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60章:成亲前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60章:成亲前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与墨锦城成亲前夕,楚嫣被皇贵妃身边的紫苏接进皇宫住一晚上,楚航知晓这是元帝对楚航的信任,也表示着对楚嫣的一种关注与荣耀,这种荣耀对楚航来说百利而无一害,他甚至迫不及待地想要楚嫣嫁给墨锦城。

    至于墨锦城的身体如何,又是否是一个短命鬼,那显然都不在楚航的考虑范围之内,他甚至内心还在盘算着,如果墨锦城死了之后,楚嫣说不定还能够嫁给把她放在心上的凤瑾暄。

    凤瑾暄对楚嫣的感情表现得太明显,如果不是碍于墨锦城的身份,楚航不得不怀疑凤瑾暄是不是要在成亲之前带着楚嫣私奔。

    饶是楚嫣看上去并不会跟着凤瑾暄一起逃跑私奔,但他还是让司玥叮嘱楚嫣不要让她做傻事。

    聪明如楚嫣,自然明白楚航的意思,甚至还让司玥告诉楚航,她会开开心心地嫁给墨锦城,若是有朝一日墨锦城生病故去,她会殉葬。

    抵达关雎宫之后,楚嫣还把这件事当作是笑话和皇贵妃说起,皇贵妃看着楚嫣面露无奈之色,“若非知道你们是亲生兄妹,我都要以为阿暄能够带着你私奔呢。”

    楚嫣眉眼间染上笑意,“母妃,我和兄长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能够让楚航误会。”在皇贵妃的面前,楚嫣整个人放松下来,她每每都觉得好像回到关雎宫就好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比呆在相府里要舒服多了。

    “母妃,嫡母成亲这么久一直都没有消息?”楚嫣将目光落在皇贵妃身上,一脸好奇的询问道,“楚航还年轻,他们之间应该还会有孩子的。”

    皇贵妃看着楚嫣,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件事,半晌之后缓缓开口道,“司玥妹妹乃是天生石女,床笫之欢都望尘莫及,更遑论是怀孕生子?”

    “石女?”楚嫣震惊地抬头看向皇贵妃,“明明母妃身体健康,可为何嫡母会如此?”

    皇贵妃看着楚嫣无奈地摇摇头,“具体情况不清楚,不过她没有自己的孩子也好,能够把你们当作是亲生女儿。”

    皇贵妃执起楚嫣的手,“嫣儿,本宫把妹妹嫁给楚相是有私心的,就是为了能够让你好过一点,可本宫没有想到,她也和普通女人一样。”

    楚嫣的话让皇贵妃勾起唇角,她给了皇贵妃一个拥抱,“母妃,你不用担心,我把她当成嫡母一样照顾。”

    “可她并没有把你当成嫡女不是吗?”皇贵妃看着楚嫣反问道,“她好像对楚航动情了,我明明让她把相府所发生的一切都告知本宫,可他并没有。”

    楚嫣想了想之后继续开口,“楚航能够吸引我娘、赵氏还有嫡母,自然有他的一番道理。”

    楚嫣低着头想到前世的那些事,至少前世是没有司玥这个人物出现,毕竟前世在赵氏的照看下她落得那样一个下场,相府的那些事情她还是从墨锦城的口中得知,只是那个时候相府已经落败。

    “其实楚相这个人就是柔情蜜意,只说不做。”皇贵妃面上带着几分讪笑,“虽然皇家没有真情,可陛下对姐姐,对我都是真心实意的。”

    皇贵妃顿了顿之后,“不过自打姐姐死后,这后宫也就只有我一个人,本宫一直在想,若是姐姐能够看见这一幕该有多好?”

    “她不会愿意看见的。”楚嫣想也不想地开口,“你们口中的先皇后太美好了,温柔善良,又懂得如何权衡后宫的利益,就因如此她才不适合生活在后宫。”

    楚嫣又将目光落在皇贵妃身上,“其实父皇也知道先皇后不适合皇宫,但是又无法保护她,其实她已经很惨了。”

    皇贵妃看着楚嫣的模样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胡闹!在外人面前你可不能这样说明白吗?”

