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93章:再一位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93章:再一位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见此,赶紧眼疾手快的捂住了楚姿的眼睛,她在楚姿耳边小声开口到,“不要见到这一幕,对你影响不好。”

    楚姿站在楚嫣的身前动也不动,任由楚嫣捂着她的眼睛。

    楚嫣悄悄地将目光落在司玥的身上,司玥的面色苍白,身体明显地踉跄一下,索性站在身后的娇娇及时扶住了司玥的身体。

    司玥整个人气血翻涌,她是真的没有想到楚航竟然能够做到这个地步,明明就已经有了一个娇娇,可如今竟然还在生辰宴会上做出这种无耻下流之事。

    司玥调整好情绪后,将目光落在楚航的身上,“老爷前厅已经开席了。”

    楚航好似并未听见司玥的话,只是将目光落在身后姑娘的身上,他蹙着眉,似乎完全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何事,本来是他想要出恭,可谁知竟然发生这件事。

    “你是谁?”楚航看着钱姑娘想也不想的开口,“你怎么会在相府?”

    “我只想要留在相爷身边。”钱姑娘说着就拉了拉身边的被子,“我是宗正府的姑娘,我父亲乃是当今的宗正。”钱姑娘抿着唇故作娇羞地低下头去。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相府?”楚航有点想不明白的开口,“你是跟着一起来参加宴会的?”

    钱姑娘看着楚航再次娇羞的点点头,“明明是刚刚相爷把我拉进这个房子里的,还强要了人家的身子。”钱姑娘说着就红了眼睛,“相爷,你这以后要让我如何嫁人啊!”

    宗正钱大人找不到女儿的时候,就听说钱姑娘在这偏远的院子里,可谁知一踏进院子就见到这样一幕,他甚至想也不想地就拿起手边的东西对着楚航的脑袋就砸了下去,“无耻之徒!”

    这本就是钱姑娘自己设计的一出戏,她见到钱大人这个样子,赶紧裹着床单就下床当着钱大人的面跪了下来,“爹,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应该来出恭,不然也不会……”她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睛。

    “钱姑娘的意思这件事是我父亲的错了?”楚嫣走房间里走出来看着钱姑娘勾着唇角,“可是我看这房间里的似乎被点了合欢熏香,这个院子偏远得很,怎么可能会有人在这里用熏香呢?”

    “我也不知道。”钱姑娘看着楚嫣有些结巴的开口,“些许是相爷点的吧。”

    “公主这是何意?如今是我女儿失去清白,难道你还想要污蔑我的女儿?”钱大人看着楚嫣面上带着几分怒意,“我女儿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钱大人何须动怒呢!”楚嫣看着钱大人勾着唇角,“实在不行就让钱姑娘嫁给我父亲罢了,你说是不是?”楚嫣说着意有所指地看向跪在地上的钱姑娘。

    “爹,我愿意嫁给相爷。”钱姑娘顺着楚嫣的话赶紧开口,“如今我失了身子,除了相爷我还能够嫁给谁?”

    楚嫣和娇娇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又将目光落在司玥的身上,司玥此时已经调整好情绪。

    走到这一步,若是她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个钱姑娘的心思,恐怕就连这出戏都是钱姑娘自导自演,为得就是能够嫁给楚航。

    而之所以动了这样的心思,恐怕和前一段时间的流言有很大的关系。

    “罢了,既然都已经发生的事情,老爷不如纳了这钱姑娘为平妻如何?”司玥说着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

    楚航听着司玥的话,扫了一眼娇娇和楚嫣二人,最后才把目光落在钱姑娘的身上,楚航心中压抑着愤怒,好似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他压制着心中的愤怒,将目光落在宗正的身上,“钱大人以为如何?”

