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00章:凤瑾暄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00章:凤瑾暄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听着娇娇的话示意身边的青栀将礼物收下,又吩咐麝月前去端茶倒水,楚嫣让娇娇坐下之后,她轻笑着开口,“娇娇,嫡母的情况如何?”

    “夫人这段时间情况不好,恐怕也就这几天了。”娇娇看着楚嫣一脸惋惜的开口。

    楚嫣看着娇娇笑着点点头,“你放心,嫡母若是离开相府,以后都不会有人再加入相府。”

    娇娇想到楚航说得那些话,又将目光落在楚嫣身上,“按照相爷的意思,好像是不准备在夫人死后抬钱氏为夫人,直说给我给一个平妻的位置,让我和钱氏平起平坐。”

    迎着楚嫣的那双眼睛,娇娇继续开口道,“只是楚航让我讨好你,他说只要我讨好你,他就能够在你的面前提几句,好让我能够成为平妻。”

    “楚航的主意打得不错。”楚嫣看着娇娇唇边勾着嘲讽的笑容,“不过你放心,若是楚航真的在我面前提起你的话,我自然也会为你美言几句。”

    “这段时间钱氏如何?”楚嫣端着面前的水杯小呷一口,“这一个月我倒是没有关注太多其他的事情,一直都在忙碌着太子继承的事情。”

    “钱氏这段时间倒是安分了不少,恐是知道了司玥快要身故的事情,所以心情还挺不错的,奴家还去看过钱氏几次。”娇娇看着楚嫣面色恭敬地回答,“不过我瞧着钱氏的意思,好像是想要尽快生下一个楚航的孩子,就是不知道她打算怎么办?”

    “随她去吧!”楚嫣对着娇娇摆摆手,“你如今先安排好嫡母的事情,等到嫡母晕过去之后你立即前来通知我。”楚嫣看着娇娇吩咐道,想到江氏前来相府的目的,楚嫣又将目光落在娇娇的身上,“娇娇,这段时间江姨娘的表现如何?”

    “江姨娘……”娇娇欲言又止地看向楚嫣,“太子妃,奴家发现江姨娘前来相府的目的不简单,之前有好几次我都偷偷发现江姨娘趁着府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去了,对方的武功很厉害,因为我害怕被对方发现,所以隔了一段距离。”

    楚嫣听着娇娇的话饶有兴趣的开口开口,“当真如此?你可知道江姨娘去见了谁?”

    “江姨娘去见了谁,奴家不得而知,可是江姨娘每次回来好像都是在云雨之后,我又一次瞧见了江姨娘手臂上的乌青,还有脖子上没有遮住的痕迹。”

    “有意思。”楚嫣一脸饶有兴趣地开口,“你让我想想看如何对付江姨娘,至于回府的楚姿和孟姨娘,暂时不用管她们。”

    “奴家明白。”娇娇看着楚嫣面色恭敬道,“太子妃,那钱氏那边……”

    “钱氏那边先不用管她,钱氏这个人有勇无谋,不然也不会想出那样的法子来对付楚航,这种女人不足为惧。”楚嫣拿起面前的糕点吃了一口,“当务之急便是安排好嫡母这件事,时间还长得很,我们慢慢来。”

    楚嫣吩咐麝月送走娇娇之后,她又吩咐身边的人前去调查江姨娘的事情,既然娇娇说对方武功很高,那么就说明很有可能是娇娇幕后的那个人,而这个人也是冲着楚航手中的地图来的,只是大概那个人还不知道楚航手中没有他们想要的地图。

    楚嫣单手托腮的坐在石桌旁,她吩咐青栀给她拿一些书籍过来翻看一会。

    一直到晚上墨锦城回东宫的时候,楚嫣也调查到了一些关于江姨娘背后的这个人。

    “看什么呢?”墨锦城从身后抱住楚嫣,“林掌柜不是让你这段时间注意休息,不要太过操劳?”

