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03章:心中事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03章:心中事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一步一步走到狄莺的身边,她伸手就从后面捂住狄莺的眼睛,悄悄地在她的耳边低声道,“猜猜我是谁?”

    狄莺握住她的手声音中没有往日的神采奕奕,反而像是一只蔫了的茄子,“嫣儿,你怎么来了?”

    她听到狄莺这句话,走到狄莺的面前蹲下来看着她,“姐姐,你的样子让太傅很担心,所以他让我过来看看你。”她说着就握住狄莺的手,“到底发生何事?让你这般难过?难道就是因为坊间的那些传言?”

    狄莺不知想起何事,眼睛一下就红了,“嫣儿,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会因为坊间的那些传言而不见阿暄吗?”

    狄莺带着一丝鼻腔,“我如今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阿暄,我……”

    “所以到底发生何事?”楚嫣说着握紧狄莺的手,“我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在我的心中同凤姐姐一样重要,你真的连我也不愿意说了吗?”

    没有得到狄莺的回复,楚嫣继续开口,“姐姐,纵然阿暄是我的兄长,可我们毕竟刚刚才相认,而你我自打六岁那年就认识你了,折算下来也有近十年的感情了,你真的不愿意和我说说吗?”

    楚嫣也不给狄莺开口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姐姐,兄长说了无论发生何事你都会是他的唯一,他也永远都不会纳妾。”

    “所以说他早就知道了,是吗?”狄莺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我就说……”狄莺说着就红了眼睛,“嫣儿,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狄莺说着眼泪就一滴一滴的落下,“我以后很难有子嗣,我不能给阿暄繁衍后代,我不能因为这拖累了阿暄,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也不能嫁给他!”

    楚嫣听着狄莺的话,抬头看向她,她的脸上满是泪水,一双眼睛更是通红,她温柔地握住狄莺的手,“你就因为这个所以才不愿意和兄长接触?你以为兄长这样就会放弃你?”

    狄莺抬手抚上楚嫣的脑袋,“嫣儿,你不明白,如果无法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生下一个孩子,我会觉得人生不完美,那是我们爱的结晶,是我们生命的延续。”

    楚嫣抬手给狄莺拭去眼角的泪水,她握住狄莺那冰冷的手,柔声道,“孩子的确是爱的结晶,是生命的延续,可是二人世界也很好啊!你可以和兄长一辈子都在一起,并没有什么不完美。”

    “况且临安的那些大夫都是个没轻没重的,他们说的话你可信不得,你若是觉得他们说的是实话,那我给你看一看可好?”

    楚嫣说着就想要去给狄莺把脉,可谁知偏偏被狄莺躲了过去。

    “你说得我不信,万一是你来诓我该怎么办?”语气中带着几分泄气,“嫣儿,我看的是临安最好的大夫,他说我以后很难有孕,我听得心里难受得很。”

    “宝芝林才是临安最好的医馆!”楚嫣看着狄莺一板正经地开口,“宝芝林只是不给达官贵人看病罢了,所以你也不要认为那些个庸医就是临安城最好的大夫。”

    楚嫣看着站在旁边的青栀吩咐道,“青栀,你去把宝芝林的林掌柜请来,我倒是想要看看这宝芝林会如何说。”

    狄莺将目光落在楚嫣的身上,正欲开口,就听见楚嫣的声音响起,“你放心,这宝芝林是凤姐姐的产业,你又是暄哥哥的妻子,算不得达官显贵,纵然来给你看病,也算是破了规矩。”楚嫣说着就拍了拍手。

    狄莺听着楚嫣的话,脸上带着几分疑惑,她见到凤瑾禾的时候,就觉得凤瑾禾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她也曾经一度认为凤瑾暄喜欢的人是凤瑾禾。

    “宝芝林是凤姑娘的产业?”狄莺一脸疑惑地开口,“她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吗?我之前听阿暄说,她好像是萧国人,乃是萧国安宁侯的孙女,怎么好端端地会成为宝芝林的主人?”

