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7章:圣上意(1)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7章:圣上意(1)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能够和楚航一起进宫面圣,又岂是在楚航看见她的那一瞬间,他的面色都变得微妙起来。

    不过楚嫣当然不能告诉楚航不是元帝寻她,而是元帝的婉昭仪寻她前去。

    就好像非常担心她这个女儿会拖后腿,毕竟这替嫁一事除了她和楚航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知晓,可赵氏心中的想法却是这个。

    在看见宣公公之后,楚嫣面色沉稳和宣公公行礼,至于楚航也是陪着笑脸看着宣公公。

    进宫的一路上,楚嫣都能感觉到楚航的打量她的目光,只是碍于宣公公的身份,他们不能有任何交流。

    “进了皇宫可不是自己家,莫要给为父丢脸。”走进宫门后楚航终于忍不住地叮嘱一声,“千万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

    楚嫣看着楚航笑着点点头,随即就跟着婉昭仪宫中的大宫女一起乘坐轿子离开,在看见婉昭仪的大宫女时,楚航才想起来询问楚嫣为何要进宫,本以为是和他一样进宫面圣,可谁知道他率先见到的人是婉昭仪身边的大宫女!

    婉昭仪乃是四皇子元朗和五皇子元贞的亲生母亲,虽说这些年来一直位居昭仪之位,可却是后宫中唯一生下两个儿子的女人,据说在元帝面前也颇为受宠。

    只是分位一直得不到晋升,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宣公公,方才带走嫣儿的可是婉昭仪身边的大宫女画眉姑娘?”楚航看着宣公公面色恭敬道,“难道不是陛下召见嫣儿吗?”

    “相爷,咱家并未说过是圣上召见楚嫣姑娘。”宣公公看了一眼楚航尖细着嗓音,“相爷还是快些走吧,今日陛下因传言一事非常生气。”

    楚航将楚嫣进宫之事抛诸脑后,如今他要面对的便是元帝即将爆发的怒火。

    而这厢楚嫣跟在画眉身边,两个人倒是一直有说有笑,中途还提到了婉昭仪如今的情况如何,还说正好元朗和元贞此刻都在婉昭仪的宫中。

    说到楚嫣和婉昭仪,他们两个人是颇有渊源,婉昭仪当年和楚嫣之母乃是手帕交,至于他们两个人会认识,则是因为婉昭仪出宫礼佛之事遇到了一些紧急事情被路过的凤瑾禾和楚嫣出手救下,也称得上是婉昭仪的救命恩人。

    婉昭仪当时就决定将楚嫣收为义女,还说以后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会帮助楚嫣,她不会让闺中挚友唯一的女儿受到任何的委屈。

    “姑娘这段时间回临安,也不进宫来看看主子。”紫苏看着楚嫣面带笑意,“今日还是主子听闻替嫁一事,才让宣公公帮忙带着前去寻你。”

    “让母妃担心了。”楚嫣看着紫苏面上带着笑容,“替嫁一事并非空穴来风,赵氏确有这个心思,只不过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罢了”

    楚嫣和紫苏刚刚踏进关雎宫的门槛就听见婉昭仪的笑声,还有元贞孩子气的声音,至于元朗则是坐在一边看着他们玩闹。

    “见过婉昭仪,四殿下、五殿下。”楚嫣跟在紫苏身边走到婉昭仪身边行礼。

    “和我还行这些虚礼做什么。”婉昭仪伸手扶住楚嫣的手臂,“回临安也不知进宫来看看本宫,虽说你不能进宫,可老四已经外出建府,你总能跟着他一同前来。”

    “楚嫣姐姐!”元贞笑着和楚嫣打招呼,“你可不知道,母妃这些日子一直念叨着你,还说担心你因为文家一事会难过呢。”

    楚嫣看了一眼婉昭仪轻笑着开口,“母妃放心,文家一事……”楚嫣在婉昭仪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就是这样。”

    “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啊!”婉昭仪说着就点了点楚嫣的脑袋,“也亏得你和凤姑娘认识,不然若是这件事被楚相知晓又该如何?”

