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76章:撕破脸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76章:撕破脸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正欲起身时,站在她旁边的墨锦城就率先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楚嫣,“这是我的家事,我去处理。”

    “现在我们是一家人。”楚嫣站起来看着墨锦城眉眼间带着笑意,“况且如今你已经不再是宁王,可我仍是公主。“

    墨锦城盯着楚嫣看了一会后,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明明看上去谦卑恭敬,可不知为何墨锦城做的这个动作却带着几分虔诚,好似真的把楚嫣当成是唯一。

    楚嫣和墨锦城肩并肩走到公主府门外时,就看见公主府的那些侍卫都在驱赶墨老夫人,而她身边的丫鬟则是控诉着公主府欺人太甚。

    想要把所有的矛头全都指向公主府,利用舆论和人心来达到自己所谓的目的。

    “阿城,你终于出来了,你快点回宁王府,我们的宁王府被抄家了。”墨老夫人看着墨锦城想也不想地开口,“若是宁王府被抄家了,以后我们住在哪里?”

    “你们住在哪里与我何干?”墨锦城看着墨老夫人嗤笑着开口,“如今我只是一介白衣,并非宁王,陛下收回这宁王府不是正确的吗?”

    墨锦城迎着老夫人的那双眼睛,也不给她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如今我是真的入赘公主府了,娘子就是我的天,以后娘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墨锦城说着就握住楚嫣的手,“所以祖母你的以后与我何干?”

    “墨锦城我还是你的祖母!”墨老夫人指着墨锦城的鼻子破口大骂,“你岂能如此欺人太甚,难道你的眼里就没有你爹吗?”

    “祖母?你也配称为我的祖母吗?”墨锦城的声音带着几分冷意,“当年父亲战死沙场,母亲殉情,我看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们一家摆脱关系,要不是陛下封我为宁王,你愿意和我们同甘共苦吗?”

    墨锦城疾言厉色,“再者,你真的以为我爹不知道我的亲生祖母是怎么死的?他那样尊敬你,只是因为你对他有养育之恩,可我没有!从我爹他们死后,你恨不得我死了,至于大伯一家更是恨不得自己的儿子能够得到宁王的封号,落到如今地步,你们可还满意?”

    墨锦城面上带着几分冷意,“说是我的祖母,可是芸妹妹生病的时候你在哪里?我生病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不过就是想要占着我宁王的名号在外面炫耀罢了,你若是真的想要宁王这个封号,你怎么不让你自己的亲孙子去弄一个,如今倒是好意思在这里指责我的不是!”

    墨老夫人这些年虽对墨锦城假仁假义,可是也并没有让墨锦城好过,他们之所以对墨锦城不管不顾说到底也的确就是为了墨锦城“宁王”的名号,可谁知墨锦城竟然当众说出这种事,羞得墨老夫人根本就没法开口。

    “你若是我的亲生祖母,舍得让我生病的时候不给我找大夫吗?舍得我在床上垂死挣扎的时候,你却在外面大出风头?我在你的眼里到底是孙子,还是你争名逐利的棋子!”墨锦城说着就重重地咳嗽起来,“还有我的病,我的病是怎么来的,祖母你难道不清楚吗?”

    楚嫣看着墨锦城的脸色苍白的模样,伸手握住他的手,想要把温暖传递给墨锦城,在得到墨锦城眼神的示意后,楚嫣才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墨老夫人,你如今墨锦城已经并非宁王殿下,你若是想要找麻烦,那便是寻我公主府的麻烦了,你若是对我有诸多不满意,大可以进宫告御状,说我没有照顾墨锦城,但如今你在我公主府撒泼闹事,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楚嫣看着墨老夫人神色平静的开口。

    “一来,墨锦城如今是我公主府的人;二来,旁边的宁王府被赐给了我的外祖父,你们一家人也的确要趁早搬走,可莫要耽误了外祖父他们一家入住的时间,毕竟你们离开之后,房子还需要好好修缮一番呢。”

    墨老夫人被楚嫣说得脸通红,她指着楚嫣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倒是旁边的丫鬟说了一句,“我看你才是仗势欺人!”