    “我就是知道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所以就让人去调查了一下。”楚嫣说着就把手上的情报递到墨锦城的面前,“真没有想到这个江姨娘竟然会为了这样一个人卖身给楚航。”

    楚嫣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说不定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没有爱过江姨娘也未可知,当年打着戏班子的旗号进入相府,江姨娘本以为得到了老夫人的欢心就能够得到一切,可谁知偏偏不如江姨娘的意,毕竟她的出身放在那里,纵然是戏班子的旦角又如何?”

    “不过你不好奇这个班主如何得知楚航手中有地图的吗?”墨锦城把玩着楚嫣散落在胸前的头发,“恐怕这个戏班子的来历都是假的吧!”

    “如今这个班主这段时间一直流连于红袖招,不如我们去红袖招一探究竟如何?”楚嫣一脸笑着提议道,“虽然我在红袖招没有人,奈何红袖招的主人喜欢凤姐姐,所以也算是有那么一点关系吧!”

    在墨锦城的那双眼睛中,楚嫣假装咳嗽的开口吗,“哎哟,你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人家可是死心塌地的喜欢着凤姐姐呢,才不会喜欢我这种人。”

    “你是说萧慕尘?”墨锦城饶有兴趣地开口,“实不相瞒,我和萧慕尘也有点关系,所以如今临安名下的红袖招都在我的名下,我才是幕后的东家!”

    楚嫣听着墨锦城的话猛地抬头看向他,似乎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你……”楚嫣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阿里,“你竟然是红袖招的老板?”

    没有得到墨锦城的回复,楚嫣细细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她一直觉得文冠宇的事情是在背后有人做推手的,她一直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可如今想来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墨锦城。

    “所以那个连翘姑娘是你的人?”楚嫣一脸不相信地开口,“可那个时候你并不认识我。”

    “预感而已。”墨锦城把楚嫣揽入怀中,“你肯定不记得了,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我就见过。”墨锦城一板正经的说着谎话,只是那个时候你对我没有太多的印象。

    楚嫣疑惑的抬头看向墨锦城,“是这样吗?”

    “当然,你难道不相信我说的话?”墨锦城说着就揉了揉楚嫣的脑袋,“反正不管连翘是谁的人,如今你都是我的娘子!”

    楚嫣在墨锦城的唇瓣上啄了一口。

    墨锦城带着楚嫣前去红袖招,在墨四的安排下,墨锦城二人在那个人的隔壁的房间坐了下来,“主子、夫人,旁边就是那个赵先生的房间。”

    “赵先生?”楚嫣一脸兴致勃勃地开口,“可是和赵添有关系的人?”楚嫣一脸期待地开口,“虽说赵氏一脉都被流放了,可也保不准会有人回到临安。”

    “夫人有所不知,这位赵先生乃是赵添的私生子,一直流浪于江湖,所以对龙脉之事也了解颇多,也是听了小道消息当年才安排江氏进入相府。夫人有所不知,这个江氏在进门之前就已经不再是清白之身,她的相好就是这位赵先生。”

    就在楚嫣甚为吃惊的时候,墨四的声音就已经再次响起,“而且他们两个人还有了一个儿子,儿子如今差不多了楚婉那么大。”

    “真是惊喜啊!”楚嫣一脸笑着开口,“那个孩子如今身在何处啊?”楚嫣面上带着一丝算计,“爹不疼、娘不爱的,我们很容易从这个孩子的手上下手,到时候若是让楚航知道这件事,那可是有好戏看了!”

    墨四看了一眼楚嫣之后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地开口,“夫人有所不知,其实我们早些时候就将这个小孩子给救下了,因为被这个赵先生遗弃,所以上街偷东西吃,甚至还被打了一顿,如今被安置在别庄,属下救下他的原因就是瞧着眉眼间和楚婉有些相似,想着对主子、夫人到时候会有些用处,所以就救下来了。”

    “好!”楚嫣笑着开口,“等到确定这位是江姨娘的相好之后,差不多也可以让楚航知道这件事了,楚航自己不检点,还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呢!”楚嫣说着就捂嘴轻笑,“这么想想,我娘郁郁而终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墨锦城和楚嫣坐在对面,听着对面传来的声音,心中愈发的确定这个赵先生就是江姨娘的相好,关键的是她相信江姨娘肯定从来没有想过赵先生竟然是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人。

    “夫君,你说我们是安排江姨娘见到这一幕,还是先让楚航知道这件事呢?说不定他们狗咬狗更有意思呢!”楚嫣说着就轻笑起来,“墨一,你还是派人先盯着江氏和相府那边吧,至于这位赵先生估计是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红袖招。”

    “是!”

