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5章:太夫人(1)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5章:太夫人(1)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自打太夫人知晓赵氏和楚航有意想要将楚嫣接回相府后,她就借口想要给相府祈福从而前往云林寺住一段时间,可这一段时间以来,她吃不好、睡不好,甚至偶尔还会梦见早就逝去的先夫人白氏和嫡长孙楚昊,他们化成修罗,前来索命。

    太夫人心中有愧也不知该向何人诉说这样的痛苦,好在云林寺的方丈一眼就看出她的业障,说她跟随赵氏一同谋害先夫人等人,所以才会有如今下场。

    太夫人心中大骇,询问该如何解决这事,方丈自然哄着她供了一尊佛像,起初的确还有点用,可谁知到后来越来越没用,就好像她已经变得无路可退,日日夜夜都能够受到噩梦的折磨,让她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

    “方丈大师,这到底是该如何是好?”太夫人看着方丈面色惊恐,“为何到现在都没用了呢?”

    “老夫人业障太多,纵然供了佛像也无法化解业障。”方丈看着太夫人面色恭敬道,“我觉得太夫人应该还要请佛像,至少能够镇得住怨气。”方丈循循善诱地开口,“以太夫人如今的情况,若不是业障太深,恐也不会至此。”

    “我怎么可能给那个下堂妇请佛!”太夫人蹙着眉语气不善,“若不是因为她,我也不可能至此。”语气中皆是对白氏满满的嫌弃,“当年不过就是她自己一命呜呼,与我何干?”

    方丈并没有回答太夫人的话,而是笑着看着太夫人,一双眼睛中透着几分真挚,“太夫人,话可不能这么说,更何况静候自有定数,未来如何又怎可知?”方丈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太夫人,又怎知静候被贬就是坏事一桩?”

    “怎么就不是了!”太夫人面色不虞,“当年要不是我儿抽身及时,将那女人贬为下堂妇,说不定我儿相位不保,我们本就出身布衣,岂能因为一介妇人就耽误了前程?”

    方丈听着太夫人的话,仍是笑笑不说话。

    “太夫人如今身在云林寺,恐怕对临安的事情还有所不知。”方丈兀自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少府监赵添因卖官鬻爵一事,且强抢赈灾银两,如今已经判了秋后问斩,还有那文家也已经得到该有的下场。”方丈停下手中的动作,又将目光落在太夫人身上,“太夫人又可知令郎是如何选择?”

    “这不可能!亲家怎么可能会干出卖官鬻爵的事儿?”太夫人拍着桌子站起来,“你一定是在诓我!”

    方丈站起来双手合十对着太夫人鞠躬,“老夫人,出家人不打诳语。”

    方丈走到太夫人的禅房看向窗外的天空,“老夫人,你可相信因果循环,种下的因,总有一天会报应到自己的身上。”方丈看了一眼太夫人对着她再次鞠躬,“老夫人此番前去,恐会家宅不宁,若是想要化解,须要记住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方丈说完也不给太夫人开口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

    太夫人盯着方丈离开的身影,久久没有回神。

    “老夫人,相府那边夫人来了信,说是让老夫人回府主持公道。”李嬷嬷走到太夫人身边小声开口,“好像是为了三姑娘一事。”

    “她又有何事?”太夫人面露疲倦之色,“这段时间身体已然疲倦,实在不想管府上的那些事。”

    “好像是陛下下旨将三姑娘嫁给宁王殿下,可宁王殿下是个短命鬼,夫人提出想要让大姑娘替嫁!”李嬷嬷好声好气地说着,“按照夫人的意思,等到宁王殿下死了之后再对大姑娘下手!”

    太夫人心中回想着方丈说的种种,如今又猛地听见关于楚嫣的事,心中只觉得更烦,“楚嫣一个庶女岂能配得上宁王殿下?”语气中带着几分轻嗤,“依我看就把三姑娘嫁给宁王殿下挺好。”

    “老夫人,你难道忘记了,大姑娘如今还是老宅的嫡女,那三姑娘算不得嫡女。”李嬷嬷仍是小心开口,“老夫人,依奴婢之见,说不定让大姑娘嫁给宁王殿下可以缓解你的业障呢?”

