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04章:江姨娘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04章:江姨娘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娇娇回府之后就一直都在思考如何该把这件事告诉给楚航,她只有先透露给楚航一点消息之后,才好让楚航相信之后的那些事情,虽不知那人是否真的回来相府,但若是楚航有心想要调查也许也能够发现一二。

    娇娇在房间中来回踱步,心中有了一个想法之后就将这个想法告知给红儿她们几人,主要是完成这个计划需要她们的配合,至少有了她们的配合之后,才能够让楚航相信她们说的话。

    “所以说那楚婉真的不是相爷的孩子?”红儿看着娇娇一脸吃惊地开口,“我就说那孩子怎么看着和相爷不像,原来真的不是相爷的孩子,不过这相爷心还挺大,竟然帮着别人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和妻子。”红儿的语气里透着满满的嘲讽。

    “姑娘这个法子和太子妃说了没有?”红儿看着娇娇再次开口道,“若是有个万一,太子妃会不会把这件事归咎到我们身上?”

    娇娇看着她们笑着摇摇头,“太子妃说让我放手去做,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会帮助我善后。”娇娇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玉镯,“我们来临安之前沈公子就吩咐过到了这里以后听从楚嫣姑娘的吩咐,如今她把这件分内之事交给我,我自是感激不尽。”

    红儿顺着娇娇的意思点点头,“那就好!”

    娇娇回到房间稍作打扮,等到听见有人说楚航想这个院子里走来时,娇娇才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面上带着几分凝重的模样。

    楚航一进门就看见娇娇面色凝重的样子,他走到娇娇身边伸手抱住了她,可谁知她的动作反而让娇娇吓了一跳,瞧着娇娇的样子,楚航笑着开口,“发生何事,以至于你露出这样的表情?”

    娇娇抬头看了一眼楚航,又将目光落在他处,她咬着唇,似有些为难。

    “到底发生何事?”楚航看着娇娇的样子宽慰道,“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不会离开你。”楚航说着就拍了拍娇娇的手背,“在这,如今夫人已死,你又颇得皇贵妃和太子妃的疼爱,我正思考着把你升为平妻呢。”

    娇娇坐在楚航的腿上,单手搭在楚航的肩膀上,“老爷,我今日偶尔听闻一件事,也不知是否该和老爷说。”

    楚航听见这句话,握住娇娇的手,“说来听听?你若是不说,我岂能知晓?”

    楚航看着娇娇半晌之后笑着开口,“这件事和相府有关?还是和我有关?”

    娇娇低着头在思忖如何将这件事告知楚航,半晌之后抬头看向他,“老爷,今日我在外面休息时,偶尔听见几个百姓议论江姨娘,说江姨娘好像在私会其他的男人。”

    楚航听着娇娇的话,脑海中不知想到何事,又将目光落在娇娇的身上,“这应该是谣言,不要听信这种话。”楚航好似非常相信江氏似的,“江氏乃是当年母亲看中的人,母亲这个人眼光很高,能被她看上的人一般都还不错!”

    楚航也不给娇娇开口说话的机会,他给了娇娇一个吻之后就站起来和娇娇告辞,娇娇看着楚航转身离开的背影,心情愉悦地勾起唇角。

    暂且不管楚航是否相信她的话,可是怀疑的种子已经埋下,至于楚航要怎么做,端看他自己了。

    这厢楚航回到书房之后,就唤出一个暗卫,这个暗卫时常跟在娇娇的身边,既是保护娇娇,也有一定的监视作用。

    “娇娇今日去了何处?”楚航坐下来之后神色微凛。

    “回相爷,姨娘今日前去购买东西,累了之后就在茶馆休息。”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楚航的面前。

    “可有发生何事?”楚航盯着黑衣人语气中带着阴沉,“无论发生任何事都要告诉本相!”

    “我们隔壁的包厢好像有人在议论江姨娘,说江姨娘早在许给相爷之前就不是清白之身,还说什么六姑娘不是相爷的孩子,最重要的是……”

    没有得到黑衣人的回答,楚航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往下说!”