    楚嫣和墨锦城出来之后,两个人又去御品轩吃了晚饭,一直到暮色四合他们两个人才上了马车回宫。

    娇娇回到相府之后仍是在第一时间内前去探望司玥,司玥如今躺在床上已经愈发的不行了,整个人面黄肌瘦,已经看不出人形,司玥的母亲见到娇娇前来就招呼着她坐下,离开的时候仍是不忘记抹泪。

    “夫人想好了吗?”娇娇看着司玥眉眼间带着些许笑意,“如果夫人想好了,今夜就可以服用下药丸了,夫人这段时间也想通了不是吗?”

    司玥看着娇娇认真地点点头,也算是给了娇娇一个答复,娇娇又陪着司玥坐了一会之后才转身离开。

    从司玥的房间里出来之后,娇娇又前往楚航的书房,娇娇把楚嫣的意思一一告知,楚航把娇娇揽入怀中,口中说着娇娇就是她的福气。

    楚航和娇娇二人在房间中温存许久,到了某个时候,楚航已经睡得迷迷糊糊,就听见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说是司玥已经去了。

    娇娇听见这个消息之后,立即就将楚航给喊醒,才听见司玥去世的消息后,楚航表现得非常镇定,面上没有一丝的痛苦,等到他们感到琴瑟居时,司玥的母亲已经哭得昏死过去。

    “老爷,你说这夫人这好好地怎么就去了呢?”娇娇依偎在楚航的怀中面上带着几分难过,“如今府上已经无人做主,不如就让奴家来操办姐姐的身后事吧。”

    “你有何资格操办姐姐的身后事,不要忘记了,你就是一个妾室!”钱氏站出来趾高气昂地开口,“要操办应该也是我来操办这件事。”

    钱氏说着就将目光落在楚航身上,眉眼间带着几分笑意,“老爷,姐姐的身后事就让我来操办吧。”

    “你也只是相府的一个妾室,让你来操办,于情于理都不符合。”楚航没有多想地就打断了钱氏说的话。

    “可我出身宗正府,我是最有资格操办这件事情的人。”钱氏一脸不悦地开口,“除了我还有谁能够操办这件事。”

    楚姿感受到被孟姨娘的轻轻一推,她的身体踉跄一下瞬间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四丫头你有何想说的话?”

    “爹,既然钱姨娘和娇娇姨娘都没有资格来操办嫡母的身后事,那不如就让太子妃来操办吧!”楚姿看着楚航低着头嗫嚅着开口,“嫡母乃是皇贵妃的妹妹,让太子妃来操办这件事最适合不过,至少也不会辱没了皇贵妃的面子,爹爹,我说得有道理吗?”

    楚航听着楚姿的话笑着点点头,“你说得不错!这件事让太子妃来操办最适合不过。”他说着又将目光落在娇娇的身上,“到时候你来协助太子操办夫人的身后事。”

    娇娇听着楚航的话,认真的点点头,“老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操办夫人的身后,让夫人安心的去了!”

    与相府的慌乱比起来,如今楚嫣却和司玥面对面的坐着,司玥的面前放着一些细软,楚嫣又把随身的钱袋子拿出来递到司玥的手边。

    “大姑娘……”司玥不知该如何开口。

    刚刚嫁进相府的时候,她的确是希望能够和楚航琴瑟和鸣,可谁知在新婚夜当她和楚航坦白的时候,楚航的目光里就已经流露出一丝厌恶,就好似在抱怨这门亲事。

    后来娇娇进门之后,楚航的态度才有所缓和。

    “这里面不是银子。”楚嫣说着就端着面前的杯子小呷一口,“这里面有一块令牌,但这块令牌是我的,你拿着这块令牌可以在九国之内任意行走,如果遇到困难也可以吹响这个令牌求救。”

    楚嫣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我虽然让你从相府离开,可我并不知你的打算,玥姨,你要去哪里呢?”

