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18章:谁干的(2)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18章:谁干的(2)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虽说是有了凤瑾暄的保证,可楚嫣到底还是不太放心,又将藏在袖子里的好些东西全都一一拿给凤瑾暄,如今除了墨锦城和静恩公一家之外,她最在意的就是这个兄长,毕竟前世她甚至连兄长的一面都没有见过。

    如果前世没有凤瑾禾的话,那么是不是凤瑾暄早就已经死在那场大火里,她不知道有多庆幸凤瑾暄能够遇到凤瑾禾,凤瑾禾就是他们的在世恩人。

    哪怕就算是她重生而来,若是没有凤瑾禾的那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她未必能够活下来,不过既然给了她活下来的机会,她就一定要好好珍惜身边的人。

    “傻丫头!”凤瑾暄揉了揉楚嫣的脑袋,“我说过我会活着回来,更何况之前已经经历过一次这种情况,你要相信瑾禾姑娘,也要相信我。”

    “楚嫣姑娘你放心,黑市的人会照顾好凤公子的,凤公子和主子是朋友,就是我们尊敬的人,和主子有关系的人,主子都会派人将画像送到黑市,所以这也是为何和主子有关的人都能够在黑市自由行走地原因。”

    副会长看着楚嫣解释道,“就好像元国内的黑市会听命于你,而赵国内的黑市会听命于沈公子一样,你们都是主子非常在意的人,自然也就是黑市的座上宾。”

    楚嫣听着副会长的话点点头,她露出一个笑容,“我知道黑市很厉害,只是我担心如果这是人为的话,很有可能也会传到临安,下毒之人用心险恶,每走一步都务必要当心。”

    楚嫣说着又将目光落在凤瑾暄的身上,“哥哥,你此番前去万万不能掉以轻心,毕竟嫂嫂还在等着你呢。”

    得到凤瑾暄的承诺后,楚嫣目送着凤瑾暄离开之后,才离开黑市。

    回东宫的路上,楚嫣一直都在思考前世所发生的事,只因为前世她身处青楼对这些事情根本就不甚在意,所以这场灾祸前世到底有没有发生,她也不得而知。

    楚嫣回到东宫的时候就看见墨锦城在看着手边的舆图,上面标记了几个重要的位置,当然其中也有接近临安的位置。

    “夫君,这场灾祸……”

    “娘子你不用担心,这是人为造成的灾祸,是有人利用冬天下毒,造成了如今地这幅局面吗,但这仅仅是个开始,之后的这个灾祸可能还会涉及临安城。”墨锦城说着就拉着楚嫣坐在他的腿上,“这段时间你要一直留在东宫,虽说我的身体比较弱,但你如今身怀六甲,可不能让毒药趁虚而入。”

    墨锦城握住楚嫣的手,“你相信我,这件事一定会过去的!”墨锦城说着就在楚嫣的眉宇间落下一个吻,“娘子,灾祸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会着手去安排的。”

    “哥哥已经去了边关,他说到时候会帮你坐镇边关,应该不会发生百姓暴乱的事,至于凤姐姐若是听见这个消息,应该也会前往吧,凤姐姐见多识广应该很快就能够控制住。”

    看着墨锦城的模样,楚嫣抬手抚上他的脸颊,“你看上去好像是很担心的样子。”

    “娘子,实不相瞒,临安城也已经出现这种症状了,所以我必须要尽早地安排起来,这段时间你就不用等我一起休息了。”

    墨锦城握紧楚嫣的手,“娘子,你相信我能够处理好这件事。”

    楚嫣心下一惊,显然是没有想到临安城竟然也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果然和她想的差不多,下毒之人用心险恶,甚至还以这样的方式来制造舆论,只是这个背后之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楚嫣在墨锦城的唇边落下一个吻,“我相信你!”

