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31章:凤公子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31章:凤公子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也许是因为心有灵犀的缘故,在凤瑾暄抬头看向这边时,她也正好抬头望去,她发现一个素未谋面的青年公子站在她的嫣然阁门口。

    不知为何她只觉得心脏隐隐作疼,她几乎一眼就能够认出站在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她的兄长楚昊。

    哪怕他现在不再是昔年容貌,可她仍固执地相信着这个青年公子就是她的兄长。

    楚嫣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向凤瑾暄,走到他身边时,楚嫣停下脚步,对着她笑道,“不知这位公子有何指教?”又将目光落在身边的小厮身上,“这位是……”

    “回大姑娘,这位是相爷带回来的公子,说是会在府上暂住一段时日。”小厮看着楚嫣面色恭敬道。

    楚嫣又将目光落在凤瑾暄身上,对着小厮点头致意,“既如此,就让公子在我的院子里稍作休息,若是母亲把院子收拾出来再来通知我。”

    小厮对着楚嫣点点头,然后再看了一眼凤瑾暄之后就转身离开。

    楚嫣在确定小厮离开之后,让守在院子旁边的两个人把院子的门栓落下,甚至没多想地就扑进了凤瑾暄的怀中,没有多一会儿,就打湿了凤瑾暄的衣衫。

    身后的麝月都还没有想明白为何他们姑娘要抱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哭得这样伤心,至于早就知道凤瑾暄存在的青栀、青雀却并未多作他想。

    “青栀,你们不上前劝说姑娘吗?”麝月看着青栀一眼小声提醒道,“姑娘马上就要出嫁了。”

    “麝月,我们陪在姑娘身边这些年,姑娘是个有分寸的人。”青栀看着麝月开口道,“更何况他并不是外人。”

    “怎么就不是外人了。”麝月一脸抱怨着开口,“我倒是从未见过姑娘与哪个男子这般亲近过。”

    可是麝月又好像想通一般似的,再次将目光落在凤瑾暄的身上,她仔细观察着凤瑾暄一番后又将目光落在青栀、青雀二人身上,“青栀姐姐、青雀姐姐,这位公子该不会是大公子吧!”

    青雀将麝月能够吞下一个鸡蛋的嘴合上,“如你所见,就是大公子。”

    “可是……”麝月还没有再次开口说话就被青栀捂住了嘴巴,“不要说。”

    这厢凤瑾暄任由楚嫣在他的怀中哭了一会,他抬手抚上楚嫣的脑袋,声音沙哑着,“怎么哭成这样?”

    楚嫣抬头看向凤瑾暄,一双眼睛早就哭得通红,她抬手抚上凤瑾暄的脸颊,“知道你吃了不少苦,可为何却变成这样……”她声音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

    “能活着就是万幸。”凤瑾暄抬手拭去楚嫣脸上的泪水,“妹妹不要再哭了,和小时候一样你一哭我就难受。”凤瑾暄再次轻柔地拍了拍楚嫣的后背。

    “凤姐姐一直都说你还活着,我一直在想,如果你活着为何不来寻我?”楚嫣说着再次红了眼睛,“如今见到你还活着,纵然变得和以前不一样,我也心生欢喜。至少兄长还活着。”楚嫣说着就拿着凤瑾暄的衣服擦眼泪。

    “妹妹是凤姑娘给了我一条命,他让我好好努力练习武功、学习各种能力,她说这样一来才有机会保护你。”凤瑾暄说着就握住楚嫣的手,“所以我从来都不敢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但我知道你的很多事情,都是凤姑娘告诉我的。”

    楚嫣听着凤瑾暄的话调整好情绪之后,才对着凤瑾暄露出一个笑容,“如今你叫什么名字?”

    “凤姑娘给我取名凤瑾暄。”凤瑾暄看着楚嫣柔声道,“凤姑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况且这些年我一直留在渝州城,那里才是真正的天堂。”

    “凤姐姐对你是真好。”楚嫣如今已经调整好情绪,她拉着凤瑾暄的手走到旁边的石桌上坐下来,又吩咐麝月前去泡茶,“兄长,你为何回临安?是凤姐姐安排你回来的吗?”

