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80章:元帝怒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80章:元帝怒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岳朵听着沈明的话,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开口,“沈郎,你不能如此忘恩负义,当年是我祖父提携你,才让你有如今的成绩,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些年岳父岳母待我如何,你难道不知道吗?”沈明转过头看着岳朵一脸愤怒的模样,“纵然是我娶了你又如何,我在你们家面前还不是像一条狗,岳父岳母嘲笑我,就连你也从未帮我说过一句话,说是我的妻子,事实上你就是我的祖宗!”

    沈明的脸上带着几分决绝,“今日当着太后和公主殿下的面,我就算把真话说出来又何妨?纵然不过是一死,但你们岳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楚嫣一下就抓住其中的关键字眼,她看着沈明笑着开口,“沈公子,你这是何意?难不成岳家真的没有把皇祖母放在眼里吗?”

    楚嫣说完将目光落在太后身上,她挽住太后的手臂脸上带着几分疼惜,“皇祖母,明明你处处都在为岳家考虑,可是如今竟然也要……”

    太后气得拍了一下身边的桌子,索性在楚嫣的安抚下才逐渐的缓和下来,“沈明,你来说岳家到底有何图谋?”

    沈明迎着太后的目光,余光看了一眼跪在旁边的岳朵开口道,“岳家正在秘密谋反,他们还想要扶持一个傀儡皇帝登基,为得就是杀了公主殿下给岳林报仇!”

    沈明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太后、殿下你们有所不知,事实上这些年,岳老二一直在外面私自招兵买马,为得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推翻陛下的统治。”

    “之前祖父还曾说过,如果没有他这个太师,如今的陛下也不可能登基称帝,太师不过仗着自己元老的身份就对陛下指手画脚,甚至私底下直接唤陛下的名讳。”

    沈明将这些年来所有知道的事情一一告诉给太后,太后在听到最后时非常的震怒,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岳家竟然会成为被养成一拳喂不熟的白眼狼。

    “慢着。”楚嫣出声打断沈明的话,“沈公子,你说出这些事,可一定要有证据啊!不然就是诬陷太师一家,你要知道当今太后也是岳家一脉,他们纵然是再不济,也不可能置太后的生死不顾。”

    楚嫣说着又将目光落在太后的身上,“皇祖母也不要生气,等到沈公子拿出证据来再生气也不迟。”她说着眼角的余光就看见跪在一边的岳朵,从岳朵的脸上就可以得知,岳朵对这些事情并不知情。

    “太后,这不可能!岳家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岳朵想也不想地为岳家让你辩驳,“这些年我爹没有官职在身,我二叔也从未步入仕途,我不相信祖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

    岳朵又将目光落在沈明的身上,“沈郎,纵然我的父母对你不好,可你也不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你这样做就等于把我们岳家推上死路啊!”

    沈明听着岳朵的话,面上带着几分嘲弄但是却没有施舍一个眼神给岳朵,而是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上了锁的盒子,他跪下来用双手将盒子奉上,“太后这里面都是这些年我和岳家老二的书信,还有祖父以及岳父和他的书信,我只希望用这些东西来换得我妻子的一条生路,来换得我和岳姑娘的一封和离书。”

    楚嫣看了一眼沈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墨锦城,在得到墨锦城眼神示意之后,楚嫣又看了一眼身边太后,“皇祖母……”

    太后调整好情绪后,吩咐梅香把沈明手上的盒子接过来,梅香打开盒子后就将里面的一些信件全都拿到太后的面前,太后看着信件,恨不得将岳家铲除的心思都有。

    “好一个岳家!好一个岳家,当年我是瞎了眼才想要扶持岳家!”太后说着就重重地拍了桌子。

    楚嫣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一眼太后手边的信,却发现信里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对元帝和太后的诸多不满;

    而太师更是直接在信中提到了太后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而是他的母亲和别人私通所生下来的孩子。

    “我的好父亲!”太后说着就用宛如杀人的目光看向跪在一边的岳朵,“我的好兄长!”

    “当年我辛辛苦苦的提拔岳家,没有想到竟然养出一群白眼狼,我的亲生父亲竟然说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我的兄长竟然说没有我这样的妹妹!”

    太后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最后只剩下低声的叹息声。

    太后看了一眼身边的梅香,没有再去看岳朵脸上的表情,而是直接吩咐道,“梅香,传哀家口谕,让岳朵和沈明和离,也顺便告诉我的好父亲,从今以后哀家和岳府没有任何关系!”语气中带着几分决绝。

    梅香对着太后点点头之后,就吩咐人直接把岳朵给拖走了,粗暴的动作让岳朵本能地想要和太后求救,可在看见太后那一张阴沉的脸,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皇祖母,你也不要生气。”楚嫣看着太后安慰着开口,“人性便是如此,人心更是凉薄,当年我外祖父一家因故被流放,我的母亲当即就被父亲贬为下堂妻,导致她后来郁郁而终;

    而我当年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母亲去世尚未满一月,就被太夫人送去了老宅,说的理由竟然是我会影响相府的气运,说我的八字克了我继母赵氏肚子里孩子的八字。

    我唯一的兄长更是因为这惨死于火海之中,我在老宅更是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也不过在前一段时间才回到临安,仔细想想也不过将将一个月罢了。”

    楚嫣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如果不是因为父亲发现了文家一事,说不定我如今就在哪家青楼里受罪呢,又如何能够嫁给墨锦城,陪在皇祖母的身边。”

    太后听着楚嫣的话,想到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她为皇后铺了一条路,为岳家铺了一条路,可也正因为如此,才会让岳家的野心膨胀,才会下令让皇后下毒谋害太后。

    若早知道岳家是这样一家人,她当年就应该直接把岳家铲除,以免留有现在的祸患!