    楚嫣目送着墨锦城离开之后,坐到墨锦城刚刚的位置上,她扫了一眼舆图上的标志,眉头一皱,若是如此,恐怕这个背后之人目的就是为了临安城,亦或者是为了这皇城的一切。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墨锦城基本上都是早出晚归,墨锦城回来的时候她不知道,甚至连他离开都不曾察觉到。

    这一天楚嫣如同往常一样在御花园里散步,可谁知走到一半就看见高太医提着药箱匆匆前往御书房的身影,在询问之后方才得知,墨锦城晕倒在御书房。

    楚嫣听闻这件事当即就跟着高太医一同前往御书房,而此时的元帝等人全都围在墨锦城的床边,躺在床上墨锦城头上冒着冷汗,脸上的神色也非常痛苦。

    楚嫣握住墨锦城的手,小声安慰着,然后接过高太医递过来的银针给墨锦城施针。

    给墨锦城把脉的时候,楚嫣才发现墨锦城这段时间身子亏空得很厉害。

    “安乐,阿城的情况怎么样?”元帝一脸担心地开口,“方才我们正在议论下毒一事,可谁知阿城突然就晕了过去,甚至还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下。”

    “父皇你放心,夫君很好,就是这段时间太过操劳了,不仅如此恐怕就连膳食都不曾好好用过。”楚嫣说着就将墨锦城的手放进被子里,“父皇,我知道你们都很担心这次下毒的事情,可你们毕竟也是人,不是铁打的身子,夫君就更不用说了,他的身子本就羸弱,岂能经得住这样的折腾?”

    元帝听着楚嫣的话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是将头转向墨锦城的方向。

    因为墨锦城在昏迷状态,所以楚嫣就没有下命令移动墨锦城的身子,只在御书房的耳房里仔细照顾着她,甚至还让青栀准备一些好克化的食物,以备不时之需。

    楚嫣拿着毛巾擦拭着墨锦城额头上的汗水,面露无奈之色,“墨锦城啊墨锦城,我到现在是真的不明白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帝位,明明知道身体不好,竟然还如此逞强地去做这些事。”楚嫣轻声叹口气,“我都不知该怎么说你了,你还说想要和我一辈子呢,就你这样的身体,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五十岁呢!”

    楚嫣坐在床边絮絮叨叨地说着,等到墨锦城睁开眼睛的那一瞬,楚嫣才终于露出一个笑脸。

    “你醒了?”楚嫣说着就把墨锦城扶起来,“你也真的是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的身体,明明身体不好,竟然还不按时用膳,你若是有个好歹,我就不要这个孩子!”

    墨锦城将楚嫣揽入怀中,眉眼间染上一丝笑意,“我错了,你就不要和我生气了!这段时间一直忙着下毒的事情,的确是没有好好吃饭。”

    “那我是不是也应该不听你的话,不好好吃饭睡觉!”楚嫣看着墨锦城赌气地开口,“墨锦城你可别忘记了,你现在的这条命是我的!谁也不能拿走,包括你自己。”

    “是是是!我这条命是你的。”墨锦城握住楚嫣的手小声安慰着,“那我以后按时回去陪你用膳好不好?我虽然没有到前线去,但是临安城的几个村庄上好像都出现了这种情况,我担心会波及一些无辜的人。”

    墨锦城也不给楚嫣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娘子,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我也担心这些百姓,百姓都是无辜的!他们不应该被牵扯进这样的事件里。”

    听着墨锦城的话,楚嫣半晌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最后只是握住墨锦城的手,“纵然如此,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楚嫣陪着墨锦城坐了一会后,就吩咐守在门口的青栀将清粥送进来,如今墨锦城刚刚睡醒,这段时间又没有按时用膳,所以只能暂时先用一些好克化的食物。

    “墨锦城,你如果下次再继续这样的话,我可就真的不理你了!”楚嫣看着墨锦城没好气地开口,“你口口声声说要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可是你的行为却表示你根本就不想要和我在一起,甚至还想要英年早逝!”

    墨锦城一口一口地喝着清粥,眼角的余光看着坐在床边的楚嫣,他自知理亏,所以也并未回答楚嫣的话。

    等确定墨锦城的身体有所好转之后,和元帝辞行只有两个人在一起肩并肩地回到了东宫。

    “父皇本意是想要将皇位传给你的,可如今看来估计是要延后一段时间了。”楚嫣挽住墨锦城的手臂亲昵地说着,“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大家都不会把下毒的事情归咎到你的身上,不过你之前说这件事是中毒,你怎么会知道?”

