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黄粱一梦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正文 第二十一章 黄粱一梦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在天庭里有这样的遭遇,也勿怪我见到二狗的好意邀请而感到憎恶。

    我呆呆看着二狗,丝毫不理会于他。

    二狗正要继续说话,栓柱悠然出声对二狗说:“天天的想着玩,再过半年就要送你去幼儿园了,一加一要学会算了,做我栓柱的儿子,以后可得要学会打算盘学算账。”

    二狗仍然不放心我:“苟蛋儿他……他也上学吗?”

    我妈笑着拍了拍二狗的狗头:“苟蛋儿比你小,等你先把算数学会了,再让你教苟蛋儿呀……”

    又得去上学,我对重复上学的命运一点儿也不期待。

    我只渴望着长大,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哪怕是在山里的田野上放牛,牛吃草,我躺在牛背上享受生命带来的乐趣,都不失为一种生活的方式。

    我想着和爸商量着不上学的事,他期待我考公务员的事还太过长久。

    以我的本事,可以直接跳过幼儿园和高中的所有课程,等满了十八岁,随便报个名考一个大学,就完事了。

    这十八年,我可以节省着用来体验生活才是。

    ……

    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日子总是熬人的。

    好在虽然我的神性被压制,但是先天的条件摆在那里。

    在妈妈的怀抱里,我见识了南山村里的大小人物和事情。

    “我”的灵魂在这段时间飞速的成长着。

    “我”的觉醒也标志着我越来越要受制于我体内凡性的灵魂。

    就像活在一个祭坛里,我的生存空间被越压缩越小。

    假如不采取手段,日后神性永远消失于这具躯体也不一定。

    我试图说服那个凡性的自己:“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同为一体,我知道很多东西,这是现在的你不能理解的,希望我们和平相处,你有困难我一定能帮到你。”

    但是孱弱的“我”对我所说的话一点也不能理解,在这番智商较量下,我终究以微弱优势战胜了“我”心中的恐惧。

    在一岁多的时候,“我”慢慢开始学会了讲话,走路。

    懵懂的“我”质疑自己脑袋里为什么存在着奇奇古怪的许多事情。

    “我”很矛盾,“我”觉得体内藏了一个可怕的灵魂。

    这事只有“我”知道,我不敢告诉我的父母。

    “我”试探性的开口喊了声“妈妈”,“爸爸”。

    爸妈俩人被我甜甜的叫声逗得喜笑开怀,“我”被这种笑声鼓舞,但“我”觉得他们眼中更多是与老朋友的重逢的感觉。

    这是“我”很不理解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就只会说这两句简单的话语。

    我见“我”终于找到了说话的内存条,于是强行将“我”的系统开了起来。

    不管三七二十一,夺了肉身的控制权。

    我开心的笑着:“爸妈,我饿死了,可以弄点肉吃吗?”

    老爸和老妈被我软萌可爱和老气横秋之间切换速度之快惊呆了。

    但他们已然习惯了之前的那个我,此时也就放下了心中的怀疑。

    老爸开心的说:“你小子,半年不说话,说话又半天,这回不会又过过几天变成哑巴了吧。”

    我妈嗔怪的骂我爸:“乌鸦嘴,说什么呢?咱们娃娃以后就要健健康康的长大,苟家人福大命大,不会再出事。”

    我附和我妈说:“这回再也不会像突然之前那样突然说不了话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想干啥就能干啥了。”

    我爸明显对我失而复得的言能语的本事感到很是高兴,喜气洋洋的就割了几两挂在房梁上的老腊肉。

    腌肉这东西,一斤腌肉半斤盐。

    我第一次吃腌肉的时候被咸得喉咙发齁,一把将其丢得老远,问我爸为什么要往肉里面放那么多盐。

    我爸说:“盐放多些,一口腌肉可以咽下好几口白米饭,好吃而不浪费。你小子,尽不知道家里柴米贵!”

    老爸捡起我丢掉的腊肉扔到嘴里,吃的津津有味,仿佛是世间最美的佳肴。

    我被我爸的理论和行动深深折服,如今情况糟糕,许久没沾荤腥,素来不爱吃肥的咸的我,此时也没管老爸往腌肉里加了多少盐,硬是混着白米饭大吃了几坨肥美的老腊肉。

    人在饥饿的时候总能忘记食物缺点的另一面,看来此话着实不假的。

    老爸割下的那三两腌肉都被我一人吃完了,来福也只能嘴馋的吃我留剩下在碗里半斤盐。

    我爸想起了半年前玉先生的交代,对我说:“你现在会说话了,应该要去长明观拜会一下玉先生。”

    去还是要去的,但我捉摸不准去了之后该怎么向玉先生解释这件事。

    修道这东西,讲究是水到渠成。

    玉先生有那样的本事,那他的师父应该也差不到哪去。

    说不定就差个机缘,真的就能一步飞升。

    关键之处在于我的身份是一定不能被外人知道的,玉先生和他老师父是半步仙人,能推算出我乃天上的仙人完全是他们自身本事,真武帝君自然不会怪罪于他们。

    但要让我自己讲出去,会不会遭真武帝君刑罚很难说。

    而且他们二人因相救于我,现在是否惨遭真武帝君马仔的迫害也不一定。

    我去了长明观能干点啥呢,泄露天机?

    被真武帝君三番五次的戏弄,我实在有点害怕了。

    我含糊其辞的回答我爸说:“有时间再去看看。”

    “明天我正好有空,我带你去一下吧,玉先生毕竟是咱家的救命恩人,救了你,他也没收下一分钱,如今你会说话了,也该去当面拜会他。”

    “他那是有求……”

    我想说玉先生救我是有目的的,这话又不好说出口,我索性就不再纠结了。

    “去就去吧,感谢一下玉先生。”

    老爸和老妈纷纷点头称赞我知恩图报,孺子可教。

    唯独来福看出我说这话后脸上的不自然。

    夜深后,来福问我:“苟蛋儿,我看你不是很想去长明观,咋了,你有什么秘密吗?”

    我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你见过哪个出生就会说话的小孩?”

    “见过啊,项橐呀,不还是你告诉我的吗?”

    “你见过?敢问你哪朝人,春秋还是战国的?”

    来福被我的话逗笑:“哈哈哈哈,你这不是耍无赖嘛,那行,算我没见过,听说过,总行吧。但总能说明确实有这样刚出生就能说话的人不是吗?”

    我白了来福一眼:“你懂个锤子!”

    “你这些新词哪儿学来的,有你这个弟弟还真是神了。我听人说有一些神童厉害的很,几岁就能解出高数题目,然后被国家高等研究院招收进去做研究了,具体是被研究还是去做研究也不很清楚,听说那种人是上辈子挂掉的时候没喝孟婆汤,保留了前世记忆,你是这种人吗?”

    “不是!”

    “那你总得和我说你为什么不想去长明观吧,我看你白天听说要去长明观的时候,很不开心的样子。”

    “有吗,我很开心啊,可以走出南山村,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离开南山村呢,我对明天的旅行充满期待!”

    “嘁,我信你个鬼,你绝对有心事,你不和我说没关系,不过假如你遇到困难了,做哥哥的,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哪怕付出生命。”

    我愣了,被来福突然的深情给弄得不知所以。

    来福扯了扯被子给我盖好,手搭在我胸前,很是温暖。

    来福说:“睡吧,做个好梦,明天一定会更好的!”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