    楚嫣看着婉昭仪笑而不语,楚航自然不会知道这件事,至于之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你放心,凤姐姐行事干净利落,想要从她的手上抓到把柄那是不可能的。”楚嫣说着就亲昵地挽住婉昭仪的手臂,“母妃也不要放在心上。”

    婉昭仪轻声叹口气,又询问起关于替嫁的事情来,墨锦城如今身体愈发式微,虽是一个好孩子,可终究不是良人,若是楚嫣真的想要嫁给他,恐怕会一辈子守活寡。

    “关于替嫁一事你是怎么想的?”婉昭仪看着楚嫣一脸心疼的开口,“真的是他们强迫你嫁给墨锦城?楚相怎么说也是你的亲生父亲,他岂能……”婉昭仪说到最后红了眼睛,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母妃,我没事,我从小一个人在老宅长大,就和十三叔的关系好点,那些腌臜的事儿可比相府里面精彩多了。”楚嫣说着就露出一个笑容,“要不是遇见凤姐姐,我又岂能活到现在?”

    婉昭仪一脸心疼地将楚嫣揽入怀中,“好孩子,若是你娘见到这个,定然也会非常开心的,不过好在她也去了,省得她见到这些腌臜的事儿。”

    楚嫣低声安抚着婉昭仪,还说无论最后的结果是否替嫁,她都会接受,更何况这件事如今已经惊动了圣上。

    “你若是不愿意,母妃可以给你求情,这些年来本宫无欲无求,圣上他会答应我的,你是她唯一的孩子,我怎么能忍心……”婉昭仪说着红了眼眶。

    “母妃,这件事自有定论,你就莫要担心了。”楚嫣说着就拍了拍婉昭仪的肩膀,“我只是在想这件事被陛下知晓,我估计我爹那边可能不太好过,毕竟提到过替嫁一事的只有我和父亲两个人。”

    迎着婉昭仪的那双眼睛,楚嫣继续开口道,“母妃有所不知,当日是我主动提起替嫁一事,但赵氏和太夫人都尚不知情,如今这件事传出来恐怕是他们二人为之。”

    “赵氏这个人就会提前行动,当年就是她谋害了你的娘亲,如今她的父亲赵添因为卖官鬻爵被判了秋后问斩,至于赵氏一脉更是永远不能入仕,纵然还不解恨,可至少你娘亲在九泉之下能够瞑目了,还有你外祖一家,事实上……”

    婉昭仪想到那一年判静候流放的原因,这是元帝亲口告诉她的,定然不可能有假,可楚航却迫不及待地和静候一家断了干系,甚至还将发妻白氏贬为下堂妇。

    “母妃,外祖一家他们如今甚好。”楚嫣看着婉昭仪露出一个笑容,“我在回临安之前特地去看了他们,他们还说到时候若是有陛下的旨意,就能够回临安了。”

    楚嫣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外祖之前在临安身体不好,如今身体康硕,也算是幸运,至于几位兄长,他们则是在当地的岳麓书院就读,做个小生意,生活也还算过得去。”

    更不要说他们生活在边界,那里的生活富裕得流油,甚至人人都想要分一杯羹,只是率先被静候所占领,如今静候在边境之地也算是颇负盛名,回临安乃是迟早的事情。

    楚嫣算算前世静候他们一家回来的时间,如今她和文家的婚事已经黄了,若是陛下真的有心算计,说不定会让静候一家提前回临安也未可知。

    楚嫣又在关雎宫中陪着婉昭仪坐了一会,元朗心性沉稳倒是一直都在听着他们的闲聊,至于元贞年纪尚小,方才坐了一小会就开始乱动,显然是对他们所言之事都不感兴趣。

    “楚嫣姐姐,宫里新上贡了一批芒果,你若是有时间的话,不如给我们做芒果西米露吧。”元贞看着楚嫣露出一个笑容,“你之前不是跟凤姐姐学了一段时间。”

    “你若是想喝让四哥从外面给你带一杯进来便是,何须要让嫣儿动手!”婉昭仪看着元贞训斥道,“你可知女孩子的手可精贵着呢,都说‘十指不沾阳春水’你可不要让你嫣儿姐姐嫁不出去。”

