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离奇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正文 第四十八章 离奇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老爸看我一直盯着院角,也伸头望向那堆只堆着杂七杂八的干柴的角落。

    我怕老爸和来福又疑神疑鬼的以为我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虽说是其中事实确实如此,但我并不想让这事被老爸给最大的公开化,便急忙先一步跟着老爸进去了孙大爷家。

    进大爷家门即能看见一副黑漆的棺材摆在门口,一股桐油的味道在屋内屋外弥漫,很是难闻。

    孙大爷和孙大娘在里屋哭得跟泪人似的,不停的哭喊着:“我的女儿啊,你死的好惨啊……”

    方才在院角看过女鬼的样貌,惨确实惨了点,可哭成这样,我心疑阎王爷难不成还会因为他们惨烈的哭泣而将他们的女儿从阴间给放回来。

    跟着在旁边泪水哗哗的还有孙大爷家的亲戚们,就连吴老二也在其中,唉声叹气不停。

    所谓仗义多逢屠狗辈,最是无情读书人。

    在这样悲惨的场景里,就我一人淡定自若,觉得这一切因为与我没有多大关系而并不有多伤心。

    可叹我做了神仙,心中竟没有一丁点的慈悲情怀,假如让我以这样的心性去积攒功德,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功德成圣。

    连我自己都开始有些鄙夷自己这般无情的铁石心肠,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毕竟我的实力在这。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伤害孙璃的人一看也知道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平头老百姓,我可不想因为一点恻隐之心,为一个并不怎么熟悉的人走上一条不归路。

    家家都有灶王爷,村村都有土地神,这些都是他们的分内事,我顶多在旁边观察观察,给出自己的一点小小意见,并不会螳臂当车的傻傻和这些恶人正面硬刚。

    孙大爷的女儿孙璃的尸体此时正放在床上,被一层棉被盖着。

    每从外边进来一个吊唁的人,都要掀开棉被与孙璃作最后的道别。

    来福自进了孙璃的房间后就开始浑身抖个不停,要不是老爸牵着,我都怀疑来福能在众目睽睽昏死过去。

    老爸将孙璃的棉被揭开,来福看见孙璃白得吓人的脸庞后瞬间即往后退了半步,把头歪向一边,不敢再看。

    在长明观的时候,我已经与活死人玄明道士有过一面之缘,如今再看孙璃,也觉得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

    孙璃的脸显然已经被人清洗得干净,头发也梳的整整齐齐的,弄得像是嫁人的模样,那些孙大爷家的好亲戚们就怕有人找出杀人凶手似的,净干些蠢得不能再蠢的荒唐事。

    清理的这么干净,还怎么找出杀害您家女儿的凶手呢?

    我对老爸说:“可以把被子全部掀开嘛,我想看看。”

    老爸在长明观的奇妙一夜之行其实被寒玉道长忽悠得不明就里的,以为是自己做的一场噩梦。

    如今老爸看我在孙璃的尸体旁边不但不害怕还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脸色不禁变得沉重又难看。

    我其实只不过想看一下孙璃的伤口而已。

    老爸说:“小孩子不用看了,没什么好看的……”

    在被角处,我瞧见了孙璃的衣服干净如新,想是已经被家里人早早换过的。

    我撇撇嘴质问在屋子里的大人们:“为什么不报警呢?”

    屋子里的男人女人大多哭红了眼睛,依旧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

    只有一个男人见我问到来点子上,看看我又看看孙大爷,眼神飘忽不定,想是应该隐藏着什么。

    我眉头紧促,直视男人的眼睛,示意让他当着大家都面把实情讲出来。

    这样遮遮掩掩的,倒像做贼心虚,好似孙璃自找的死路。

    老爸呵斥我就要把我抱走,在这样的场合质问主人,确实不很礼貌。

    我失望的摇了摇头,对着男人和孙大爷说:“如果你们瞒着大家,只会害死村里更多人,说还是不说,您自己看着办吧。”

    老爸愣在了原地,抱着我在门口处,我的话在他耳边久久盘旋,不敢相信这是我说的胡话还是孙璃的死确实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老爸呵斥我说:“不许胡说八道,这里没你的事。”

