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10章:小心思(1)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10章:小心思(1)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这厢太夫人回到院子之后直接就将孟氏找了过去,她询问了这段时间相府内所发生的事。

    孟氏乃是太夫人身边嬷嬷的女儿,所以对太夫人也是知无不言,将这段时间内所发生的一切全都一一告知给太夫人,就连楚嫣如何变成太子妃的事情也一并告知。

    太夫人询问江氏一事,孟氏只挑选了重点的情节告知,至于江氏临死之前还怀有身孕的事孟氏并未告知,太夫人听完后面露疲倦,不等太夫人开口说话,就已经恭敬地退出了房间。

    楚婉和江氏一样落尽窑子里,那后半生的情况可想而知,说不定如今早就已经被扔在乱葬岗了,太夫人最后还象征性地询问了一下楚姿的情况。

    孟氏告诉太夫人,因为楚姿入了太子妃楚嫣的眼,所以如今楚姿生活在东宫,跟在楚嫣身边一处学习。

    在确定孟氏离开之后,太夫人才和身边的丫鬟说起了孟氏,“这个孟氏也是一个好命的,当年入了我的眼得以成为相爷的通房,如今女儿又入了太子妃的眼,以后也不愁嫁了。”

    “太夫人,奴婢觉得我们还是留在临安比较好。”丫鬟看着太夫人面色娇俏着开口,“你试想一下,我们在余暨需要自己花钱,而且余暨的菜肴又哪里能够比得上临安,大夫的水平自然也是比不上临安,若是到时候太夫人真的有个万一的话,又该如何是好?”

    丫鬟看着太夫人循循善诱地开口,“太夫人你想想看,你如今是相爷的母亲,又是太子妃的祖母,你若是用着太子妃祖母这个身份,想去哪里都可以,到时候过得不比在余暨好吗?”丫鬟蹲下来看着太夫人继续蛊惑着开口道,“太夫人,你如今的身子愈发的笨重了,我们已经不再适合舟车劳顿了,不如就在临安住下来,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再回余暨怎么样?”

    丫鬟也不给老夫人开口说话的机会,继续开口,“太夫人,你之前回临安的路上就出血了,万一到时候舟车劳顿伤害了肚子的孩子该怎么办?”

    丫鬟握住太夫人的手,“如今公子已经不在了,这就是公子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孩子了,你舍得让公子的孩子死去吗?”

    太夫人好似被说动似的看着丫鬟摆摆手,“别说了,当初我既然执意想要留下这个孩子,现在就不会后悔,既然不适合舟车劳顿,那么我们就在府上生下孩子再离开。”太夫人低着头抚上微微隆起的肚子,“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命!我怎么舍得让我的孩子吃苦呢。”

    丫鬟根据之前的情况很快就分析出如今相府当家作主的乃是娇娇,“太夫人,如今府上当家作主的人乃是娇娇姨娘,我们不妨和她打好关系,让她帮着你在老爷面前说几句话,说不定老爷一开心就不把太夫人送走了呢?”

    太夫人思考着丫鬟说得话,觉得丫鬟说的话有道理,等到休息好之后,太夫人又命人直接去把娇娇找过来。

    细问之下方才知道娇娇乃是扬州的瘦马,赵国养的瘦马九国皆知,这瘦马和青楼的花魁可不同,据说这瘦马若是得了那位高官的青眼,成为他最宠爱的小妾也是有的,稍差一点的就会成为青楼花魁,再次一点的则是为风月场所的那些姑娘们,但是个个也算是身怀一技。

    “你是扬州瘦马?那你是如何来到元国的?”太夫人看着娇娇面上带着几分疑惑,“还有夫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是夫人从扬州买过来专门伺候老爷的。”娇娇看着太夫人说着又低下头去,“奴家自知出身不好,能够陪在老爷的身边已是万分荣幸,又岂能奢求其他?”