    凤瑾暄看着楚嫣笑着点点头,“是,她说你要成亲了,需要一个兄长来背着你出嫁,更何况墨锦城这个人也算是凤姑娘的盟友之一。”

    楚嫣吃惊抬头看向凤瑾暄,“墨锦城认识凤姐姐?”

    “墨锦城病得很重,是凤姑娘之前出手救过一命的人,她与我说过墨锦城的命格很奇怪。”凤瑾暄接过楚嫣递过来的杯盏小声道,“只是凤姑娘的性格你也了解,她从来都不愿意多说。”

    楚嫣听着凤瑾暄的话眉头紧蹙,她记得明明墨锦城根本就没有生病,怎么如今反而变成了病得很严重?难不成这也是所谓的蝴蝶效应?

    “兄长你同意我嫁给墨锦城?”楚嫣吃惊地抬头看向凤瑾暄,至少她本来以为凤瑾暄会反对这桩婚事,她甚至都想好要如何和凤瑾暄解释,可如今一来,好似并不需要了。

    “说什么傻话呢!”凤瑾暄抬手揉了揉楚嫣的脑袋,“凤姑娘说墨锦城乃是你的良人,既然是良人,我又怎么可能反对这桩婚事?”

    楚嫣对着凤瑾暄露出一个笑容,“对了赵氏如今成为罪人,已经被关押在府衙大牢,还有……”楚嫣小声在凤瑾暄耳边说了一些话。

    “当真?”凤瑾暄看着楚嫣轻笑着开口,“不过他本来就是一个凉薄之人,那你可要小心了,楚娴说不定会想其他的法子对付你。”

    “没事,我有能力保护自己。”楚嫣仍是那样的看着凤瑾暄,一双眸子里都染上了笑意,纵然是没有相府,没有其他人,至少她还有凤姐姐、还有一个永远站在她身后的兄长。

    “我估计楚航会想办法让我留在这里。”凤瑾暄看着楚嫣嗤笑着开口,“他有自己的打算,纵然是不能成为我的妻子,大概是想着成为妾室也可以。”

    “恶心。”楚嫣嗤笑着开口,“他素来都是看重权力的人,竟然还有这样的龌龊心思!”

    “你放心,我自有计较。”凤瑾暄说着就抬手拍了拍楚嫣的脑袋。

    楚嫣陪着凤瑾暄在嫣然阁坐了一会,一直到楚航和司玥亲自过来时,凤瑾暄和楚嫣才结束这所谓的谈话,楚航看见凤瑾暄这般喜欢楚嫣,心中只能惋惜。

    “阿暄和嫣儿倒是很能聊得来呢。”楚航看着凤瑾暄笑着开口,“只是嫣儿被许给宁王殿下,她……”

    “相爷莫要误会,我只是与楚嫣姑娘一见如故,他与我妹妹颇为相似,只是她当年病重身亡。”凤瑾暄看着楚航模棱两可地说着,“若是相爷不介意,可让我与楚嫣姑娘结拜为异姓兄妹。”

    楚航眼珠一转抬头看向凤瑾暄,“你愿意与嫣儿结拜?”

    “正是。”凤瑾暄看着楚航轻笑着开口,这样一来他就有诸多借口前去探望楚嫣,至少这段时间能够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正好也能够帮助她出谋划策地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老爷,我瞧着这位凤公子英俊不凡,老爷膝下无子,不如就将凤公子收为义子如何?这样一来还能够和大姑娘成为异姓兄妹。”司玥看着楚航笑意盈盈地开口,她又将目光落在凤瑾暄很伤,“公子以为如何?”

    凤瑾暄看着楚航随即就跪下来面色恭敬,“义父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楚航心中看见凤瑾暄这般,对他的表现也甚为满意,当即就伸手扶起凤瑾暄的手,“既如此,那你从今以后便是我的义子!”

    “义父!”凤瑾暄看着楚航再次开口道,“义父放心,但凡义父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都会尽力帮助义父!”