    墨锦城握紧楚嫣的手,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想到了前世发生的一些事。

    这场下毒前世自然也是发生的,只不过比记忆中的提前很多,毕竟那场来势汹汹的灾难就是为了逼迫墨锦城写下罪己诏,好让他退出皇位,可事实证明,不过就是小人在背后作祟,如今恐怕也是如此。

    “夫君,你听到我说的话吗?”楚嫣看着墨锦城再次开口道,“你不会因为生病,耳朵都失灵了吧。”

    墨锦城抬手捏了捏楚嫣的鼻子,“说什么呢!我只是想到一些事情。”

    “我之前看过医书,有一本古籍记载过这样的情况,所以我觉得多半都是下毒。”墨锦城说着就将楚嫣揽在怀中,“娘子,这件事你不需要操心!我保证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两个人回到东宫之后,楚嫣就逼着墨锦城前去休息,可谁知墨锦城还是坐在案桌前批阅了一会奏折,而楚嫣自然则是坐在他的身边一直盯着他。

    “你若是累了,倒是可以去休息,而且你之前不是一直守在床边!”

    楚嫣看着墨锦城一板一眼地开口,“如果你不去休息的话,我也是不会去休息的,看我们谁能拼得过谁!”

    墨锦城看着楚嫣气鼓鼓的样子,伸手戳了戳她的脸,“你这是生气呢?我不是和你说过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没有得到楚嫣的回复,墨锦城握住楚嫣的手,一下就抱起了她,两个人一起向床边走去,“既如此,那我陪着娘子一同休息可好?”

    楚嫣在进房间之前点燃了助眠香,因而墨锦城躺在床上没有多久之后就闭上了眼睛,而楚嫣则是在墨锦城熟睡之后,才悄悄爬了起来。

    她坐在案桌前帮助墨锦城批阅奏折,奏折上汇报的是全国各地的内容,但是如今除了边关之外,很多地方都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如果不及时控制的话,恐怕会导致全国的人都会中毒。

    楚嫣翻着奏折,翻着翻着正好就看见了凤瑾暄的奏折,上面写着诸多病人的症状已经出现恶化的情况,而且恶化的状态非常恐怕,遇人就会咬上一口,甚至会以生肉为食,而只要被咬上一口就会立马被感染。

    凤瑾暄的信中还提到了凤瑾禾,上面标注着凤瑾禾将这个东西称之为“傀儡。”

    信件的最后还提醒临安也要注意是不是会有这样的症状,若是已经出现就必须要就地斩杀,不然会出现越来越多这样的病患。

    楚嫣看着信件上的内容,眉头紧蹙,又将目光放在躺在床上的墨锦城身上,她不知道墨锦城会怎么做,可若是一旦牵扯到临安、一旦牵扯到皇宫,那么势必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楚嫣将所有的奏折都批阅之后只将凤瑾暄的奏折放在最上面,墨锦城这段时间一直就在忙碌这件事,他心中肯定比任何人都在意这件事,而她能够做的便是一直陪在墨锦城的身边。

    楚嫣整理好案桌上的文件之后就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走出去,她坐在廊檐下面看着书。

    “太子妃总是喜欢坐在这里看书。”青栀走在楚嫣的身边轻笑着开口,“好在之前都给太子妃准备好了。”

    “青栀最贴心了。”楚嫣转头对着青栀露出一个笑容,“我们青栀最好了!”

    “太子妃就不要打趣我了!”青栀一脸不好意思地开口,“对了太子妃,这段时间临安城内的百姓好像是人心惶惶的,他们都说出现了傀儡,好像是有人故意在制造事端。”

    楚嫣听着青栀的话,放下手中的医书,“你说得不错,的确是有人在故意制造事端,而且这种灾祸很有可能就是冲着临安城来的,我之前看哥哥上报的奏折,说是这些病情恶化的人变成了傀儡,既然是傀儡,那么背后定然有能够控制他们的人,这显然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

    青栀正欲回答楚嫣的话,就看见狄老大的身影匆匆走来,他走到楚嫣面前来不及行礼直接就开口说了一句话。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