    “楚嫣姐姐若是嫁不出去,就让四哥娶了便是,反正楚嫣姐姐乃是母妃的义女,这样一来岂不是变成了亲生女儿?”元贞一脸孩子气地开口,说着还将目光落在坐在一边元朗的身上,却正好看见元朗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

    “本宫是有心想要让嫣儿嫁给老四,可嫣儿没有这个意思啊!”婉昭仪说着看了一眼楚嫣,“既然是自己的女儿,定然是要把最好的留给自己儿子,你说是不是?”婉昭仪笑着点了点楚嫣的脑袋。

    楚嫣抬头对着婉昭仪露出一个笑容,前世她最对不起的人除了墨锦城之外,还有元朗,她和元朗虽不曾有太多的交际,可元朗却还是为了她一直没有娶妻,至于她死后的事情,她是不知道了。

    而这一辈子她万万不可能再耽误元朗的大好前程,事实上前世墨锦城之所以能够登基称帝也是因为元朗,他心中本是属意元朗成为新帝,可元朗却表示他自己不适合九五之位,墨锦城才登基称帝。

    至于元朗和墨锦城的关系,估计除了墨锦城和已故的墨知书夫妇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四哥,你倒是说句话啊!”元贞说着好戳了一下元朗,“你不是一向都非常喜欢楚嫣姐姐吗?怎么如今像是个哑巴一样,一言不发的。”

    “四哥就是那个性格。”楚嫣笑着帮助元朗解围,“元贞你不是想要喝芒果西米露吗?我现在就借用关雎宫的小厨房给你做。”

    元贞听着双手合十地笑了起来,他甚至还激动地给了楚嫣一个拥抱,“好耶!我就知道楚嫣姐姐最棒了,我最喜欢芒果西米露了。”

    楚嫣借用关雎宫的小厨房做了一份芒果西米露,一旦有新的东西,元帝率先想到的都是婉昭仪,因而如今婉昭仪宫中的芒果最多,皇后次之,其他嫔妃再次之。

    “本宫怎么生了你这样一个呆子。”婉昭仪看着元朗面露无奈之色,“但凡你能够主动一点,嫣儿又岂会对你不上心?”

    元朗端着面前的杯盏小啜一口,“母妃,感情之事不可勉强,若是嫣儿妹妹心中没有我,强行在一起又有何意义?就好像母妃无欲无求,才能都得到父皇的青睐,我只要远远地看着她就可以。”

    婉昭仪说着就轻声叹口气,“老四,你性格素来沉稳,你也知道宁王殿下的为人,若身子好,估计也不至于如此。”

    元朗笑着宽慰道,“母妃不用担心,嫣儿未必能够嫁给宁王呢,按照父皇的性格,你觉得嫣儿能够嫁给宁王吗?”

    婉昭仪不知想到何事面露无奈之色,随即摇摇头,“罢了,罢了,这件事就先这么着吧,说不定就能够遇见更好的呢。”

    这厢楚航从御书房离开之后,暗自鞠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元帝虽没有生气,可到底还是下旨将赵氏贬为下堂妇,还说既然赵添已经失去少府监一职,那么赵氏也不应该继续担任相府女主人。

    至于楚婵和墨锦城的婚事,元帝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高宣,你说这楚嫣是否要嫁给宁王?”元帝说着就将目光落在身边的宣公公身上,“朕记得这楚嫣乃是静候的孙女吧。”

    “正是。”宣公公面色恭敬道,“其实按理来说,楚嫣姑娘仍是楚相的嫡女,嫁给宁王也不为过,只是这宁王殿下的身体……”

    “这鬼医寻找得如何?”元帝说着就眉头紧蹙,“只可惜是个身体弱的,不然楚嫣成为宁王正妃身份正好!”

    “鬼医行踪不定,暂时还没有消息。”宣公公面露无奈之色,“不过咱家倒是觉得楚嫣姑娘和宁王殿下乃是绝配,说不定这一冲喜,宁王殿下的身体就好了呢!”

    元帝思忖半晌之后,缓缓说了一句话。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