    “他们说江姨娘好像有了身孕!”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楚航的身形晃了一下,“你方才说什么?江氏有了身孕?”

    “是,今日娇娇姨娘在茶楼听说这件事之后,就命人偷偷地前去查看江姨娘的房间,好似的确发现江姨娘有了身孕。”

    “贱人!真的是贱人!可知道江姨娘背后的男人是谁?”楚航眸子变得阴沉,“赶紧去把江姨娘背后的这个男人给本相找出来,本相要他碎尸万段!”

    “是!”

    等到黑衣人离开之后,楚航就直接去了江姨娘的院子,此时江姨娘正在院子里吃着一点东西,在看见楚航的时候有些慌乱的站起来,她看着楚航面上带着些许笑意,“老爷,你怎么来了?”

    楚航脑海中回想起地全都是刚才那些事,他对着江氏想也不想地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江氏的身子踉跄一下,跌坐在地上,“老爷,你这是何意?”

    “贱人!”楚航指着江氏的鼻子咒骂道,“你怎么敢做出这种事情?”

    江氏跪在楚航的面前,看着楚航面上带着几分疑惑,“老爷,你说这句话是何意?奴家从来都没有背叛老爷,奴家的心中只有老爷一个人……”

    楚航走到江氏的身边对着她的肚子就狠狠地踹了一脚,江氏因为那一脚直接摔倒在身后,楚航好似不解气似的,狠狠地踹着江氏的肚子,江氏捂着肚子竟然不让楚航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

    “怀个野种,你竟然还想要保护他?”楚航看着江氏冷笑着开口,“果然就是一个贱人!”楚航说着再次给江氏一个耳光。

    “老爷,你说什么呢?”江氏面上闪过一丝心虚,“老爷这么久都没有和我欢好了,我怎么可能会怀有身孕?”她虽说着,可是手上的动作却仍是在护着肚子,“老爷,你不能这样冤枉奴家,奴家真的没有背叛老爷!”

    楚航一脚一脚重重的落在江氏的肚子上,江氏最后忍受不了才让大喊着让楚航停手,纵然江氏不想承认这件事,可从她身下流出的血迹已经证明了这一切。

    楚航看着江氏居高临下地开口,“既然你那么想要男人,想要成为人尽可夫的贱人,那么本相就成全你!”楚航说着就直接托着江氏的身体,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因为小产,所以在楚航拖走江氏的时候,身下都是一道道血痕,看着尤为可怖。

    江氏拼命地想要挣扎,却发现根本就无法睁开楚航的那只手。

    就在这个时候娇娇出现在了楚航的面前,看着站在面前的娇娇,楚航又心有不甘的踢了一脚江氏,疼得江氏将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

    “老爷,江姨娘这是怎么了?”娇娇看着江氏将目光落在楚航的身上,“江姨娘是不是小产了,需要请个大夫吗?”

    “与别人有染所带来的孽种自然不能留着!”语气中是对江氏满满地嫌弃,“这种女人就应该埋进窑子去。”

    “老爷,万万不能冲动,毕竟江姨娘也是相府的姨娘。”娇娇看着楚航面上带着几分担忧,“王爷,你想想看,到时候如果真的给王爷落下一个不好的名声就不好了!”娇娇轻轻的楚航顺气,“老爷,这也只是奴家的一面之词,我们还是在等等看吧!毕竟事情的真实家也不得而知。”

    楚航听着娇娇的话认真点点头,随后就吩咐侍卫将江姨娘关在院子里不得离开院子,也不能见楚婉,而江氏却觉得很有可能是因为娇娇的话,楚航才会对她有疑心。

    三天之后,楚航在下朝之后就看见一个身材年轻的男人站在相府门口,口口声声说着要把娘子还给她,还说她们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如今儿子已经长大!

    楚航看着那些围观得我人气不打一处来,他走到他的身边之后,看着那个人眉头紧蹙,“你为何要在相府门前造谣生事?”

