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06章:怀孕了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06章:怀孕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老夫人他怀孕了。”

    黑衣人的这句话说一出,楚嫣刚刚喝下去得水全都喷了出来,而且正好喷了对面的阿离一脸。

    楚嫣抱歉的将手中的帕子递到阿离的面前,“不好意思啊!”

    楚嫣将目光落在黑衣人身上,“你确定?太夫人如今都已经快到花甲之年,竟然还会怀孕?”

    “姑娘是真的,一开始我们也是不相信的,派人跟踪了很多才调查到这个消息,太夫人被送到老宅那边也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听说孩子都已经快到五个月了。”

    “也就是说太夫人在离开临安之前就已经怀有身孕了,亏他那个时候竟然还能颠簸着回老宅。”楚嫣嗤笑着开口,“可知道这个是谁的孩子?”

    “目前还不知道,但是太夫人之前在临安时,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前往云林寺,如今云林寺被烧了,估计很难再找到证据了。”黑衣人仍是面色恭敬道,“除非太夫人自己说出这个孩子是谁的。”

    “你觉得太夫人可能把幕后之人供出来吗?”楚嫣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落在桌面上,“更重要的是,她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这个孩子如今都已经五个月了,看来她是铁了心想要留下这个孩子了。”

    “之前你不是还说让娇娇想方设法得让太夫人回临安?如今这不正好是个机会?”

    楚嫣摸着下巴思忖半晌之后,笑着勾起唇角,“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太夫人是不可能回临安的,毕竟肚子里的孩子都已经五个月大了,如果一旦回临安很容易被楚航发现,太夫人老蚌生珠,这件事怎么都要让楚航知道。”

    “那不如让娇娇告诉给楚航?”阿离提出建议,“如今大概也只有娇娇能够用了,相府那边没有可以用的人。”

    “等到孟氏和楚航和离,就可以想办法对付相府了。”楚嫣的唇边泛着冷笑,“当年娘亲是怎么死的,我从来都没有忘记。”

    楚嫣顿了顿将目光落在阿离的身上,“阿离,事情暗中进行,这件事我回去和夫君商量一下,看看他的想法,所以你们在老宅也要好好注意太夫人,不要让任何人发现太夫人怀孕的事。”

    楚嫣不知想到何事,“对了,十三叔怎么一直没有来临安?我不是说要见他的吗?”

    “姑娘,十三爷去了别处,一时半会赶不回来,但是他留书一封,说是等到时机成熟,他直接来临安和姑娘碰面。”

    楚嫣对着黑衣人挥挥手之后,黑衣人就消失在他们的面前,楚嫣将杯中的茶饮尽之后才起身离开。

    住进东宫唯一不好的地方大概就是出宫不是很方面,如果可以的话,她其实挺想要一直住在公主府的,只是她又不放心墨锦城一个人在宫中生活,那些人除了元帝之外,估计没有一个人会真心对待墨锦城。

    指不定就在墨锦城疏忽的时候对墨锦城痛下杀手,墨锦城如今身体已经够羸弱了,可不能继续雪上加霜。

    楚嫣回到东宫时,就看见墨锦城坐在案桌旁批阅奏折,而他的旁边则是坐着凤瑾暄,两个人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

    楚嫣一步一步地走到他们面前,就看见了一个人的奏折,上面仍是在告诉元帝说是墨锦城不适合成为太子,如果不废掉太子,到时候一定会天降灾祸。

    “真是可笑!”楚嫣看着奏折想也不想地开口,“她怎么能将这些事推到你的身上,难道你真的会祸害元国吗?”

    墨锦城放下手中的奏折,将目光落在楚嫣身上,“娘子,你回来了,你不是去了锦绣坊?”

