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25章:李氏故(1)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25章:李氏故(1)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的话让苏瞳低着头沉思片刻,半晌之后只听见她的声音响起,“姐姐,我尚未考虑好要如何面对娘亲,你可否让我思考一下。”

    楚嫣抬手抚上苏瞳的脑袋,眉眼间带着些许温润的笑意,“她是你的母亲,自然听从你的意思,你只要记得无论发生任何事,我和太子都会站在你这边。”

    楚嫣也不给苏瞳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笑着开口,“妹妹,我当初送你离开,一来是为了让你能够逃离那个地方,二来也是我们姐妹之间的情分。”

    剩下的话楚嫣并未多言,而是将目光落在旁边另外一个丫鬟的身上,“我想着你此番前来身边也没有带个丫鬟,东宫里的丫鬟都是我亲自挑选的,这个丫鬟名叫金莺,也是一直在我身边伺候的二等丫鬟,如今你在临安的这段日子就让她好好照顾你。”

    楚嫣说着就对着站在旁边的金莺招招手,她看着金莺笑着吩咐道,“金莺,这边是苏姑娘,她在临安城这段时间,你可要好好照顾她,明白吗?”

    “太子妃放心,奴婢一定会好好照顾苏姑娘的。”金莺说完就对着楚嫣鞠躬作揖,然后又对着苏瞳鞠躬作揖,“见过苏姑娘,奴婢名唤金莺,你唤奴婢莺儿便是,莺儿自打太子妃住进东宫之后就一直跟在太子妃身边伺候着,保证不会让苏姑娘失望的。”

    苏瞳也对着金莺露出一个笑容,她将目光落在楚嫣身上,“多谢姐姐,我此番前来临安是为了帮助大姐姐的,凤姐姐说姐姐这段时间需要好好地静养身体,而且之后姐姐还有大劫,只有这个大劫过去了,你才能够和太子殿下恩爱一辈子。”

    楚嫣听着苏瞳的话,自然知晓苏瞳话中的含义,她执起苏瞳的手拍了拍,眉眼间带着些许笑意,“好,这段时间我会注意的。”

    楚嫣听着苏瞳的话,想着她刚刚抵达临安,舟车劳顿安排她用了一点膳食之后就吩咐金莺带着她前去休息,至于其他可以等到明天再说。

    目送苏瞳离开之后,楚嫣又将目光落在手边的书上,她面无表情地合上书本单手托腮地在那里思考事情。

    关于她的大劫,之前凤瑾禾就提起过,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劫,凤瑾禾只说天机不可泄露,且这种事情是需要自己的发现和经历的,而且是无可避免。

    楚嫣把手放在隆起的小腹上,如果真的有避不开的大劫,那么她只希望肚子里的孩子能够好好地活下去。

    抚摸肚子的时候,楚嫣的脑海中闪过一些事情,难不成是她在生产的时候会经历一些事情,早就听说生孩子就是经历一趟鬼门关,难道她会在这场生产之中离开墨锦城?

    一想到这里楚嫣不由得握紧垂在身侧的手,面上的表情愈发地凝重,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墨锦城岂不是会一辈子都活在自责内疚之中?

    楚嫣来不及多想,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等她回过神来就看见凤瑾暄和墨锦城肩并肩地站在不远处。

    “想什么呢?”墨锦城走到她的身边敲了敲她的脑袋,“我喊了你这么多声,你都没有听见。”

    “小嫣儿的肚子这么大,难不成你这是双生子?”凤瑾暄说着就抬手抚上楚嫣的小腹,“那你可要好好注意些,往后的日子里,身子会愈发地笨重。

    “你放心,我是大夫,这些事情我比你清楚。”楚嫣看着凤瑾暄轻笑着开口,“索性边关有风姐姐的帮忙,才能够挺过去,对了狄莺姐姐是否去找你了?”

    “他们用假冒的莺儿来混淆视听,不过如今莺儿已经被送到太傅府了。”凤瑾暄说着就在旁边坐下来,“小嫣儿,听说你也被绑架了?”