    “这位就是相爷了吧。”赵先生看着楚航面色带着几分笑意,“想来相爷应该还是记得我的,十几年前,我曾经带着江氏他们所在戏班子来给贵府表演,表演结束之后江氏就一跃成为姨娘永远离开了戏班子。

    “只是老爷有所不知,其实江姨娘在嫁给你之前就已经不是清白之身,她很早的时候机已经在我的身下承欢,若是老爷不相信,大可以去证明一下。”赵先生看着楚航的样子,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应该说除了那第一次之外,楚航并没有怎么碰过江氏,因而对于她身上的构造根本不清楚,更不要说还在那样一个隐蔽的地方。

    楚航心中觉得丢人,只能赵先生请进府上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而他自己也前去证明赵先生所言。

    可事实证明,江姨娘那处上的刻字的确是“”二字。

    “老爷……”江姨娘看着楚航本以为楚航原谅了自己,可谁知下一秒迎接她的便是一阵狂风暴雨。

    “贱人!”

    楚航命令相府的侍卫,将江姨娘固定在一个架子上,她未着寸缕,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衣服,曼妙的身躯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江姨娘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赵先生,她面色惊恐地看着赵先生,又将目光落在楚航身上,好似明白了一件事。

    只可惜不给她开口说话,楚航就直接把其旁边的鞭子对着江氏狠狠地抽打起来,一下又一下的,不知疲倦,一直到江姨娘的身体上都是纵横交错的血痕时,楚航才就此作罢。

    楚航没有再去看江姨娘的面上的神情,而是直接吩咐身边的小厮将江姨娘和他的女儿一同卖进窑子去!

    “老爷,老爷,婉丫头还是个孩子,你不能这样对待她!”江姨娘看着楚航一脸虚弱地开口,“纵然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可你毕竟也养了这么多年!”

    没有得到楚航的回复,江姨娘又将目光落在赵先生的身上,“班主,你赶紧救一救婉儿,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她还小怎么能进入那种地方?”

    “我的女儿?”赵先生勾勾唇角,“我可从来都没有承认楚婉是我的女儿,她还不知道是你和那个狗男人生下来的孽种呢!”

    江氏仍是固执的想要给楚婉求情,可是楚航并没有想要听的意思,只是吩咐手下的人赶紧把江姨娘和楚婉带走,还在午睡的楚婉根本不知道发生何事,只是在看见江氏那个模样,一脸不明所以。

    楚婉本来是想要给江氏求情地,可谁知竟然被楚航一脚嫌弃的踢开。

    “爹,你怎么了,我可是你的女人。”楚婉红着一双眼睛委屈地开口,“以前爹爹不是最喜欢我了吗?”

    “你不是我的女儿!你就是个野种!”楚航再次踢开楚婉伸过来的手,“也不知道是你娘和那个野男人鬼混生下你这样一个小贱人!”

    楚婉还想要再开口辩解,就被站在旁边的侍卫一个手刀打晕过去然后跟着江氏一同被送走了。

    赵先生就是趁着这个时候偷偷溜走的,既然都已经见到江氏有这样的下场,那么下一场说不定会比现场更精彩呢,虽然他没有去过窑子,但是也见过窑子里的那些女人是何样的下场,反正江氏沦落到那里去,估计也不会有好下场!

    “老爷,六姑娘还是个孩子,我们不要那么残忍。”娇娇看着楚航一双眼睛通红,“孩子是无辜的!”

    “她当初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所以她一点都不无辜,我楚航没有这样一个女儿!也没有这样一个姨娘!”楚航面色阴沉地开口,“不管以后她们是什么下场,以后都和相府没有半点关系!”

    娇娇听着楚航的话,知道现在的楚航需要安静一下,更何况她也不舍得楚婉那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落进窑子里,与其被送进窑子,还不如送到扬州,从小对她加以培养,以后说不定也是一个好的瘦马。

    娇娇在离开楚航的书房之后,又赶紧安排红儿前去将楚婉直接用黑市的方法送回赵国,如今扬州养瘦马已经成为一门行业,不要说里面孤女居多,就连不少贫苦人家的父母都愿意将女儿卖给这种商人,只因为卖女儿可以补贴家用。

    娇娇心中想着这件事心情愉悦地勾起唇角。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