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39章:荷花节(4)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39章:荷花节(4)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走出相府之前一直都依偎在紫苏的怀中,她红着眼睛被紫苏揽在怀中,一言不发,一直等做到马车上后才抬头看向早就已经提前坐在马车里的凤瑾暄。

    “小嫣儿,你怎么了?”凤瑾暄看着楚嫣一脸关心着急的模样,他甚至拿出一方手帕为楚嫣擦拭额头上的血迹,“这是太夫人打的你?”语气中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意味,“干脆我去杀了这个老婆子算了,留着也没有意义。”

    “凤公子,你可知道我们县主的身份?”紫苏看着凤瑾暄几乎想也不想地开口,“她可是未来的宁王妃,你不能如此对待她。”

    紫苏也不给凤瑾暄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凤公子,你若是喜欢县主,就不该给县主添麻烦。若是被旁人看见又该会如何说?”

    紫苏不动声色地将凤瑾暄的放在楚嫣额头上的手拿掉,“既然喜欢县主,你应该也不舍得让县主听到任何流言蜚语。”

    “紫苏姑姑。”楚嫣抬眸看向紫苏眉眼间带着一丝笑意,瞧着紫苏看过来的目光,楚嫣小声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对不起,是我误会凤公子了。”紫苏看着凤瑾暄面上带着几分抱歉,“只是为何凤公子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能够活下来已是万幸,至于为何会变成现在模样,还重要吗?”凤瑾暄说着就打开扇子扇风,“老夫人早年就不是个好东西,当年帮着赵氏一起谋害我们母子三人,如今却又帮着江氏对付你。”一双手被凤瑾暄握得咯吱作响。

    楚嫣抬手抚上额头上的伤口,“所以这个伤口还是有用的。”楚嫣说着就看了一眼紫苏,“紫苏姑姑到时候一定要如实的把情况告诉给母妃。”

    紫苏伸手就将楚嫣揽入怀中,“县主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亲眼所见告诉给娘娘,既然楚航舍不得给你做主,就让娘娘给你做主,若是还不行就将此事告诉给陛下,让他给你做主!左右你也是陛下亲封的县主。”

    当楚嫣将婉昭仪从鬼门关救回来时,紫苏就把楚嫣当作是亲生妹子一样地宠爱着,她是元朗、元贞都尊敬的人,即便如此,相府的太夫人也一样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反而处处是那个戏子所出的孙女。

    楚嫣一路上都依靠在紫苏的怀中,凤瑾暄坐在一边低着头不知在思考何事。

    进入宫门之后,他们又乘着软轿前去关雎宫,一路上楚嫣都在思考如何利用额头上的伤口,让太夫人也尝一尝那样的痛苦,最好是能够将太夫人送到老宅,老宅那里都是一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当年除了十三叔对她好一点之外,哪一个不是把她当狗看!

    只可惜那些人怎么都想不到她竟然会成为鬼医的姐妹,而凤瑾禾也暗中帮助过她很多次。

    轿子刚刚在关雎宫宫门口停下来就听见元贞的声音已经响起,“楚嫣姐姐你来了!”

    楚嫣掀开帘子就看见元贞的身影,她看着元贞露出一个笑容,“好久不见,小五。”

    元贞也一眼就看见从后面走上来的凤瑾暄,元贞看了一眼凤瑾暄又将目光落在楚嫣的身上,“楚嫣姐姐,这位公子是?”

    “在下凤瑾暄,见过五殿下,乃是陛下的忘年交。”凤瑾暄看着元贞面上带着一丝笑意,“今日也是娘娘邀请我前来。”

    元贞也对着凤瑾暄露出友好的笑容,随后才带着他们两个人一同进入关雎宫,此时的婉昭仪站在花坛前修剪花卉,在看见他们几个人后,才将手中的剪刀递给身边的侍女。

    “嫣儿,你额头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婉昭仪走到楚嫣身边面色关切地握住她的手,“怎么好端端地就受伤了,怎么也不找个大夫看一看。”

    婉昭仪拉着楚嫣的手走进宫殿中,当即吩咐丫鬟前去将太医请来,还让丫鬟给他们沏茶上点心。

    “母妃,我没事。”楚嫣看着婉昭仪露出一个笑容,“不过是小小的伤口罢了。”

    “你马上就要成亲了,这个伤口可是会影响你的容貌。”婉昭仪一脸嗔怪地开口,“紫苏,你和本宫说说到底发生何事?”