    楚嫣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狄莺对这些事情都不甚了解,她不知道是凤瑾暄故意没有告诉她,还是凤瑾禾让凤瑾暄故意瞒着她,不过狄莺不知道这些事情也好,毕竟世界可比她想象的黑暗多了。

    “也不是凤姐姐的,就相当于是合伙人的关系。”楚嫣看着狄莺笑着开口,“而且里面也有我的份。”楚嫣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所以我就让林掌柜来给你看看。”

    楚嫣又和狄莺说了一些体己话,等到林掌柜出现在太傅府时,已经是一炷香之后的事。

    林掌柜见到他们之后先给楚嫣行礼,随后才开始给狄莺把脉诊断。

    “狄莺的姑娘的身体尚可,就是我不精通妇科这一块,红玉外出采药去了,等到红玉回来之后才让她来给狄莺姑娘看看,至于狄莺姑娘所担心的子嗣艰难的问题,也不用担心,只需要好好调理一段时日便可,具体情况红玉会告诉你,反正狄莺姑娘不用担心。”林掌柜看着狄莺宽慰道,“如果我们都不行,还有主子可以,主子都不知道帮助多少人解决这个问题了,主子那么看重凤公子,肯定会出手帮助的。”

    楚嫣听着林掌柜的话又将目光落在狄莺的身影,“姐姐,你现在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之前你说子嗣艰难的问题我可没有告诉给林掌柜啊!这一切全都是他诊脉看出来的,我就说临安的那些庸医信不得。”

    狄莺听着楚嫣的话又将目光落在林掌柜的身上,她站起来对着林掌柜鞠躬作揖,“多谢林掌柜。”

    送走林掌柜之后,楚嫣坐到了狄莺身边,“姐姐现在该放心了。”

    楚嫣靠在狄莺的肩膀上,“姐姐,其实我觉得你都不用想这些事情,毕竟兄长的人品放在那里,纵然你能孕育子嗣又如何?兄长不会在乎的,你恐怕不知道我们以前在相府生活得有多艰难,虽然父亲不爱我们,可是娘亲却给了我们所有的温暖,那个时候兄长就曾经说过,若是有朝一日他娶了妻子,一定就她一人。”

    楚嫣转头看向狄莺的手,也握住她的手,“姐姐,兄长其实是个很固执的人,他认定的东西很难被别人改变,我知道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很不容易,但所有的一切困难都会过去,迎接我们的美好的未来。”

    楚嫣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姐姐,你现在只要安心地做好一个待嫁的新娘子就好,兄长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拿出来给你。”

    狄莺听着楚嫣的话眉眼间染上笑意,又眼角含羞地低下头去,“嫣儿……”语气里带着几分嗔怪。

    “我现在应该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吧。”楚嫣看着狄莺脸上带着几分倦色,“明明肚子里的孩子还不大,可这些日我却一直嗜睡,狄莺姐姐,我先去你的房间里睡一会啊。”

    狄莺瞧着楚嫣的模样,一脸心疼地扶着她前去休息,在确定楚嫣熟睡之后,她趴在床边也逐渐地睡了过去。

    等到楚嫣醒来的时候就看见青栀站在她的床边,她正欲开口,就看见青栀递上一杯茶,“谢谢。”楚嫣喝了一口茶水之后又将杯子递到青栀的手中,“什么时候了。”

    “都已经快到傍晚了,我就想着来叫醒太子妃呢,不然太子妃晚间又该睡不着了。”青栀说着就伸手扶了一把楚嫣,“如今刚刚初期,太子妃就这么嗜睡,若是到了晚期,我听宫里的嬷嬷说到时候都睡不着呢。”

    “你可别吓我了。”楚嫣说着就被青栀扶着站了起来,“狄莺姑娘如今正在和凤公子在前面柔情蜜意呢,两个人看上去又和好了,太傅和狄大人都觉得太子妃是个厉害的人,这才短短的一天的工夫就让狄莺姑娘好起来了。”

    楚嫣听着青栀的话眉眼间染上笑意,又笑着开口道,“他们和好就行,也不知夫君在东宫可还好,要不明日一早我们就回去吧。”

    “狄莺姑娘可是说了要姑娘多陪着她几日呢。”青栀捂嘴轻笑,“太子妃这些日子住在太傅府,你们以后既是姐妹,又是妯娌,不知羡慕多少人呢。”

    楚嫣走到桌子旁坐下来,她将目光落在门外狄莺和凤瑾暄的身上,两个人就坐在那里有说有笑,纵然看不见狄莺脸上的表情,却也知道狄莺是非常幸福的。

    而这厢在娇娇跟踪数日赵先生之后,娇娇终于安排能够用的人上演了一幕刺杀的戏,就在赵先生觉得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却又被另外一群人给救了。

    娇娇想过了,如果她贸然的去和楚航说这件事,楚航一定不会相信,但若是由当事人去告诉楚航,楚航一定会相信。

    “多谢夫人相救。”赵先生看着屏风后面的人恭敬地行礼,“今日若非夫人出手相救,我就必死无疑了。”

    “赵先生似乎不是临安城人?”娇娇端起面前的杯盏小呷一口,“先生从何处来往何处去?”

