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第二春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正文 第六章 第二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我爸妈进了屋,又看怪物似的看着我。

    我心里对老刘道士有不小的阴影,不敢随意说话,反正半年没说话了,少说几句也不会把我憋死。

    “苟蛋刚才开口说话了。”

    苟来福小声说着。

    我初始时没搭理苟来福。

    但是我想着,我总不能一辈子不说话吧。

    我试着学着小孩用稚嫩的语气“啊”了一声。

    这一“啊”出来,我就后悔了。

    我忘了自己本来就是个小孩子身躯,随便说什么都是可爱的奶声奶气。

    再这样夹着嗓子嗷呜。

    其声尖锐刺耳,仿佛鬼叫。

    我爸眉头紧皱。

    “又招蛇精了?”

    我大声反驳着:“是啊,要不您再弄死我?”

    我不装了,我摊牌了,我本来就是人,凭什么遭他的污蔑。

    这回我爸反倒冷静了,一点不奇怪我说话的本事。

    “一加一,等于几?”

    我爸伸出两只手指,咧着嘴,笑呵呵的问我。

    我撇了撇嘴,十分不屑回答这种睿智问题。

    虽然我十分想证明我是个人。

    但是作为神仙的我也不会读心术哇,我猜不中当我回答出答案后。

    以我爸的脑回路,到底是更愿意相信我是妖人,还是愿意相信我是他儿子这个残酷的现实。

    我以一种不确定的语气回答了我爸的问话:

    “二?”

    我爸顿时眉飞色舞,仿佛捡了个宝似的,开心的抱起了我。

    “我就说嘛,我从山里一些老人口中得知,原来,古有甘罗出生即可说话,是天生神童,咱们儿子,这是紫薇星下凡了呀!哈哈!”

    在我爸开心叫喊着的时候。

    土地老儿不满我的身份被凡人老爹知道,就要给我和我的老爹一拐棍儿。

    那拐棍没砸着我爸,直冲我面心而来。

    我的爸爸开心得太忘神,土地老儿的拐棍儿碰着我额头的时候,我爸抱着我一把撞上了木头门闩上。

    我额头顿时被撞成青色,肿出斗大的一个青包。

    这不是欺负神嘛!

    天妒英才。

    正是这般场景。

    “哦哟,苟蛋儿……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毛手毛脚的,一天天的,还能干点啥……”

    我妈咒不停骂着我爸,摸着我额头上的包,滴上跌打损伤的正红花油。

    那味道,真TMD酸爽。

    我并没被额头上的疼痛弄哭。

    犹记得之前在天庭上,我有时候无聊至极,玩的过火,跑到太上老爹炼丹炉里面玩耍。

    我老爹那时候不知道我在里面,直接一个三昧真火给我炼了七天八夜。

    我喊他喉咙都喊破了,那炼丹炉盖子锁得死死的,他愣是没听见。

    七八天后,我差点被烤化了。

    开炉之后,着实把我的太上老爹吓了一大跳。

    可我也因祸得福,自那次火烤之后许久,太上老爹都觉得对我心有亏欠,一有好东西就给我。

    我为此感到十分开心。

    后来这事也让我长了记性。

    我贵为神仙,一烤就化,岂不是很没面子。

    我为了适应三昧真火,跟我老爹借了一道火种。

    索性就天天烤火,天天炼。

    到现在不说百毒不侵,也可以说是水火不惧了。

    所以土地老儿的一拐棍儿,我只当是挠痒痒而已。

    这可把我爸逗得更开心了。

    “叫苟蛋果然好养活,你看,这么大的包,哭都不哭!哈哈哈。”

    “您还笑?要不我哭一个给你看看?”

    我十分不满我父亲的神经大条。

    “那可别。你说你这都不哭,咋之前天天哭呢?”

    我爸提起我长肿瘤后,一气就哭的往事。

    “您可别提这事了,您要是想,也可以试试老刘道士的神丹妙药呀?”

    来福这时候也提醒着老爸:“苟蛋儿说他的肿瘤就是老刘道士下的毒药造成的。”

    “还有这事?”

    我爸顿时咬牙切齿:“这狗娘养的,真不是个东西!以后,定要找他算账。”

    “话说,您不介意我提前就能说话的本事了?”我旧事重提。

    “这可不,我找人给你算了一卦。按你生辰八字,以后是出将入相的前程。咱们苟家,是要出个大人物了,哈哈。”

    我心道,您家苟蛋儿我,别说出将入相了,以后直接坐地升天,王侯将相都不及我半分。

    我扒开了我爸手腕,仰着头。

    “出将入相,起码都得有个大学文凭吧?”

    之前九世,我曾听说过学历这个玩意。

    各个国家都有不错的高等学府。

    我学习那些物理化学微积分快得不行。

    这项天赋我在天庭都没察觉。

    我有六世不到十岁就进了麻省理工,哈佛,剑桥这些顶级名校的预科班。

    还有两世在C国进了C大和C科大的预科班。

    这些学校文化各有差异,总的来说,国内外的学术界,我都曾登峰造极。

    在国外,我发表SCI论文如喝水,C国的奥数就偏难一些,让我头痛不已。

    那些出题人简直不把神当人。

    什么题目都敢出。

    我相信,把紫薇大帝按在试卷面前,他都不一定能全部做对。

    得亏我棋高一着,作为神,我的创造力和模仿能力与那些智商200的怪物处在同一个层级。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十三岁参加了一届全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

    变态出题老师直接摆了一道哥德巴赫猜想给我们证明。

    这题出的,出题人指定是脑子有点大病。

    这种超纲的世界级难题,我把我的各位神仙兄弟,南极仙翁,北极四圣,二十八星宿请下凡也许能窥破点天机。

    让我答?

    那是不可能地。

    但是那届参考的学生里面有个姓陈的神人着实厉害。

    得了个第一不说,第二年还真把哥德巴赫猜想“一加二”给证明了出来。

    他不做神仙,就贼离谱。

    我呢,就那题出了少许问题,在国内顶尖高手手中夺得了一个靠前的名次,属实不易。

    我爸和我说出将入相,根据我知道的C国考公经验,文凭是第一道关卡。

    但是以我半年对我家里的观察,平时吃饭都清汤寡水的,实在难以相信我爸能将我培养到大学。

    我爸听了我的话果然不再哈哈笑了,额头上的皱纹挤出了田埂似的大坎深坑。

    “你只要有恒心读书,砸锅卖铁,也会将你培养出来的。”

    这是我第二次从他嘴里听到砸锅卖铁这个词了,话说锅和铁能砸卖几次?

    铁锅很值钱么?

    我不明白他说这话的目的。

    好在我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转而问我爸:

    “我能改个名吗?出将入相的大人物,一般不都有个好听的名字么?”

    “不改,苟蛋好养活。”

    我爸坚持着他的想法,毫不动摇。

    没辙,我只得继续留用着苟蛋这个名字过其一生。

    所幸假如以后发达了,以C国人的尿性,别人可以称呼我为苟主席而不是苟蛋主席不是。

    总不能违背祖宗,把姓都改了吧!

    我乐呵呵的,没在这上面继续纠结。

    神仙的我虽然不会介意改姓,可要上头顽固的老爹要知道,怕不是顷刻能将我给揍死。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