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8章 担心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哭包公主每天都在套路反派正文 第268章 担心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隔了几日,白玉部落进贡了三十盆罕见的花,皇帝留了二十盆,命人种在御花园中,余下的五盆送入了太后的西殿和淳贵妃的寝宫。

    淳贵妃一向爱花,今日却是罕见的不要了,命人把那五盆也送去了西殿。

    出了御膳房那档子事情,太后对于皇帝和淳贵妃送来的东西,皆是不放心,命人细查花盆之后,才放心养在了自己的宫中。

    温凉受岭南王一事牵累,被皇帝贬了官。

    太后还在惋惜着这温凉倒是可用之才。

    能为她所用,被皇帝说贬就贬了,的确是可惜。

    虞晚舟说了几句宽慰她的话,毕竟朝堂上太后的爪牙不少,多一个温凉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

    她甚至觉得,温凉夫妇能以此远离朝堂的争乱,也许是一种幸运。

    一场秋雨一场凉。

    细细密密的雨打在还未盛开的花鼓上,在烛光下落成了一道雨线。

    虞晚舟坐在桌前,让玉锦把案桌上的灯笼拿远一些。

    以往只是眼睛被风吹得会疼,如今见了稍亮一些的光,也会疼。

    王御医贡献的话本子是不能再看了,只能让玉锦读给她听。

    突然门外想起了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有人轻叩了几下门,敲得不重,但很是急。

    玉锦被这敲门声惊了一下,手中的话本子都掉在了地上。

    她顾不得话本子,就跑到了门后问着,“是谁?”

    门外那人焦急的声音绷成了一条线,“是我,公主。”

    谁?

    玉锦怔愣地回头看虞晚舟。

    这声音虞晚舟并不熟悉,但是她猜应当是那日入宫的传话人。

    “公主,属下行事败露,被侍卫们追杀至此,还请开个门,行个方便。”

    玉锦用手指在门上戳了个洞,趴在门上张望了一番。

    屋外的人一身黑衣,捂着手臂的手还在留着鲜血。

    玉锦倒吸了一口气,手已经搭在了门栓上,转头看向了虞晚舟。

    只见公主轻拧着秀眉,对着她轻轻摇头。

    玉锦虽是犹豫,但还是退回到她的身边。

    虞晚舟娇滴滴的声音自屋内响起,“这里是西殿,我做不得主,也帮不了你,你还是尽快走吧,别在此处被抓到了。”

    “公主!”

    那人又敲了几下门。

    玉锦忍不住道,“公主,我们还是救他吧。”

    虞晚舟却是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不置理会。

    外头的那人又急急地说了几句,被雨声掩盖,他说了什么,虞晚舟没有听清楚,也不想再听。

    十几息过去了,外头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那人的声音就听不见了,应当是走了。

    侍卫们闯入了西殿,闹出了一番动静,吵醒了好不容易睡下的太后。

    “太后,宫里头闹了刺客,往您这处来,请让我们搜查,好保全太后的安全。”

    侍卫首领站在雨中,大声地说着。

    尹嬷嬷怒斥着他们,“混账东西!太后的西殿岂是你们说搜就搜的?都滚出去!”

    “可是......”

    侍卫首领不甘心,还想争取着机会,被太后一句,“滚”给直接闭上了嘴。

    又过了十几息,外头安静的就是剩下淅淅沥沥的雨声,一切都归于宁静。

    “公主,适才为什么不救他?恐怕今夜他是凶多吉少。”

    昏暗的烛光下,玉锦神情甚是担忧。

    虞晚舟躺在床上,缓缓地睁开眼睛。

    “若是策宸凨的人,明知自己深陷危险,更不会来找我求救。”

    所以那个人,根本就不是策宸凨的人。

    “那这个人是谁派来的!”

    玉锦倒吸了一口气,脸色煞白。

    若是适才她开了门,那等侍卫来的时候,一定不会顾及太后,直接就查了公主的下榻的偏殿。

    搜出了所谓的“刺客,”公主什么都解释不清楚。

    “还能是谁。”

    虞晚舟轻哼了一声,翻过身,手心里紧紧握着的是那个药包。

    从一开始,她皇帝老爹就认清了她。

    那么,这些日子以来,任由她处处下套给淳贵妃,他顺势把淳贵妃送去寒山寺,甚至是送入冷宫面壁,目的是什么?

    难道,她皇帝老爹想借她的手,杀了淳贵妃?

    虞晚舟冷笑着紧闭着双眼,手心里的药包给她握得有了皱褶。

    她们皇室人,最擅长的不就是借刀杀人么!

    秋雨下了整整一夜,地上满是被雨打落下来的树枝和花朵。

    皇帝一大早就穿着龙袍,急急地赶到了西殿,他甚至还没有去上早朝。

    龙袍下摆被雨水打湿,明黄的金色变成了暗金。

    天还阴着,虽说是雨停了,但起风的时候,还是有雨飘落。

    “寡人听说昨夜刺客闯入了太后您这里,着实不放心,特意赶来看看,您没事吧?”

    皇帝看着被尹嬷嬷扶着走出来的太后,顿了顿,眼神又瞥向了虞晚舟所住下的那座偏殿,“晚舟也没事吧?”

    “托皇帝的福,昨夜一切安好。”

    太后冷着声,不耐的面上还有几分没有睡醒的困意。

    “如此,寡人就放心了。”

    太后也懒得同皇帝寒暄,直言提醒着他,“皇帝上朝要迟了,快些走吧。”

    可皇帝却是没有走,反而是道,“寡人还没有看见晚舟,不知道她昨夜是否受了惊吓。”

    虞晚舟坐在屋内听到了这里,才算是明白过来,皇帝是来找她的。

    她倒是没有出去,这个时候出去,岂不是就表明了她就在殿内听着,但是不出去见皇帝么。

    她淡定地在殿内坐了两个时辰,等皇帝下了朝,她才起身去找了她皇帝老爹。

    虞晚舟在殿外拦下了皇帝,届时,还有不少的大臣没有离开。

    “父皇,昨夜那刺客装作是我公主府的人,来敲了我的门。”

    她坦然地说着昨晚的事情,皇帝便也是故作吃惊地挑眉,“有这事情?”

    “父皇,儿臣思来想去,还是要来同你说一声,万一那刺客被抓住了,却说是我公主府的人,我百口莫辩啊。”

    皇帝沉默了几息,敛着眉目。

    这的确是他的下一步,却没有想到被虞晚舟预判了。

    如今,朝中大臣都听见了,昨夜那刺客诓骗了公主,幸好公主对皇上并无异心,这才没有上当,否则还真的要被冤枉了。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哭包公主每天都在套路反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哭包公主每天都在套路反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哭包公主每天都在套路反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