    “他们也用同样的手段来用狄莺姐姐迷惑我,不过我怎么可能会被这种小手段迷惑呢,如今楚娴和赵氏都已经被卖给了海上当女奴,如果有机会也许还能够再次见上一面,如果没有机会,估计这辈子都无法见到了。”

    “是谁做的?”凤瑾暄端起面前的杯盏小呷一口,“你应该不会把她们卖给海上那些人当女奴吧,这也不符合瑾禾姑娘的作风,难道是其他人?”凤瑾暄说着将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

    “应该是那个组织的老大,他应该是玩弄过母女三人之后,就将他们卖给海上的那些人当女奴了。”楚嫣看着凤瑾暄心平气和地开口,“毕竟只有海上这一块凤姐姐涉及的还不算太多,她不是一直都有这方面的想法吗?”

    “凤姑娘的确是一直有这方面的想法,所以她现在才大力扩充自己的人脉关系,九国之内除了黑市之外,她不是还认识了不少贵人,比如赵国的权臣沈初墨,墨国的王爷墨寒,不过赵国靠海,听说瑾禾姑娘打算开发赵国海岸线什么之类的话,我是听不懂。”凤瑾暄说着就对着楚嫣摆摆手,“凤姑娘太高深莫测了,说的很多话我都听不懂,还说什么琉球那边以后也要把他们吞并了。”

    “琉球不过就是一个岛国,竟然值得风姐姐这样放在心上?”楚嫣轻笑着开口,“不过听说琉球那边人烟罕至,如果凤姐姐真的有意想要往那边发展的话,估计很快就能够拿下了。”

    凤瑾暄听着楚嫣的话笑着点点头,“你说得不错,毕竟瑾禾姑娘野心还挺大的,不过她也挺安于现状的,就是不知她对琉球有很深的执念,还说要去琉球成为女皇呢。”

    楚嫣听着凤瑾暄的话一下就将口中的水喷了出来,她放下手中的杯子赶紧让青栀拿毛巾过来给凤瑾暄擦拭身上的水渍,三个人又在东宫坐了一会之后,凤瑾暄才起身离开。

    凤瑾暄成功归来,让朝中大臣的心安定不少,至少那些反对墨锦城成为太子的人倒是少了不少,一方面是因为墨锦城将这一块处理得干净,二来便是有人故意用墨锦城的事情来告诉给百姓,百姓相信墨锦城,百姓认为墨锦城是一个好皇帝,那么墨锦城就会成为一个好皇帝。

    这不仅是墨锦城想要的效果,也是元帝想要的效果,元帝在墨锦城的身上寄予厚望,如果这次墨锦城真的没有处理好这件事,他恐怕也会将这件事归咎到自己身上。

    元帝始终觉得亏欠墨锦城太多,所以一直都想要尽力弥补修复和墨锦城之间的关系,而时至今日元帝都没有成功修复墨锦城心中的那道伤痕。

    对于墨锦城而言,元帝只是一个陌生人,可对元帝而言,墨锦城是他和心爱女人唯一留下来的后代,恐怕让元帝为了墨锦城牺牲他都是愿意的。

    楚嫣趁着这段时间一直陪着苏瞳,除了皇宫之外,楚嫣偶尔还会带着苏瞳前去临安城转悠一圈,她们甚至还抽空去见了一面孟氏和楚姿,楚姿如今刺绣的手艺已经愈发地好了,幽兰说如今楚姿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已经能够成为独当一面的绣娘。

    楚姿见到苏瞳时,也觉得非常震惊,因为除了那双眼睛之外,苏瞳身上再也没有任何楚娇的痕迹,就好像如果不是楚嫣陪在苏瞳的身边,楚姿可能都认不出这就是苏瞳。

    楚婵被卖给海上做女奴的事情,也是楚嫣告诉他们的,孟氏对楚婵称不上多了解,只说她根本不习惯这样清贫的生活,以至于自打他们住在一起之后,她就一直都在想办法地恢复以前的生活,可是他们毕竟是楚航的家人,楚婵从小又锦衣玉食的,所以根本没有太多谋生的技能。

    楚姿不是没有想过要让楚婵成为绣娘,可谁知楚婵竟然不愿意,还说自己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如果楚婵能够安分守己,估计也不会落得成为女奴的下场。

    毕竟和女奴比起来,绣娘的生活不要太安逸。

    “太子妃,这件事你是从哪里听说的?”孟氏看着楚嫣询问道,“三姑娘这个孩子就是太容易被人骗了,不然也不会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

    “听说好像是楚娴骗了她,楚娴和楚婵本就是一对姐妹花,再加上赵氏之前又从地牢里逃了出去,既然楚娴都出现了,那么赵氏跟在她们的身边也未可知,说不定就是赵氏的主意呢。”楚嫣看着孟氏轻笑着开口,“她能够做出有违人伦的事情,那么卖自己的女儿应该也能够干出来吧!”

