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22章 余波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红楼如此多骄正文卷 第222章 余波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说说笑笑眼见到了中午,男女各在东西两厢用罢了午饭,众人这才各归各处。

    旁人都散了,王夫人却是单独喊住了王熙凤,领着她去了偏厅说话。

    “凤丫头。”

    一上来,王夫人便开门见山的道:“先前我就曾和你说过,何况方才你听老爷说了,顺哥儿如今不比往昔,咱们要是继续攥着来旺夫妇的身契,只怕再厚的情分也得变成仇家。”

    “就算太太不说,我也正想着给他们脱籍呢。”

    王熙凤先是一笑,随即又愁眉苦脸道:“只是少了来旺两口子帮衬,我身边是越发没人可用了。”

    “这倒不怕。”

    王夫人道:“如今南边的轮胎工坊也渐渐稳定了,用不着那么些人盯着,我寻思着,是不是把周瑞夫妇调回来,让他们在府里将功赎罪。”

    周瑞夫妇当初也是受了儿子牵连,本身倒并无多少出格的地方,如今又在南边督产有功,回转府里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当然,他那倒霉儿子就只能留在两广了。

    对于王熙凤而言,周瑞夫妇自比不得来旺夫妇亲近,可如今来旺夫妇留不得了,退而求其次选择这夫妇两个,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更何况这既是王夫人的意思,她自然不好拒绝。

    “周姐姐若能回来帮我,自然再好不过了。”

    王熙凤说着,又为难道:“可他们先前住的地方,如今已被焦家占去了,这……”

    “终究是犯了错的,随便安置在外面就是。”王夫人不以为意的道:“再说了,顺哥儿近来也在四处看宅子,说不定周瑞回京的时候,他们就主动搬出去了。”

    “只怕够呛。”

    王熙凤摇头:“顺哥儿因常去那别苑里,等闲宅邸可瞧不上,说是要买个大杂院推平了重建呢,这一耽搁少说也得一年半载的。”

    “那就更好了。”

    王夫人笑道:“我倒巴不得他久在咱们家,与老爷哥儿们多多亲近呢。”

    “说也是呢。”

    王熙凤也掩嘴笑的花枝乱颤:“错非是他算计,万岁爷又怎知宝兄弟的好处,可见多于他亲近总是好的。”

    两人又闲谈了几句,眼见王夫人起身要走。王熙凤忽的想起了什么,凑上前悄声道:“有句话本不该我说,可对太太也没什么好瞒着的——瞧我们太太的意思,多半是想把侄女配给顺哥儿。”

    “若是刚脱籍那会儿,两人倒也算是良配了,可如今顺哥儿不比以前了,蒙圣上恩宠,前途不可限量,再娶平民百姓家中的女子,似乎有些欠妥。”

    “你的意思是……”

    王夫人闻言若有所思。

    “有我们太太顶在前面,我自不好说些什么,可喜顺哥儿与老爷太太亲近,您不帮他惦记着,还有谁能帮着惦记?”

    被王熙凤这一说,王夫人果然动心了。

    来旺夫妇脱籍之后,双方的羁绊显然又少了些,而给焦顺张罗一门亲事,无疑是拉近双方关系的好办法。

    说实话,以王夫人看来,焦顺配迎春、探春都是极妥当的,可惜焦顺毕竟是出自王家,做主母的把庶出女儿嫁给娘家奴仆——即便焦顺早已就脱籍了,这事儿也一定会惹来非议,更会引起老太太的不满。

    惜春和林黛玉也是同理。

    错非如此,王夫人倒乐得把林黛玉许给焦顺。

    至于宝钗么……

    王夫人却是连想都没有想。

    除此之外,身边的姑娘就是湘云了。

    不过史家毕竟是实习侯府,内里虽落魄了,却未必肯把嫡出的小姐嫁给焦顺。

    何况老太太那边儿也是道槛儿。

    思来想去,只怕还要在外面仔细寻访才是。

    …………

    却说邢氏因方才站了半天规矩,又见贾政夫妇众星捧月似的,连老爷都被盖过了风头,一时是身上燥心里也燥。

    到家先把大衣裳脱掉,换了贾赦新进买来的大红直领半袖旗袍,慵懒的歪在榻上吩咐道:“去,把表小姐请过来。”