    娇娇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事实上,我们这种人只能供人享乐,所以我也看开了。”

    “娇娇,我瞧着你好像在我儿面前还挺受欢迎的。”老夫人看见和她说了这么多话之后,也慢慢地转移到正题上面来,“我瞧着你生得水灵,能够得到我儿的欢喜,也的确是你的福气。”

    娇娇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太夫人谬赞了,奴家蒲柳之姿。”

    太夫人看了一眼娇娇,直接握住娇娇的手,“娇娇啊!听说你和太子妃的关系比较好,你看看我上了年纪,又怀有身孕,你能不能帮我和太子求个情,让我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再走?”

    不给娇娇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娇娇,你不知道,我也没有想到会有个孩子,只是既然这是上天赏赐给我的礼物,我怎么说都不能扔下他不管是不是?”

    娇娇看着太夫人,知晓太夫人心中打得主意,便看着太夫人笑着点点头,“太夫人,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和太子妃说说,太夫人暂且先在相府住着,相爷那边我也会去说的,总归你们还是母子,相爷也不会真的拿你撒气。”

    听着娇娇的话,太夫人再次满意地点点头,“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我啊,最喜欢你这样的孩子了。”她说着执起娇娇的手拍了拍。

    娇娇从太夫人的院子离开之后,先去找了已经下朝回府的楚航,然后才前往皇宫寻找楚嫣,如今娇娇拿着皇贵妃和太子妃的令牌,完全可以自由出入皇宫,而等到她见到楚嫣时,就看见楚嫣衣衫不整的坐在一边。

    “见过太子、太子妃。”娇娇看见他们二人之后赶紧行礼,“不知道是否打扰了二位的雅兴。”

    “无妨。”楚嫣站起来看了一眼娇娇,“姨娘来此有何指教?还是说有何事情想要与我们商量。”楚嫣说着就亲自给娇娇沏茶,“姨娘但说无妨。”

    “太子妃有所不知,太夫人如今想要留在临安,她说自己上了年纪,又怀有身孕,所以想要等到生下孩子之后再离开临安。”娇娇看着楚嫣一板正经地开口,“我看着太夫人好像是有预谋的想要留在临安一样,还有她身边的那个丫鬟,我观察了很久,应该不是她的贴身丫鬟,但是太夫人看着好像非常信任她。”

    “不愧是沈公子培养出来的人,你说得不错,那个丫鬟的确不是太夫人的贴身丫鬟,而是那位公子的丫鬟。”楚嫣看着娇娇眉眼间带着几分笑意,“而且这位公子也不是一个好人,就是一个小倌儿馆里一个比较受欢迎的人,无非就是看中了太夫人的钱财,才会愿意伺候太夫人,而那位丫鬟则是那个小倌儿的相好。”

    楚嫣拿起面前的糕点细嚼慢咽地吃了下去,“按照我上次的观察,我估计那个丫鬟也有了孩子,我估计这个丫鬟正在物色想要找下家。”

    “所以提出留在临安的是这个丫鬟而不是太夫人?”聪明如娇娇一下就想到其中的关键,她甚至都能想到这个丫鬟物色的人选很有可能就是楚航。

    “你如今要做的就是找个机会让太夫人自己发现这个丫鬟有了身孕,而且最好能够让太夫人知道这个孩子是那个男人的。其实把太夫人留在临安也可,反正日子还算安逸,偶尔听个八卦也不是不可以。”

    楚嫣说到最后就将目光落在身旁墨锦城的身上,“夫君,你觉得如何?”

    墨锦城看了一眼楚嫣,轻笑着开口,“要不这样吧,在临安的城郊给她安排一个住处,这样一来不会被众人知晓,也不会影响太夫人安胎,正好偶尔还能找个乐子,你觉得如何?”

    楚嫣素来对墨锦城的决定都没有任何异议,毕竟如今她有了身孕根本一点都不想要动脑子,觉得一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恨不得都想要去渝州城住上一段时间。

    给了娇娇答复以后,娇娇就离开了东宫,确认娇娇离开之后,墨锦城又将手放在楚嫣的腰身上,整个人埋在楚嫣的脖颈处,“娘子”

    楚嫣抬手抚上墨锦城的脸颊,安慰着开口,“怎么啦我们不是马上就可以处理楚航的事情了吗?楚航虽然避免了别人知晓这件事,可毕竟临安城那么大,想要见到这样状态下的太夫人也可以,你既然都知道这件事,那么想来父皇也知道这件事了,不如我们让父皇贬了楚航如何?不再是相爷的楚航应该会有很多人讨厌吧!”楚嫣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墨锦城,“以楚航这种性格定然无法吃苦的,你想想看,说不定楚航最后也会为了荣华富贵而卖主求荣呢!”

