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43章:荷花节(8)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43章:荷花节(8)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婉昭仪面上闪过一瞬的神色被楚嫣收入眼底,没有得到婉昭仪的回答,楚嫣挽住她的手臂轻笑着开口,“若是深宫秘闻,那母妃就不要告诉我了。”

    迎上婉昭仪的那双眼睛,楚嫣继续开口,“皇后之所以找我去就是因为太子对我露出了一点倾慕之意,若是有这样一位母后,我又怎么可能肖想太子妃之位?若真的是嫁进东宫,多半也是任由皇后磋磨。”

    感受到婉昭仪的注视的目光,楚嫣正欲开口就听见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嫣儿,你有所不知,其实当今这位皇后乃是继后,先皇后是一位非常温柔贤惠的人,只可惜她和她的孩子都死在了大火里,死在了一场被精心设计的大火中。”

    楚嫣转头看向婉昭仪就听见她的声音继续响起,“这也算不上是深宫秘闻,只是大家都不愿意提起的过往罢了。”

    婉昭仪轻声叹口气,“众嫔妃都不愿意提起,那皇后又怎么会愿意提起呢?”迎着楚嫣的那双目光,婉昭仪继续开口,“因为陛下认为继后才是害死先皇后的凶手,亦或者是岳家一脉合谋害死了先皇后。”

    “竟然还有这样的曲折。”楚嫣的手微微弯曲着握紧婉昭仪的手臂,“太后一脉在朝中已经引起诸多不满,奈何根基太深,一时之间也无法撼动。”

    尤其是元帝登基之初一直仰赖岳家的照拂,而前些年也越来越仗势欺人,似乎都想要越过元帝直接干预朝政上的大事。

    她记得很清楚,前世墨锦城登基之初,就以雷霆手段直接镇压了岳氏一脉,岳氏一脉基本上都毫无活口,无论男女老少全都死在了墨锦城的铁蹄之下,难道墨锦城身上还隐藏着其他秘辛?

    “陛下已经老了。”婉昭仪转动着手中的镯子,“恐怕也就这几年的事情,元国素来立嫡立长,他这些年强撑着无非就是因为太子不成气候,若是他能够果敢一点,估计也就荣登九五之位了。”

    “太子心性软弱,根本不适合继承大统。”楚嫣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开口,“且太子根本无心九五之位,他更加向往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奈何身在帝王家。”

    婉昭仪直接捂住楚嫣的嘴巴,目光中带着一丝责怪看向她,“不要说这种话,皇宫之中到处都是太后的探子,万一这件事被传到太后的耳中该如何是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况且你以为太后会不知道皇后找我?”楚嫣抬眸看向婉昭仪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皇后既然能够找她,那么太后自然也能够知晓这件事,况且她之所以在那个时候选择搭理元勋就是为了之后的事情能够更方便,虽然元勋不喜欢九五之位,可并不代表其他人不喜欢啊!只要稍微放出一点诱饵,就会有鱼儿自动上钩。

    “嫣儿,你听我说,太后浸淫后宫这些年,各种手段都见过,你千万不要在太后的眼皮子底下耍些小伎俩,毕竟在她的眼里这些都不够看。”婉昭仪紧紧握住楚嫣的手,“嫣儿,纵然你是陛下亲封的县主,纵然本宫与陛下对你宠爱有加,可是太后她毕竟是……”

    楚嫣听着婉昭仪的话,直接把头依靠在婉昭仪的肩膀上,“母妃,那你真是想错了,我一个无知村妇,又岂能是太后的对手,若非有母妃的帮助,那我是连着荷花节都无法参加的呢。”楚嫣的语气微微上扬,对着婉昭仪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

    “嫣儿,你不要以为本宫是在骗你,本宫说的乃是实话,若是被太后知晓你的……”

    “母妃放心,这些事情我自由定夺。”楚嫣说着就给婉昭仪一个拥抱,“难不成在母妃眼中我就是这样一个不知礼数的人?”楚嫣迎上婉昭仪的目光笑着开口,“母妃不要担心,母妃把我当成是亲生女儿一样照顾,你和我的娘亲又是闺中密友,我自然也把你当作是娘亲一样。”

    楚嫣握住婉昭仪的手,眉眼间俱是笑意,“既如此,我又怎么设计得让母妃以身犯险?置母妃不顾呢?”

