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78章:墨知渊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78章:墨知渊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墨知渊等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未对墨锦城产生太多的恩情,甚至也没有想着要和墨锦城说一句道谢的话。

    在他们的眼中,墨老夫人之所以会死就是因为墨锦城,如果不是墨锦城要入赘公主府,墨老夫人就不会死,更不会在临终之前说了那么多奇怪的话。

    什么他们根本不是墨老将军的儿子,诸如类似的话墨老夫人说了很多,但是自打他们有记忆以来,他们就一直生活在将军府,可如今墨老夫人却告诉他们,他们并不是墨老将军的儿子。

    墨知渊对墨老将军的印象非常深刻,他的印象中,纵然墨老将军的偏爱墨知书,可对待他们这些庶子也一样很好,墨知书有的东西,他们也有,墨知书没有的东西,他们也有。

    墨老将军那么疼爱他们兄弟二人,他们怎么可能不是墨老将军的亲生儿子!

    “终于不用搬出去了。”闲下来的赵氏看着身边的墨知渊小声开口道,“还是陛下通情达理,没有让我们搬出去。”赵氏说着就捶捶腿。

    墨老夫人在明日出殡,因着墨知渊和墨知枫的官位不高,所以前来参加葬礼的人并不多,说白了只有楚嫣那一大家子都前来出席了墨老夫人的葬礼。

    而他们都很清楚,楚嫣等人之所以会出席,完全就是因为墨锦城,可他们却仍对墨锦城有诸多抱怨,说墨锦城不配为人孙。

    好在墨锦城并未将他们说的那些话放在心上,只是告诉他们,墨老夫人死后,从此将军府和他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阿城,你真的要因为公主殿下和我们恩断义绝?”墨知枫看着墨锦城蹙着眉头,“纵然你是入赘了公主府,可你好歹也需要一个家。”

    “二伯这句话就说错了,你们并非我的家人,又何来的恩断义绝一说?”墨锦城看着墨知枫神色平静,“从始至终你们都没有把我当成是家人,我今日能够来祭奠莱夫人并未因为孝,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我祖父母只生下我父亲一个儿子,你们都是老夫人的孩子!”

    “阿城,你纵然不喜欢我们,又岂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们不是父亲的孩子,又会是谁的孩子?”墨知渊看着墨锦城心平气和的样子,“我知道你记恨我们这些年没有照顾你,可我们也没有照顾你的义务,毕竟我们自己也有孩子。”

    楚嫣听见这句话,露出一个讪笑,看向墨知渊的目光带着几分兴味,楚嫣瞧了一眼墨锦城,并没有把墨知渊放在心上。

    “既如此,那你为何现在又要住在宁王府里?”墨锦城咄咄逼人地开口,“你既然如此不屑与我为伍,又为何要接受我的施舍?”

    墨锦城唇边泛着冷笑,“大伯,你如今住的府邸是我宁王名下的,是我送给你们的,既然你们如此不喜欢,为何还要住在这里?”

    墨锦城上前一步,看着墨知渊开口,“住着我的房子,用着我的人,可你却告诉我,没有照顾我的义务,既如此,你又何资格住在这里?”

    “阿城,怎么说大哥也是长辈,你岂能说出这样的话?”墨知枫看着咄咄逼人的墨锦城上前一步开口道,“这些年是我们委屈了你,可你也不应该记恨我们,这不都是一家人吗?”

    “墨锦城,你这个一家人可比我的一家人有趣多了,住你的、吃的你、竟然还说没有找义务照顾你?

    嫌弃你的时候,就将你当敝屣一样弃之不顾,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和他们是一家人,墨锦城,若是我的话,我可没有这样的家人!”

    楚嫣双手环臂的站在那里,“墨锦城,这么想想看你小时候也挺可怜的,我的话,最起码在五岁之前一直都跟着娘亲生活。”

    “我是八岁那年母亲才殉情去世的。”墨锦城旁若无人的回答着楚嫣的话。

    楚嫣听着墨锦城的话,露出一个笑容。

    墨知渊还想要再开口说话,就听见墨锦城的声音响起,“大伯、二伯,今日之后我们就再无瓜葛,我不会提起你们,你们也不要提起我,我们就这样互不干涉!”

    墨锦城对着墨知渊行礼之后就带着楚嫣转身离开,期间就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旁边的人。

    等到楚嫣和墨锦城回府的途中,正好遇见了一个姑娘正在街心吵架争执,而那个姑娘正是岳林的姐姐岳朵。

    她的对面站着她的夫君沈明,但关键的是沈明的并没有站在岳朵身边,而是蹲在另外一个姑娘面前,那姑娘的身下一片血迹。

    楚嫣粗略算了一下,以这样的情况肚子里的孩子很难保得住。

    楚嫣很有兴趣的拉着墨锦城就上前了一步,就听见岳朵的声音传来,“她不过就是个贱人,岂能生下你的孩子,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孩子,她怎么能生下孩子,既然你不让我有孩子,那么所有的孩子都不要来到这个世上!”

    岳朵怒目圆睁的凶悍模样,像极了一个悍妇,她甚至不顾沈明的阻止想要给那个姑娘一脚,可谁知岳朵却被沈明一下子踹出了很远。

    “沈明,你竟然敢打我!你信不信我能够让你一无所有!”岳朵指着沈明破口大骂,“你就是我的一条狗!你的一切都是我施舍给你的!”

    “那我不要你的施舍了!”沈明将怀中的那位姑娘抱起来后,神色淡漠地扫了一眼岳朵,“岳朵,当初不过就是回你爹看中我的才华罢了,纵然我空有一身才华,无法报效国家,我也不会让你伤害我喜欢的人!”

