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79章:陆嬷嬷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79章:陆嬷嬷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陆嬷嬷是早年跟在凤瑾禾身边的人,深得凤瑾禾的信任,如今管理渝州城的凤园的就是陆嬷嬷的儿子,被凤瑾禾改名为宁一。

    凤瑾禾有多信任陆嬷嬷楚嫣心中非常清楚,所以当她在宝芝林看见陆嬷嬷时也觉得非常吃惊,楚嫣拉着陆嬷嬷聊了一会家常,在确定那个女人和孩子都无恙之后,楚嫣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多谢公主殿下救命之恩。”沈明说着就跪下来给楚嫣磕头,“今日如果不是殿下及时出现,不要说抱住孩子,恐怕就连思思都很难活下去。”

    楚嫣上前一步伸手扶起了沈明,“沈公子不必言谢,医者父母心,夫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你要好好地跟在我夫君身边,好好为他效劳。”

    沈明说着又将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他对着墨锦城笑着点点头。

    “我和岳朵尚未和离,这件事很快就会被岳家的人知晓,我担心公主殿下……”

    “无妨。这件事我自有安排。”楚嫣笑着打断沈明的话,“我记得城郊有处红梅别院,那是我娘亲名下的院子,既然你们暂且没有去处,就暂且住在红梅别院。”

    楚嫣顿了顿之后也不给沈明开口说话的机会,“我会安排一些人手给你照顾夫人。令夫人生了孩子产后正是虚弱的时间,这段时间你好好地陪着令夫人便是。”

    沈明都不知该如何言谢,只能对着楚嫣一次又一次的鞠躬,最后才目送着楚嫣和墨锦城离开。

    楚嫣带着陆嬷嬷一起回了公主府。

    如今公主府的一切皆由孟嬷嬷来管理,孟嬷嬷乃是太后身边的人,楚嫣正在思考着如何让陆嬷嬷来管理公主府的一切,可谁知却被陆嬷嬷拒绝,她说只在临安城暂住一段时间,等到之后,还要前往金陵。

    从陆嬷嬷的口中得知,原是陆嬷嬷需要前往金陵照顾一位公子,而这位公子便是之前那些瘦马口中的沈公子。

    “据说沈公子的病药石罔效,就连凤姑娘都束手无策。”陆嬷嬷说着就轻轻摇摇头,“二十五岁的年纪,饶是这样的天据说都要抱着手炉,身子娇贵得很。”

    楚嫣知道陆嬷嬷意有所指,她对着陆嬷嬷轻笑着开口,“陆嬷嬷,墨锦城他真的很好,我保护他就可以了。”

    陆嬷嬷宠溺地点了点楚嫣的脑袋,“那陆嬷嬷在临安城好好游玩,我们这一段时间也很空闲,”

    陆嬷嬷正欲开口就听见孟嬷嬷的声音传来,“殿下,岳家那边的人前来闹事了,他们口口声声说殿下伤害了他们的女儿。”

    陆嬷嬷看了一眼楚娴,眉眼间带着温柔的笑意,她拍了拍楚嫣的脑袋,“这岳家很厉害吗?怎么敢到公主府的门口闹事?”

    “嬷嬷,你不知道,这岳家乃是当今太后和皇后的母族,太后乃是当今皇后的亲生姑姑,岳家如今已经大有外戚干政的意思,所以他们才能够仗势欺人。”楚嫣说着不由得叹口气,“我一个小小的公主,只因救了太后一命才有了这个封号,又哪里来的实权和他们这些贵人相提并论?”

