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24章:楚嫣谋(2)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24章:楚嫣谋(2)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航在看见这一幕时,被触动了内心的柔软,内心感慨着这些年对楚嫣的关照太少,不然也不会任由赵氏在他的耳边诋毁楚嫣的形象。

    不懂规矩?不知礼数?明明这才是相府嫡女该有的气质与作为啊!

    “嫣儿,你放心,为父定然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楚航说着就将楚嫣扶了起来,“既然铺子已经不在你娘亲的名下,那至少那些置卖铺子的银子要成为你的嫁妆!”楚航深吸一口气,“嫣儿,你这些日子好好准备你和宁王殿下的一事,这些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楚嫣看着楚航笑着点点头,“父亲放心,与宁王殿下的嫁衣女儿已经在准备了,之前赵姨娘说的是,嫁衣不能假手他人。”说完她又将目光落在司玥的身上,“出嫁之前有劳母亲费心了。”她说着对着司玥鞠躬作揖。

    在确定楚嫣没有其他事情后,楚航才让楚嫣从琴瑟居离开,目送着楚嫣离开之后,楚航又将目光落在司玥身上,“夫人,你觉得大姑娘心性如何?”

    如今司玥刚刚进门不久,是最适合询问楚嫣品行之人,更何况这些日子以来,司玥一直把楚嫣带在身边,应该最能知晓楚嫣为人。

    “妾身觉得大姑娘心细如发,素日里许多妾身看不见之处,都是大姑娘提出来的,在嫁给夫君之前,我也曾听坊间传言说是大姑娘品行不端、嚣张跋扈,不知礼数,如今看来坊间传言也信不得真,亦或者是有人故意为之,想要坏了大姑娘的清白。”司玥看着楚航娓娓道来,“夫君,妾身倒是觉得,相府能够有这样一位嫡女,乃是相爷的福气。”

    楚航执起司玥的手拍了拍,“好,先夫人铺子一事,我自会处理,这段时间你且先忙着嫣儿出嫁之事,成亲之事繁琐冗杂,还希望夫人放在心上。”

    司玥对着楚航露出一个笑容,“夫君说的哪里话,你我夫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妾身自然会对大姑娘亲事上心。”

    楚航听着司玥的话,愈发地对她满意,就突然觉得有一个这样善解人意的夫人似乎也不错,至少比赵氏要好多了!

    楚嫣回到院子后,看着站在门口的麝月露出一个笑容,“进去细说。”

    楚嫣回到小书房后就将司玥将她找去的事情一一说给他们听,她想楚航和司玥不知道楚嫣早就已经将白氏的铺子置办下来,如今那些铺子全都在楚嫣的名下,如今融入凤瑾禾的版图之中,生意已经愈发好起来,纵然是没有相府,她也能够活得逍遥自在。

    只是谁不喜欢银子呢,所以这件事司玥不会知道,楚航不会知道,至于那赵氏自然更不会知道了。

    “相爷的意思是,要将那些铺子折成现银给姑娘当作嫁妆?”麝月心情愉悦地开口,“那定然要把赵氏的底子给掏空了才好,才不要将她的那些银子留给楚婵和楚娴呢。”

    “我觉得麝月说得有道理,若是折成现银,我们那铺子如今生意这么好,怎么也要翻一番。”青栀的语气微微上扬,“姑娘名下的那些铺子在主子的这些人照顾下也愈发地好了,收益不知要比之前好多少,也亏得赵氏将铺子卖了。”

    “我们先看看赵氏怎么说,我估计按照赵氏的性格定然不会乖乖吐出这些银子,她可就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你若是想要他拿出这么多银子那定然是不可能的。”楚嫣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面,“不过我倒是觉得楚航也不好糊弄,你去通知各铺子的人,这段时间无论是谁去质问关于置办铺子的事情,全都将价格翻一倍。”

    青栀看着她眉开眼笑,“姑娘好算计啊!”

    楚嫣看着她们三个人露出一个笑容,“纵然我算计人心,也无法将娘亲的命救回来!如今只能让他们一报还一报了!”

    楚嫣想到楚娇的事情,明日就是三日之期的最后一日,也不知楚娇是否考虑好要离开相府。

    “楚娇的事情如何?”楚嫣抬眸看向他们三个人,“这几天李氏应该一直都在询问关于我的情况吧。”

    “正是,我倒是觉得四姑娘应该会选择离开相府。”青雀看着楚嫣笑道,“四姑娘是一个好孩子,不应该留在这种腌臜的地方。”

    楚嫣听着他们三个人的话笑而不语,“所以才想要送她前往渝州城。”

    翌日清晨,楚娇如同前两日一样送了糕点来给楚嫣,楚嫣瞧着楚娇面上的神色就猜到了楚娇的选择。

    “看来四妹妹已经选择好了。”楚嫣看着楚娇露出一个笑容,“你放心,渝州城可比临安要好多了,就是舟车劳顿四妹妹要辛苦一段时日了。”

    纵然用黑市的方法送走,最快脚程估计也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更不要说还有走走停停了。

    “无妨,死都不怕,又何惧这些事情。”楚娇神色平静,“只要能够离开这里,能够离开姨娘,我都不害怕。”

    楚嫣拿着李氏的糕点把玩了一会,最后将糕点一点一点地吃了下去,她们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倒地,青栀熟练地将剩下的糕点留了一块后直接将剩下的糕点全都处理了。

    她有条不紊地让青雀和麝月前去通知司玥和请个大夫过来看看,楚嫣的下毒自有轻重,一般人看不出来有任何问题,至于楚娇所用的假死药,那别人更是不可能查出一些什么,只会知道他们体内身中鹤顶红。

    楚航、司玥、李氏以及大夫几乎是同一时间内赶到了嫣然阁。

    大夫给他们二人把脉之后面色凝重,好似他们已经无药可救。

    司玥一脸担心的开口道,“大夫,大姑娘和四姑娘的情况如何?”

