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26章:李氏故(2)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26章:李氏故(2)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楚嫣的话让苏瞳抬头看向她,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迷茫与疑惑。

    纵然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可是她的心目中依旧没有办法彻底地原谅李氏。

    李氏那些年的所作所为就印刻在她的脑子里,无论何时也无法磨灭,哪怕在渝州城的那些日子,她也会时常梦见这些事。

    每次从噩梦中醒来,都会觉得好像还身在相府,还停留在当年的那个阶段。

    “姐姐,实不相瞒,在渝州城生活的这段时间,我还是会梦见以前在相府生活的时候,我总认为自己还生活在相府,还生活在那个环境下。”苏瞳说着就捂着脸低声哭了起来,“我始终想不明白,为何李氏要这样对待我。”

    楚嫣将苏瞳轻轻地揽入怀中,神色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苏苏,正因如此,你现在才要去面对李氏,对你而言,也许是一件好事。”

    楚嫣看着苏瞳循循善诱地劝导她,一直到苏瞳的神色彻底地平静下来,楚嫣才递给她一杯水。

    “苏苏,我之所以现在要你去,是因为我听那边的人,可能李氏也就这一段时间了,你们之间也是时候该了解了。”楚嫣说着就拍了拍苏瞳的脑袋,“但你若是真的不想去,我也不会勉强你。”

    马车内安静良久之后,只听见苏瞳的声音才缓缓响起,“姐姐,我去见见她吧!”

    “好!”

    楚嫣让车夫改道前去大理寺,如今李氏被关押在大理寺,虽说待遇要好上不少,可毕竟是杀人犯,只听说她总是会每每在夜晚的时候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导致整个牢房都吵闹不止,甚至还有人想要将李氏打死。

    当然也的确有人这么做了,只因是李氏,所以狱卒才勉强留着她的性命。

    一炷香的时间后,在大理寺少卿和狱卒的安排下楚嫣和苏瞳见到了神色疲惫、瘦骨嶙峋的李氏。

    “你来干什么?”李氏看着楚嫣想也不想地开口,“纵然我落得这个下场,我也不会后悔对你做的事情。”李氏说着就抄起手边的东西对着楚嫣砸了过去,“如果不是你,我的女儿不会死!楚嫣,你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任凭你如何说,你如今终究不过是个阶下囚。”楚嫣看着李氏神色平静地开口,“我嫁给了你们口中的短命鬼,成为了这个世界上仅次于皇贵妃的女人,我是未来的皇后。”楚嫣昂着头语气中带着几分轻松愉悦。

    楚嫣仍是轻松躲过了李氏扔过来的东西,她轻笑着开口,“若是你一直陪在娘亲身边,没有和赵氏合谋,我估计你现在能够像孟姨娘一样活着,至少比你现在的好!”

    楚嫣的话让李氏放声大笑,她的面上带着几分狰狞,“那又怎么样?至少我轰轰烈烈地爱过,而且还有了一个孩子,那是我和相爷之间的孩子,这就足够了!孟姨娘终其一生也没有得到相爷的爱。”

    “楚嫣,身为过来人,我告诉你,纵然你如今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殊不知有一日也会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李氏语气中透着几分轻嗤,“毕竟只有相爷的爱情才是最长久的。”

    楚嫣并未将李氏说的话放在心上,而是将目光落在不远处角落里苏瞳的身上,“苏苏,你看,事到如今她还是不知悔改,你虽无法面对她,可她却知道该如何面对你。”

    “你是谁?”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苏瞳,李氏的一双眸子里带着几分震惊,她的身体踉跄一下,险些摔倒在旁边的草垛子上。

    “你说我是谁呢?”苏瞳走到楚嫣身边看着李氏神色平静地开口,“我一直都告诉自己,最起码你有片刻的悔恨,可如今看来,到底还是我高看你了!”

    “你到底是谁!”李氏冲到栏杆面前对着苏瞳询问道,“我的娇娇已经死了,你不可能是我的娇娇!”