    太夫人听着李嬷嬷的话,微微睁开双眸看了她一眼,似乎在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老夫人,试想一下,你是因为大姑娘回临安才会做噩梦,可若是这噩梦的源头不在了,你又该如何做噩梦呢?”李嬷嬷一板正经地开口,“等到大姑娘嫁给宁王殿下之后,到时候还不是任由老夫人和夫人拿捏,是生是死还不是你们一句话的事儿?”

    太夫人细细一想,觉得李嬷嬷说的话也有点道理,她想了想之后,又揉了揉太阳穴,“今日我们启程回临安,我到时候想要看看这楚嫣到底变成什么样子。”说道一双浑浊的眸子里透着几分算计。

    太夫人提出要离开云林寺之后,就前去和方丈告别,方丈还送给太夫人一些助眠的熏香,都是太夫人在云林寺这段时间所用的熏香,太夫人千恩万谢后才带着一行人启程回临安。

    “那是凤姑娘制作的‘梦魇’吧。”一个年轻的和尚站在方丈面前面色恭敬,“凤姑娘为何要把‘梦魇’用在这个老夫人身上?”

    “因果循环。”方丈看了一眼年轻的和尚神色温和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若非心中有鬼,那‘梦魇’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有效?”方丈说着又兀自转动着手中的佛珠,“凤姑娘看问题比我们透彻,她曾说过,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从来都不是鬼怪,而是人心。”

    方丈将目光看向远方,“圆净,人心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难以琢磨的东西,就好像太夫人所在相府,我估计里面也是一屋子的牛鬼蛇神,也不知那楚嫣小施主是否能够平安活下来。”

    “这名字听着甚是耳熟,方丈与楚嫣小施主有何渊源?”圆净看着方丈蹙着眉头,只可惜也想不起来有哪些事和楚嫣有关。

    “当年凤姑娘当着楚嫣小施主来我们云林寺住上过一段时间。”方丈说着又将目光落在圆净身上,“楚嫣小施主身上和凤姑娘一样,怨气太重,伤人也就罢了,若是伤己可就不好了。”方丈说着就又转动手中的佛珠。

    “佛门圣地缘何无法渡她们呢?”圆净仍是一脸不理解地开口,“不是说可以渡千万人吗?”

    方丈轻轻拍了拍圆净的肩膀,“圆净啊!佛祖可渡世间万千的苦难人,可却难以自渡。”方丈对着圆净露出一个笑容,“好好参悟吧!”

    圆净看着方丈转身离开的背影站在树下看了一会,轻声呢喃着,“不过就是执念太深罢了。”

    太夫人启程回临安的事很快就被楚航等人知晓,楚航吩咐赵氏太夫人回临安之后,千万不要拿着琐事前去叨扰太夫人,太夫人如今上了年纪,恐怕也无法应对她们这些争风吃醋的事。

    还吩咐她们,等到老夫人回来后,就按照平时的习惯给老夫人晨昏定省,最主要的还是希望她们能够和平相处,不要发生任何意外。

    回到嫣然阁,青雀看着楚嫣面上表情,走到身边安慰道,“姑娘不用担心,老夫人这趟云林寺之旅,恐怕会记着一辈子。”

    楚嫣调整好情绪抬头看向她们,“我没事,大家总是趋利避害,当年我外祖一家因故流放,母亲被贬下堂,长兄惨死,他们自然是要放弃我们的。”

    “父亲他们本就是一介布衣,无非就是因为选官制度才能够得以跻身名流,我以前以为太夫人他们都是挺好相与的人,她是我的祖母,我也曾经想着她伺候她终老,只可惜她骨子里永远都是小人,这样的人,我又何须供着她呢?”楚嫣说完接过青栀递过来的杯盏小啜一口。