    “娘娘,奴婢赶到的时候发现相府的太夫人正在用东西砸县主呢,幸好我赶到得及时,不然县主可就要毁容了。”紫苏看着婉昭仪添油加醋地说着,“那太夫人也不把县主放在眼里,她虽是相爷的母亲,可她是白身,竟然如此不把县主放在眼中。”说到最后眼睛一下就变得通红,“娘娘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县主还不知道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婉昭仪将目光落在楚嫣的身上,楚嫣低着头一言不发,毕竟她也从未和婉昭仪说过她在相府的情况如何,反正她回临安也并不是为了所谓的相府嫡女这个身份,她是冲着宁王妃的身份来的,所以她并不在乎相府的一切。

    也并不在乎相府那些人是如何看待她的。

    “你就是陛下口中的阿暄吧。”婉昭仪说着就将目光落在凤瑾暄的身上,“听说你这些日子一直住在相府,不知相府对待嫣儿如何?”

    凤瑾暄敛眸沉思后,低头回答,“回娘娘,嫣儿妹妹在相府生活的确不太好,她住的地方偏远,院子中的摆设也比较陈旧,瞧着不像是嫡女的模样,不过新夫人对待嫣儿妹妹甚好。”

    凤瑾暄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不过之前掌家的人毕竟是赵氏,想来赵氏应该不会如此对待嫣儿妹妹,毕竟她是先夫人的女儿不是?况且我瞧着嫣儿妹妹对这些事情也不甚在意。”

    “母妃我没事。”楚嫣接着凤瑾暄的话说下去,“自打嫡母进门之后我的日子好多了,总归我也在相府呆不了多长时间。”楚嫣歪着头对着婉昭仪露出一个笑容,“母妃也就不要计较啦。”

    “怎么能不计较!”婉昭仪看着楚嫣呵斥道,“你可是静侯的外孙女,你是有底气的,不要被这些人欺负到你的头上去,况且陛下已经下旨让他们回来了。”

    婉昭仪的言语中带着几分威严,“嫣儿,你是她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孩子,你兄长又不在了,你就把本宫当作是亲生母亲,更何况本宫和你母亲本就是闺中密友,若非你不喜欢老四,本宫还希望你能够成为本宫的儿媳妇呢!”

    婉昭仪说着说着就红了红眼睛,“本宫当初没有能够保护你们兄妹俩,如今又只剩下你一个人,本宫就算是拼死也要护住你。”

    楚嫣听着婉昭仪的话,一直将目光落在凤瑾暄的身上,她握住婉昭仪的手宽慰道,“母妃,如今兄长好好活着呢。”她依偎在婉昭仪的怀中,“母妃不用担心。”

    “若是昊儿真的还活着,为何他不来找你。”婉昭仪握住楚嫣的手,“嫣儿,你兄长已经身故了,只是你不愿意承认罢了。”

    楚嫣又将目光落在凤瑾暄的身上,她抬头看向婉昭仪露出一个笑容,“母妃,兄长真的还活着,虽然不复从前模样,可是他还活着,他被凤姐姐救下了。”

    婉昭仪神色微怔,转头看向身边的楚嫣,“也许凤姑娘只是好心……”

    “这些年让敏姨担心了。”凤瑾暄站起来对着婉昭仪躬身行礼,他的身影透着几分沙哑。

    婉昭仪听见这个称呼猛地就将目光落在凤瑾暄的身上,她盯着凤瑾暄看了半晌后一下就捂住了嘴巴,双眼很快就红了。

    “母妃,暄哥哥就是兄长。”楚嫣看着婉昭仪露出一个笑容,“兄长告诉我,当年他没有死在那场大火里,可是却被大火灼伤,是凤姐姐救了他一条命,给他改头换面,只是他的声音因为在大火时间太长,已然没有办法恢复。”

