气了吗?”

    “姑娘对我的恩情,我自是会放在心中。”麝月看着楚嫣面上带着笑意,“今日多亏了姑娘。”

    “姑娘,相爷寻你前去所谓何事?”青栀将切好的水果盘递到楚嫣面前,“我总觉得似乎没有好事。”

    “你猜猜看?”楚嫣抬眸对着她们三个人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待楚嫣换了一身衣裳见到楚航已是三炷香之后,她一走进书房一股子熏香味就扑面而来,这种君子兰乃是她母亲生前最喜欢的味道。

    “见过父亲。”楚嫣对着楚航躬身行礼,“不知父亲询问来所谓何事?”

    “坐!”待楚嫣一坐下来,楚航就迫不及待地询问道,“嫣儿,你对文家一事有何看法?”

    “陛下秉公处理,我又岂能轻易评断?”楚嫣看着浅笑,“索性文家一事并未牵扯到父亲,不然我做一辈子的姑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胡闹!”楚航打断楚嫣的话,“好端端为甚要去做姑子,你是我相府的嫡女,自然能够配得上更好的,如今看他文冠宇也不是好人,你自是不必放在心上。”

    “父亲说过会给我物色更好的夫婿,我相信父亲。”楚嫣抬眸看向楚航露出一个嫣然笑意,“父亲如今可是有看中的人选?”

    楚嫣低着头似乎在思考,“我身为相府嫡女,纵然被祖母说过生辰八字与相府不合,可我还是想为父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如今父亲身为百官之首,可官场之道又岂能与后宅之术相提并论呢?”

    楚嫣说着就擦拭眼眶中没有的泪水,“只要能够为父亲分忧,也算是我在父亲面前尽孝了,嫡母虽贵为相府夫人,可她一个妇道人家,难免思虑不周,若是有了其他的意外,又叫三妹妹与五妹妹又该如何自处?”

    楚嫣红着眼睛抬头看向楚航,“纵然嫡母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可她毕竟还是三妹妹与五妹妹的亲生母亲,我遭遇过的那些事儿,又岂能再让二位妹妹遭受一边。”楚嫣说着就吸了吸鼻子,“父亲,玉镯一事,我并未放在心上,若是三妹妹喜欢,我就送一个玉镯给三妹妹,你帮我告诉嫡母,我也不会和三妹妹计较。”

    楚嫣的温婉与楚娴的温婉有所不同,楚娴每说一句话都带着算计,可楚嫣却与她不同,处处都在为相府、为他这个父亲,为了府中的这些姊妹,就好像这些年纵然她在老宅长大,可骨子里流出来的仍是大家闺秀的那种气质。

    纵然楚娴是她最喜欢的女儿,可他也并未在楚娴身上见到过这种气质。

    “你也知道你三妹妹被指婚给宁王殿下。”楚航这一下倒是直接开门见山地说着,“我想着你三妹妹虽是嫡女,可也高不过你,她是个蠢物,若是嫁到宁王府,也不知该如何生存,你若是……”

    “若是父亲想要我替代三妹妹嫁给宁王殿下,我自是愿意的,只要能够为父亲分忧,这点小小的委屈又算什么?”楚嫣打断楚航的话,直接说出他的心里话,“三妹妹也是个可怜见的,若是可以,我愿意替代三妹妹嫁给宁王殿下。”

    “你就不问问为父为何这样做?”他心中准备好的千言万语好似被楚嫣这些话堵在喉咙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父亲自然有父亲考量,若是父亲觉得我适合宁王殿下,那我便嫁给宁王殿下。”

    毕竟你以后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你可知道他是个短命鬼,若是嫁给他,一旦他死了,你就要一辈子守活寡,你还这么年轻,你……”楚航竟然忍不住的为楚嫣辩驳起来,他甚至都希望楚嫣能够说出一句不同意的话来。

    楚嫣轻笑一声,“父亲有所不知,在老家生活的那些年,我经历过很多事,有好几次都要命丧黄泉,可却都活了下来,宁王殿下纵然是个短命鬼,哪怕他以后会死,我也是堂堂正正的宁王妃。”

    更何况墨锦城不仅不会死,还会颠覆王朝,自己登基称帝。

    楚航闭着眼有些依靠在椅子上,“嫣儿,你当真要同意嫁给宁王殿下?”

    楚嫣颔首,“女儿愿意,女儿从未为父亲做过这件事,若是嫁给宁王能够为父亲分忧,我自然是愿意的。”毕竟再也没有下一次机会了。

    楚航深吸一口,又睁开了眼睛,“你要考虑好,这是一辈子的事情,你的人生不应该……”

    “父亲说笑了,设想一下,如果没有发现文家一事,那我又该会是怎样的下场?”楚嫣点到为止没有再接着说下去,“既然父亲不愿意三妹妹嫁给宁王殿下,那就让女儿替代三妹妹嫁给宁王!”

    如果这就是楚嫣的不懂规矩,不知礼数,那她这些年又到底在老宅遭受过哪些委屈?好几次命丧黄泉又是怎么一回事?

    看来楚嫣在老宅这些年所历经之事,真的要好好调查一番了!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