    “爹,我愿意嫁给相爷。”钱姑娘看着钱大人再次开口道,“如今我也只能嫁给相爷了。”

    “你是我的嫡女,纵然这些年没有成亲,可是说亲的人也是不断的,你真的要嫁给相爷?”钱大人好似想通为何这些年钱姑娘为何不愿意嫁人了,恐怕钱姑娘一心喜欢的人便是楚航,也甚至为了楚航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姑娘。

    可如今事情已经发生,又还能怎么办呢?

    “爹,我愿意。哪怕是妾我也愿意。”钱姑娘看着钱大人重重地磕头,“求爹爹成全我!”

    钱大人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事到如今这一切已经非常清楚,并不是楚航故意让他的女儿失去清白,很有可能是她自己设计的一出戏。

    “我愿意对她负责。”楚航的语气里透着几分意味不明的情绪,“今日乃是生辰宴,明日她穿一身嫁衣从相府的侧门进门便是。”

    离开院子之前他还将目光落在司玥身上,“夫人,这一切有劳了。”

    看着楚航转身离开的背影,司玥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很快就带着楚嫣等三人一同离开,偌大的院子瞬间只剩下了钱姑娘和钱大人两个人。

    纵然生辰宴上又很多人都想要巴结楚航,可是因为墨锦城都在场,所以他们都围绕在墨锦城的身上,最后还是墨锦城不堪其扰才这这件事委托给楚航。

    可楚航的心中始终因为钱姑娘的事情感到不悦。

    而这种宴会一直持续到生辰宴会之后,纵然司玥和娇娇都上门劝说,可楚航仍是不开心。

    一直到娇娇给楚航送来了一碗汤羹,两人云雨一番之后他才缓过神来。

    “对不起。”楚航看着娇娇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钱姑娘那件事……”

    “老爷说得哪里话,奴家不过风尘女子,能够得到老爷的垂青已经很开心了。”娇娇露出一个娇俏的笑容,“老爷不要多想,钱姑娘是个好姑娘,奴家瞧着她应该很喜欢相爷才是。”

    娇娇说着又给楚航倒了一杯茶,“这说明奴家的眼光不错,人人都喜欢老爷,奴家想想还是觉得有些开心的。”

    娇娇走到楚航的身边给他按摩,“如今多了一个人伺候老爷,奴家也觉得开心。”她的动作很轻柔,每个动作都是恰到好处地让楚航得到放松。

    楚航彻底放松下来之后,闭着眼靠在椅子上,“我今日气愤的不过是因为钱姑娘的设计,真没有想到为了嫁给我竟然不惜失去清白!”楚航说着语气中就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恨意。

    “老爷不要生气了,最多钱姑娘进府之后你冷落她几天便是。”娇娇在按摩结束之后又给楚航沏茶,“老爷你想想看,府上这么多漂亮的女人供老爷欣赏,老爷开心还来不及呢。”

    “还是你最合我心意,知分寸懂进退,夫人到了你的面前就差远了。”楚航说着就拿起娇娇的手拍了。

    娇娇低着头,唇边泛着冷笑,看向楚航的眸子里透着几分厌恶,但很快的就消失不见。

    娇娇离开楚航书房时,又前去了一趟司玥的琴瑟居,司玥今日见到那样一幕才下定决心要离开楚航,离开相府,也许在楚航的眼中她们根本都不是他的妻妾,只是他的棋子,他的玩具。

    “娇娇,你帮我告诉殿下,我想好了,我想要离开这里。”司玥看着娇娇心语气中带着些许悲戚,“我真的不想要再面对这样的楚航了。”言语间都是对楚航的厌恶。

    “夫人放心,我自然会将夫人的意愿转达给殿下。”娇娇站起来对着司玥行礼之后就转身离开。

    而这厢早就回到公主府的楚嫣和墨锦城,也把之前见到的那一幕如实告诉给墨锦城。

    楚嫣爬在床上,看着坐在一边看书的墨锦城,一脸好奇的询问道,“墨锦城,如果有朝一日,你被这样设计,该怎么办?”楚嫣换个姿势单手托腮,“你会不会也会娶了那个人?”