    “那我就是仗势欺人又如何?”楚嫣迎着丫鬟目光面上带着几分冷意,“我仗着乃是当今唯一的公主欺负你们了?那不过是因为你们率先欺负墨锦城罢了。”

    楚嫣也不给他们开口说话的机会,“他是我的人,岂能让你们欺负?”楚嫣握紧旁边墨锦城的手,看着丫鬟轻笑着开口,“所以下次欺负人之前最好先弄清楚他是不是可以被你们欺负。”

    楚嫣说完也不去看他们脸上的神色,而是直接带着墨锦城转身就走,在走进公主府之前,楚嫣感觉到一抹视线,和身边的墨锦城看了一眼之后,两个人才肩并肩的一起走进去。

    回到院子时,就看见墨锦芸带着在带着孩子们一起玩耍,墨锦芸的脸上难得浮现出孩子气的笑容。

    “嫂嫂,你来了。”墨锦芸蹦蹦跳跳地到了楚嫣和墨锦城的身边,“对了,明日岳麓书院就要开院了,我能继续去上学吗?”墨锦芸将手背在后面看向他们时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为何不去?”楚嫣伸手拍了拍墨锦芸的脑袋,“你不是一直在岳麓书院上学吗?既如此,你就好好去,而且三舅舅也准备应聘那边的夫子,听说三舅舅精通音律和算术。”

    “那嫂嫂呢?嫂嫂之前不是还说要去岳麓书院念书的来着,我还想要把自己书院里最好的朋友介绍给嫂嫂呢。”

    “如今几位子侄也需要上学,你跟着他们一道就可以。”楚嫣抬眸看向墨锦芸眉眼间带着几分笑意,“况且你们又不用住在岳麓书院,每日回来用餐、休息,岂不是两全其美?”

    墨锦芸伸手就抱住了楚嫣的腰身,“嫂嫂最好了!哥哥能够娶到嫂嫂果然就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楚嫣听着墨锦芸的话点了点她的脑袋,只可惜她还没有坐下来,公主府外面仍旧是有人闹事,而更糟糕的事闹事的人竟然还是大伯娘赵氏一行人。

    楚嫣看了一眼墨锦城,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墨锦城将楚嫣揽入怀中笑着开口,“不要去管他们,如果你不管她们的话,估计一会子也就散了,可你若是出去了,估计就很难。”

    事实上楚嫣也并不准备出去,任由他们在外面大吵大闹,反正丢脸的又不是他们,反而是赵氏一行人。

    倒是等到静恩公他们回公主府时,整个人的面上都带着几分怒意,静恩公拍着桌子冷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门口那些人到底所谓何事?”

    “外祖父,那些人……”楚嫣正欲开口解释,旁边的墨锦城就站了起来对着静恩公鞠躬道歉。

    “抱歉,那些都是前来寻找我麻烦的人,是我的大伯娘,因着我如今入赘公主府,所以就在公主府外面大吵大闹。”

    静恩公看了一眼墨锦城之后面上带着几分同情,他拍了拍墨锦城的手,“好孩子受苦了,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这些所谓的亲人不要也罢。”

    墨锦城对着静恩公露出一个笑容。

    静恩公看了一眼楚嫣,又将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他顿了顿之后开口道,“嫣儿,你父亲邀请我前去相府聚一聚,不过被我拒绝了。”

    楚嫣听着静恩公的话,抬手握住静恩公的手,“外祖父也的确该去看一看娘亲,娘亲如今的灵位被供在楚家的祠堂里,等到我有机会了,一定会让父皇同意娘亲和父亲和离的事情,我相信若是九泉之下的娘亲知道这件事也定然会非常开心。”