    “哀家以后会陪在你身边。”太后说着就把楚嫣揽入怀中,“哀家当年不择手段的成为先帝的妃子,后来又扶持陛下登基,那个时候江山动荡、风雨飘摇,岳家也的确给予哀家不少的帮助,可没有想到竟然会变成如今地步。”

    太后看了一眼墨锦城和沈明之后,对着他们挥挥手,“沈明,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回太后,微臣的妻子刚刚生产,微臣想要陪在妻子的身边,但若是殿下和驸马又需要微臣的地方,微臣定然会鼎力相助!”

    太后对着沈明点点头,“好,有你这句话就行。”

    太后又将目光落在楚嫣的身上,“安乐,哀家今日乏了,你先和阿城回去好好休息,哀家若是有事再通知你可好?”

    楚嫣听着太后的话,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玉瓶递到太后的手中,“这是宝芝林的助眠香,有助于皇祖母休息,皇祖母不要多想,纵然岳家有再多不是,安乐相信父皇也会自有决断!”

    太后听着楚嫣的话,又将目光落在旁边的盒子,她将盒子拿起来放到楚嫣的手中,“安乐,你拿着这些信件去告诉陛下,无论他想要对岳家如何出手,哀家都不会再过问一句。”

    太后的面上露出浓浓的倦色,楚嫣对着太后告辞之后,三个人又准备一同转到前去御书房,今日陪在御书房的仍是皇贵妃。

    “安乐来了啊!”元帝微微睁开双眸看了一眼楚嫣,却正好也看见了站在楚嫣身边的墨锦城。

    在看见墨锦城那一瞬间的时候,元帝原本暗淡的目光一下子亮起来,就好像看见了稀世珍宝一样。

    皇贵妃距离元帝最近,自然感觉到元帝的变化,她将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看了半晌也没有看出任何不妥。

    墨锦城穿着一袭白衣,面上带着些许苍白。

    “父皇,这是皇祖母让我转交给你的东西。”楚嫣说着就把手中的东西呈上去,元帝看了一眼高宣后,高宣就从楚嫣的手中接过盒子,又将盒子递到元帝的面前。

    元帝本来并未将盒子的事情放在心上,可是他却发现盒子里的信封上都是她所熟悉的字体,他甚至挑了一份信件拆开,可是当他看完信件里面的内容,整个人却非常愤怒!

    “陛下发生何事?”皇贵妃看着元帝安慰着开口,“这些都是什么信件?”

    “沈卿,这信上的内容句句属实?”元帝说着就将目光落在沈明的身上。

    沈明顶着元帝宛如利刃的目光颤巍巍的跪下来,俯首在地上,“回陛下,信上的内容句句属实,微臣之所以留着这些信件,不过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保护妻儿性命。”

    “你和岳朵倒是伉俪情深!”元帝皮笑肉不笑地来一句,“也难怪太师如此看重你!”元帝说着特地加重“太师”二字读音,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元帝对太师的诸多不满。

    “回陛下,岳朵姑娘并非微臣的妻子,这些年纵然我们有夫妻之名,也无夫妻之实;

    事实上在考取功名之前,微臣在老家已经有一位妻子,我来赶考之前她已怀有身孕,给我生下一个儿子,这三年多亏有她照顾家中父母;

    父母身亡之后,她便携带幼子于数月前来临安寻我,我担心岳家会对她有所伤害,就将她安置在外室,可谁知到底还是被岳朵姑娘发现了,早些时候幸得公主殿下出手相救,才让妻子幸免于难。”

    沈明说着说着就对着陛下重重的磕头,“我从未有过害人之心,可是岳家却不愿意放过我!我也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元帝在听沈明说话时眼角的余光一直都在注视着站在楚嫣旁边的墨锦城,即便是墨锦城就站在那里,也成为元帝眼中一道独一无二的风景线。

    他大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毫不避讳的贪恋的看着墨锦城。

    这是他唯一的牵挂。

    “现下你的妻儿如何?”元帝看着沈明开口询问道,“若是有需要……”

    “回陛下,微臣如今被殿下安排住在别院,或许是担心微臣妻儿的安全,殿下和驸马还派人保护,微臣为以为报!”沈明说着就重重的磕头,“微臣愿意为殿下和驸马效犬马之劳!”

    元帝不知为何在听到这句话是,心情明显的变好了,他看着沈明点点头,“既如此,你以后就留在驸马的身边,沈明你是一个有才学的人,纵然这些年有太师的提携,可你自己也非常的努力,正好少府监位置空缺,不如你就担任少府监一职,也算是为朕分担。”

    沈明听着元帝的话再次重重的点头,“多谢陛下,微臣一定好好为陛下分担这些事情。”

    元帝说着就对着沈明摆摆手,在送走楚嫣三人之后,元帝也将皇贵妃送走,最后等到偌大的御书房只剩下他和高宣两个人时,他才愤怒的将手中的盒子狠狠的摔在地上。

    “好一个太师、好一个岳家!竟然如此不把朕和母后放在眼里!”元帝说着就狠狠的拿着手边的东西往地上砸下去。

    高宣走到旁边将那些信件一一的捡起来,状似无意地开口道,“陛下,不知为何看见这些东西,奴才就想到了已经仙逝多年的皇后娘娘。”

    (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