    墨锦城拿着手点了点楚嫣的脑袋,“他可是你的亲生父亲!你……”

    楚嫣把手放在墨锦城的唇边,“用凤姐姐的话来说,他只是我生物学上的父亲,至于他配不配成为我的父亲,那完全要看我的意思!”

    “当年我娘还在世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嫌弃我娘了,后来外祖父一家流放,让我的娘亲郁郁而终,这些事情我都一一记着呢。父亲!他楚航根本就不配,他大概就不配为人父,你看看知道楚娴做出那样的事情之后,他还不是第一时间内选择了放弃,还有楚婉,因为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所以就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那些人带走,甚至理所当然把她卖进了窑子里。”

    “当然最后幕后主使者,我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楚嫣说着就无奈地耸耸肩,“只是谁让他是我的仇人呢!”

    墨锦城把楚嫣按在怀里,轻声安慰道,“这样也好,如果他真的没有了相爷的位置说不定还会老实一段时间呢,不过我觉得应该不会。”

    “若是如此,大概他真的会流连风月场所吧,之前他不就是看中了锦绣坊的那位舞姬,说不定到时候还会一掷千金地带回府上呢,不过我答应过娇娇之后不会再有其他的女人进府。”

    墨锦城听着楚嫣的话点了点她的脖鼻子,“罢了,这些事情你自有主意,我倒是不用在意,如今我去御书房和陛下说说关于楚航的这件事。”

    楚嫣看着墨锦城点点头。

    只是墨锦城没有想到,在他想要将这件事告诉给元帝的时候,元朗就已经将这件事告诉给了元帝,虽说只是坊间的流言,但是既然能够传出这样的话,那么就说明很有可能是真的,毕竟有些事情不可能空穴来风。

    见到墨锦城之后,元帝将相府之事情简单了说了一遍,“太子,你觉得这是真的吗?”

    “陛下,我此番前来也是想要将这件事告诉给你,今日相府的姨娘进宫前来询问如何安排太夫人一事,想来应该不是谣言。”墨锦城看着元帝一板正经地开口,“不过我觉得太夫人既然已经有了身孕,虽说是老蚌生珠,可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啊!”

    墨锦城看了一眼身边的元朗,勾着唇角,“陛下,既然楚相没有教育好其母,不如我们就把这件事归咎到楚相的身上,贬了楚相这百官之首的位置,随便给他一个小官做做就行,毕竟吃一堑长一智,不是吗?”墨锦城有板有眼地说着,“今日乃是四殿下前来通知陛下这件事,若是换成其他人说不定还以为是我图谋不轨呢!”

    墨锦城说到这里就轻声叹口气,“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的太子之位,如今又要因为楚相一事被众人议论纷纷。”

    元帝听到墨锦城说的话,思忖半晌之后,将目光落在身边的高宣身上,“高宣,你去拟旨,直接贬楚航为庶人,三年不得入朝为官,以后是死是活都和朕没有关系!”

    高宣听着元帝的话,就转身离开。

    元帝看着站在下面的墨锦城和元朗二人,面上带着几分慈祥地笑意,“太子,这件事你不用担心,只要朕贬了楚航,自然没有人将这件事归咎到你身上。”元帝的眸色中闪过一丝痛楚,当年没有能好好保护他的皇后,如今又不能好好保护墨锦城。

    他欠他们母子二人的恐怕是下辈子都还不清了!

    “我并未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只是楚航乃是娘子的父亲,这些日子茶饭不思,再加上又怀有身孕,我担心她的身子,只能这样了。”墨锦城说着就轻声叹口气,“暂且就留着楚航的一条命吧!”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