    楚嫣对着皇贵妃做了一个鬼脸,“我只在母妃面前才这样!因为我把母妃当成是亲娘。”

    楚嫣和皇贵妃说了一会体己话,守在门口的紫苏就来通知说是太后来了,皇贵妃带着楚嫣收拾一番之后才前去迎接太后。

    太后和皇贵妃寒暄一番之后就表示慈宁宫旁边的庆宁宫已经收拾出来,让楚嫣今天晚上到那边住下来,而楚航他们送过来的嫁妆要全都安置到了庆宁宫。

    皇贵妃目送着太后和楚嫣离开后,才将目光落在身边的紫苏身上,“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本宫竟然还能见到母后这般喜欢一个人,若不是嫣儿年纪太小,本宫估摸着太后都要收嫣儿为女儿了。”

    其实太后基本上就已经把楚嫣当成亲生女儿照顾了,庆宁宫据说当年可是长公主居住的地方,这些年没有一个人能够入住庆宁宫,可如今楚嫣竟然能够住进去,而且竟然还是太后带着住进去。

    抵达庆宁宫之后,楚嫣扶着太后的手腕,太后一边走一边给她介绍庆宁宫的布置,楚嫣对庆宁宫有些了解,据说是当年太后之女所住的地方,这些年一直空置着,无论是谁,哪怕是当今皇后都没有住过这庆宁宫。

    然而楚嫣没有想到,她有朝一日竟然能够从庆宁宫出嫁!

    “安乐,这以前是哀家女儿所居住的地方,想来你应该也不会介意。”太后倒是大大方方地和她说起这件事,“哀家女儿逝去后,这宫殿一直空着,明儿你正好从这庆宁宫出嫁,以后哀家就是你的后盾。”

    楚嫣听着太后的话,眉眼弯成月牙,“多谢太后恩赐,能够住进这庆宁宫是嫣儿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太后被楚嫣说得心花怒放,看向楚嫣的眉眼间也染上点点笑意,她将楚嫣揽入怀中,轻笑着开口,“其实你要是年纪和太子那么大,哀家都想要把你当成是女儿。”

    太后丝毫没有遮掩地开口,“这岳林一事安乐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毕竟岳家乃是朝中重臣,当年又扶持陛下登基,这些年来也算是树大招风。”

    楚嫣听着太后的话,楚嫣抬眸看向她,“太后这可是折煞嫣儿了,嫣儿从小与娘亲生活在一起,五岁那年娘亲郁郁而终,后来我又被赵氏送走,这些年也从未感受过亲情;若非遇见皇贵妃,我恐怕再也无法感受到娘亲给予的温暖了。”

    太后看楚嫣的模样伸手为楚嫣拭去眼角的泪水,“好孩子!以后哀家和皇贵妃都会对你好,保证宁王不敢欺负你!若是他欺负你,我们就不要她!哀家再给你物色更好的驸马。”

    听着太后的话,楚嫣笑了出来,两个人一直在庆宁宫说了许多话,楚嫣才送太后回慈宁宫,回庆宁宫的路上正好遇见了皇贵妃的步辇。

    “母妃这会儿怎么又来了?”楚嫣迎上前看着皇贵妃柔声道,“刚刚送走太后娘娘。”

    “你明天就要成亲了,本宫来与你说一些事情。”皇贵妃说着就握住楚嫣的手,两个人肩并肩地朝着庆宁宫的方向走去。

    皇贵妃说的那些和之前太后说的那些有所不同,皇贵妃教给她的算是一种另类意义上的御夫之术,好的感情不仅需要经营,甚至还需要一些小甜蜜。

    皇贵妃之所以能够这些年得到元帝的恩宠,一方面是因为先皇后,更多的则是因为她自己本身就擅长这一块。

    “嫣儿,无论发生任何事在自己的夫君面前都要学会做小。”皇贵妃执起楚嫣的手拍了怕,“只有娇小的女人才会引起男人的保护欲明白吗?”