    楚嫣端着面前的水杯小呷一口,“虽说赵添是个老人家,可若是当初赵氏真的反抗了,恐怕赵添早就死了,也不会等到那个时候才是,不过你情我愿的事情。”

    孟氏听着楚嫣的话,抬头看了一眼楚嫣,她以前觉得楚嫣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可如今想来楚嫣的心思恐怕比她们这些人还要深上几分,索性楚姿能够入了楚嫣的青眼,不然恐怕她们母女二人都会落得那样悲惨的下场。

    “姨娘,你不用多想,我之所以想要对付赵氏他们,是因为他们当年是谋害我娘的凶手,你看司玥嫁进相府之后我对付她了吗?还有娇娇也是一样,我这个人素来是个心软的人,只要别人不触碰我的底线,我素来都是愿意好好相待的。”楚嫣看着孟氏轻笑着开口,“姨娘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说的话。”

    孟氏只觉得周身浑身一颤,抬头看向楚嫣时,也只是对上了那双笑意盈盈的眸子,“是,妾身明白太子妃说的话。”

    楚嫣陪着苏瞳在孟氏他们所居住的宅子用过午膳之后才起身离开,两个人离开宅子时,楚姿还说如果苏瞳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常来宅子坐一坐。

    从宅子出来时,苏瞳一直都在低着头思考事情,楚嫣知道苏瞳这是羡慕楚姿和孟氏之间的关系,她抬手抚上苏瞳的脑袋并未多言。

    “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我娘也是这样对待我该有多好。”苏瞳沙哑着开口,“姐姐,你说她真的是我亲娘吗?”

    “苏苏,她是娘还重要吗?毕竟楚娇已经不在了呀,我只是想要让你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每个母亲都是不一样的,又都是一样的。”楚嫣说着就拍了拍苏瞳的脑袋,“他之所以恨你、骂你、打你是因为她认为你是我娘的孩子,你是谋害她孩子的凶手……”

    “纵然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就要那样对待我吗?”苏瞳说着就红了眼睛,“难道我就不是人吗?难道我只是一个宠物?你可知道我有多恨她?有时候真的不想要再见到她,姐姐你永远都不会明白那种心情的。”

    “我明白。”楚嫣看着苏瞳神色平静地开口,“我明白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明白那种想死又死不了的感觉。”

    “你可知道那些年我在老宅都是如何度过的?那个时候当家主母还是赵氏,她就买通了老宅的人来欺负我,让我和猪狗抢食,让我一个人睡在猪棚里,让我一个人大冬天地冒着雪去给他们采摘东西,只有经历过痛彻心扉之后才会死心。”楚嫣说着就握住了苏瞳的手,“苏苏,我受的苦比你难熬多了,但是我也一样也活了下来。”

    哪怕那些都是前世的事情。

    苏瞳咬着唇抬头看向楚嫣,半晌之后认真地点点头,“可我还是不能原谅她,我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你告诉我她是我的亲生娘亲,我也一直跟她生活那么多年,可我始终觉得我就像是一个外人,就像一个他泄愤的工具,始终都只是一个工具。”

    苏瞳伸手环住楚嫣的腰身,整个人埋在她的怀中,“姐姐,你知道吗?曾经无数个夜晚我都想要去杀了她,可是我一想到她是我娘,一想到我是弑母,我就下不去手,我就只能任由她欺负我!既然她当初不爱我,不要我,为何又要把我带到这个世上……”苏瞳边哭边说,眼泪打湿了楚嫣的衣衫,“姐姐,我好恨呀!”

    “苏苏,你要记得,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不管经历了多少伤痛和磨难,所有的一切都会过去,就好像你现在是苏瞳,楚娇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而你作为楚娇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那便和李氏之前的羁绊,之后你就只是苏瞳了,不是吗?”

    楚嫣抬手抚上苏瞳的脑袋,“苏苏,我们总要去面对和解决这些事情,你都已经来临安差不多半个月了,我们现在可以去面对李氏了吗?”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