    婉昭仪神色微怔的看了楚嫣几秒,半晌后抬眸看向楚嫣,她伸手拍了拍楚嫣的脑袋一句话都没有说。

    关雎宫专门开辟了一个小院子给楚嫣和凤瑾暄居住,在离开婉昭仪的宫殿后,楚嫣就慢慢地向小院子走去,一路上路过的宫女、太监都熟稔地和她打招呼。

    走进院子时就看见凤瑾暄和元朗他们正在弈棋,看着正欲开口的元贞,楚嫣笑着竖起手指,走到他们二人身边就发现棋盘之上元朗已经处于下风。

    楚嫣看着正在犹豫落子的元朗,拿着一枚黑色的棋子就落在一个位置上,“兄长弈棋的风格倒是符合凤姐姐的性子。”

    凤瑾暄挑眉看了一眼楚嫣,很快地落下手中的白子,一来二去原本是凤瑾暄和元朗的对弈,变成了兄妹二人之间暗中展开的较量。

    “天下之大,无非都是局中人。”凤瑾暄落下手中白子后轻笑道。

    “既是局中人,又是执棋人。”楚嫣抬眸看了一眼凤瑾暄轻笑着开口,“兄长以为自己是局中人还是执棋人?”

    “那小嫣儿呢?”凤瑾暄瞧着楚嫣落下的黑子抬眸看向她。

    “谁知道呢?”楚嫣落下手中的最后一枚棋子抬眸看向凤瑾暄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兄长,承让。”

    凤瑾暄看了一眼棋盘上的布局,又将目光落在楚嫣的身上,脑海中又回想起凤瑾禾之前说过的那些话。

    他的妹妹终究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长大了。

    他原本想要一只保护的妹妹,如今终于也可以独当一面了,可是这样的独立不正好又表示她之前遭遇过的那些事吗?

    ——阿暄,只有变得强大才能够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凤瑾暄调整好情绪后抬眸看向楚嫣,“小嫣儿棋高一着,这一局是我输了!”

    “楚嫣姐姐的棋艺也太好了吧!本来四哥都要输了,结果竟然让楚嫣姐姐赢了。”元贞神色激动地开口,“楚嫣姐姐,要不你也教教我吧,说不定到时候我还能够赢过四哥呢。”

    楚嫣伸手弹了一下元贞的脑门,“想要赢过四哥,估计要等到十年后,不过十年后你棋艺见长,想来四哥更是有所进益,所以你这辈子都不是四哥的对手。”

    “那为何楚嫣姐姐能够赢得胜利?”元贞说着还揉了揉脑门一脸疑惑地开口,“之前四哥明明就快要输了。”

    “那是因为我懂得进攻啊!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楚嫣瞧着元贞的一脸呆萌模样难得好心情地解释道。

    元朗听着楚嫣的话又将目光落在棋盘上,不得不说楚嫣的下棋的风格和凤瑾暄差不多,她之所以能够赢过凤瑾暄恐怕是因为楚嫣比凤瑾暄更激进一些,明明有些落子的地方看似死局,可却偏偏在对方落下白子后又变成了胜利者。

    若楚嫣是执棋人,那么他们又是棋盘上的哪一枚棋子?

    趁着元朗、元贞离开时,楚嫣坐到凤瑾暄的身边,单手托腮看着他笑着开口,“如何?”

    “自然是如你所愿。”凤瑾暄瞧着楚嫣唇边带着一丝温润的弧度,“既然是他们想要对付你,你这一招釜底抽薪亦是可行,只是你到底是如何说服那个人的?”