    不想这时候孙大爷止住泪水,喝住了我老爹:“给我回来……”

    老爸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孙大爷自孙璃死后一直哭个不停,这时候被我的一番话给唬住,难免不让屋子里的人起疑。

    孙大爷抬头四顾站在屋子里的乡亲,眼睛通红差点又要泪如泉涌。

    孙大爷稍微平复了下心情,激动的说:“感谢乡亲们看得起我,这大半夜的还跑来我家替我守夜忙活,大恩大德,着实感谢……”

    老爸放下我站在门口处,等着孙大爷讲接下来的故事。

    一众邻居纷纷摆手附和:“乡里乡亲的谁没个难事,孙璃大闺女向来乖巧,如今突然就没了,我们也伤心的很,不存在谢不谢的……”

    一个女人说:“您之前说的孙璃是心脏病突发没的,听苟蛋儿说报警又是咋回事呢?小孩子胡言乱语的倒没什么,您不必当真的,别跟他计较……”

    孙大爷看了一眼我,长长叹了口气问我:“难道你知道我家闺女孙璃是怎么死的么?”

    焦点突然转移到我头上,我没慌,我老爸倒慌了。

    老爸刚想替我说话,我快他一步,自然面对孙大爷的质问回答说:“我当然不知道您家闺女怎么死的,但是您知道她是怎么死的,所以需要您说出实情,别害了来这里守夜的乡亲们。”

    来福在一边紧紧牵着我的手,温度从我手心传来,我竟不知道此时该需要保护的是他还是我。

    孙大爷不停的叹气,眼神挣扎不定,许久之后才对着之前那个眼神躲闪的年轻男人说:“你跟大家说一下实情吧,哎,都是乡亲,不用瞒着他们,只可惜我娃娃,死的好惨啊……”

    孙大爷说着又要不停的往下流泪,只强忍着没出声,让他大儿子孙文楷告知乡亲们关于孙璃的死因。

    孙文楷身体颤抖着稍微理清了些思路,带着哭腔说:“其实我妹妹不是心脏病死的,是被人杀害的。夜间死的时候都没人发现,当时我做了一场噩梦,梦中妹妹大喊大叫,被黑白无常拖着走,哭得非常凄惨,当时我被吓醒了,去上厕所,隐约从妹妹的房间里面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才发现事情不对了,打开妹妹的房间,发现她的心脏都被洞穿,身上鲜血淋漓……”

    孙文楷看了看我,继续往下说着:“当时我们确实报警了,凌晨三点钟的时候,打电话给警察那边却一直没人接,直到凌晨四五点的时候警察才慢悠悠赶来了,随便拍了几张照片,断言说此事是一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所为,隔壁的几个村都出现了这种离奇的杀人手法,伤口如出一辙,可怜我妹妹平时也没得罪谁,倒被这些心怀不轨的黑心鬼找上门来了。我们要警察给个说法,那些个吃公家饭的,却没有几个真心诚意为我们穷苦百姓做实事,随便问了几句事发时间之类的话就把我们打发了,大半夜的,我们要是能看清凶手还要他们来做什么呢,还说让我们抓紧办后事,尽量不要往外声张,说是免得引起人心惶惶……可恨的很,这些袖手旁观的人,和杀人凶手的帮凶又有什么区别……”

    男人越说越气愤,到后来泪水漫涌而出,止不住的伤心悲恸。

    村子里的其他来守夜的人听完后,后背上汗毛骤起,喘着粗气看看床上的孙璃,又看看其他人,心中胆寒莫名。

    要知道农村里面虽说并非是一片净土,但自南山村建村以来,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凶杀案发生。

    村子里面的邻居之间平时闹些口角,也不至于一怒之下伤人性命,就算再气愤不过,和人打架斗殴的,也不敢下死手,只要能让对方受些痛处便心满意足。

    而今这样将孙璃的心脏掏空,绝对算得上惊天动地的大案子。

    那些警察却躲在暗地里在默不作声,着实伤了屋子里一众村民质朴而纯洁的心……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