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活见鬼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正文 第四十七章 活见鬼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好在老妈知道让青柿子变得好吃的绝招,将满满一书包的青柿子放在谷子里面小藏几日,待到柿子变得和谷子一样黄后,就代表着柿子在稻谷这个陌生的幻境里面变得成熟了。

    柿子褪下苦涩的青皮,苦尽甘来,黄彤彤的柿子抓起来小尝一口,竟是别样的甘甜,甘甜中带着一丝青涩,青涩中又带着一丝水润,回味无穷。

    我被青柿变黄柿这种类似生米煮成熟饭的操作惊得呆了,没想到柿子离了根,还能在另一片陌生的地方进行二次发育而趋于成熟。

    关键之处在于两个不同的物种在一起能孕育出这样新鲜的事物,我不知道此时应该称赞谷子大爱无疆的高尚情怀,还是应该贬低青柿在谷子的怀抱里不知廉耻,红杏出墙的卑劣节操。

    倘若苏玉婷也能像这颗青柿一样在我的一亩三分地里和我心意相通,与我生米煮成熟饭,那我也不至于为她离奇的操作焦头烂额,心神不宁。

    吃过晚饭后,我和来福想着反正之后两天是难得的周末休息时间,早上不用早起,便跟老爸老妈打好了招呼让他们第二天别喊我们,让我们好好的睡个懒觉,好将之前工作日没睡的觉给补回来。

    在床上我们哥俩吹牛打屁聊到夜深十二点多,从上古传说聊到七侠五义,从宇宙洪荒谈到复仇者联盟,来福总是惊叹我谈笑风生,无所不知的厉害本事。

    来福说:“老爸跟你讲那些没营养的陈年旧事的故事,不知道你是怎么听得进去的,这不就是你所说的降维打击嘛,老爸要是知道自己在跟一个熟悉天文地理的文曲星谈教书育人,岂不是羞红了脸去。”

    我躺在温暖的床上,很久没有享受和一个对我毫无防备的朋友这样谈天说地。

    来福身上没有任何一点性格像我前世的哥哥,我倒希望他能是白月淩的化身,那一辈子我欠她许多,现在投胎来做我的兄弟,让我在这辈子护他一世周全。

    看着来福憨憨的模样,我开心的笑了。

    夜渐渐深了,我和来福才在温温暖的被窝沉沉睡去,睡梦之中,总有现实里得不到的一切美好。

    我惊叹做了凡人自然有凡人的好处,可以享受神仙所没有的睡觉和吃饭这两样难得的乐趣。

    天上做星君,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工作,虽然感受不到饥饿,也没有瞌睡的困扰,可是就为了地上凡人的那些许“考验干部”的丁点供奉,为了修炼自身的修为和功德而日夜煎熬,我只叹仙界不值得,巴不得在地上一直过上这样的生活。

    能好好吃饭,能好好睡觉,就是人世间最美的事情。

    我期待这样的好日子一直好下去,假如未来可期,让苏玉婷的名字加在我家的户口本上也不是一件美好如意的好事情。

    第二天清晨,朦朦胧胧中,我拖着沉重的脑子迷糊的只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烦躁声音,有大哭大闹的,有大声叫唤的,在清晨宁静的山庄中格外的刺耳。

    我本想还想继续睡下去,奈何吵闹的声音离我家较近,觉都不让人好好睡了,着实让我恼火异常。

    大清早的,爹妈没了才这样扰人清净……

    我挣扎着爬起身,想要下床去看个究竟。

    这时候来福也醒了。

    来福说:“感觉像是死人了的样子,咱们还是别出去吧。”

    听着外面哭天抢地的声音,我觉得来福的判断是有一定道理的。

    来福缩在被子里一身鸡皮疙瘩,显然是被外面的气氛搞得害怕了。

    我很不明白为什么来福会这样害怕一个刚刚死去的人,据我经验所知,刚死没一会儿的人,还没经历阴间小鬼的严刑拷打,相貌和寻常人差不了多少,并不似电视里面那般张牙舞爪的面目狰狞。