    “我的确不是临安人士,我就是来随便逛逛,也不知怎么地就遇见了刺杀。”赵先生说着还心有余悸地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多谢夫人救命之恩。”

    “那赵先生这个仇结得似乎有些大啊!”娇娇神色平静地开口,“你若是和相府没仇没怨,他们又怎么可能派人刺杀你呢?”

    赵先生神色一怔,似乎不相信娇娇说的话,“夫人说的是,那些刺杀我的人是相府的人?”语气中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怒意,“是他们要杀了我?”

    “正是。”娇娇怡然自得地开口,“我手下的人审问了那些人,他们只说是一个夫人吩咐他们杀了你。”

    赵先生握紧垂在身侧的手,“可知那位夫人芳名?”

    娇娇勾着唇角再次端起面前的杯盏小呷一口,“据说是姓江,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如今相府也不过就四个女人罢了,其中孟姨娘乃是老夫人身边丫鬟的女儿,钱姨娘乃是宗正之女,娇娇姨娘则是来自扬州的姑娘,至于这位江姨娘……”

    娇娇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听说好像是出自一个戏班子,是因为讨得太夫人的欢心才能够得到相爷的垂青,但毕竟那是相府的事情,我也不甚了解,都是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当真是那位江姨娘?”赵先生的语气中透着几分不明所以的阴沉,他暗自咒骂一声,“贱人!”

    娇娇听着赵先生的话,一脸饶有兴趣地轻笑着开口,“难不成赵先生和这位江姨娘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赵先生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恨意,“这个贱人在我身下承欢的时候,相爷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就连楚婉都不是相爷的孩子,她如今竟然派人杀人灭口!”赵先生说着就重重地捶在了地上,好似感觉不到疼痛似的。

    “赵先生慎言!”娇娇赶紧阻止道,“先生说出这样的话,可是要负责任的,不然按照我国律法你这就算是诬陷、诽谤他人!”

    赵先生没有思考地就对着屏风后面的娇娇磕头,“还希望夫人助我一臂之力,既然这个贱人这么想要杀了我,我自然也不能让她好过!我一定要让她身败名裂,让她被卖进窑子里去,让她成为人尽可夫的母狗!!”

    娇娇听着赵先生的话,放下手中的杯子,“赵先生,你说的话我要如何信你?你若是拿不出有力证据,我自然也无法相助,你可以将事情的经过说给我听听吗?”

    赵先生并没有怀疑娇娇的身份,也不知道这出戏乃是娇娇自导自演,如今赵先生已经将所有的罪责都归咎到了江氏的身上,曾经的他有多喜欢江氏,如今他就有多恨江氏。

    既然江氏想要他死,那么他就拉着江氏一起死,死了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等到江姨娘被卖进窑子之后,他就要天天去看她是如何成为母狗的!

    赵先生将自己和江姨娘的经过全都告诉给了娇娇,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赵先生之所以当年让江氏嫁给楚航就是因为楚航手中有一份藏宝图,只可惜这些年来藏宝图没有下落,竟然还让江氏过得锦衣玉食,赵先生也是前一段时间回到临安之后才知道江氏的事情,赵先生拿着江氏的把柄又逼着他们在一起苟合,就连如今江氏肚子里的那个孩子都是他的。

    “赵先生,你说了这么多话,你可有证据证明江氏曾经在你的身下承欢?”娇娇看着赵先生一脸期待地开口,:“若是没有,我自然也无法相助的。”

    赵先生听着娇娇的话,就吩咐别人给他准备了纸和笔,他在纸上写下一行字之后又命人拿给娇娇,娇娇看着手中的字条,笑着弯起唇角。

    “赵先生你放心,我乃是相府娇娇姨娘的姐妹,你说的这些话我一定会如实相告,你且借着三日之后可到相府门口大闹一场,好让那相爷相信你说的话!”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