    婉昭仪起身一点一点地走到凤瑾暄的面前,她红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凤瑾暄,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喜欢跟在白氏后面唤她“敏姨”的那个小男孩。

    “敏姨。”凤瑾暄说着就将手中的帕子递到婉昭仪的面前,“能够活下来已是万幸,又岂能肖想其他事情呢。”

    婉昭仪红着眼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将凤瑾暄揽入怀中拍着他的后背,这些已经抵过千言万语。

    “所以你是为了嫣儿成亲才回临安?”婉昭仪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又重新坐到主位上,“也好,总归嫣儿是你的亲生妹妹,除了本宫也不相信旁人能够照顾好嫣儿。”

    婉昭仪调整好情绪后,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笑容,“阿暄,你在临安是否有住的地方,你和老四从小在一起长大,若是不嫌弃可是先住在老四的府上,到时候也可以在临安安置一处宅子。”

    “敏姨放心,我只是会在相府借住一段时间,等到嫣儿成亲之后,我就会住到自己的宅子里,我在临安已经安置宅子了,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修葺得差不多了。”凤瑾暄看着婉昭仪笑着回答,“敏姨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

    “好好好!”婉昭仪看着凤瑾暄眉眼间带着些许安慰,她又将目光落在元朗身上,“老四,你带着阿暄好好在皇宫里逛一逛,本宫和嫣儿还有一些话想要说。”

    元朗和凤瑾暄几乎是同时站起来,在辞别婉昭仪之后,他们两个人才一起肩并肩地离开关雎宫。

    婉昭仪虽说是有些话想要和楚嫣说,可是等到他们离开后,婉昭仪就拉着楚嫣来到小厨房,按照婉昭仪的吩咐午膳已经在开始准备,只是她到底还是想要为元帝亲手烹饪一道菜肴。

    “嫣儿,本宫瞧着陛下这段时间心情似乎不太好,就想着能够做一点东西让他尝一尝最起码也能够换个心情。”婉昭仪看着楚嫣面上带着盈盈笑意,“你也知道本宫不甚在意那些分位,只想要和他在一起。”

    楚嫣不知想到何事,想到之前凤瑾禾送给她的那些东西,她从凤瑾禾给她的袋子里伸手就拿了出来,是婉昭仪从未见过的东西。

    “母妃,今日我让你们尝一尝好东西。”楚嫣说着就开始从架子上拿下一些水果。

    她将水果一一放在盘子里,每个盘子里都放置了好几种水果,最后才把锅里之前烧开的水倒进那些盘子里。

    她又吩咐人拿了一些冰过来将那些盘子全都放在冰上,最后还用小盖子将他们一一盖起来,“母妃,你相信我到时候父皇一定会非常喜欢这份点心。”

    婉昭仪半信半疑地看着楚嫣,可是楚却又忙碌起来另外一件事,做的不是上次做过的芒果西米露而是另外一种点心。

    楚嫣的手艺基本上都是凤瑾禾亲手教的,凤瑾禾是个不喜欢动手的,所以那个时候凤瑾禾住在老宅时,基本上都是楚嫣做这些事,久而久之,她竟然也学会了不少菜肴,而且做出来的口味也非常不错。

    而这厢元朗、元贞带着凤瑾暄在御花园中闲逛着,一路上都是元朗和凤瑾暄低声交谈的声音,他们二人多年不见,自然有许多话想要告诉给对方。

    却没有想到会在御花园的凉亭里看见太子元勋的身影,元勋坐在凉亭里,桌子上放着些许纸张,还有一壶茶和一盘子糕点。

    “见过太子殿下。”元朗三人看着元勋恭敬行礼。

    元勋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向他们面上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老四、老五你们来了,不知这位是?”元勋说着目光就落在凤瑾暄的身上。

    而凤瑾暄的目光却一直盯着元勋石桌上的那副丹青,因为上面的身穿绿色罗裙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他的妹妹——

    楚嫣!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