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十一章 希金族人阿巴贡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梦万古,我的修炼变质了正文卷 第九十一章 希金族人阿巴贡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川岱。

    大黑山。

    漫天风雨中,裘不得狼狈逃跑,而孟夏在后面追击。

    但无论裘不得如何逃跑,始终无法摆脱孟夏的追杀,两人之间的距离反而还越来越近。

    关键时刻,裘不得大腿上的一个“正”字大放光明,裘不得的身躯陡然化为一条飞鱼。

    刹那,这漫天的风雨化为了遨游之海,飞鱼如鱼得水,速度再次激增。

    与此同时。

    大离东海之滨,一条正在海中巡逻的鱼人,面色陡然一变。

    却见他身躯之上一个“正”字,陡然明亮了起来,一如一块烧红的锻铁,血液更恰似灼烧的岩浆。

    “不!”

    飞鱼统领一声悲呼,直接从浪头摔落。

    “统领?!”

    几个鱼人甲士一惊,连忙跃入浪头,搜寻统领的踪迹。

    川岱。

    大黑山。

    看到裘不得化为飞鱼,遁入漫天风雨,孟夏顿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曾经在飞鱼一族身上留下过希金烙印吗?”

    不得不说,希金一族的生命烙印真是玄奥、神奇,只要被打上烙印,近乎一切都被剥夺。

    而这也更坚定了孟夏杀死裘不得的决心!

    面对永远还不完的债务,唯有直接杀死债主。

    孟夏的身体融入风息,天地皆同力,就如同天地之间那飘落的一滴水珠,在无边风雨吹拂下,快速向裘不得靠近。

    感受到孟夏和那无边的风雨声,化身为一条飞鱼的裘不得,猛地一甩尾巴,再次强行提速。

    但是他的心头,却是有苦难言。

    “为何会这样?”

    “夫子一脉的元武者,他同时格了风、水两道?”

    暗暗叫苦的同时,裘不得心头也格外火热。

    同时格物风、水,何等的天资纵横!

    一旦他能彻底脱离孟夏的追击,那他就能夺走孟夏的一切。

    “赌了!”

    裘不得咬牙,大腿上数个正字,同时燃烧起来。

    与此同时。

    大离沁阳城,家徒四壁的房屋内。

    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脸上,一个正字陡然亮起。

    正字如一枚心脏,以面部为中心,快速向四面八方辐散开来。

    转眼。

    宛如火焰一般的血管,就从男子的面部向颈部、胸口、背部爬去。

    枯瘦如柴的男子痛苦的嘶吼起来!

    “啊,你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男子叫做折可玉,曾经是为偏偏贵公子,剑神的后裔,天下瞩目的天骄。

    有富贵,有名声,有家族,有娇妻美妾。

    直到他被裘不得种下希金烙印,一切都开始离他远去。

    “相公,相公你怎么了?”

    一个一身布衣面黄肌瘦的女子,急匆匆跑了进来。

    看到折可玉身上,那不断蔓延的血管,顿时吓了一跳。

    忙伸手,点了折可玉身上数个大穴。

    而后,女子则开始疯狂将自身真元传输到折可玉身上。

    “云娘,你不要再管我了,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是我自作自受!”

    被唤作云娘的女子不理,只是拼命的向折可玉身上传输真元。

    被点了数个大穴的折可玉泪流满面!

    自从身上被种下这希金烙印,他失去了一切,唯有他当初一直瞧不上眼的云娘一直不离不弃。

    患难见真情,但他真的受够了这暗无天日的日子。

    与此同时。

    大瀚一位正在和妖族厮杀的将士,忽然状态跌落,被妖族反杀。

    连带着所有的士兵,也悉数被妖魔啃噬。

    罗刹、火罗、黎加、幽云、大荆等国度,齐齐有人族状态跌落,一身真元凭空消失。

    血管通红,宛如岩浆,爬遍他们的全身。

    所有人齐齐怒吼,吼声里说不出的悲愤,但却又是那般的无能为力。

    恨恨恨恨恨恨!