    皇贵妃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你可以强硬,你可以冷漠,也可以孤芳自赏,但是在面对自己夫君时偶尔的示弱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其实本宫是不看上宁王的,想着你若是本宫的媳妇该有多好,本宫保证老四不敢欺负你,若是他负你,本宫就给你做后盾!”

    楚嫣挽住皇贵妃的手臂,亲昵地靠在她的手臂上,“母妃放心,我得你和父皇还有太后娘娘喜欢,宁王殿下不敢负我!他若是负我,或者有其他的女人,我就休了他,再找一个更好地!”

    皇贵妃拿着手点了点楚嫣的脑袋,“好好好!只要没有为情所困就可以,不管你们以后的结果如何,也不知宁王的身体究竟如何,但是你能这样说,本宫还是很开心。”

    楚嫣在庆宁宫和皇贵妃说着体己话,而宁王府则是在墨锦城的安排下处处都已经张灯结彩,墨锦城的父母已经不在,明天坐在高堂之位的是他的大伯和大伯娘。

    “哥哥,你明天终于能够把楚嫣姐姐娶回来了。”墨锦芸看着坐在灯下的墨锦城笑着开口,“哥哥一定很喜欢楚嫣姐姐吧。”

    墨锦城抬头看向墨锦芸,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你如何知道?”

    “哥哥明明一向都不喜欢吃药的,可是我把药送给楚嫣姐姐的那天,药竟然被你喝完了。”墨锦芸看着墨锦城一板正经地开口,“所以哥哥一定喜欢楚嫣姐姐!”

    墨锦城看着楚嫣抬手抚上她的脑袋,“芸妹妹,以后哥哥会保护你和嫂嫂,以后又多了一个人疼你,你不开心吗?”

    “我当然开心!”墨锦芸轻笑着开口,“而且我喜欢楚嫣姐姐,楚嫣姐姐是真心对待哥哥好的,我能够感受出来,楚嫣姐姐一定能够好好照顾哥哥,楚嫣姐姐是我见过的天下最漂亮的嫂嫂。”墨锦芸说着还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哥哥,你和嫂嫂会幸福的对不对?”

    墨锦城看着墨锦芸笑着点点头,“是,以后我们都会幸福。”

    看着墨锦城院子里的灯尚未熄灭,墨知渊和妻子赵氏都将目光落在院子的方向,墨知渊的面上的情绪更是晦暗不明。

    “若是王妃来了你就交出手中的掌家权,也省得被王妃为难。”墨知渊看着妻子低声道,“且先看看这楚嫣到底会不会接。”

    “不过就是个短命鬼,也值得这样费心对付?”赵氏嗤笑着开口,“要不是仗着他有个宁王的身份,还能够活到现在?”赵氏端起面前的水杯小呷一口,“老爷,那坊间可都传言他活不过三个月,我们距离他最近,他身体如何,难道我们还不清楚?”

    “反正总是要死的。”墨知渊说着又将目光落在远方,“至于怎么死的根本就没人关心,楚嫣也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对手,等到他死了之后,我们就下令让楚嫣殉葬,她一个姑娘还能够和我们抗衡?”

    “老爷说得不错,到时候陛下怎么也要看着他的面前继续留下宁王这个封号,到时候这个宁王的位置不就落到我们儿子身上了吗?”

    墨知渊抬头看向赵氏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夫人说得不错,只要到时候他一死,这个封号就会落到我们儿子的身上,到时候加官进爵不都是我们说了算吗?所以楚嫣嫁过来之后你也不要为难楚嫣,就算是交出管家权也不要有丝毫的怨恨,反正楚嫣又不是夫人的对手。”

    赵氏看着墨知渊笑着点点头,“老爷说得是。”赵氏低着头将手边的茶一饮而尽,“还是老爷思虑深远,是妾身思虑不周。”

    (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