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17章:谁干的(1)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17章:谁干的(1)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知道墨锦城有说出这句话的能力,不然前世他也不可能顺利得到帝位,至于墨锦城到底是怎么做的,她现在已经不可能知道了。

    楚嫣依靠在墨锦城的身边,闭着眼睛小憩,反正不管怎么样,现在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能够分开他们。

    元帝挑选一个好日子宣布他们封王的消息,因为只有元阳和元丰封王他们二人都非常开心,只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封王的结果就是要带着自己的母亲前往封地,一辈子都不能再回到临安。

    宁氏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好,至少以后都不用再面对元帝了,至于纯妃则是一直都不愿意,也不同意让元阳接旨,最后在元帝的盛威之下才同意离开临安。

    元阳和元丰询问为何不让元朗和元贞离开临安,可元帝却表示元朗他们自有安排,甚至叮嘱他们无论何事都不要回到临安。

    “父皇,是不是墨锦城准备逼宫?”元阳几乎毫不犹豫地就想到了这个,他说着就将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训斥道,“墨锦城父皇还如此年轻,你怎么能够逼宫!你这个位置本来就是名不正言不顺,你难道还要弑父篡位吗?”

    “胡闹!”元帝打断元阳的话,“是朕主动把皇位传给阿城的,与他没有关系!至于你们,也是朕想要留下你们的性命才将你们送走的!”元帝在确定墨锦城没有生气之后对着元阳训斥道,“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父皇,墨锦城成为太子之后一直都没有唤你一声父皇,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成为新帝?”元阳反驳道,“到现在都还有人在说墨锦城的太子之位来历不明,还说他不是先皇后的孩子!父皇,你怎么能够如此草率……”

    “他是不是朕的儿子,朕说了算!”元帝说着就拍了一下案桌,“你们只要赶紧离开临安便是,朕不可能永远保护你们的!”

    元帝不给他们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等到新帝登基之后,如果你们再做出任何谋反的活动,都和朕没有关系,你们的下场也和朕没有关系!”

    元帝不想要听他们说话,直接对着他们摆摆手,“你们收拾好细软之后就离开临安,前去自己的封地便是。”

    “父皇,你是被墨锦城控制了吗?”元丰上前一步看着元帝神色平静地开口,“父皇虽然一开始并不在意我们,可为何单独要将二哥留在临安,却要将我们赶走?如果墨锦城控制了你,我们也能够保护父皇!”

    “够了!”元帝冷声呵斥道,“不要再想这些事,朕现在很好!”

    元丰和元阳互相看一眼之后又将目光落在元勋、元朗和元贞的身上,两个人对着元帝鞠躬之后就离开御书房。

    元帝在确定两个人离开之后,就直接将心中的想法告诉给他们几个人,他如今最中意的人选便是墨锦城,也已经拟旨会将帝位传给墨锦城,他甚至还叮嘱元勋他们一定要好好辅佐墨锦城。

    “父皇,你如今还正值盛年,怎么好端端地要将帝位传给太子殿下?”元勋看着元帝面上带着几分疑惑,“父皇,你莫不是身体不适?”

    元帝看着元勋摆摆手,“朕只是早作打算罢了。”他说完就咳嗽几声,“朕的身子,朕自己清楚,说不定哪一日就醒不过来了呢。”

    在场的除了元勋之外全都知道元帝想要以死遁的方式离开皇宫,只有被蒙在鼓里的元勋不知这件事,他反而对元帝的身体比较上心。

    纵然知晓当年元帝之所以对他好是为了弥补墨锦城造成的遗憾,可他毕竟从小也在元帝的身边长大,也一直把元帝当作崇拜的对象,甚至也曾经想过做一个像元帝这样的好皇帝!