    这些灵魂们其实经历死亡的痛苦后极度虚弱,别说人不必怕他,就是这些死去之人的鬼魂见了生人,都要吓得瑟瑟发抖,躲在犄角旮旯里不敢出来,除特定的头七之类的日期都难以见上一面。

    我安慰来福说:“没什么好怕的,再不济还有你老弟我护着你呢,不碍事的,起来去看看是谁家的人去世了。”

    来福听到我的安慰果然好了许多,笑着说:“别人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等下你去看了,别被吓惨了就行,我还是你哥呢,用不着你保护……”

    我笑着回复来福说:“只要你不怕就行。”

    我二人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跑出了门去。

    我家大门是虚掩着的没锁,老爸老妈显然已经出去帮趁着人家忙活去了。

    清晨里的天空雾气弥漫,夹杂着夜间空气的湿润而冰冷,让我忍不住接连打了好几个寒噤。

    这时候公鸡才开始打鸣,我辨明哭声是从我家隔壁的隔壁传来的,这家主人姓叫孙福民,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在农村里面已经算是长寿之人了。

    我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吴老二死了,这玩意儿死了其实没人同情,更不会有人大清早为他哭泣。

    孙福民还有个差不多年纪的老伴儿,俩人相依为命,子女全在外面工作。

    这俩人在南山村德高望重,若是其中一个死了,确实值得人们清早去吊唁一下子。

    我和来福收拾了一下心情,尽量让自己把昨夜畅谈的开心往事忘记,表现出一副心情沉重的样子,以免进去别人家后嘴角抿出奇怪的笑意,惹得人家以为我为他们老人家的死而恨不能拍手叫好。

    我的脑子里面依稀还留存着因为不是自然醒而疲累的睡意,哈欠连连的和来福走进了孙福民家的院子。

    却不曾想刚走进院门口,院角处一个猩红的头颅陡然出现在我的眼帘之中,鲜血沾染全身,差点没把我活活吓死。

    我浑身打了个大大的激灵,心脏因供血不足一下子提速到了每秒80hz的地步。

    我破口大骂:“去你大爷的,我去……我去……能不能死别的地方去……”

    我不停喘着粗气,拍着胸口以消除因脑子不清醒而被那个猩红的鬼眼吓得气血翻涌的心情。

    来福也被我吓了一大跳,好在此时虽然气氛诡异,来福并不能看到半分鬼影,孙大爷家的灯火通明给了来福不少底气。

    来福紧紧的牵着我的手,忍着心里的恐惧问我:“苟蛋儿,你看到啥了,别怕啊,就到孙大爷家了,老爸老妈就在里面……”

    我怕个锤子怕,去了阴曹地府一百八十次的神仙还能怕鬼吗。

    让我无语的是我能看见鬼了,却没得到任何神仙的通知。

    鬼能有多吓人的,可就是这一惊一乍的破本事,愣是差点没把我胆子给吓破。

    按理说自从真武帝君封印我的神性后,什么神啊鬼的与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今天能看见院子里面那个满脸是血的年轻小鬼,着实是活见鬼没半点地方说理去。

    我的脑子恢复了清醒,假装没事人似的对来福说:“没事没事,啊……就是……就是刚不小心崴了一下脚,哈哈,没吓到你吧,没事,放心,安全的很……”

    我忘了这时候不应该在死了人的孙家门嬉笑,忙收了笑声。

    此时老爸从孙大爷家赶了出来。

    老爸眼神莫名:“你不会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进来给孙叔磕个头就赶紧回去吧,等下来福你们自己在家做饭吃,我和你妈在这里要帮一下忙……”

    来福问道:“不是孙大爷吗……”

    老爸沉重回答:“不是,是孙大爷的女儿……”

    我盯着角落里的年轻女鬼看了又看,早就知道了里面死的人既不是孙大爷,也不是年迈的孙大娘。

    女人身上被破坏的惨不忍睹,头发凌乱,身上血迹斑斑,心脏处的位置空空如也,站在屋檐下,眼神凄婉,十分可怜。

    我活了那么多辈子,心肠早就硬得不再为生死感触半分。

    可见到她的眼神,我的心动摇了……

    我断定,这一定不是简单的人为凶杀案。

    其中,说不定还牵扯到无良神仙的踪迹……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