    楚嫣安抚了一下陆嬷嬷之后就整理一下衣衫之后才走了出去,看着站在门口的墨锦城帮助她周旋的模样,她心情愉悦地勾起唇角。

    站在门口的是上次前去宝芝林抓林掌柜的岳老大,而岳朵便是岳林的亲生姐姐,虽说太师一脉在朝堂上并无实权,可毕竟太师桃李天下,纵然没有身在朝堂也能够指点江山。

    而岳家之所以能够如此仗势欺人,不过就是因为老太师还在,他们才这样肆无忌惮,这也是为何元帝这些年来忧心忡忡的原因之一。

    “楚嫣!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岳老大看见楚嫣提着手中的大锤就抡了过来,楚嫣轻松一跃躲开岳老大的双锤。

    “你何必如此生气,盖是因为岳朵伤害了一个孕妇,所以你迫不及待的想要灭口”楚嫣看着岳老大眉眼间带着些许笑。

    “听说岳家家大业大,可也不能如此欺负人,是不是?”楚嫣看着岳老大故作轻松地开口,“不然天下的百姓会如何想身为皇后母族的岳家?”

    楚嫣脚尖点地轻松的避开岳老大的双锤,看着气喘吁吁的岳老大,楚嫣继续开口,“岳家有此行为可就坐实仗势欺人的事情了。纵然我这个公主空有虚名,可好歹我也叫了皇贵妃一声母妃。”

    岳老大这才停下手,他面带愠怒的看向楚嫣,“楚嫣,我不会放过你!”

    “楚嫣,你告诉我沈郎在哪里?”岳朵端着架子看着楚嫣语气中透着几分不屑,“你不要以为我找不到沈郎,沈郎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夫君。”

    “明明是你拆散了人家夫妻二人,怎么好意思在这里说这样的话?”楚嫣嗤笑着开口,“你们岳家除了太后之外都是这样蛮不讲理的吗?”

    楚嫣摸着下巴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我之前就疑惑为何皇后会有那样的性格,原来是因为有这样的一家人,也难怪就连太子殿下都和你们不亲近呢!”

    岳老大和岳朵等人被说得无地自容,只能带着人灰溜溜地从公主府离开。

    离开之时岳朵都没有忘记表示,一定会找到沈明,那时候就是那个女人的死期!

    楚嫣处理好岳朵的事情,刚刚准备坐下来休息一会,就接到了太后宣旨进宫的消息,而前来传太后口谕的正是梅香。

    楚嫣看着身边的墨锦城,又亲自安抚了她一番之后,才跟着梅香一同进宫,一路上楚嫣都在闭眼小憩,心中想着太后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宣他进宫,唯一的可能大概就是岳朵。

    楚嫣调整好情绪后,将目光落在身边的梅香上,“梅香姑姑,你可知太后唤我何事?”

    “既然公主殿下问了,那奴婢就告诉给殿下,岳家大姑娘进宫面见太后了,哭哭啼啼的要求太后做主,太后这心烦了,才让奴婢前来寻找殿下。”梅香看着楚嫣眉眼间带着几分恭敬。

    楚嫣听着梅香的话,算是听懂了梅香这句话的言外之意,若是能够趁着这个机会让太后同意沈明和岳朵和离,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多谢姑姑告知。”楚嫣对着梅香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等到楚嫣跟着梅香走进慈宁宫时,楚嫣还能听见岳朵啜泣的声音,言语间都是对她的诸多不满。

    太后虽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可眉眼间都是不耐的神色,好似已经不想要再听岳朵继续说下去。

    “皇祖母,安乐来看你了。”楚嫣见此神色轻松地向太后的方向走去,她见到太后还规矩的行个礼,“皇祖母,怎么想着叫安乐进宫了。”

    太后见到楚嫣脸上立即带上了笑意,她笑着迎了上去,“安乐来了啊!哀家就是想你了,这才让你来的。”太后说着就拉着楚嫣坐在了身边的软榻上,“安乐,你这段时间和阿城的感情可还好?”像是聊家常一般太后率先开了口。

    “皇祖母放心,我和墨锦城的感情很好。”楚嫣看着太后,两个人一直说说笑笑。

    楚嫣看着跪在下面的岳朵,一脸吃惊地看向太后,“皇祖母,不知这位是?”

    “这就是岳朵。”太后的语气透着一丝不耐烦,“你可知她来所谓何事?”

