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62章:成亲夜(2)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62章:成亲夜(2)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将所有的目光和心思全都放在元帝的身上,元帝对墨锦城的种种所作所为好像都在预示着墨锦城的身份。

    前世的墨锦城也被封为宁王殿下,只是因为她嫁给文冠宇较早,所以对临安的势力分布根本不了解,而重生回来之后,因为接手凤瑾禾在元国的势力,才慢慢地对元国势力分布有所了解。

    若真是如此,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墨知书在临死之前和元帝说过一些话,亦或者说墨知书本身的死就是一个秘密,所谓的战死沙场真的是战死沙场吗?

    如今墨家军的掌控权全都落在副将的手中,她记得前世当墨锦城接手墨家军之后,第一个开刀的人便是副将,至于副将到底是如何死的,楚嫣倒是不甚清楚,因为那个时候她在青楼里被调教得生不如死。

    楚航也没有想到元帝竟然能够如此疼爱楚嫣,在见到这一幕后,他多次就目光示意楚嫣和元帝开口说话,不过楚嫣并未把她放在眼中,气得楚航眉头直皱。

    楚航虽然不是常年侍奉在元帝身边,可也知晓元帝性格,如果楚嫣如今不讨好元帝,说不定哪日元帝生气时就将所有的荣耀都收回去。

    楚嫣在喜婆的一句“吉时到”的话语中就直接被青栀拿着喜帕盖到头上,然后青栀扶着楚嫣向房间走过去。

    楚婵趁着所有人都将目光注视到楚嫣身上之时,将宁嫔递给他的那包粉末放到了墨锦城的酒杯里,而在楚婵离开之后凤瑾暄紧接着就将两杯酒端下去然后重新上了两杯酒。

    随后就将那杯酒按照原定计划送到了元丰的面前,元丰罪不至死,可宁嫔不应该动了谋害墨锦城和楚嫣的心思,凤瑾暄酌情减少一点药量,虽说不致死,但是元丰这段时间至少不会好过!

    墨锦城抵达庆宁宫时,就发现只有元帝和皇贵妃两个人,墨锦城盯着元帝看了半晌后,在接出楚嫣之后,墨锦城当即就在他们二人面前拜堂成亲,墨锦城则是无视元帝那双通红的眼睛。

    “笑笑,我来娶你了。”墨锦城说着就握住楚嫣的手,“从今以后一辈子再也不分离。”

    “好。”虽然她看不见墨锦城脸上的表情,但是能够感觉到他语气里的轻松与愉悦。

    而她终于能够在众人的见证下嫁给墨锦城,纵然前路荆棘又如何,她带着墨锦城一定能够走出繁花似锦的康庄大道。

    拜过高堂,敬过酒墨锦城就将楚嫣抱着离开了庆宁宫,感受到身后的视线,墨锦城笑着勾起唇角,然后转身离开庆宁宫。

    十里红妆,江山为聘,他墨锦城如今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她带在身边,再也不会出现那些流言蜚语,再也不会出现那样悲惨的一幕。

    “别怕。”坐在马车里的墨锦城握住楚嫣的手,“我没事。”

    “你当然没事。”楚嫣听着墨锦城的话轻笑着开口,“你没事,不过宫里的那位就有事了。”

    “你知道?”墨锦城婆娑着楚嫣的纤纤玉手,“笑笑,我们以后生一群孩子好不好?”

    “等你的身体好了以后再说吧。”楚嫣顺手给墨锦城号脉,她发现墨锦城的脉象很奇怪,不像是中毒,也不像是前世那样,也不知凤瑾禾是否能够诊断出这么奇怪的脉象。

    “等一下就可以让你见识一下。”墨锦城在楚嫣的耳边低声道,“你放心,这种情况凤姑娘遇见过,只不过那个人比我更惨一点,只能活到三十岁。”

    “喂!”楚嫣庆幸的是墨锦城看不见他脸上浮现的红晕,果然男人的脑子想的都是这些事情!