    墨锦城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了一眼楚嫣,“你没有发现这些年我的身边从未有过其他的女人吗?”

    迎着楚嫣的那双目光,墨锦城继续开口道,“娘子,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我会毫不留情地选择杀人灭口!”

    楚嫣听着墨锦城的话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直接在他的唇瓣上落下一个吻。

    这挺符合墨锦城的性格,毕竟前世不是没有发生这样的事。

    那些女人妄图爬上墨锦城的龙床,甚至不惜给墨锦城下药,结果墨锦城是没有睡到,反而成了墨锦城的刀下亡魂,也正因如此,之后再也没有哪个女人妄图想要夺走墨锦城。

    “这些日子,你也没有进宫看看父皇,既然你都已经继承太子之位,是不是也该唤一声父皇了?”楚嫣转过头看着墨锦城面上带着盈盈笑意,“当然我也不是勉强你,只是……”

    “再给我一段时间。”墨锦城的语气莫名地染上了几分悲戚之感,“我想要太子之位,是因为我的母亲是先皇后,而不是因为他。”

    墨锦城抿唇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半晌之后,他的声音沙哑着,“娘子,我做不到!”

    楚嫣坐起来伸手抱住墨锦城,将他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肩上,“好了,好了,我不勉强你!”她说着还拍了拍墨锦城的后背,“我以后再也不勉强你了,好不好?”

    楚嫣也不给墨锦城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我不曾有过你的经历,不应该强求你去做这些事。”

    墨锦城把脑袋楚嫣的脖颈处,只是贪婪地抱着她一言不发。

    两个人维持这样的姿势不知道多长时间,一直到楚嫣微微动了动身体之后墨锦城才松开她的,瞧着楚嫣面上隐忍的表情,墨锦城一脸关心地开口,“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那里就是不舒服啊!”楚嫣将腿伸直轻轻敲了敲,“就是腿麻了!”楚嫣说着动了动。

    墨锦城看着她的动作,伸手帮她按摩,“娘子,如果我入主东宫之后,你帮我分担一些任务可好?”

    墨锦城也不给楚嫣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笑着开口道,“重要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但是简单的事情你帮我可好?”

    墨锦城的手下的力度恰到好处,楚嫣很快整个人就放松下来,“太子监国的任务很繁琐,我的身子……”

    “我会帮你的。”楚嫣说着就抬手抚上墨锦城的脸颊,“夫君,我不允许你再生出其他的心思。”楚嫣的手指轻轻地指着墨锦城的胸口,“你的人是我的,你的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就不能离开我!”

    墨锦城在楚嫣的眉宇间落下一个吻,抬手抚上楚嫣的脸颊,最后在楚嫣的唇瓣上落下一个吻,楚嫣伸手环住墨锦城的动作去配合他的动作。

    一室旖旎,一夜温情……

    翌日清晨,楚嫣睡到了日上三竿,在得知墨锦城前去岳麓书院之后,她才浑身疲倦地让青雀她们伺候着她梳洗,期间还忍不住地打了好几个呵欠。

    “殿下,娇娇姑娘如今在耳房里候着呢。”青栀给楚嫣挽了一个发髻之后看着她笑着开口,“瞧着应该是有事要告诉给殿下。”

    “等到入主东宫之后,你们就唤我太子妃,我可真是太喜欢这个称呼了。”楚嫣说着又将目光落在身前的镜子上,镜子是成亲时凤瑾禾送给她的,这个镜子比铜镜看上去好用多了,里面的人影也非常地清楚。

    她记得凤姐姐好像管这个叫梳妆镜。

    “如果殿下想要提前习惯的话,我们现在就改口叫太子妃都行。”青栀笑着揶揄道。

    听着青栀的揶揄,楚嫣假装生气地瞪了她一眼。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