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77章:身后事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77章:身后事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丫鬟听着老夫人的话请,伸手拍了拍老夫人的后背,“纵然如此,可是你到底也养育了宁王这些年,宁王他怎么能这样对你?”

    老夫人看了一眼身边的小丫鬟,对着她露出一个无奈的又心酸的笑容,“养育?我从未养育过他,我只不过是仗着先夫人和先将军去世之后,占有了他们的家产罢了。”

    老夫人执起丫鬟的手拍了拍,“你不知道,当年我们那儿发生洪灾,我的丈夫在洪灾中死了,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逃难,路上遇见了前来赈灾的墨将军夫妇二人;

    他们见我可怜商量一番之后就带我回了将军府,甚至给我的孩子冠以墨姓,墨老将军夫妇二人在世时,就待我极好,纵然是他们死了,临死之前也不忘叮嘱让墨知书孝顺我,可终究不是我亲生的儿子;

    墨知书这些年对我尊敬有加,就连将军夫人也对我宛如亲生婆母一般,是我,是我错了!是我想太多了,是我把想法都加注在他们二人身上,认为他们就是墨老将军的孩子,只是他们不是,他们从来都不是,我们也从来都不是什么将军府的老夫人,我就是乡下来的老婆子,大字不识一个,也从未见过世面。”

    老夫人说着说着眼睛就变得通红,“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阿城,是我害了我的一双儿子,他们不应该落得这样的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只可惜老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丫鬟见到老夫人晕了过去,赶紧就和身边的人将老夫人抬回了房间,丫鬟不仅让人去通知墨知渊等人,甚至还专门让人去通知了墨锦城,丫鬟一看便是老夫人定然有很多话想要告诉给墨锦城。

    楚嫣和墨锦城听到这个消息时,楚嫣就把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她知道墨锦城前世对待老夫人尚可,只是不知为何如今的墨锦城却这样的排斥老夫人。

    因为墨锦城没有立即给出答复,楚嫣也没有逼迫墨锦城的意思,只是握紧墨锦城的手。

    墨锦城看着楚嫣良久后,缓缓开口道,“她并非我的祖母,也并非我祖父的妻妾,只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罢了。”

    楚嫣抿着唇,看着墨锦城露出一个笑容,让墨锦城有了说下去的欲望,“当年是我的亲生祖父母看她可怜就将她一并带了回来,大伯、二伯都并非祖父母的孩子,而是她的孩子;

    也许是因为当年的一点善心让女人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情,只可惜她并没有这样想,她害死了我的祖母,当年我祖父母本就伉俪情深,祖母死后两年,祖父也郁郁而终,祖父临终之前让我爹好生照拂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恐怕早就忘了,她从来都不是什么老夫人,也不是将军府的人,只因当年祖父母的一点善心她才能够活到现在,说到底都是因为她的忘恩负义。”

    楚嫣看着墨锦城的模样,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身,整个人埋进他的怀中,她把墨锦城的脑袋放在她的肩膀上,低声呢喃道,“墨锦城,以后我会陪着你,你再也不是一个人。”

    “你若是不想去,那我们就不去。”楚嫣继续开口道,“人性都是贪婪的,你说得对,也许他们早就忘记自己的出身,妄图染指不属于自己的一切。”

    墨锦城调整好情绪,又将目光落在楚嫣身上。

    他之所以能够知道这些事情,那是因为……

    “去看看她吧。”墨锦城看着楚嫣神色平静地开口,“我正好也有一些疑问想要问她。纵然于我没有养育之恩,但是她曾经的确照顾过我爹。”墨锦城握住楚嫣双手时带着一丝轻颤,语气中也透着一股子莫名的悲伤。

    等到楚嫣收拾妥当和墨锦城见到老夫人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墨知渊、墨知枫并着他们的孩子全都围在老夫人的床前,老夫人睁着眼睛,好似就剩那么一口气似的。

    在看见墨锦城时那双浑浊的眼睛里才稍微有了一点亮光。

    “你来了。”老夫人看着墨锦城神色平静地开口。

    老夫人也不给墨锦城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对不起,是我想要得到更多,所以生了贪念,去肖想本不该属于我的一切。”老夫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带着几分沙哑。

    楚嫣伸手给老夫人把脉,她发现老夫人这些年的身体已经亏损的差不多,而亏损的缘由是思虑,她将目光落在墨锦城身上,老夫人恐怕这些年一直都在煎熬中度过。

    “阿城,我和他们说过了,他们并不是老将军的孩子,我这些年做错了,一步错,步步错,人啊,到底还是不能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老夫人看着墨锦城红了眼睛,“本来想着你死了,这些都是由我来继承,可到最后偏偏熬死了自己。”

    老夫人说着就咳嗽了几句,“阿城,你不要恨我好不好?”她说着就想要去握住墨锦城的手,“当年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知道老三死了之后生了贪念,去想了不该属于我的东西,这才有了如今的我。”

    墨锦城低着头看着老夫人一言不发,脸上的神色低沉得可怕,楚嫣轻声叹口气,拍了拍墨锦城的后背。

    “这些年我只有一个疑惑,当年你为何要毒杀我的祖母。”墨锦城看着老夫人情绪平静地询问道,他的眼底没有一丝波澜。

    “我没有。”老夫人想也不想地开口,“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谋害夫人,当年幸得他们救了一命,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事情。”老夫人看着墨锦城气喘吁吁地开口,“我只是在老三死了之后才生出这样的想法,我从来都没有谋害过他们啊!”