    “太夫人有了身孕。”楚嫣看着他们丢下一记重磅炸弹,“这是刚刚从老宅那边传来的消息,据说已经五个月了。”

    “老蚌生珠啊!这个孩子是谁的?楚航若是得知这件事,指不定要有多愤怒呢!都已经快到花甲之年,竟然还有了身孕?明明孙子孙女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太夫人怎么还有脸生下这个孩子。”

    “太夫人一项厚脸皮,你又不是不知道?”楚嫣一脸不以为意地开口,“当年娘亲之死有一半都是太夫人在背后撺掇,若是太夫人喜欢娘亲,赵氏也不可能成为正妻,两个人还密谋把我们一起送走。”

    楚嫣喝了一口杯中茶,“既然太夫人有了身孕,我们一定要让楚航得知这件事,太夫人如今肯定不愿意回临安,为了遵守孝道,麻烦太子殿下让楚航亲自前去老宅把太夫人接回来。”

    墨锦城宠溺地点了点楚嫣的鼻子,“这个主意不错,那你也要提前在老宅那边安排好,至于楚航到时候怎么做,亦或者是你想要临安的百姓知道些什么,那全都听你的意思。”

    楚嫣听着墨锦城的话眉眼间染上笑意,“你放心,到时候肯定会安排好一切,我可是想要看看楚航那张脸到底会有多大变化。”

    凤瑾暄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人之后笑着开口道,“我看这样吧,不如先让楚航想办法把太夫人接回来,太夫人如今怀有身孕定然是不愿意回来,等到几次之后,楚航肯定会心生怨怼,然后太子再让楚航前去亲自把太夫人接回来,到时候楚航不久知道太夫人怀孕的消息了吗?”

    凤瑾暄摸着下巴,“虽说碍于孝道,楚航无法拿太夫人怎么样,可是百姓不是对这种事情最感兴趣了吗?到时候我们在背后推波助澜,相府就会成为百姓的笑话,元帝虽说信任楚航,可这一来二去却屡屡犯错,不再让他担任丞相之位应该也是绰绰有余,到时候楚航的生死不仍是捏在我们手中?”

    墨锦城觉得凤瑾暄的提议没有问题,他将目光落在楚嫣身上,“娘子,你觉得兄长的意见如何?”

    “不错!反正楚航如今就是太安逸了,既然他这么安逸就给他找点事情做做。”楚嫣的语气里透着几分愉悦,“楚航素来都是人中龙凤,在朝中树敌也不少,到时候楚航怎么死,可真的不是我们说了算地。”

    楚嫣抬手抚上平坦的小腹,“本来是想要给我们孩子的积德,可如今想想若是出航不死,以后还不知要祸害多少姑娘呢!楚航靠着那张脸不知祸害了多少人!”

    “等到楚航彻底死了之后,娇娇正好也能够回赵国了,我看娇娇一直很心急,如今这天气越来越冷,也不知道那位沈公子究竟还能有多长时间。”楚嫣说着又将目光落在窗外,“看来这个天气怎么说都要下一场大雪了。”

    楚嫣说着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呵欠,她将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夫君,我让娇娇回去问一下孟姨娘是否愿意和楚航和离,如果她愿意的话,希望到时候太子卖个面子,准许他们和离。”

    楚嫣迎着墨锦城的那双眼睛,笑着勾起唇角,“因为我是真的非常喜欢四妹妹。”

    楚嫣单手托腮地看着墨锦城,“如今既然有这个机会,就干脆让他们和离算了,既然四妹妹那么喜欢女红针黹,到时候让她去学一些这些东西也无妨。”

    “九张机也很缺绣娘。”

    “你觉得孟氏会同意和楚航和离吗?”墨锦城看着楚嫣反问道,“纵然相府的生活虽不如意,可至少也是锦衣玉食的,孟氏本来就出身风尘,能够嫁给相爷估计是她一辈子都求不来的事,如今你让她选择和离,我估计她不愿意。”

    与此同时,相府孟氏的院子。

    孟氏在听到娇娇说得这些话之后,看着娇娇摇摇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只是我本来就出身风尘,能够嫁给相爷才能够脱离苦海,纵然是相爷不爱我,可我愿意一辈子留在这里。”

    可孟氏说完这句话还是对着娇娇跪了下来,“娇娇,既然太子妃那么喜欢四丫头,你就让她把四丫头带走吧,如今整个相府就只剩下三丫头和四丫头,四丫头又不想要嫁人,大概唯一能够护住四丫头的人也只有太子妃了。”

    孟氏对着娇娇磕头,“我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礼,只希望你转告太子妃,说是看在她喜欢四丫头的份上一定要将四丫头带走。”孟氏说完就对着娇娇磕头,“还希望娇娇答应我,全了我这个作为母亲的一份心意。”