    “姑娘放心,云林寺的方丈和主子乃是棋友,我相信方丈肯定会帮助姑娘出气的。”青雀愤愤不平地说着,“太夫人经不起那些场景的。”

    楚嫣抬头对着青雀笑了笑,“我相信凤姐姐的能力,她总是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对付一些人。”楚嫣说完又低下头去沉思。

    前世的太夫人,是第一个赞同她嫁给文冠宇的人,从她得到的情报中来看,太夫人前世落得一个悲惨下场,据说是在相府灭亡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里独自死去,据说被人发现尸体时,只剩下了一个脑袋连着光秃秃的躯干,至于四肢去了何处,有人传言可能是被野狗分食。

    楚嫣思及此处,心情好了些,又将目光落在她们三个人的身上,“你们去小仓库里给太夫人准备一份礼物,我记得之前从老宅那边拿来了一尊羊脂玉的观音菩萨,不如就借花献佛送给太夫人吧。”

    青栀和青雀按照楚嫣的吩咐很快就将羊脂玉的佛像找了出来,楚嫣和凤瑾禾一样不信佛,也不相信“尽人事而听天命”,她所信奉的宗旨就是:人定胜天!

    “这是十三爷送给姑娘的。”麝月说着就拿着抹布前去擦拭观音菩萨的身子,“姑娘就这样把这观音菩萨送给老夫人了?”

    “若是老夫人喜欢,送给她又何妨呢?”楚嫣抬眸看着麝月露出一个笑容,“我总觉得老夫人之所以会在此刻回临安,恐怕是赵氏将赐婚一事说给她听呢。”

    楚嫣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着桌面,“老夫人从小不疼爱我和兄长,可是对赵氏所出的一双女儿却喜欢得紧,她可舍不得楚婵嫁给墨锦城这样的人。”

    “我和楚航说了同意替嫁,赵氏现在没有得到风声,那定然是因为楚航紧闭其口,而依照楚航的性格是断然不可能和陛下提出这件事,所以想要百姓知晓赵氏为人,自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大肆宣传一番。”

    “姑娘放心,只要姑娘确定好时机,保证全临安城的百姓都会知道赵氏算计姑娘替嫁一事。”青雀看着楚嫣面色恭敬,“元国虽不甚在意女子清誉,可姑娘到底是女儿身,若是到时候姑娘不能嫁给宁王殿下,你这一步岂不是走错了!”

    楚嫣抬头看向他们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与此同时,太夫人的马车也缓缓地行驶在官道上,一路上太夫人都在思考楚婵和墨锦城的婚事,心中虽笃定要让楚嫣替嫁,可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和楚航提起这件事。

    楚航和先夫人白氏称不上有多恩爱,说得难听一点先夫人就是楚航的踏脚石,因而楚航才会在静候一家下旨被流放时选择将先夫人变为下堂妇。

    难不成静候一家真的还能够重新回到临安?

    “玉儿,你说静候一家真的还有可能回到临安吗?还是说当年静候一家的事另有隐情?若到时候真是如此,又该如何是好?”

    李嬷嬷给太夫人沏茶,“老夫人,静候被流放乃是铁板铮铮上的事,也不可能死灰复燃,老夫人就把心放到肚子里,静候一家若是真的要能翻身也早就翻身了,又岂能等到现在?”

    太夫人细细思考着李嬷嬷说的话,也觉得太夫人说的话有道理,心中对楚嫣的厌恶也更甚,甚至也不想要楚嫣出现在她的面前。

    “若是到时候见了楚嫣,免了她的晨昏定省,省得看了心烦。”

    “老夫人放心,到时候当然不会让大姑娘出现在你的面前。”

    经过一段时间的行程后,一辆马车缓缓地驶进城,而后又在相府门口停下,只听见那车夫喊了一声,“老夫人已到家。”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