    老夫人感受到墨锦城那冰冷的目光,松开握住墨锦城的那双手,“阿城,我真的没有谋害他们,我也不知道为何夫人会无端身故,老将军也无端身死,我没有啊!”

    楚嫣放下老夫人的手,就听见老夫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公主殿下,希望你以后好好照顾阿城,阿城这些年过得很辛苦,这些都是我造成的,因为遇见你他才像个人。”

    “你放心,他如今是我的夫君,我自然会好好照顾他。”也算是答应了老夫人临终之前的遗言。

    “我有些乏了,想要睡一觉。”老夫人说着就对着墨锦城挥挥手,“你们出去吧。”

    墨锦城还想要问一些事情,却直接把楚嫣拉了出去,楚嫣走到门外看着守在门口的几个人,吩咐道,“你们进去吧,应该也就这么一会了。”

    看着兄弟二人冲进去的模样,楚嫣带着墨锦城走到旁边坐下来,她握住墨锦城的手,安抚道,“别难过。”

    “我不难过。”墨锦城看着楚嫣露出一个笑容,“我祖父母的死都和她脱不了干系,这些年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也许她没有骗你呢。”楚嫣看着墨锦城心平气和地开口,“她的身体亏空得很厉害,不像是正常的衰竭,反而更像是某种东西催化了一样,但我想这种东西一定不是药。”

    楚嫣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外祖父母皆是行伍出身,照理来说身体应该很好的,而他们之所以会死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

    楚嫣抿着唇,良久之后开口,“墨锦城,我个人认为这种催化剂可能对老夫人这种不习武的人来说没有太多的伤害,而对习武之人来说伤害甚大;这么一想恐怕当年爹爹的死,也应该是另有原因。”

    墨锦城听着楚嫣的分析,觉得她分析得很有道理,他抬手将楚嫣揽入怀中,“只可惜父亲尸骨无存,不然也能够知晓他到底怎么了。”墨锦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中透着几分沙哑,“当年父亲追击而去,据说只遭遇了流沙,具体情况如何我也不得而知。”

    楚嫣拍了拍墨锦城的后背,“不管如何都会有蛛丝马迹的。”

    墨锦城和楚嫣在外面坐了一会之后就听见房间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哭泣的声音,墨锦城揉了揉脑袋,将目光落在楚嫣的身上,“娘子,就把宁王府让给他们吧,老夫人死在这里,也算是平添了几分晦气,就不要让外祖父他们一家住在这里了。”

    “好,我也正有此意。”楚嫣对着墨锦城露出一个笑容。

    墨锦城上书告诉元帝说是将宁王府留给墨家一行人,只要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墨老夫人如今身死,再让静恩公住进去会平添几分晦气,明明静恩公回临安是令人欣喜之事。

    元帝念在墨锦城的孝心上,给老夫人封了一个三品诰命夫人的称号,也算是全了墨锦城的一番心意,至于静恩公他们一家则是将城东一处最繁华的地段上的宅子赏赐给了他们。

    虽距离如今的公主府有些远,但是也只能如此了。

    元帝看着墨锦城的上书的奏折,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墨锦城的字体,上面的一笔一画全都是墨锦城认真细想的结果,而这个人若是……

    “陛下,驸马的奏折你已经看了很多遍了。”高宣看着元帝适时地开口,“如今成为驸马了,陛下若是想念驸马,大可以跟着殿下进宫。”

    “身体不好,何必折腾他。”元帝放下手中的奏折一脸心疼地开口,“高宣,你说朕这些年到底做了哪些事?朕并未保护好自己的妻子,如今只能所有的歉疚都弥补在皇贵妃的身上。”元帝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若是朕当年……”

    “陛下何必思虑当年之事呢?”高宣将手中的帕子递到元帝的手中,“先皇后一事老奴相信她从未后悔的,当年先皇后与陛下伉俪情深,只是因继后之故……”高宣看了一眼元帝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如今皇贵妃膝下两子,也算是全了先皇后的心意。”

    元帝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高宣,朕觉得这些年真的是累了。”元帝依靠在龙椅上,让高宣自己给按摩,“朕从未觉得这么累,安乐出现那样的事情,朕竟然无法保护她……”

    高宣轻轻地给元帝按摩,“陛下,岳家岳林一事陛下应该也有所耳闻,因为岳家得罪了黑市,如今那岳林的情况更是惨不忍睹。”

    元帝听到高宣的话,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笑意,“岳林那就是活该,朕都不敢对黑市出手,他们岳家倒是仗势欺人,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简直就是不要命!”

    元帝面上的表情彻底放松下来,“朕听闻这黑市遍布九国,掌控大部分的经济命脉,若是有机会,朕倒是真的很想见一见这黑市之主,朕想要见一见到底是何样的人才能够有这样的能力。”

    “陛下,咱家听说了,只要和黑市和平共处,黑市就能够守一国平安,但若是妄图想要动黑市估计不行。”高宣的语气里也多了几分淡定,像极了两个闲聊家常的老友。

    “是啊!朕早就对黑市有所耳闻,不过其实元国能够有此成就说不定黑市在其中也有作用呢。”

    至少这些年元帝是一直这么告诉自己的。

    黑市崛起迅速,能够在短短十几年里发展速度如此之快,可见背后之人城府多深,能力多高,更不要说把黑市开得遍布九国。

    《夫君他身娇体软》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

    (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