    “回相爷、夫人,大姑娘和四姑娘皆是中毒,乃是鹤顶红。以我的能力没有办法为她们解毒,只能帮助他们催吐,至于他们能不能醒,就要看她们的造化了。”

    李氏听着大夫的话,压低着嗓音,“也就是说他们都会死?”言语中透着一股子的愉悦。

    李氏一想到这里面上就带着几分激动,完全没有担心楚娇的意思,仿佛躺在那里的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有可能。”大夫模棱两可地说着,“据我推断,他们服用已经有一段时间,能够醒来的机会应该不大。”

    李氏心情愉悦,将目光又落在楚嫣和楚娇的身上,楚航虽没有注意到李氏的态度,可是心细的司玥却是微微留意了一下。

    “李氏,我记得四姑娘乃是你的亲生女儿吧?你为何心情这般愉悦,难不成你希望她死?”司玥看着李氏轻笑着开口。

    “夫人说的哪里话啊?”李氏转头看向司玥露出一个悲戚的表情,“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么可能不难过呢?”

    司玥盯着李氏看了半晌,又将目光落在麝月身上,不等楚航开口,她就已经率先开口道,“你们是如何照顾大姑娘的,又怎么会有人想要谋害我们相府的姑娘?”

    司玥说着用手去拉住楚航的手,“老爷,这件事情一定要调查清楚,这马上就是大姑娘和宁王殿下的大好日子,怎偏生这个时间出了事故,定然是有人蓄意谋害啊!”

    楚航深吸一口气,看着麝月面色凝重,“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麝月一下跪下来,“老爷,你一定要给我们姑娘做主啊!”麝月说着就抹了一把眼泪,“姑娘这段时间一直和四姑娘食用李姨娘送过来的糕点,就连方才姑娘们都是食过姨娘送来的糕点之后才晕过去的……”麝月声泪俱下说着。

    “老爷,我们姑娘从小在老宅长大,从未与他人交恶,也不知为何如今到了府中,她们竟然还想要谋害姑娘……”麝月啜泣着抽抽搭搭,就连身子都在轻微地颤抖着,“老爷,我们姑娘人那么好,怎么就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呢。”

    楚航听着麝月的话,一记眼刀看向李氏,“李氏,难道是你想要谋害相府的姑娘?”

    “老爷,四姑娘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么可能会谋害她呢?”李氏故作委屈地开口,“身为人母又岂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李氏说着还去擦拭眼角没有的泪水。

    楚航盯着李氏看了一会,在确定李氏面上没有任何情绪之后才收回目光,又将目光落在大夫的身上,“大夫,劳烦你检查一下他们方才食用过的糕点。”

    麝月将剩下的糕点递到楚航的面前,而大夫也的确在糕点里面查出了鹤顶红,“相爷,这糕点里的确有鹤顶红,方才我已经给他们二人催吐了,大姑娘倒是吐出来不少,可四姑娘却好似已经……”大夫识趣的没有将剩下的话说出口。

    “你的意思是楚嫣还活着?”李氏不由得将声音提高。

    “大姑娘可能素来身体底子好一点,虽说有点影响,可只要慢慢调理应该没有大碍。”大夫看着楚航从容不迫开口。

    “李氏,你这是何意?难不成真的是你想要谋害大姑娘他们?”司玥看着李氏言辞激切,“四姑娘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能够下得去手!”

    李氏微怔片刻,正欲开口,可谁知楚航一脚就将她踹了出去,“你这个歹毒的恶妇,竟然敢下毒谋害我相府的嫡女!”

    “老爷,我真的没有下毒谋害他们,娇娇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李氏一脸死不承认地开口,纵然是她下毒,可如今楚娇已经死了,又有谁知道是她下手的呢?只要能够离开相府,她就能去过想要的生活了!

    “回禀相爷、夫人我们在李氏的房间里找到了这个瓶子。”其中一个侍卫走到楚航面前面色恭敬道。

    楚航接过玉瓶,转头又转交给大夫,“大夫,你看看这个瓶子。”

    大夫接过瓶子闻了一下,赶紧就将它塞住,“回相爷,这正是鹤顶红的毒药啊!”

    楚航听着大夫的话,再次走到李氏身边踹了她一脚,“说,你到底为何要谋害相府嫡女!”

    李氏面色有些狰狞,“当然是因为我从来都不喜欢他们啊!”李氏说着就放肆大笑出来,“我的女儿生出来就死了,楚娇才不是我的女儿!”李氏恶狠狠地开口,“她是先夫人的女儿!所以这些年我一直都在虐待四姑娘,一看见她我就觉得心生厌恶。”

    李氏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癫狂,“我的女儿既然被先夫人害死了,那么我就要用先夫人的女儿来祭奠我死去的女儿!”

    李氏说完就放声大笑着,“老爷,你恐怕还不知道四姑娘也是先夫人的血脉吧!这些年我一直在暗中虐待她,让她生不如死,纵然是旁人看见了都会觉得心生寒意,可纵然如此也不能消我心头之恨!”

    彩霞走到司玥身边小声说了几句话,司玥又在楚航耳边说了一句话,楚航对着司玥点点头。

    很快,一个妇女就被带到他们的面前,却听见那个人的声音已经响起,“夏荷,你永远想不到,你这些年所虐待的一直都是你的亲生女儿!”

    李氏闻此,不由得睁大双眸抬头望去。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