    大黑山。

    裘不得身躯之上,真元暴涨,所化成的飞鱼体态更是庞大。

    飞鱼的周身,大量的水雾弥漫,恍若一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蜃龙。

    而孟夏,背部的正字烙印也恍若活了过来。

    甚至以正字为中心,开始向四面八方蔓延。

    疼痛很恐怖,孟夏也不由皱眉。

    那种真元被生生抽走的虚弱感,让他都感觉前所未有的虚弱。

    恍若无根浮萍,只能随波逐流、沉沉浮浮,心头也无所依。

    安全感也随着实力的流逝,而一点点远去。

    孟夏大口喝着灵酒,甚至已经有了些微醺。

    但是。

    和消耗相比,这点回复依旧有种杯水车薪之感。

    这就是希金烙印吗?

    难怪希金一族在万族中,名声会坏到如此程度!

    这一旦被高利贷套牢,谁顶得住啊?

    利滚利之下,铁定被敲骨吸髓,榨干最后一丝利用价值。

    好狠!

    更可怕的是,裘不得所拥有的希金烙印,竟然还只是残缺版,效率只有原版的百分之一。

    裘不得哈哈大笑,“我感受到了,你的状态在快速跌落,喝灵酒也快没用了吧?”

    灵酒虽能快速恢复真元,但也是有副作用的。

    既然是酒,那就会醉,而醉酒在大战中,往往是大忌!

    裘不得心头火热。

    只要他再坚持一段时间,孟夏就再无力回天。

    彼时,他将获得一个元武者奴隶!

    哗啦啦!

    漫天风雨降落,打落在了孟夏的脸上、身上、心上。

    状态跌落的太快了,孟夏还是首次感受到如此虚弱。

    此时。

    孟夏不由回想起了项固,想到了他面对项松时的无力。

    那种感觉,就像是面对一座永远翻不过去的山。

    项固过后,则是小灰,是夫子。

    人族,想要跨域内景,搭建天地桥,必须炼化异族魂魄。

    而后,后半生活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

    夫子为此不惜卡了五十年,生命几乎走到尽头。

    想到了绮琴,一曲星空,见证天下万道,但转眼却被抓去生孩子。

    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无奈。

    心有余而力不足,永远是人生最大的遗憾。

    孟夏恍惚,恍若回到了猕猴山,回到了听道夫子膝下的日子。

    正顼:“夫子,那希金一族如此厉害,若真被种下希金烙印,又该如何挣脱?”

    夫子摇头。

    “挣脱不得,因为这就是希金一族的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正我意外,“那希金一族岂不是无法战胜?”

    夫子:“世上又岂有无法战胜的种族?若希金一族真的如此无敌,我人族又怎会是天下第一强族?”

    “高利贷?万族皆有,皆上不得台面。故此,希金一族也注定上不得台面!”

    众人更疑惑了。

    夫子:“希金烙印,九出十三归,本质上是一种商业契约。既然是契约,前提就得双方都同意,所以希金一族一般都选择乘人之危。在生死面前,你会不会选择饮鸩止渴?”

    众人了然。

    在死亡面前,哪怕是一根稻草都会拼命抓住,更何况是希金一族的高利贷?

    所以,哪怕是高利贷,本质上也是受到光明世界规则保护的。

    虽上不了台面,但依旧是在道之内。

    原因无他,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正顼:“那若是强买强卖呢?”

    夫子:“强买强卖,那就更上不得台面,一个睿智成熟的希金族人,断不会出此下策!”

    “浩然天地,正气长存,你们相信正义吗?”

    夫子抬头望天,笑的意味深长。

    漫天风雨中,雨水在真元的汇聚下,开始流淌为蜿蜒的河流。

    一条飞鱼在河流中遨游,声音愈发的欢畅。

    孟夏借助风雨之力,牢牢缀在后面,状态还在持续跌落。

    不仅如此,跌落的速度还越来越快。

    相不相信正义?