    不多时邢岫烟匆匆赶到,进门就见姑母穿着件前后分叉的怪衣裳,露出两条充满肉感的浑圆长腿,红的耀眼、白的炫目,一时又惊又羞,忙借着垂首见礼的机会错开目光,再不敢抬头去看。

    “嗯~”

    邢氏似叹非叹的闷哼了声,将个狐儿媚的尖俏面容转向侄女,见邢岫烟鹌鹑似的缩着头,一副谨小慎微的架势,心下便有三分不喜。

    遂板着脸问:“今儿你可瞧见了?”

    这话没头没尾,让邢岫烟听的不明所以,只能再次躬身道:“岫烟愚钝,还请姑母示下。”

    “你确实是笨了些!”

    邢氏恨铁不成钢道:“方才府上的爷们儿,十句里倒有三句是说那焦顺,他那官儿更是让二老爷都艳羡不已,这等金龟婿,错非是有我的情面在,你只怕都未必能高攀的上——偏我让你试着去偶遇搭讪,你又一味的推脱,也不知到底是怎么想的!”

    说着翻身坐起,目不转睛的盯着侄女。

    邢岫烟见是老调重弹,忙恭声分辩道:“姑母明鉴,这府上人多眼杂的,若被谁瞧了去,侄女被人取笑倒也还罢了,却怕累的姑母颜面无光。”

    “哼~你只顾颜面,却不想想时不我待的道理?”邢氏冷笑道:“他大半年就升到了六品官儿,再等个一两年还了得?只怕到时候就算有我的面子,你也高攀不上了!”

    邢岫烟在得知迎春对焦顺有意之后,就彻底熄了高攀的心思,如今听了这话依旧是心如止水,没有半点波澜。

    邢氏见状越发恼了。

    咬牙道:“我知道你约莫存了别的心思,多半是惦记上了宝玉——可这府里就那么一个宝贝疙瘩,林丫头和薛丫头还惦记不过来呢,你又凭什么跟他们争?”

    “姑母!”

    邢岫烟见她竟扯到了宝玉身上,急忙分辨道:“岫烟绝无此意!”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邢氏以己度人,觉着邢岫烟必是瞧上了身份更为尊贵,相貌也远胜焦顺的贾宝玉,故此也懒得再多费唇舌。

    围着邢岫烟来回转了几圈,转身在橱柜里翻出件款式相仿的白底青瓷色旗袍,递给邢岫烟道:“穿上试试。”

    “这……”

    邢岫烟吓的倒退了两步,慌急道:“姑母,这如何穿的?!”

    “我不就穿上了么!”

    邢氏桃花眼一瞪眼,没好气的道:“要不是你这头实在不中用,我还舍不得老爷亲手挑的衣裳呢!”

    说着,她举着那旗袍,又往前逼近了两步。

    “姑母。”

    邢岫烟再退两步,颤声道:“我、我往后听您的就是,这衣裳还是免了吧。”

    “当真?!”

    邢氏两眼一亮,将那旗袍丢在榻上,不容分说的下令道:“那择日不如撞日,趁着晚上焦顺要去赴宴,你半路拦下他兜搭几句!”

    “这……”

    “什么这啊哪的,到时我让丫鬟陪着你去,说些什么做了什么都让她回来学一学,你要是糊弄我,也别怪我另想旁的法子!”

    邢氏虎着脸道:“记得主动些,别学你姐姐那木愣愣的样子,若引得他乱了分寸,我就能帮你把这桩婚事定下来!”

    顿了顿,她又略略放缓了语气:“姑母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眼下你或许心不甘情不愿,等以后大了,就全都明白了。”

    7017k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红楼如此多骄》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红楼如此多骄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如此多骄》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