    娇娇略有些为难地看着孟氏,随后轻声叹口气,“孟姐姐你快些起来,你的要求我会帮你告诉给太子妃的,你放心,只要太子妃出手就一定能够让四丫头平安地度过余生。”

    孟氏听着娇娇的话又给娇娇磕头,最后娇娇只能伸手将孟氏扶起来,等到娇娇的身子消失在院子后,孟氏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姨娘,你明明舍不得四姑娘,为何还要让太子妃带着四姑娘,这样一来,你不是……”丫鬟看着孟氏一脸疑惑,“你不是就想要四姑娘好好在相府待着吗?”

    “我以前是这样想得。”孟氏提到这里轻声叹口气,“当年赵氏掌家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女儿这辈子的命大概也就如此了,可如今她有幸入得太子妃的眼,我觉得也许四丫头真的能够改变一些也未可知。”

    孟氏说到这里双眼变得通红,声音也带着一丝哽咽,“我知道这个孩子以后也不愿意嫁人,她告诉我,如果以后万一要遇见像相爷这样的人,那她的一辈子会很痛苦,我已经走上这条路,他是的夫君,我不可能离开他,可四丫头还是个孩子,未来还有无数种可能,纵然到时候她不愿意成亲,但是只要太子妃能够护着她便是。”孟氏说着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

    “我只希望这辈子她活得开开心心,不要再为这件事伤心难过,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相爷一丁点的疼爱。”孟氏接过丫鬟递过来的帕子擦擦眼泪,“我不管太子妃是不是真心喜欢四丫头,但是至少她现在是喜欢的,总归能够好生护着她。”

    丫鬟听着孟氏的话也瞬间红了眼,“姨娘,我相信四姑娘一定能够知道你的良苦用心,万一哪一天相府落败了,说不定我们还能被四姑娘所救也不一定,这样一来姨娘就能够安心跟着四姑娘了吧。”

    “你想多了,这个孩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呢?”孟氏虽然这样说着,可是语气中却满满都是笑意,好似真的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楚姿。

    只是她们都没有想到,曾经的玩笑话,竟然会一语成谶。

    娇娇从孟氏那里离开之后,直接回到了院子,她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以至于楚航到了都没有发现,如今司玥和江氏都已经死了,偌大的府中只剩下了三个女人,而楚航最宠爱的人自然也就是娇娇,因而她也时常宿在娇娇这里。

    “老爷,你应该要雨露均沾。”娇娇转过身看着楚航柔声道,“钱氏都已经嫁给你这么长时间,你也应该去看看她的。”娇娇伸手环住楚航的脖子,“况且,奴家又不能给你生孩子,可是钱氏可以,你现在不是需要一个儿子继承衣钵吗?”

    娇娇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道,“我虽然很想要老爷留在我的身边,可是我毕竟只是一个青楼女子,老爷还是要规规矩矩地宠爱钱氏才是,至少她能够为老爷生下孩子呢。”

    楚航听着娇娇的话,在娇娇的脸颊上吻了吻,“好!就听你的,今夜我就去钱氏的房中,既如此,那不如趁现在你来满足一下我如何!”

    楚航拉着娇娇在院子中云雨一番,完事之后楚航又陪着娇娇用过晚餐才前去寻找钱氏。

    之后的大半个月时间里,楚航都宿在钱氏的房间中也非常努力地播种,只是仍旧没有好消息传来,无奈之下,楚航只能又重新回到娇娇的房间里,因为他对钱氏的表现非常不满意。

    可谁知楚航陪了娇娇一段时间之后,娇娇却莫名其妙地生病了,最后楚航不得已命人前去寻找楚嫣。

    楚嫣听到这个消息,自然第一时间内就出现在相府了,她身边带着的自然是宝芝林的红玉,与之一道的还有一个如今在宝芝林还算不错的小大夫。

    楚嫣在确定娇娇无事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可谁知那边的小大夫却直接指出了是楚航本身有问题,而且如今不尽快医治,很有可能涉及到子嗣问题。

    楚嫣听着小大夫的话,又将目光落在娇娇身上,好像一切瞬间明了。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