    当然是相信!

    诚如夫子所言,在万族共存的世界里,无论是哪个种族,高利贷这种事,从来都上不了台面。

    没有任何一个种族,是依靠高利贷强盛起来的。

    孟夏的状态在跌落,精神也因此有些飘摇、萎靡,但孟夏的心灵却愈发的坚定。

    一如黑暗中的一盏灯,灯光摇曳,但却始终不灭。

    融入漫天风雨中的范围在缩小,但融入的程度却明显提高,恍若和天地真正合而为一。

    这种状态,孟夏有些熟悉。

    曾经,孟夏就这般跟着小灰一起融入了整个猕猴山;曾经,也这般跟绮琴一起仰望星空万道。

    孟夏在向天地申诉,以元气为笔墨,以精神为华章,书写了一篇极为特殊的“状纸”。

    孟夏在告诉整个天地,裘不得的希金烙印它......不合法!

    将心意说给天地听,这种事极难,成功率也不高。

    因为,你就算说了,天地,或者说天地间的元气也未必能听懂。

    所以,先前孟夏一直试图在物理层面消灭裘不得。

    但现在,孟夏不得不选择告状这条路了。

    因为状态跌落的太厉害,孟夏影响的范围非常有限。

    但哪怕影响的范围只有身前一尺,这一尺之中,却也是孟夏的世界。

    在生死关头,孟夏一遍遍书写状纸,一遍遍向天地告状。

    一次、两次、三次......

    皆以失败告终,孟夏的面色还变得苍白如纸。

    和寻常融入风息、火息相比,想要将一篇“状纸”呈送给天地,难度还是太高了。

    浩然天地,正气长存。

    天地无私也无情,若孟夏连状纸都无法呈送给她,她自然也不会回应孟夏。

    正义要迟到吗?

    但迟到的正义又如何谈的上正义?!

    孟夏身躯摇晃,却是无力再追击裘不得。

    眼看孟夏停下,裘不得也跟着停下。

    随后,这方天地除了风雨之声,就唯有裘不得得逞后的大笑声。

    孟夏面色苍白,但眼睛依旧明亮。

    “明明是一条鱼,但笑声却更像一条狗......天地距离我还是太高远了一些啊!”

    “要是能近一些就更好了......近......”

    孟夏眼眸陡然一亮,一张画卷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画卷?!

    裘不得所变化的飞鱼,遥遥望着孟夏,心头忽然生出一抹不安。

    裘不得甩着尾巴,猛地就向孟夏游来。

    而孟夏这边,却是开始对《星空》告状。

    天地距离孟夏很遥远,但星空距离他却很近。

    轰隆!

    一道惊雷从天穹落下,直劈到畅快遨游的飞鱼身上。

    飞鱼身躯瞬间僵直,一头从天空坠落。

    裘不得懵了。

    不会吧?

    他这么倒霉?

    裘不得的身躯,从飞鱼的状态中退转。

    然后,又一道落雷降下,人类形体的裘不得,直接被雷劈成焦炭。

    债主裘不得被天诛而死!

    孟夏后背的正字烙印开始缓缓消融,前所未有的庞大真元,开始倒灌进孟夏的体内。

    霎时。

    孟夏就感觉,身躯之上的所有负面状态,开始全面消退。

    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本还是真元后期的境界修为,慢慢开始有了一丝大圆满的味道。

    曾经总不够用的真元,慢慢开始满溢起来。

    这真元又何止暴涨了两三倍?

    孟夏意外。

    倒是没想到,弄死裘不得之后,还能获得如此多的好处!

    看来,希金一族的生命烙印,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就在此时,孟夏的脑海却是响起了一句话——希金一族不做亏本生意!

    什么意思?

