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意气 104:逼良为“匪”【求月票】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退下,让朕来少年意气 104:逼良为“匪”【求月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因为宿醉刚醒,沈棠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所以就没注意到林风先前提过的一处细节——既然是她救下林风,为何她俩会在土匪寨!

    当沈棠看到土瓦房外的场景,她明白了。

    屋外有几十……

    不,足有一百多号人!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健康的残疾的。

    还有五十来口大小不一的箱子。

    只看木料颜色质地便知是好东西。

    这伙人统一蹲在屋外那片扬着黄沙、坑坑洼洼的空地上,暴晒着太阳,浑身挂着热汗,一动也不敢动,面上挂着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惧色。他们恐惧的源头,沈棠还认识。

    不正是共叔武、翟乐、“引导npc”祈善以及接替祈善班的褚曜。全员恶人?

    沈棠张了张口不知该问什么。

    干巴巴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五郎醒了?”褚曜转头,笑容慈和,看着她的目光带着几分看小辈的“怜爱”,“头可还疼?”

    沈棠莫名打了个怵。

    “不疼了。”

    虽然褚曜笑容跟平时一样,但今天格外……格外热情、愉悦、开心?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但被这么盯着,她莫名有种被人丢进冰窖,寒气裹体,后颈发凉的……

    错觉???

    “你能别这么笑嘛,我看着瘆得慌……”

    褚曜笑容一僵,一侧的祈善开腔说话:“方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只听声音都知道沈小郎君中气十足,肯定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沈棠这才看到祈善左手端着一本册子,右手提着一支笔,埋头不知在写什么东西。

    “你、你们都听到了?”

    “沈小郎君为什么会以为我们听不到?”

    沈棠:“……”

    也是,除了褚曜老先生,哪个不是有文心就是有武胆?个个耳聪目明,她醒来那番“惊天动地”的骂骂咧咧,一点儿没控制音量。听到正常,听不到才有问题。

    唯一让沈棠不那么社死尴尬的是——这几人对沈棠爆粗口并没什么反应。

    其实也不可能有什么反应。

    这几人又不是那些蹲在家里,有事没事办清谈、开曲水流觞party、交际能力一流的高(社)雅(交)名(名)士(媛)。不会被人问候两句,还嘴的时候,来来回回只一句“放肆”,更不会气得通红脸,急切低骂结果只蹦出来一句毫无杀伤力的“混账”。

    他们骂人词库其实都挺丰富。

    诸如“忘八端”、套用《相鼠》骂一句“胡不遄死”,亦或者骂人不说脏字,引经据典、指桑骂槐,礼貌问候一下户口本。若是气性上来,坊间俚语骂人也正常。

    沈棠那番骂骂咧咧都够不上让他们皱眉的段位,唯一让他们感觉“出格”的,大概就是那句“厕所里开大灯,你他娘的找屎”的俏皮话。

    沈棠:“这些人在干嘛?”

    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佯装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加入他们群聊。

    褚曜笑眯眯道:“这些人在等五郎发落。”

    沈棠语噎:“……等、等我发落???”

    跟她有什么关系啊?

    祈善啪得一声,将手中册子往沈棠手心一拍,悠悠道来实情:“自然是等你。因为这些都是沈小郎君的战利品,除了你,无人能决定他们的未来……郎君也请放心,属于翟小郎君的那一份已经清点好。”

    翟乐也笑道:“出来玩了一趟,没想到还能‘满载而归’。不过我与阿兄在外游历,身边也带不了太多黄白之物,便将属于我那份折算成欠条。日后有缘,再向沈兄讨要。”

    他与沈棠拿下那些护卫,按功劳,那一部分林家财产他也能分一半。只是翟乐本身并不缺钱,老家又在千里之外的东南,他也不可能带着这批东西上路,索性就说不要了。

    只是祈善先生较真不肯。

    翟乐盛情难却,便提出打个欠条。

    以后有机会他再来取这笔钱。

    翟乐的建议郑重祈善下怀,他本来也没打算让翟乐将这些财物带走的。于是这个提议得到双方一致赞同,他草拟了欠条,一式两份,还用沈棠的文心花押在欠条上面盖戳。

    沈棠:“……”

    (╯‵□′)╯︵┻━┻

    这话题没法参与,全是她不知道的事。

    她低头翻了翻祈善写好的账目,一目十行看了几页,顿时有些坐立难安。余光左右偷瞧,发现林风不在,她才啪得一声合上账册。心虚般压低声:“这些都是林风的吧?”

    占人孤女财产不怕天打雷劈吗?

    虽说一觉醒来、天降巨富是做梦都想的事儿,但一想这些财产原来的主人,不太舒服。

    祈善道:“郎君何出此言?”

    沈棠支吾:“本、本来就是……”

    褚曜插了一句:“此话差矣,郎君从林氏家贼手中取得一半资产,又从盗匪手中取得另一半,并非从林小娘子手中夺得。缘何会是林小娘子的?且当下世道,八九稚童,身揣巨富,如何立身?这不是巨财而是索命剧毒!”

    沈棠张了张口:“可……”

    不能说褚曜二人这话不对,但她也无法说他们对。当下的世界观,这俩肯定没毛病,但沈棠作为一个三好五美、遵纪守法又朴素善良的新时代宅女,肯定不能这么说啊。

    被入室抢劫杀人犯抢走的财产,又被黑吃黑之后,它就不属于受害者了吗???

    沈棠心里那道坎过不去。

    褚曜和祈善二人暗下对视一眼。

    他们大概也没想到,醉酒时候一派匪气、说劫就劫的沈小郎君,醒来会浑身洋溢正气。

    不过,这根本难不倒二人。

    同样也用“打欠条”的方式解决——既然沈小郎君觉得这么做会亏欠林家小娘子,不如等以后她出阁,准备差不多的嫁妆将她风风光光嫁出去。再她出阁前,保证她的安全。

    这办法两全其美!

    沈棠想了想,也是这道理,于是芥蒂全无。

    “行,那我去打欠条。”

    收到欠条的林风则是哭笑不得。

    只是心头越发熨贴。

    打完欠条的沈棠:“……”

    不对劲,很不对劲,看着这群在太阳底下暴晒的人,她怎么觉得自己被绕进去了?

    偏偏这时,祈善那催魂似的声音又闯入她耳畔:“沈小郎君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沈棠感觉耳朵发痒,忍不住拉开距离。

    但他的声音还是如入无人之境。

    忽视不得。

    “放了?”

    “卖了?”

    “埋了?”

    “还是屠了?”

    沈棠:“……”

    7017k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退下,让朕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退下,让朕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退下,让朕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