    “朕的身子不适,老二你先下去吧!”元帝对着元勋摆摆手,“朕还有些话想要和老四他们说。”

    元勋不做多想,对着元帝拱手作揖之后就转身离开,才确认元勋离开之后元帝才恢复之前神色,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疲态。

    “这些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你愿意成为新帝了吧。”元帝将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朕知道亏欠你们母子二人太多,可如今朕也不知……”

    “我没有恨过你,毕竟无爱亦无痕,在我的眼中你只是长辈。”墨锦城打断元帝的话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元帝的神色逐渐黯淡下去,他对着墨锦城一个笑容,“是是是,阿城能把朕当成一个长辈也可以。”

    元帝安排好剩下的事情之后才让墨锦城等人离开,目送着他们离开之后,元帝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悲戚。

    “陛下,奴才相信总有一日太子殿下能够发现陛下的好。”高宣看着元帝赶紧开口安慰道,“试想一下,陛下这些日子以来不是一直都对太子殿下非常关注吗?”

    元帝单手揉了揉额头,“高宣,你听见阿城他怎么说了吗?他说无爱亦无恨,朕宁愿他是恨朕的,只可惜他连恨都没有,这明明就是在责怪朕当初没有保护好他们母子!”

    瞧着元帝的模样,高宣赶紧将手边的安神茶递到元帝的身边,“陛下,赶紧喝一杯安神茶,陛下操劳国事,小心龙体。”

    元帝接过安神茶之后,又将目光落在高宣的身上,“高宣,你去把安乐找来,朕有一些话想要和安乐说,安乐是个好孩子,心思细腻,又处处缜密,有些事情交给她最合适不过了。”

    元帝在三炷香的时间后见到了赶来御书房的楚嫣,楚嫣外面罩着一件红色的大氅,在走进御书房之后就直接将大氅拿下来放置在一边,随后就对着元帝恭敬行礼。

    “不知父皇唤儿臣前来所谓何事?”

    瞧着楚嫣的样子,元帝当即就让高宣拿着椅子给楚嫣坐,看着楚嫣坐下来之后,元帝又让高宣给楚嫣拿一些小零嘴过来。

    御书房内烧着地龙,整个房间虽然暖和得很,可是却也很闷。

    “安乐,你和阿城成亲也有一段时间了,阿城能够活下来都是因为你。”元帝看着楚嫣心平气和地开口,“阿城那个孩子当初就想要请旨娶你,是朕反对了这门亲事。”

    楚嫣神色微微一顿,就听见元帝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朕对你还是有所耳闻,都说你从小在乡野长大,是一个无知村妇,虽说是楚航之女,可却到底也不算是大家闺秀。”

    元帝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阿城第一次来请旨的时候,朕那个时候就已经从知书的口中得知阿城是朕的孩子,而朕又怎么可能忍心把你这样一个人指婚给阿城呢?

    于是阿城和我打了一个赌,他说最后娶到的人一定会是你,还说非你不娶,所以朕就将楚婵指婚给阿城,可谁知楚婵竟然嫌弃阿城是个短命鬼,从而不愿意嫁给他。

    反倒是你,那个时候不仅仅是皇贵妃的义女,竟然还认识鬼医,朕甚至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并不是像坊间传言的那样,后来便也就同意了你们二人的婚事。”

    “朕今日坐在这里,不是高高在上的陛下,只是想要拜托你好好照顾阿城的一个老父亲。”元帝看着楚嫣语气中带着一丝颤抖,“这个孩子到现在都还不愿意原谅朕,也不愿意唤朕一声‘父皇’,明明是朕愧对他们,明明是应得的下场,可朕还是觉得很难过。”元帝说到最后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安乐,你明白朕说的话吗?”

    楚嫣看着元帝笑着点点头,“父皇,你放心,我是夫君的妻子,照顾他是我的责任,我也不想看见他年纪轻轻就身体不好,我会想办法治好夫君的病。”

    楚嫣一步一步地走到元帝的面前,“父皇,夫君之前和我说过,在他的心中,你已经是他的父皇了,只是他从小就在那样一个环境下长大,仍是还该如何面对你;他从小在蒋氏的身边长大和墨将军相处的时间都比较少,后来又经历那么多的事情,小小年纪就抗下了生活所有的重担,再加上他身体又不好,你要给他一段时间,他自己会想明白的。”

    元帝听着楚嫣的话执起她的手笑着拍了拍,“你放心,朕会一直等下去的!”