    就在此时,孟夏却是看到裘不得身躯之上浮现出了一个纷繁复杂的正字烙印。

    烙印变化,一个穿着华丽绸缎,看上去有些绅士的虚影,出现在了孟夏面前。

    孟夏警惕。

    虚影上的生物,看似有些像是人类。

    但眸色和脸型,和人族差距还是有些大。

    尤其是眉心,则有一个非常玄奥的纹络。

    “希金一族的族人?”

    虚影很有礼貌躬身行礼,“是的,尊敬的人族强者。”

    孟夏凝神戒备。

    裘不得区区一枚魔改阉割版的烙印,都让他吃了不小的苦头,那这个正统的希金族人呢?

    放高利贷者不得好死!

    但是。

    这种借助烙印出现的方式太诡异了!

    孟夏:“希金族人,你有何贵干?”

    希金族人彬彬有礼道,“尊敬的人族强者,您的申诉希金一族已经知晓。希金一族不做亏本生意,但也不强买强卖,愿意遵守万族的法律法规。鉴于希金烙印给您造成的不便和损失,希金一族愿意做出赔偿,裘不得的一切遗产,我们都可以转赠给您!”

    投影说完,一面符印之墙就出现在了面前。

    上面漂浮着密密麻麻的“正”字,而每一个正字,都能感受到不同的真元气息。

    孟夏讳莫如深,哪儿愿意插手这些?

    “不必了,裘不得既然已经死了,就让这些符印散于天地好了!”

    希金族人投影,“尊敬的人族强者,您确定?这可是相当大一笔遗产!”

    “确定。”

    希金族人投影意外的看着孟夏,但也没做多余的事,手一捏,属于裘不得的正字烙印就破碎消失。

    希金族人投影,“尊敬的人族强者,你的品质很高贵,但你对希金一族偏见太深了。你既然懂得如何申诉,应该也更懂得我们的规则,希金一族也在道之内,我叫阿巴贡,这是我的名片,愿我们将来还有机会再合作吧!”

    阿巴贡绅士的行了一个礼,而后优雅消失。

    与此同时,一枚闪烁着黑金光芒的卡片,缓缓落在了孟夏的手上。

    孟夏一把捏下,打算将名片毁去。

    但让孟夏意外的是,名片竟然没有被毁去。

    [系统,鉴定。]

    【虚空黑金,虚空一族才能少量采集的珍贵神金,蕴含希金族人阿巴贡的生命烙印,他可以藉此定位宿主。】

    看着这枚黑卡,孟夏不由咋舌。

    以虚空黑金做名片,这也太奢侈了。

    就算是孟夏,也舍不得就此扔掉或毁掉!

    但阿巴贡这奸商,竟然可以藉此定位他。

    淦!

    希金一族果然不可信!

    [系统,名片放入储物格后,阿巴贡是否还能定位?]

    【系统高于希金一族之道,他无法再感应您的位置。】

    孟夏眼睛一亮。

    [我能否借助这张名片入梦?]

    【可以,名片上有阿巴贡的生命烙印。】

    孟夏更惊喜了。

    阿巴贡啊阿巴贡,你想藉此阴我,看我不狠狠阴回来!

    希金一族不做亏本生意?

    入梦之下我将你裤衩儿都给你拔掉!

    不过,那个外景宗师还不知死没死,这个时候却是不适合再入梦了。

    孟夏将名片扔进储物格,就此彻底封存起来。

    孟夏感知了一番,一头扎进风雨中。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阿巴贡皱眉。

    定位消失了?

    有意思!

    再次提高了对孟夏这个客户的评价等级!

    对希金一族防备至深?

    嘁!

    阿巴贡不屑一顾,那个中招的客户,还没点防备心理呢?

    但是。

    天下万族都一个德性,只要借贷了第一次,尝到了一点甜头,就会忍不住借贷第二次、第三次。

    直至彻底沉沦!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梦万古,我的修炼变质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梦万古,我的修炼变质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梦万古,我的修炼变质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