    一路上都是在墨锦城的调笑中度过的,等到了宁王府之后楚嫣的心态也彻底放松下来,但是她知道宁王府等待着她的肯定也不比相府好到哪里去。

    墨锦城走下马车抱着她跨过火盆,该有的一样都没有少,今日坐在首位上的是太夫人,坐下首处的乃是大伯和大伯娘。

    二人拜过高堂后,楚嫣就直接被送去了新房,一路上都是墨锦芸叽叽喳喳的身影。

    “等一会让青栀伺候你吃一点东西,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一会也要回来了。”墨锦城扶着让楚嫣坐下。

    “好。”

    听见关门声后,青栀上前一步就将放在桌子上的糕点递到楚嫣的手边,“姑娘就算是饿了一天了,赶紧吃吧!”

    “青栀,宫中那边的情况如何?”楚嫣拿起一小块的糕点低着头放进嘴里细嚼慢咽。

    “宫中那边尚未有消息传来。”青栀笑着开口,“不过宁嫔肯定没有想到王爷不仅没有死去,反而是自己的儿子中招,你说宁嫔会不会记恨楚婵?”

    “之后相府如何,可就和我没有半分关系了。”楚嫣吃着糕点口齿不清地说着,“应该说回门之后,相府就和我没有半分关系了,到时候让墨锦城背锅就行。”

    “反正我当时住进嫣然阁时也没有带任何东西,那些东西不要也罢。”楚嫣继续开口,“那里面的东西也都是赵氏安排的称不上多好,楚航想要借着墨锦城来达到目的,我肯定不同意!”楚嫣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凛然。

    “我不可能让任何人欺负墨锦城。”

    “奴婢觉得宁王殿下能够娶到姑娘也算是幸事一件,姑娘的医术虽然比不上主子,可是毕竟是主子亲手教的,而且姑娘不是还亲自研发出一套针灸之术吗?是主子都夸赞的。”

    “只是我诊断不出墨锦城的脉象,她的脉象很奇怪,好似和正常人不一样,还有之前他说的那个人,我有点好奇这个人是谁?”楚嫣摸着下巴一板正经地开口,“对了,他们送的嫁妆全都安置在宁王府的仓库里,我记得之前墨锦城说过,宁王府的仓库是归他所有,到时候清点一下就是。”

    “姑娘放心,这些事情自然奴婢自己会去做,更何况旁边的公主府已经修葺得差不多了,公主府按照原本县主府的范围又扩大了一点,如今公主府比现在的宁王府还大呢。”

    青栀看着楚嫣笑着开口道,“若是姑娘愿意到时候从宁王府这边开个小门直接抵达公主府,这样一来公主府那边也能够住人,总好过在宁王府看别人脸色过日子。”

    “青栀,以后要改口叫王妃啦。”楚嫣心情愉悦地开口。

    “是!”

    听见推门声,楚嫣抬头望去就看见一双红色的靴子,她听见墨锦城的声音响起,“青栀,你先下去吧!”

    然后就听见关门的声音,墨锦城坐到床上婆娑着他的手,伸手就直接掀开了她的喜帕。

    喜帕之下的楚嫣因着烛光的颜色被照耀得熠熠生辉,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都带着笑意。

    “好看吗?”楚嫣伸手环住墨锦城的脖子。

    “要变成禽兽了!”墨锦城一下把楚嫣带入怀中在他的耳边低声呢喃。

    楚嫣闻到墨锦城的身上有一丝丝的酒味,她任由墨锦城靠在她的身上,“合卺酒还没有喝。”

    “我知道。”墨锦城蹭了蹭她的脖子,“笑笑,你知道吗?我用尽千辛万苦才能把你娶进宁王府,可是我又担心你在宁王府活不下去,另外两房的人心思可比相府那些人还要深。”墨锦城说着就玩起了她的手,“笑笑,要不我入赘到你的公主府吧。这样你就不用面对这些腌臜事儿了。”

    “墨锦城,我知道他们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他们是在想等到你死后,墨知渊的儿子就能够顺利继承你宁王的位置,不过这怎么可能呢?”楚嫣抬手抚上墨锦城的脸颊,“有了我你才不会死呢!”

    楚嫣也不给墨锦城开口说话的机会,“我说过,要和你一辈子的!”