    司玥听着楚嫣的话露出一个笑容,“我不知道!既然都已经离开相府,我还是想要换个身份随意的走一走,看一看元国的大好河山,我还没有去过很多地方。”

    楚嫣听着司玥的话,眉眼间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玥姨能够想通就好,如果有朝一日你想通了,也可以拿着这块令牌去任何一个都城的黑市,他们看见这块令牌都会相助你的。”

    楚嫣也没有给司玥开口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玥姨,这件事我自会和母妃说清楚,你不用担心,至于你娘,我相信司府的人会好生照顾的。”

    司玥坐在御品轩的包厢里和楚嫣说了体己话,等到街上行人稀少之后,司玥才策马离开。

    看着司玥离开的身影,青栀安慰着,“太子妃,司玥离开相府乃是好事。”

    楚嫣听着青栀的话,眉眼间染上笑意,随即轻笑着开口,“你说得不错,玥姨能够离开相府乃是好事,天色都已经这么晚了,我们还是直接回公主府吧。”

    翌日清晨,楚嫣就被相府那边的人前来唤醒,说是司玥去世的消息,但让楚嫣想不到的是,楚航竟然会把操办司玥身后事的权利交给她,还让娇娇协助她操办葬礼。

    墨锦城拒绝了楚航的提议,表示楚嫣身怀六甲,可以从旁协助娇娇,但一应事情都要娇娇做主。

    楚航心悦娇娇,自然是同意墨锦城的说法,可钱氏却对墨锦城的安排不甚满意,甚至还觉得墨锦城根本就是看不上她,反而只能看上娇娇那样的出身卑微的女人。

    因为司玥是皇贵妃的妹妹,所以楚嫣故意让娇娇把葬礼办得非常隆重,有些事情她从旁指点,娇娇也能够完成得非常好,以至于司玥的葬礼结束之后,皇贵妃也喜欢上了这位姑娘,甚至还跟楚嫣提起让娇娇进宫的事情。

    娇娇的身份特殊,皇贵妃为了能够让她进宫相伴,还给了她一块令牌,说以后可以随意入宫寻她,楚航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更是喜不自胜。

    “如今夫人的葬礼结束,总算是能好好休息了。”娇娇说着就直接躺在了床上,“这几天真的是太累了,都没有好好休息呢。”

    “辛苦你了。”楚航走到娇娇的身边给她按摩肩膀,“不过也算是有所获,不是吗?因为你表现得好,所以得到了皇贵妃的青睐。”

    “都是太子妃从旁相助。”娇娇看着楚航眉眼间带着笑意,“奴家出身风尘哪里懂得这些事,若不是有太子妃在一旁协助,奴家估计都该丢人了。”

    “太子妃喜欢你也尚可。”楚航停下手中的动作后,又将目光落在娇娇的身上,“太子妃和皇贵妃若是成为你的靠山,你到时候成为平妻就可以压钱氏一头,我可是舍不得我的娇娇儿吃苦。”楚航说着就拿着娇娇的手背亲了亲。

    “你说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为何你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呢?”楚航说着就看了一眼娇娇的肚子。

    “老爷,你有所不知,我们这种风尘女子是不能怀有身孕的,若是有了身孕都是要被抛弃的。”娇娇说着就红了眼睛,“奴家已经能够得到老爷的爱,又怎么敢奢望给老爷生下孩子。”娇娇的语气中透着几分委屈,趴在楚航的肩膀上低声啜泣着,“老爷,如今只有钱氏尚未怀有身孕,钱氏也是你的妾室,你若是想要孩子,到时可以让钱氏怀孕。”

    楚航看着娇娇的模样,又温柔地抬手拭去他的眼泪,“娇娇儿,不难过没孩子就没孩子,反正我大概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儿子了。”

    楚航看着娇娇有些心猿意马,想到这些天的忍耐,又急不可耐地拉着娇娇云雨一番。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