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28章:前世因(1)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相思寻梦,与君识 第128章:前世因(1)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红玉听见这句话的时候,赶紧将目光落在楚嫣的身上,只见楚嫣的身下全都是血迹。

    她见此赶紧想办法帮楚嫣止血,只可惜用尽所有的药材都没有办法止血,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只有让高太医和林掌柜进来帮忙,而他们也没有止血的好办法。

    众人陷入了混乱中,墨锦城一直握着楚嫣的手,口中絮絮叨叨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好似只听见了众人抢救楚嫣的声音。

    经过大家的努力下,楚嫣才算是安全地逃过了一劫,但是林掌柜直接告诉墨锦城,至于楚嫣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他们也不得而知,如果好的话也许一两天就会醒过来,如果不好的话,也许一辈子都会这样睡下去。

    众人散去后,墨锦城一个人陪在楚嫣的床边,他握住楚嫣的手,一双眼睛通红。

    “笑笑,你可知道,我也是重生而来,你所经历的那些事,我全都真切地经历过,当年你死了以后,我将皇位传给了元朗,后来就背着你前去寻找救你的方法,只可惜我踏遍河山都没有寻到拯救你的方法。”

    “后来我遇见了一个名叫无崖子的老人,他告诉我求仁得仁,如果我放弃一些东西,他就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后来为了重新遇见你,我放弃了原本健康的身体,然后我重新回到了8岁那年。”

    “这十年间我布局谋划全都是为了想要重新和你在一起,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若是没有了你,我根本就无法活下去,你可还记得前世你是何时遇见我的?你一定不记得了,因为那个时候我注定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而你却成为照亮我生命的光。”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如果你到时候还要再嫁给文冠宇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还会再次失去你?”墨锦城语气轻柔地开口,“所以我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想要重新和你在一起,和你白头偕老。”

    “然后我就寻找文家卖官鬻爵的证据,寻找一切可以将文家毁灭的证据,我知道只有文家毁灭了,你才不会嫁给文冠宇,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率先出手对付文冠宇,甚至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是重生而来。”

    “所以当我知道你愿意嫁给我的时候,你可知道我有多开心,我在想就算只有十天的寿命,但是能够和你在一起就值得。”墨锦城红了眼睛,眼眶中的泪水却一滴都没有落下来,他吻了吻楚嫣的发丝,“凤瑾禾曾经说过,我遇见的其实一直都是最初的你,原来冥冥之中一切自有注定,就好像注定我们会在一起。”

    “兜兜转转的前世今生,我却还能在此刻拥有你,所以请你不要在这个时候离开我好不好?你真的舍得刚刚出生的孩子变成孤儿吗?”墨锦城抬手抚上楚嫣的脸颊,“所以你要睡了好不好?早一点醒过来?”

    楚嫣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白胡子的老道人,他看上去非常的慈祥和蔼,她尚未开口就听见老道人的声音响起,“这位夫人,你醒了?”

    “你是谁?”楚嫣环顾四周,她记得明明是在生孩子,可是为何一转眼的时间,就会变成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又是什么地方?

    “楚嫣夫人,你说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呢?”老道人看着楚嫣笑着开口道,“一切事情自有因果,墨锦城是你因也是你的果。”

    楚嫣看了一眼老道人,似乎没有想明白老道人说的话,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老道人的声音继续传来,“如果想要回到那个世界,就好好的感受这个世界你带给墨锦城的痛苦。你欠他的从来都不是一点点。”老道人说完人直接就消失了。

    楚嫣有些想不明白老道人说的话,正想要开口就看见一个身影急匆匆地向这边走来,她穿着一身简单的装束,像极了前世墨锦城登基称帝之后那些装束。

    难道她又重新回到了前世?还有老道人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姑娘,你终于醒了,老爷和夫人正在等着姑娘前去安慰皇帝呢。”丫鬟说着就将她拉起来坐在梳妆台上打扮。

    楚嫣被镜子中的人影给惊到了,因为她长着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就连那双眼睛都是一模一样的桃花眼?她成为了替身还是其他?

