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送神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正文 第四章 送神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刘天明道士果然见鬼似的冲进房门,眼睛瞪得溜圆。

    “是这孩子在说话?”

    刘道士环顾我爸我妈,出声询问,语言急切。

    我抢过了我爸妈要说的话头。

    “对,是我,您老给我瞧瞧,看看我有什么大病!”

    我笑呵呵的。

    刘道士眼睛瞪得越来越大了,我很担心他的眼睛会不会瞪破,瞪破而死?

    要是真的这样,我不是成了杀人犯么?

    关键是假如这样,那我也算是见了大世面了!

    良久,刘道士犹自怀疑自己的耳朵,只怔怔地看着我,不敢言语,和我爸初见我时一般模样。

    我不愿意就这样一直等着他,出声询问:

    “老刘道士,您有什么降妖本事,拿出来瞧瞧呗,让我也开开眼界。”

    我感觉我好像是说错了话,因为这话一出,就真的好像我真的是妖精似的。

    我出声嘲讽其实也没什么别的意思,主要是这些道士装神弄鬼的,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真的本领。

    我天上的老爹被他们尊称为始祖,按照辈分来讲我也算是他们的祖师爷。

    我训斥他们好的没学到,糊弄鬼的本事学一堆,以正我天上老爹的声名,这是理所当然的一件好事!

    老刘道士听我催促,眉头紧锁。

    老刘道士喝退了我左右老爸老妈,从他随身的包裹里面抽出一堆宝贝。

    我认得其中宝物,和我天上老爹兜率宫里的物件别无二致。

    一面八卦青铜宝镜,一柄斩妖伏魔木剑,还有一身八卦道士服。

    老刘道士穿了黑色八卦道士服。

    左手端镜,右手举剑。

    口中念念有词: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休生伤杜景死京开……嗡嘛咪叭呗吽……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我去,这是喊我爹来了。

    可是我爹从来不会在中间加个翁妈咪叭呗吽,这种东西参半的东西不知道他跟谁学的。

    我觉得他要是再专业一点,可以喊点耶稣阿门我的真主什么的将西天诸佛都给请过来。

    这样,甭管我是东方妖怪,还是西边的魔灵,都能一举收服,岂不快哉。

    可是老刘哪里肯听我的,喝了一碗不知道是酒还是什么的液体,左手镜子将我照着,右手木剑向我一指,口中液体夹杂着飞沫向我一嘴喷出……

    喷得我满脸都是,眼睛都睁不开

    “妈咪叭呗吽,妈咪吽,妈咪吽……”

    老刘又是转圈,又是跳舞,我透着眼角瞟见他突然将木剑弄得燃起了火光,变戏法似的在我床头左扇一下右扇一下。

    那里面的油烟把我的眼泪水都熏出来,我喉咙猛咳,气道被堵,口鼻并用都呼不过气来,我怀疑这厮是要把我弄死了。

    我着实是受不了了,可是嘴又说不出话来,没办法,从来没哭过的我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老刘道士不知道从哪里捉出一条蛇放我肚子上,用宽大的道袍遮住,我爸妈没看见。

    “呔,妖怪现出原形。”

    老刘道士撤去道袍,小蛇在我肚子上游来游去。

    我发誓,如果这条蛇要是把我咬死了。

    等我升天后,我一定要把老刘道士抓去兜率宫,关在炼丹炉里,不烤火,天天往里面放蛇,眼镜蛇,响尾蛇,什么乱七八糟的蛇都丢里面,跟阎王打好招呼,让他活到一百九,从此与蛇为生!

    我爸妈看到我肚子上的小蛇,齐声惊呼。

    “呀,愿来这是一条蛇妖,现在现出原形了!”

    我爸怒斥出声。

    “怪不得娃娃降生的时候天上有绿蛇作祟,原来是这样的妖孽。”

    我拜托,您见过哪个蛇妖这么小的?

    但是我说不出话,我只感觉到难受。

    道士将小蛇拾起,放在他的一个小葫芦里。

    “这蛇妖我先收了,待得回去炼化七七四十九天,保证再无蛇妖作祟了。”

    “那我儿子没事吧?”我爸询问起老刘来。

    “无事无事,我这里有驱邪的丹药,两百块钱一瓶,看在咱们乡邻份上,我也不收你多,加上工钱,一百五算了,娃娃将这瓶药喝下去后驱逐他体内的妖气,就与常人无异了。”

    我爸如蒙大恩,对着老刘谢了又谢。

    老刘道士喜意洋洋,仿佛立了天大的功德。

    他看看我,仿佛又觉得十分抱歉。出声说道:

    “你儿子取了名字了吗?”

    “还没呢。刘道士您是世外高人,您要是肯为我儿子赐字,那就是我娃娃天大的福分了。”

    老刘果然被我爸夸得五迷三道,不知所以,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细缝。

    “哈哈哈哈,你娃娃与我有缘。我就给他赐一两个字吧。”

    老刘道士说着就从包里掏出一个红纸,龙飞凤舞写了两个字。

    我爸先看着红纸上的字开始眉头紧皱,后来又舒展开来,与老刘寒暄许久,为了感谢他赐字,又送上二百大洋,将他送出了门去。

    “取的什么名字?”

    我妈问我爸。

    “东熙!东方的东,光熙的熙!”

    老爸手里还拿着那个红纸。

    “这不是骂人嘛!”

    我妈嫌弃的骂着刚走的老刘道士,他明明知道我爸是姓苟的。

    我爸一声叹息。

    “家里穷,没办法,当是吃个闷心亏了。刚开始请他来他十愿九不愿的,怕我出不起钱呢,嘿嘿。好在儿子身上的妖祟都除了,浪费点钱没什么大不了,只是这名字用不了,有点可惜。”

    我爸看着我,笑嘻嘻的,这时候才真的当是有我这个儿子。

    “叫苟蛋吧,好养活。”

    我十分不赞成这个名字,可是我的抗议是无效的。

    这个名字,将伴随着我走完一整个童年,甚至一生!

    这让我感到难以接受。

    “先把药给孩子喂了吧,他现在确实不出声了,应该是受了惊吓。”

    我爸从瓶子里面掏出一粒黄不拉几的屎黄色小药丸来。

    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直接塞进了我的嘴巴。

    那颗药丸带着奇怪的味道,也许是臭,也许是腥,还带着点涩的气味,直扑我脑门子。

    我被那颗药丸哏的翻白眼,差点滚去见了阎王爷。

    我爸还以为我妖性发作,躲得远远的,也不给我一口水喝。

    这个世界,刚见面第一天,就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