    墨锦城在楚嫣的眉宇间落下一个吻,然后他起身拉着楚嫣一起站了起来,他们两个人饮下合卺酒。

    “墨锦城,宁王府旁边就是公主府,不如到时候在宁王府边上开个小门,你也算是入赘了?而且我的嫁妆那么多,宁王府肯定放不下,到时候就把东西全都放置到公主府去,你觉得如何?”楚嫣抬手抚上墨锦城的脸颊面上带着盈盈笑意,“墨锦城,我终于嫁给你了。”

    “是我终于娶到你了。”墨锦城摸着楚嫣的脸颊,此刻墨锦城的眼中倒映着楚嫣的身影。

    墨锦城婆娑着楚嫣的唇瓣,尚未准备吻上去,可是率先被楚嫣一下扑倒在床上,楚嫣的手搭在墨锦城腰间的腰封上,“墨锦城,你既然是病人,那就应该要有病人的样子!”

    墨锦城一下将楚嫣抱着趴在她的身上,在他的耳边低声呢喃着,“好!任卿采撷。”

    红色的纹幔之下倒映着两个互相纠缠的身影,在旁边红烛的映衬下显得愈发地柔和与温暖。

    翌日清晨,楚嫣一睁开眼睛就动了一下身体,身边的墨锦城却再次把她揽入怀中,“夫人技艺高超,甘拜下风!”

    “墨锦城!”楚嫣看着墨锦城一下红了脸,“你有完没完!”

    “看来凤姑娘不仅教了你医术,还教了你其他东西啊!”墨锦城看着楚嫣意味深长的开口。

    “那是我自己学的好不好!”楚嫣瞥了一眼墨锦城,“我看你昨天晚上不是很舒服!”楚嫣说着就拍了墨锦城一巴掌,“大清早的脑子都是这些黄色废料!”

    墨锦城说着就捂住自己的心口,故作一脸难过地开口,“心口疼怎么办!”

    楚嫣瞧着墨锦城的模样再次拍了他一下,“行了,今天不是还要给祖母他们敬茶,赶紧起来。”

    楚嫣说着就将青栀和青雀唤了进来,但是在下床时她还小心翼翼地将纹幔压住,“等我弄好之后再来照顾你。”

    “去吧,我的房间下有一处汤池,可以好好泡澡,时间还早不用着急。”墨锦城温柔的声音传入楚嫣耳畔。

    楚嫣只穿了一件中衣在另外一位宁王府的丫鬟的带领下去了专属于墨锦城的汤池,他这才知道这是一处温泉。

    “王妃昨夜和王爷玩得挺开心啊!”青栀小心翼翼地给楚嫣擦拭着身体,“我们守在外面都听见动静了。”

    “丢死人了!”楚嫣红着脸开口,“皇宫那边的事情如何?”楚嫣的面上恢复之前的冷静,“宁嫔这下可是要恨死楚婵了。”

    “三殿下的确晕了过去,而且因为是宁嫔自己下毒,所以她根本就不敢拿出解药,不过陛下对元丰晕过去一点都不在意,就让人直接将元丰抬走了,还说省得看着碍眼。

    最后宁嫔也离开了宴会,我瞧着好像是陛下早就知道宁嫔要对王爷下手似的。”

    “那是,毕竟那可是陛下,任何人做事能够逃得过他的眼睛?”楚嫣说着就将毛巾盖在脸上,“更何况昨日明明是墨锦城成亲,可你难道不觉得陛下很开心吗?”

    “是啊!就好像父亲对儿子的那种。”青栀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开口,“不过陛下和墨将军的关系那么好,把王爷当成自己的儿子也情有可原。”

    “是吧!”楚嫣模棱两可地回答着,她可不认为元帝是真的把墨锦城当成是墨知书的儿子,说不定……

    楚嫣泡过温泉,在青栀的伺候下回到房间重新换了一套衣服。

    随后她才亲自伺候墨锦城起身洗漱。

    等到两个人全都弄好之后,墨锦城又带着楚嫣前去用了早膳,等到早膳结束后二人才去给太夫人敬茶。

    “好好好!”太夫人接过楚嫣的茶水之后看着楚嫣面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不愧是阿城自己看中的妻子,生得漂亮。”楚嫣对着太夫人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就在楚嫣想要给大伯娘赵氏敬茶时,孙氏身边的丫鬟微微伸出一只脚,本想要是扳倒楚嫣让楚嫣出糗,可谁知楚嫣却假装不小心把手中滚烫的茶水泼了赵氏一身,疼的赵氏大叫一声。

    (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