    “定然是因为安乐一事吧。”楚嫣迎上太后的目光笑意盈盈地开口,“皇祖母,你有所不知,岳朵姐姐在宫外仗势欺人,还差点让人一尸两命呢?”

    楚嫣说着说着一双眼睛泛红,“皇祖母,你有所不知,如今岳朵姐姐的夫婿沈明,家中尚有一位糟糠之妻。

    这位夫人在老家伺候沈公子的双亲,双亲死后,她举目无亲这才来投靠沈公子,可谁知沈公子却偏偏娶了岳朵姐姐。”

    楚嫣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皇祖母,你有所不知,如今那位夫人已有八个月的身孕,被岳朵姐姐打得差点难产而死,索性孩子和大人都没事。不然可真的就是罪过了。”

    太后连续说了好几声“阿弥陀佛”这才作罢!

    她又将目光落在岳朵的身上,“岳朵,安乐所言是否属实?明明是你霸占了人家的夫婿,可你如今却说人家抢了你的夫婿?”

    “沈郎既然已经娶我,那我便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那糟糠之妻已经成为过去式,如何能够与我相提并论!”岳朵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睛,“太后,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太后尚未开口就听见楚嫣的声音已经响起,“姐姐,你这话说得不妥。”

    迎着岳朵的那双眼睛,楚嫣继续开口道,“我瞧着昨日沈公子的模样,就知他和娘子伉俪情深,如今他们一家团聚,姐姐不如成全他们一家算了。”

    楚嫣也不给岳朵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将目光落在太后的身上,“皇祖母,你有所不知,昨日那沈公子说宁可不要加官进爵也要护得妻子一世周全,我虽不知为何岳老爷能够看中沈公子,可沈公子既然已经娶妻生子,又为何还要强人所难呢!”

    “太后,沈郎娶我时,曾说过家中已经没有亲人,这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女人定然是因为沈郎爵位在身,所以才前来投靠,太后你相信我……”岳朵看着太后哭得梨花带雨,“太后,我和沈郎情投意合,他不能如此辜负我。”

    楚嫣正欲开口就看见梅香的身影向这边走来,她在太后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少顷就看见墨锦城和沈明的身影出现在慈宁宫。

    “微臣沈明见过太后。”沈明看着太后面色恭敬地开口,“微臣听闻太后召见公主殿下进宫,心中甚是担心岳姑娘为难殿下,就央求驸马带着微臣一同进宫与太后解释。”

    楚嫣看着沈明又将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

    “沈郎,你告诉太后,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那个女人来路不明!”岳朵看着沈明一脸激动地开口,“我才是你的妻子!”

    “太后,微臣有话要说。”沈明说着就一下跪到了太后面前。

    “三年前微臣参加科举,有幸得到状元郎的称号,被岳家看重得以娶到岳姑娘为妻,在外人看来我的仕途顺风顺水,美人在怀,人生也不过如此。”

    沈明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道,“可当年我就曾拒绝过岳太师的盛情,我和他们说我家中已有妻儿,可谁知他们竟然用父母妻儿的性命来威胁我让我不得已娶了岳姑娘。”

    沈明没有将目光落在岳朵的身上,而是看着太后继续开口,“这些年我与岳姑娘虽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我心中甚是挂念着家中妻子,所以这些年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岳姑娘的事。

    数月前,妻子携带家中长子前来寻我,我见到妻子落魄便将她安置在旁边的宅子里,一直想要找到机会和岳姑娘说明这件事,可谁知却被岳姑娘提前发现。”

    沈明说着就对着太后重重地磕头,“纵然我隐瞒事实不对,可我也只是想要保护妻子,岳家在临安城只手遮天,想要杀一个人太容易了!我也是不得已才这样做的!”

    沈明重重地磕头,即便是额头上渗出血迹也浑然不觉,只听见他的声音响起,“求太后让我和岳姑娘和离,我愿意带着妻儿从此远走高飞,不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