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正文 第二十二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恍惚中,我迷糊的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长明观的山前。

    长明观坐落在一座大山的山顶处。

    老爸和我说,这里山观同名,长明上长明观。

    相传前朝时期有位道号长明的高明道士在长明山顶坐地飞升,成了神仙。

    后世的修道者为纪念这位神仙,也为追随长明道士的脚步,便修缮了这座长明观。

    长明观里的神仙和道士神通广大,保佑一方水土平安,深得这附近方圆数十里人的信服。

    我没管着信服不信服这位长明神仙的,这座长明山看着举目可及,爬起来着实费力气。

    我不忍心一直趴在父亲背上给他负重,自己一脚一脚的向山顶爬着。

    老爸想着这是我对玉先生的一片诚心,也就没再管我。

    一老一少走在长命山陡峭的山间,缓慢而坚定。

    不知过得多久,也许一秒,也许一天,我费尽力气终于走到了长明观。

    长明观殿宇恢宏,虽处深山,重重叠叠的宫宇一点儿不显冷清,给人的感觉倒像进了闹市之中。

    我和老爹找到了玉先生。

    玉先生将我带到他的老师父身前。

    老头子这时候鼻孔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但他听见我来,忽的起身双手扒拉住我幼小的臂膀,扯着嗓子问我:“星官大人,快告诉我成仙之法,快告诉我……”

    我没拗过老头子,开了玉口对他念了一段老爹教我的大道心法。

    我念着心法的时候,长明殿房梁震动,真武帝君和他的马仔的笑声在我四周响起。

    真武帝君在左侧大柱后面,面目狰狞,抬起手爪喊着:“苟蛋儿,纳命来……”

    右侧的几位神仙也仿佛地狱中的恶鬼:“苟蛋呀,都是你害死我的……纳命来……”

    他们的手爪一下子犹如弹簧似的直接伸到我脖子上。

    我呼吸急促,嘴里拼命呼喊:“我去你大爷的……”

    嘴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我流泪了,泪水打湿眼角。

    冰冷的触感让我瞬间回过神来,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才发现方才的一切皆是一场梦。

    来福压在我胸前的手让我呼吸困难,我一把甩开他的大手,才觉得不被拘束是何等的美妙。

    真武帝君和他的两个马仔的恶鬼的形象在我脑海里历历在目。

    神仙通常是不做梦的,做梦如同元神出窍,和真实发生的如出一辙。

    有此梦境,我很忧心明天的长明观之行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可怕后果。

    给自己掐指算算那简直就是胡扯!

    算命先生算命打卦的本事其实和人界的心理博弈是一回事。

    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圣人心里都没多大数。

    神仙们遗留下界的奇门遁甲和滴天髓等旷世奇书只不过是教会人们推算未来某事发生的概率。

    奇门遁甲会告诉他们上千万种结果,被称为半神的二流道士会将其中稍微可信的结果告诉了世人。

    推演对了是他们幸运,不对则是失误,大部分则是半对半不对。

    即使如此,人们还是相信他们料事如神的本事。

    人们为提前知道未来的答案而感到心里的安慰或预防。

    好事发生了,心里便对道士们感谢万分,没发生也觉得自身并没因此失去什么,只怨自己没这个命,享受不了道士们口中说的福分。

    坏事发生了人们则更相信道士们掐得准,不差分毫,意外都能算准,再没比这更准的神仙了。

    假若坏事没发生,人们则倍觉人生之幸运,有道士们给自己做过预防,防住了天灾人祸,心里更对神明的存在深信不疑。

    故而迷信他们的人越来越多,称他们为活神仙。

    我对明天与玉先生的见面心里着实没底。

    玉先生前次见我的时候还是半年前,他说老师父油尽灯枯,不知道这时候有没有亡去了。

    若然亡去,凭玉先生的道行,我还可以轻松糊弄过去。

    倘若未亡则是另外一个事故了,他老师父对我的底细心知肚明,但我对玉先生师父一无所知。

    我心中忐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害怕这一去之下性命难保。

    躺在床上我久久难以入眠,到第二天早上公鸡开始打鸣了我才拖着沉重的脑袋小眯了一会。

    父亲起了个大早,一早上就把昏昏欲睡的我拉了起来,吃了早饭,跟老妈交代完一些事后就带着我赶往长明观去了。

    一路上我爸跟我讲起长明观的历史和往事,说长明道士神乎其神的很厉害。

    还把长明道士昔日在凡间做的种种好事讲给我听。

    我在父亲的后背上哈欠连连。

    眼见到了长明山的登天长阶。

    我爸说:“为了向玉先生表达你的诚意,后面这段路你自己走。”

    我哭丧着说:“等我走上去,天都黑了。”

    老爸宽慰我说:“不急,黑了就黑了,我跟你妈说过,今天没回家,就明天回,长明观有给咱歇脚的地方,慢慢走,总会走到的。”

    梦里果然半真半假,昨天有那样的梦,今日真的要爬完这长长的一大段山路。

    昨夜是我自愿,今天却是被我爸强迫。

    此刻不比梦里顷刻就可步行千里,我的小短腿稍微走半里路就累到不行,非要坐下休息许,才有力气继续赶路。

    而且昨晚我也没怎么睡好,我的眼皮犹如被附上一层千金重坠,眨巴着就要闭上,身上腰酸背痛。

    这种痛感十分真实,毕竟我在天界再厉害都逃避了不了现在肉体凡胎的事实。

    一路上我和老爸走走停停,等到日中的时候,发现初时看山顶的长明观那么远,现在还是那么远。

    我几乎崩溃,灼烈的太阳晒在我娇嫩的皮肤上尤其生痛。

    我都怀疑此去长明观到底是感谢玉先生还是负荆请罪的。

    我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偏偏玉先生临走前还要说让我务必前往长明观这劳什子的鬼话。

    我问老爸:“到底还有多久呀?”

    老爸头也不回:“快到了,长明观这不就是在眼前嘛,再坚持一会儿就到了。”

    他这话说了不下一百遍了。

    我趴在地上再挪不动脚步,对我爸说:“要不下次再去吧,太累了,玉先生又不是很急说今天就要去!”

    “玉先生上次特地嘱咐我让你最好是能言语后就去一趟,我看他说的郑重,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事要对你说的。况且已经走了一大半了,哪有放弃的道理。这对你来说是一种锻炼,你看芸芸众生多少想要努力成才的仁人志士,最后让人记名姓的就那几个,其实呀,可不就是那几位坚持下去了嘛,行百里者半九十,你是人中龙凤,应该要有坚韧不拔的毅力。再走会就到了,我背你一会,最后两里路,还是得你自己走下去……”

    老爸喂我喝了一些带来的白水,解了口渴,又背我继续向山里走去。

    我现在都有些后悔这么快就把说话的本事给暴露了,再怎么说能晚些时间去长明观也是好的。

    我爸他糙汉子不知我胳膊小腿儿细的,把我当上战场的将士来操练了。

    我们一老一少,就这样走走停停,直到太阳下了山,才走到长明观观前。

    我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看到长明观殿内灯火通明,心心念念的长明观终于到了。

    我终于再熬不住身体的疲累,眼睛一白,就地晕死了过去。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