    楚嫣挑眉看向凤瑾暄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来,“暄哥哥,我只是一个无知村妇,你说的这些话,我可是一句都听不懂呢。”楚嫣歪着脑袋唇边的笑意愈发温柔,又岂是唇边的梨涡若隐若现,看上去真的就好像是一直柔弱又无辜的小白兔。

    “兄长,我就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到时候在荷花节上可还要劳烦兄长保护我呢。”楚嫣抬眸对着凤瑾暄再次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她如同孩提一般伸手去拉扯凤瑾暄的衣角,“兄长,你一定要好好保护人家哦~”

    楚嫣的话刚刚说完,就看见一个黑衣人落在楚嫣的面前,他看着楚嫣直接将一封信递到楚嫣的面前,随即就消失不见。

    楚嫣看了一眼信封上的字体,抬眸看向身边的凤瑾暄,“兄长,你知道皇后给太子相中的是哪位姑娘吗?”

    看着想要夺取信笺的凤瑾暄,楚嫣一个转身就将手中的信纸扔进了袖子里,“我们的父亲果然还是要留着不能让他那么早就死了。”

    如同楚嫣所料,在元帝从坤宁宫带走楚嫣后,太后很快就得知这件消息,甚至很快将楚嫣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可从别人口中知晓得如出一辙。

    从小在老宅长大,前段时间被楚航接回临安,准备成亲之事,可谁知偏偏在成亲之前爆出赵氏卖官鬻爵一事,之后便是被元帝亲封为安乐县主,以及被指婚给宁王墨锦城。

    “太后娘娘,你在思考何事?”丫鬟梅香看着太后低声问道,“奴婢实在想不通,陛下为何要亲封这样一个姑娘为县主。”语气中带着几分质疑,“难不成就是因为她是婉昭仪的义女?”

    太后闭着眼斜靠在美人榻上,听见梅香的话微微睁开双眸,一双浑浊苍老的眸子里带着几分算计,“婉昭仪素招人疼爱,若非如此又岂能是后宫之中唯一有两个孩子的人?”太后接过梅兰递过来的水果慢慢地吃着,“无知村妇?一个无知村妇竟然能够和婉昭仪搭上线,又能够认识太子殿下,这样的人可不是无知村妇。”

    梅香跟在太后身边的时间最长,太后一开口,她基本上就已经能够想到太后究竟要做哪些事,她低眉顺眼地开口道,“太后,需要将安乐县主请过来吗?”

    “她是个有野心的人,不能够没有行动。”太后睁着眸子一双眼睛眺向远方,“既然陛下能够封她为安乐县主,自然也能够褫夺她的县主之位,而哀家要做的就是等待这个时机。”

    “若是她知晓哀家的意图,定然能够明白哀家所想。”太后说完唇边漾开一抹弧度,“哀家浸淫后宫这些年,何样的手段没有见过,各路魑魅魍魉又有谁会是哀家的对手?”

    梅香伸手继续给太后捶打按摩,瞧着太后的模样,梅香低着头唇边露出一个笑容。

    “梅香,这荷花节上楚嫣应当是要表演节目的吧,不如就让楚嫣在这个地方稍微出丑一下如何?”太后神色淡漠地瞥了一眼身边的梅香,“荷花节上若是成为笑柄,纵然她能够成为宁王妃,也会成为临安百姓的笑柄。”

    “是,奴婢明白。”梅香面色恭顺地回应道。

    “之前皇后所言的狄太傅的孙女狄莺这个人如何?”太后微微睁开眸子看了一眼身边的梅香,“这个姑娘似乎没有太多的存在感?之前的荷花节表演上似乎也不曾听过这个姑娘的名字?”

    “回太后,狄太傅这个孙女,据说自打生下来之后就体弱多病,后来太医院的太医诊断说是临安的气候不适合,就一直养在其他地方。”梅香将已经打听到的消息告诉给太后,“不过这些年狄太傅对狄莺非常上心,纵然是生活在别院,也一直有专人教导,规矩礼仪不知要比楚嫣好多少,奴婢觉得这样的姑娘才配得上太子殿下。”

    太后听着梅香的话,心中自有计较,“等一下贵女进宫之后,你直接把狄莺姑娘带到哀家的慈宁宫,哀家倒是想要看看这狄莺姑娘到底是何等模样的人。”

    梅香顺着太后的话说了下去,“太后放心,能够得到皇后青睐自然也并非常人,奴婢相信太后娘娘也一定会喜欢狄莺姑娘。”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