    “你的娇娇已经死了。”苏瞳面色平静,一双眸子里毫无波澜,没有一丝的起伏,就好像在这一刻她突然就学会了和自己释怀。

    “在渝州城的这些日子,我时常会梦见过往的事,我始终觉得是自己不够好,所以你才会那样对我,当年我拼了命地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一些东西,可如今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苏瞳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却不曾落下。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为何要说出这番话!”李氏神色崩溃地开口,“娇娇,我错了!这些年是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对待你,更不要肆意地辱骂你、殴打你,你原谅我好不好?”

    李氏摇晃着栏杆,“娇娇,你原谅我好不好?”她说完这句话就猛地吐出一口血来,她擦拭唇边的血渍,看向苏瞳时眉眼间皆是温柔,好似曾经的李氏已经不复存在。

    “我做不到。”苏瞳的声音沙哑着,“你生了我、养了我,可你为何又要那样对待我?”苏瞳上前一步握住李氏的手,“就因为我是白夫人的女儿你就要那样对待我吗?就因为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就要把我当成泄愤的工具吗?”

    “你可知道那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苏瞳才嘶吼着说出这句话,“我整天的担惊受怕,我甚至就连受伤了都忍受着不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根本就不会关心我,根本就不在意我的死活,你甚至希望我死在楚婵和楚娴的手中!”

    苏瞳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可如今我活着,可她们却永远地消失了。”

    苏瞳缓缓闭上眼睛,调整好情绪后,她又将目光落在李氏的身上,又变成了之前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纵然你如此待我,可在我的心中,你仍是我娘,但若是想要我原谅你,我大概是永远都办不到了。”苏瞳说完就对着李氏鞠躬作揖,“娘亲,这三拜之后,我们之间再无瓜葛,毕竟你的女儿楚娇早就已经死了,死在了当年的相府里,死在了你的手上。”

    苏瞳的话说完之后就对着李氏重重地磕头,三个头拜过,苏瞳的额头上出现了丝丝血迹,李氏神色悲戚,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真的是娇娇吗?”李氏看着苏瞳眉眼间带着几分期待,“你真的没有死吗?”

    “她已经死了,如今我只是苏瞳,身在渝州城,长在渝州城。”苏瞳看着李氏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

    “这些年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你恨我也是应该的。”李氏看着苏瞳面上恢复了平静,“我当年的确非常地憎恨先夫人白氏,可那又怎么样?就因为她是白家的女儿,所以可以拥有至高无上的一切,我虽说是家生子,可世世代代都是奴婢,纵然我想要成为相爷的妾室,可我仍是奴婢。”李氏说着就放声笑了出来,“终我一生,所求的从来都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我的夫君不爱我,我的女儿把我当成敌人,我这一辈子都只是一枚棋子……”

    李氏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她最后说了一句,“娇娇,我来陪你了!”就直接撞墙而死!

    看着撞墙而死的李氏,苏瞳有些不忍心的转过头去,楚嫣也适时的上前将苏瞳揽入怀中,她拍了拍苏瞳的后背无声地安慰着。

    李氏身故之后,楚嫣从大理寺将李氏的身体赎了回来,也给李氏安置了一口棺材,纵然李氏不配这样下葬,可她毕竟是苏瞳的娘亲。

    苏瞳将李氏的尸体火化之后,拿着她的骨灰将她撒向了大地,也算是了却了她最后的心愿。

    “现在应该好多了吧。”楚嫣看着苏瞳轻笑着开口,“李氏如今也去了,你应该没有牵挂的事情了吧。”

    “大姐姐,我在你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苏瞳挽住楚嫣的手臂,将脑袋依靠在她的手上,“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没用的人,可是凤姐姐告诉我,纵然是我这样的人也能够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价值。”

    “傻姑娘,说什么呢!”楚嫣拍了拍苏瞳的脑袋,“你这样的人当然也能够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价值,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你知道四妹妹是怎么想的吗?她就想这辈子不成亲、不生孩子、不要男人,这样不也是挺好?”