    “我睡了一觉,有些事情记得不清楚了,你能告诉我吗?”楚嫣看着丫鬟笑着询问道,“我就是觉得脑袋有些混沌。”

    “小姐乃是楚家旁支的小姐,名唤楚妍,前几日我们前来临安的时候在路上救了一位公子,可谁知道那位公子竟然会是当今陛下,他好像对小姐一见钟情,这不下旨让小姐进宫呢。”丫鬟动作麻利地给楚嫣梳妆打扮。

    楚妍?这个名字楚嫣似乎有点耳熟,她记得这个孩子好像是十三叔的孩子,只不过前世他们没有太多的交集,所以对于现在的这个情况还有点懵。

    楚嫣梳妆打扮好之后就被丫鬟带着前去面见她的父母,和她所料的差不多,楚妍的父亲果然就是十三叔,哪怕现在的十三叔看上去和今生不一样,而且还老了许多,可是轮廓之中仍是能够依稀有当年的模样。

    “当今陛下性子不好,先皇后又还未下葬,你进宫之后一定要小心明白吗?”十三叔看着楚嫣叮嘱道,“之前就听说你和本家的大小姐长得一模一样,也不知道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楚嫣听着十三叔的话认真的点点头,随即就跟着丫鬟前去马车旁,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是高宣一直等着他,高宣好似也上了年纪。

    “见过楚小姐。”高宣看着楚妍行礼道,“先皇后才去世,陛下这些日子心情不好,若是有怠慢你的地方你一定不要和陛下计较。”

    楚嫣看着高宣面色恭敬地点点头,“民女明白,民女一定不会给父母添麻烦的。”

    楚嫣跟着高宣驶向皇宫,她的脑海中一直都在想着墨锦城的模样。

    墨锦城在她死后的那么多年里又是如何度过的?

    楚嫣见到墨锦城的时候,就看见墨锦城一袭白衣地坐在一副冰棺面前,冰棺里面放置的尸体正是楚嫣的尸体。

    她没有想到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和另外一个自己见面。

    “你来了。”墨锦城转头看向时,面上带着一丝疲倦。

    “见过陛下。”楚嫣看着墨锦城恭敬行礼,“这位便是皇后娘娘了吧,看上去真是一位美人,陛下你一定非常爱她吧。”

    “你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我知道你不是她。”墨锦城双手扶着冰棺神色温柔地盯着躺在冰棺里的人。

    “陛下说的是,民女的蒲柳之姿岂能比得上皇后娘娘。”楚嫣看着墨锦城的背影不卑不亢地回答。

    “她说过不愿意成为我的皇后,她的残破不堪的身子配不上我,可我喜欢的人就是她,也只有她。”墨锦城说着就咳嗽一声,“她从来都不知道我一点都不嫌弃她。”

    墨锦城转过身在旁边的台阶上坐下来,“听说你是她十三叔的女儿,你可曾听过她的事情?”

    “父亲很少在我面前说过姐姐的事情,所以陛下能够告诉我姐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楚妍一脸期待地看向墨锦城,“姐姐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吗?”

    “她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只是因为被赵氏所害,所以才会沦落青楼,朕把她救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成为当地很有名的红倌儿。”墨锦城婆娑着手中的玉扳指,“朕不顾众人的反对将她接了出来,刚刚带回临安的时候,她根本就不愿意接受朕,是朕用尽所有的努力才让她信任朕,接纳我,可谁知他竟然还是先朕一步去了。”

    “陛下现在很难过嘛?”楚妍看着墨锦城神色平静地开口,“我觉得如果皇后娘娘见到陛下这个样子也一定会非常难过的,她应该希望陛下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不是一直活在痛苦中。”

    “朕又何尝不知道呢?”墨锦城看着楚妍轻笑一声,“你说的是,朕如今还有尚未完成的事情,所以等到朕完成所有的事情之后就会退位让贤。”

    墨锦城将目光落在楚嫣的身上,“楚姑娘,这段时间你就陪在我的身边,朕不会为难你,也不会要了你,朕答应过她,这辈子只有她一个人。”

    楚嫣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原来她说得每一句话墨锦城都记得,哪怕是以这样的方式相见,哪怕是在梦中,可她知道,墨锦城是真实存在的。

    “多谢陛下厚爱。”楚嫣站起来看着墨锦城恭恭敬敬地行礼。

    楚嫣跟着墨锦城回宫之后,就听见有宫女对着她议论纷纷,还说这是墨锦城看中了楚妍和已故的皇后娘娘一模一样,所以想要成为她的替身。

    以至于其他人在听见这件事时,都第一时间赶来劝解墨锦城,而第一个出现在墨锦城身边的人自然是墨锦芸。

    墨锦芸已为人母,而她所嫁之人正是元贞,她挺着大肚子出现在墨锦城身边时,一眼就看见站在旁边的楚嫣。

    “皇兄,她不是楚嫣姐姐,楚嫣姐姐已经死了,而且这个孩子还这么小,你怎么能够把她当成是楚嫣姐姐的替身。”墨锦芸看着墨锦城恨铁不成钢地开口,“楚嫣姐姐,若是知道该会有多难过。”