    楚航看着凤瑾暄满意地点点头,可也正因如此却忽略了凤瑾暄唇边一闪而过的冷笑。

    晚膳时,因为楚航将凤瑾暄收为义子一事,楚航又将凤瑾暄介绍给其他人,不过楚航也说不需要太将其他人放在眼里,毕竟凤瑾暄出身不凡,自然也不可能把其他姨娘放在眼里。

    太夫人见到凤瑾暄,又想起楚航早死的儿子楚昊,若是楚昊还在世,应该也这般年纪了,只可惜她当年听信赵氏谗言,固执地想要将他们兄妹二人送走。

    “祖母,这位哥哥长得真好看。”楚婉依偎在太夫人怀中笑着开口,“哥哥长得这么好看,一定有很多人喜欢你吧。”

    “好男儿志在四方,又岂能耽误于儿女情长?”凤瑾暄看着楚婉笑着开口,“我此番前来临安也是为了重要之事,自然也无心这些事。”

    楚婉走到凤瑾暄的身边仰头看着他,他本来是想要伸手去触碰凤瑾暄的衣角,可却被凤瑾暄嫌弃地拍开,他将目光落在太夫人身上,“还希望太夫人好生照顾这位姑娘,我素来不喜欢与旁人亲近。”

    楚航瞪了一眼楚婉后,楚婉就吓得躲到了太夫人的怀中,太夫人见此心中对凤瑾暄更是不喜,于是一顿晚膳尚未结束,太夫人就率先带着楚婉离开,她本以为楚航会说一句挽留的话,可楚航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让阿暄看笑话了。”楚航看着凤瑾暄一脸抱歉地开口,“都是我将婉儿这个孩子宠坏了。”

    “义父说的哪里话?”凤瑾暄说着就端起酒杯敬酒,“都是我的原因,我从小就不喜欢与旁人接触,这位姑娘又素未谋面,自然更是不喜。”凤瑾暄仰头将一杯酒一饮而尽,“这杯酒算是给义父赔礼道歉了!”

    楚航见此赶紧让凤瑾暄坐下,父子二人的推杯换盏之间皆是笑意,楚嫣笑着坐在一边,至少楚婵、楚娴心中却是另有计较,不知为何楚娴在看见凤瑾暄那一刻时,她心中就对凤瑾暄生出几分不一样的情绪来。

    可是这明明就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明明他们之前都素未谋面,也不知为何会如此畏惧凤瑾暄。

    一顿晚膳下来,楚航和凤瑾暄喝得非常尽心,父子二人的感情也明显地提升不少,以至于最后还让楚嫣i亲自照顾这位刚刚上任的义子,还叮嘱楚嫣不要怠慢了这位兄长。

    “母亲你快去照顾父亲吧。”楚嫣看着司玥安慰道,“都是父亲要一直拉着暄哥哥饮酒,想来今日也开心些。”

    司玥看着趴在桌子上醉得不省人事的楚航轻声叹口气,“那大姑娘也好生照顾阿暄,阿暄既与你亲近,心中对你自然也是欢喜的。”

    楚嫣听着司玥的话,轻松地将凤瑾暄的架在肩膀上,“母亲放心,我自然会好生照顾暄哥哥。”

    在对着司玥行礼后,楚嫣才架着凤瑾暄离开前厅,凤瑾暄自然没有喝醉,做了喝醉的表现不过是因为想要借此机会离开相府。

    抵达司玥安排的院子后,楚嫣就将凤瑾暄扔到床上,然后就吩咐麝月前去端水来给凤瑾暄整理仪容。

    一直到很晚,在确定麝月睡下后,凤瑾暄才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守在床边的楚嫣,“麝月睡了?”

    “放心,每次我出去时都会等着麝月睡下,更不要说今日还用了助眠香。”楚嫣伸手就去打凤瑾暄,“今日你故意喝这么多?”

    “其实我没喝多少酒,都被用内力逼出来了。”凤瑾暄轻笑着开口,“我如今一直想要知道赵氏的下场,不如我们亲自前去看一看如何?”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说不定还能够见到那样令人吃惊的一幕呢。”楚嫣抬眸看向凤瑾暄露出一个笑容,“对了,李氏也被关押在地牢里,你到时候想要去看一看吗?”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