    楚嫣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道,“你在渝州城生活那么长时间了,应该也知道凤姐姐身边其实有很多这样的人,不仅有不想成亲的姑娘,还有和丈夫和离过后又重新谋一番事业的女人,所以我才说我想要生活在渝州城那样的地方啊!那里的人不知道有多幸福呢!”

    “渝州城民风淳朴,思想先进,凤姐姐更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我刚刚到渝州城的时候,真的见识到了很多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呢。”

    苏瞳不知想到哪些事,抬头看了一眼楚嫣,“姐姐,你可知凤姐姐说你有一劫,听说这个是生死劫,若是熬不过去,你和太子殿下就没有未来。”

    楚嫣抬手抚上苏瞳的脑袋,“没关系,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暄哥哥已经告诉我了。”她说完就抚上微微隆起的小腹,“只要能够陪在他的身边就好。”

    等回到东宫之后已经很晚,楚嫣和苏瞳分开之后就直接前去寝殿寻找墨锦城,她看见墨锦城坐在案桌旁处理奏折,旁边放着还没有动筷子的晚膳。

    “都这么晚了,还没有用膳??”楚嫣走到墨锦城的身边坐下来,她将目光落在青栀身上,“青栀你去把晚膳加热一下,我陪着殿下再吃一点。”

    “处理好李氏的事情了?”墨锦城说着就把楚嫣揽入怀中,“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毕竟在渝州城生活那么长时间了,这点事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楚嫣依靠在墨锦城的怀里,“夫君,她有自己的信仰和觉悟。”

    墨锦城抬手抚上楚嫣的脑袋,“每个人的信仰和觉悟都不一样,即便是你也有自己的信仰和觉悟不是吗?”

    墨锦城吻着楚嫣的手背,“当然我也有自己的信仰和觉悟。”他抬头看向楚嫣,“而你就是我的信仰和觉悟。”

    楚嫣伸手拦住墨锦城的脖子,眉眼间带着些许笑意,“墨锦城,你也是我的信仰和觉悟,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能将我们分开,我用尽所有的好运才和你走到一起,可不能白白浪费了这个好运呢!”楚嫣说着就在墨锦城的唇瓣上落下一个吻,“如今你和孩子才是我最重要的人。”

    墨锦城吻了吻楚嫣的发丝,算是给予她回应。

    当天夜里,墨锦城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前世地诸多事情,他梦见最后楚嫣还是笑着和她说再见。

    他从噩梦中醒来时,看了一眼身边的楚嫣之后才确定梦中所发生的一切早就已经是过去时,而现在他们已经拥有了改变未来的未来。

    看着熟睡的楚嫣,墨锦城从身后悄悄搂住她的腰身,他在他的后背上亲昵地蹭了蹭。

    翌日清晨,墨锦城醒来之后就发现楚嫣并不在房间里,等到他推开门时才看见楚嫣坐在院子里看书,墨锦城松了一口气之后,才换好衣服走出去。

    “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墨锦城说着就在楚嫣的身边坐下来,“虽说已经是初春,可到底还是有些冷。”他说着就给楚嫣扣紧了衣服上的扣子,“你如今有了身孕,更要仔细身子。”

    “可能是肚子大了,睡着不舒服,我醒来之后就出来坐一坐,正好青栀也醒了,她现在去厨房给我做西米露了。”楚嫣说着就握住墨锦城的手,“这是我的孩子,我又是大夫,我可比你更仔细着身子呢。”

    墨锦城抬手抚上她的脑袋,“好好好!只要你能够随时注意着便是,朝堂上诸多不愉快的事,你这段时间就不要关注了,好好地养胎便是,我和兄长会处理好这件事。”墨锦城说着就在楚嫣的眉宇间落下一个吻,“等到我登基称帝之后,事情都处理好了,我就退位让贤。”

    楚嫣听着墨锦城的话,伸手拦住他的脖子,轻笑着开口,“好啊!四哥不行,还有五弟,总而言之江山还是墨氏的,也不算太亏是不是?”

    想到前去封地的元阳和元丰,楚嫣一脸笑着询问道,“对了,元丰和元阳如今情况如何?他们如今应该在封地也混得风生水起了吧?”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