    沈明本是想要抱着女人离开,可谁知岳朵却命人拦住了他的去路,“沈明,我告诉你!今日你和这个女人都不能离开!这个女人必须要死!”

    沈明低着头看着怀中的女人面上带着几分歉疚的表情,“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把你牵连进这件事情中。”

    “这不是沈郎的错,是奴家的命不好,不配拥有这个孩子罢了。”女人看着沈明面色苍白,“沈郎不要和夫人置气,为了奴家不值得。”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沈明看了一眼女人眉眼间带着笑意,“当年是你资助我前来临安读书,我岂能辜负你的一片心意,如今不要这官爵也罢,只盼着你能留在我身边。”

    女人看着沈明的模样,伸手抚上沈明的脸颊,“沈朗只要能够一直念着奴家的好,奴家就心满意足了,奴家为沈朗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

    “沈明!我今日就告诉你,我和这个女人之间你必须要有选择!否则你不要再踏入府门一步!”岳朵咄咄逼人地开口,显然是不想要给女人一个活路。

    “我只要我的妻子,她才是我的妻子!”沈明迎着岳朵的模样不惧生死的开口,“糟糠之妻不下堂!”

    岳朵刚想要命人将棍子落在沈明和女人的身上,那些人手中的棍子就纷纷的落在地上。

    楚嫣没有去看岳朵,而是将目光落在沈明和女人的身上,“我欣赏你的长情,你是否愿意跟着我?”

    沈明似乎在想眼前的人是谁,半晌才看着楚嫣一脸惊讶地开口,“你是安乐公主?”

    在楚嫣点头示意之后,沈明就一下拉住了楚嫣的裙角,“公主殿下,求求你救救我的妻子,她小产了,这个孩子我知道一定是保不住了,可是我想要保住我的妻子。”

    沈明说着就对着楚嫣的重重地磕头,“我不要荣华富贵,也不要锦绣前程,我只想要我的妻子能够留在我的身边,纵然是一生贫苦、粗茶淡饭也可。”

    楚嫣蹲下来给女人把脉,她又将目光落在沈明的身上,“我可以帮你医治你的妻子,也可以让你和你现在的妻子和离,但前提是你要为我所用,一生都忠心于我!”

    沈明看着楚嫣点点头,“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只要你能救我的妻子。”

    “楚嫣,你什么意思!”岳朵看着楚嫣想也不想的破口大骂,“楚嫣你有何能耐能够让沈朗与我和离?你真的以为你能够只手遮天了吗?”

    “只手遮天的能力自然及不上岳家。”楚嫣看着岳朵语气中满满的嘲讽,“但是如今你伤害这位夫人在先,按照我国律法规定,杀人偿命啊!更不要说还是一尸两命了!”

    楚嫣也不给岳朵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直接想要让沈明带着女人离开,只可惜岳朵根本就不给楚嫣离开的机会,而是让人围住了楚嫣。

    “墨一把沈公子和他的发妻带出去。”墨锦城对着空气低声吩咐道。

    墨锦城的话刚落音,沈明的身子就被墨一拎了起来,然后避过那些人,直接带着沈明去了宝芝林。

    “楚嫣,你今天非要和我过不去吗?”岳朵跺脚看着楚嫣一双眸子里带着几分恼意。

    “明明是你非要和一个身怀六甲的夫人过不去。”楚嫣看着岳朵无奈的耸肩,“而不是我要为难你!”

    岳朵不准备和楚嫣争辩,当即吩咐身边的侍卫抓住楚嫣,她甚至还说了只要抓住楚嫣就能够重重有赏,可是谁知道楚嫣没有抓到,反而让岳朵折了好些人。

    “我是真的不愿意和别人动手。”楚嫣看着岳朵面上带着几分无奈,“岳朵,你不应该逼我动手。”

    岳朵指着楚嫣好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而楚嫣则是懒得施舍一个眼神给岳朵,直接带着墨锦城去了宝芝林。

    宝芝林内因为女人的情况比较危急,所以林掌柜直接剖腹取子,不仅保住了女人的一条命,还将孩子的命也保住了,只是那孩子脸色发绀,小小的身体上都是污秽,林掌柜用了很长时间才让小婴儿哭了出来。

    一直到小婴儿被抱到沈明身边时,沈明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沈公子,这便是你的孩子。”一个上了年纪的婆婆看着沈明笑着开口,“幸好林掌柜妙手回春,剖腹取子,不然孩子和大人都不能两全。”

    沈明听了婆婆的话这才接过了她手中的襁褓中的婴儿,他看着小婴儿唇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好似看见了全世界一样。

    “楚姑娘,我告诉你,这次林掌柜的手法娴熟多了,可不像是第一次剖腹取子那样慢吞吞的。”年长的婆婆看着楚嫣笑眯眯地开口。

    “陆嬷嬷你怎么来了?”楚嫣看着陆嬷嬷轻笑着开口,“凤姐姐舍得让你来临安?”

    “楚姑娘有所不知,凤姑娘如今不再渝州城,是她让我前往金陵之前来临安一趟看看你。”陆嬷嬷说着就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楚嫣,“楚姑娘倒是清瘦了许多,若是被凤姑娘看见,说不定又要说上两句呢。”

    “陆嬷嬷我知道啦!”楚嫣说着就伸手挽住陆嬷嬷的手臂,“陆嬷嬷,我告诉你,这就是我的夫君哦他对我可好了就是身体不太好,所以陆嬷嬷可不要像催凤姐姐结成亲似的,催我生孩子。”

    “你这个孩子,我可从来没有催过凤姑娘成亲,人家有阿泽保护,我放心得很,倒是你,嫁给这个病恹恹的少年郎能够保护你吗?”

    楚嫣听着陆嬷嬷的话将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眉眼里俱是笑意,甚至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胸脯,“我保护他就行!”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