    楚嫣从御书房离开之后,就直接回了东宫,他走进东宫的时候就看见凤瑾暄也坐在他的身边,两个人似乎不知在商议何事,等到楚嫣走近时,好似在听见了一点点他们正在商量的事情,只能隐约听见几个字。

    “你们再商量什么事情啊!”楚嫣上前一步一脸好奇地开口道,她一眼扫到墨锦城手中的奏折,奏折上面说边关的某一处出现了瘟疫。

    “你不用担心。”墨锦城说着就收起了手中的折子,“说不定只是下面的人小题大做呢。”墨锦城仰头看着楚嫣露出一个笑容,“父皇找你去所谓何事?”

    “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这都非常重要,依我看肯定不是小事。”楚嫣看着墨锦城想也不想地开口,“只是如今天这么冷,怎么会出现瘟疫呢?”

    “主要是到现在都没有查出原因,最初感染瘟疫的人已经被困在庄子里了,只是那边地处边关,又没有很好的大夫,据说是宝芝林的大夫发现的情况。”

    “是宝芝林的大夫啊!”楚嫣看着两个人轻声叹口气,“那我先去黑市看看吧,黑市应该已经接到消息了。”楚嫣说着抬脚就想要离开,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就看见元勋和元朗的身影向这边走来,两个人的面上都带着着急的表情。

    墨锦城让凤瑾暄跟着楚嫣一同前去黑市看看,凤瑾暄扶着楚嫣两个人一起走出房间,背后的三个人似乎仍是在议论关于瘟疫的事情。

    抵达黑市之后,是黑市的副会长亲自接待他们二人,副会长甚至已经能够猜到他们的来意,“楚嫣姑娘、凤公子请放心,关于瘟疫的事情,我们已经通过黑市的联络点,将会以最快的方式传递到主子的手里。”

    “虽说是在边关,可毕竟当地也有那么多的百姓啊!”楚嫣一脸难过地开口,“若是能够早日控制就好,只是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啊!”

    ·副会长听着楚嫣的话,就将边关传来的情报递到楚嫣的手中,“这是从边关那边传来的消息,楚嫣姑娘不妨看一看。”

    楚嫣翻着手中的资料,就听见副会长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不过按照那边秦掌柜的说法,这可能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至于到底是那种情况,可能还需要主子亲自前去调查。”

    楚嫣看见了一个病人的症状,她好似记得从凤瑾禾的给予的医术上见到过这种症状,而这种症状虽看似疫病,但其实是中毒,而更重要的是这种毒是通过水源传染,如今正值冬季,正好是传染好时机。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中毒,而不是瘟疫。”楚嫣看着副会长心平气和地开口,“但若是大规模地中毒,也能够引起当地百姓的恐慌,所以必须要想好对策。”

    “太子殿下本来就体弱,要不我代替太子殿下走一趟吧。”凤瑾暄说着就将目光落在楚嫣的身上,他甚至都能看出楚嫣打得什么主意,只是楚嫣如今怀有身孕,根本就不可能离开临安。

    “小嫣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可能离开临安,既然已经知道这是中毒,那么就会有解决的办法,而且瑾禾姑娘神通广大,定然是能够解决。”

    楚嫣听着凤瑾暄的话,又将目光落在副会长的身上,她拍了拍凤瑾暄的肩膀,“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好好活着回来,我还想要喝你和嫂嫂的喜酒呢!”

    凤瑾暄伸手就将楚嫣揽入怀中,“你放心,虽说现在临安距离边关比较远,但是如果用黑市的马,我相信很快也就能够到了,说不定到时候还能遇见瑾禾姑娘呢。”

    楚嫣听着凤瑾暄的话,就从袖子里拿出了不少的玉瓶放到凤瑾暄的怀中,“这些都是各种各样的解毒丸药,纵然凤姐姐到时候没有出现,这些药你也见过了,知道该怎么用,虽然我很想要跟着你一起去,但你说的也对,我现在不是一个人。”

    凤瑾暄抬手揉了揉楚嫣的脸颊,“你放心,我保证安然无恙地归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