    “公主殿下误会了,我和陛下只是朋友,我对陛下没有非分之想。”楚嫣看着墨锦芸大大方方地开口,“况且我已经许了人家,等到皇后娘娘国丧之后就会嫁给他。”

    “好了,你想什么呢?那些大臣的话也值得你放在心上,你如今怀有身孕,还是仔细着身子,元贞难道没有好好照顾你?”墨锦城的神色带着一丝愠怒,“朕说过这辈子只有笑笑一个妻子。”

    “皇兄,我知道楚嫣姐姐死了你很难过,可她毕竟都已经死了。”墨锦城走到墨锦城的身边安抚道,“你难道希望楚嫣姐姐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吗?”

    墨锦城调整好情绪之后,看着墨锦芸神色平静地开口,“好好照顾自己,笑笑这件事朕自由安排。”他将目光落在楚嫣的身上,“至于楚妍,朕只是把她当作妹妹罢了,在你们眼里她们长得一模一样,可是在我的眼里,她们从来都不一样。”

    送走墨锦芸之后,第二个赶来的是元朗,元朗如今已过而立之年,但一直都尚未娶妻,纵然太后心中有怨,可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逾矩的事情,因为元朗曾经将一个姑娘从府上扔了出来,之后再也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嫁给元朗。

    看着元朗震惊的目光,楚嫣就知道元朗定然也认为她和已故的先皇后长得一模一样。

    “阿城,嫣儿已经死了,纵然她们十分相似,可你要知道她始终不是嫣儿,也无法成为嫣儿的替代品,而且她不是许给了左相之子吗?”

    “你也认为朕会喜欢她?”墨锦城抬头看向元朗,“朕怎么会喜欢一个孩子呢?”墨锦城苦涩地笑着,“朕只是觉得这个孩子有些眼缘罢了。”

    墨锦城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她不是笑笑,也不会有人成为笑笑的替代品,在我的眼中笑笑一直都是独一无二的。”

    楚嫣听着墨锦城和元朗的对话,低着头一言不发,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开口,也知道她从来都不会成为她自己的替身。

    墨锦城的那双眸子在看向她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半点情欲,有的只是透过她的这个身子在思念她罢了。

    “不是就好。”元朗松了一口气,“你可知道当我听见这些事情的时候,心中有多着急,虽说朝堂已经稳定下来,该处理的人都已经处理了,可你自己从来就还没有结束过。”

    墨锦城坐下来给自己倒杯茶,又给元朗倒杯茶,“元朗,你从来都不知道她对朕有多重要,当年朕找到她的时候,她有多狼狈,朕用尽那么多的心思才让她接纳朕,可她从来都不相信朕。”

    怎么会不相信呢?就是因为太相信了,所以才会觉得自己配不上你!

    明明你就是一国之君,而她只是一个人人可欺的红倌儿,甚至有些临安的贵人她都曾接待过,只要在看见那些人的时候她就会觉得自己永远是一个青楼的风尘女,再也不是出身相府的嫡女。

    相府倒了、楚航死了、赵氏死了,这些人通通都死了,她都无法从过去的噩梦中走出来。

    她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地了解呢?

    当着众人的面被众人凌辱,伺候那些贵人,获取那些贵人的钱财,这才是一个风尘女应该做的事情。

    她在被墨锦城救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近十年那样的生活,她只懂得如何讨好男人,可她知道墨锦城不是一般的男人,所以她觉得配不上墨锦城。

    楚嫣想到这里时,又将目光落在·墨锦城的身上,现在墨锦城的身上带着与今生不一样的气质,如今的墨锦城周身都散发着冷意,哪怕是距离墨锦城很远,都能够隐隐感觉到冷意。

    “有些事情你自己明白就好。”元朗站起来看着墨锦城开口道,“而且你也差不多该给嫣儿下葬了,她不能一直放在冰棺之中。”

    “元朗,朕想要传位给你。”墨锦城站起来看着元朗一板正经地开口,“朕要前去寻找复活嫣儿的方法。”

    元朗一拳就挥到了墨锦城的脸上,“墨锦城,嫣儿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你比谁都清楚!什么复活的方法,她再也不可能会醒过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夫君他身娇体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夫君他身娇体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夫君他身娇体软》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