    静恩公听着楚嫣的话,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他拍了拍楚嫣的脑袋,面上带着几分慈祥的笑容,“嫣儿,如果有需要我帮助地方,一定要告诉我,我那可怜的女儿,郁郁而终,临死我都没有见到她一面……”

    楚嫣看着静恩公脸上的表情,伸手安抚着她的后背,好一会之后静恩公的情绪才有所缓解,他抬头看向楚嫣笑着开口,“你说得不错,的确应该去看一看你娘。”

    楚嫣和墨锦城互相看一眼之后,就准备到时候跟着静恩公一同前往相府,无论楚航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都绝不能让楚航伤害已经年逾古稀的静恩公!

    与此同时,宁王府内。

    因着墨老夫人前去公主府门口聚众闹事,再加上如今带头让他们搬家的乃是高宣身边的张公公,尽管他们有诸多不愿,也必须要尽快从宁王府搬离。

    “养了这些年的白眼狼!”墨知渊狠狠的咒骂着,“早知如此,当年不如让他死了算了!”墨知渊说着就砸了一个手边的杯子,“墨知书该死,墨锦城更该死!”

    “老爷你也不要那么生气。”赵氏看着墨知渊蹙着眉头,“毕竟是个野种,也不知道是蒋氏跟哪个野男人生下来的野种,能够让我们享福一段时间已经挺好了。”

    墨知渊听着赵氏的话,抬头看向她,“那我们为何不把这一点用在墨锦城的身上呢?”他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只要墨锦城死了,楚嫣不就是要守活寡,反正墨锦城也活不了那么长时间,早死晚死都是要死!”墨知渊握紧手边的杯子,“只要墨锦城死了,任何事情不都是我们说了算?“

    赵氏听着墨知渊的话,低着头思忖半晌后抬头看向墨知渊,“老爷有何指教?如今墨锦城又不跟我们住在一起,想要下手便难了一点。”

    赵氏抿着唇,低着头不知在思考何事,“再者,我们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接触到墨锦城。”

    “我们接触不到,可是墨锦芸可以接触到,我们就用墨锦芸来接触墨锦城,让他们两个人一起死了!”一个恶毒的想法在墨知渊的脑海中形成,“那个野丫头早就应该死了!”

    墨知渊看着赵氏在她的耳边吩咐着,赵氏都只觉得浑身冰冷,平时看上去一点都不在意这些事情的墨知渊,竟然能够想出这么阴狠毒辣的法子。

    “到时候我去找。”墨知渊说着就拍了拍赵氏的手臂,“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便是。既然墨锦城那么想死,不如我就送他一程,也好让他记得我们可不是好欺负的!”

    赵氏看着墨知渊点点头,“好。”

    在墨知渊和赵氏商量着如何对付墨锦城时,老夫人那边也都在如数收拾着细软,这一次离开宁王府,以后若是想要再住进来恐怕就很难了,更不要说这座宅子被赏赐给了静恩公一家人。

    虽说墨府不如宁王府,但是综合各个条件来看,墨府又比宁王府稍微好那么一点,毕竟当年的墨府也是墨知书一手挣出来的,论起来只是墨府稍微小一点罢了。

    “老夫人放心,以后还会有机会的。”丫鬟在老夫人的耳边小声开口到,“说不定你很快就能够重新住进这里了呢。”

    老夫人看着身边的丫鬟想到自己那两个没有出息的儿子,一脸无奈摇摇头,“你指望谁能挣出一个宁王的位置来?”

    老夫人也不给他丫鬟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他们如今在仕途上顺风顺水不过是因为沾了宁王殿下的名号,不然就他们两个人哪里来的真凭实学?”

    老夫人眉眼间皆是无奈,“他们是我的儿子,我可比你了解多了,再者他们可从来都不是老将军的儿子,这一点老将军清楚,我也很清楚。”

    老夫人顿了顿之后怅然的抬头看向远方,语气中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当年不过是老将军可怜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才让我住进了将军府,可谁知一开始竟然是错的。“

    (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